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十九章 程咬金
    关于王虎之死过后三天,白九城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头绪,让白九城如同乱麻一般,似乎这成了白九城的一块心病,而且马洪刚那边也彻底没有了消息,这让白九城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已经被双方都抛弃了。

    一直到一通电话打到了白九城的书房,白九城接通电话,对面仅仅说出几句寥寥,白九城就欣喜若狂的带上刘羲匆匆离开这他早已经坐出茧子的书房。

    一路上,白九城那阴沉了三天的脸色终于好转。

    “白老板,怎么高兴成这样?”刘羲问道,要是放在书房,他绝对不敢问白九城什么问题,那时候白九城的心情可是差到了极点。

    “马洪刚召见,看来我还不是他的弃子,至少在我身上他还有利用的价值,这对现在的我来说,足够了。”白九城说着,至少这一点点利用价值,可以让他苟延残喘一阵子,至少现在他手上也有了可以跟马洪刚会面的筹码。

    刘羲默默点了点头,不知道因为这简简单单的一通电话,可以凸显出马洪刚的强大,还是可以凸显出白九城的渺小。

    一直开到那家酒店门口,刘羲停好凯迪拉克ct6,白九城就已经先行一步匆匆下了车,上了楼。

    在这没有星级的酒店客房顶楼,这所谓的总统套房多多少少的有些不伦不类。

    白九城敲了敲888房的房门,片刻后房门就打开,开门的是光头刘汉之,这时刘羲也赶上了楼,这两个光头同一时间对视,却并没有什么敌意,反而有些惺惺相惜,甚至光头刘汉之看光头刘羲的表情要比看白九城温和的多。

    “三爷在里面等着。”刘汉之给白九城让开路,白九城直接走进房间,马洪刚正坐在沙发上,叼着一根雪茄抽着,一条黑色的野狗正在屋里乱窜,还有一个很神秘的男人正在阳台抽着烟,仅仅是瞥了一眼白九城,就继续注视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但是光凭这一个眼神,白九城就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恐怖。

    但这毕竟不是白九城揣摩这个神秘男人恰当的时机,他所来的目的,还是为了马洪刚。

    “坐吧。”马洪刚摆了摆手,多瞧了几眼刘羲,虽然同样是两个光头,刘汉之的体型要比刘羲大上足足两圈,但是马洪刚能够看出跟刘汉之比起来有些袖珍的光头,并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毕竟刘羲也是白九城手下的第一打手。

    白九城拍了拍屁股坐下,欲要说些什么,马洪刚直接把雪茄盒递给白九城道:“来一根?”

    白九城连连摆手道:“马爷,我抽不来这个。”

    “那你自便。”马洪刚并没有推敲什么,再次沉浸在一片烟雾之中,白九城当然也不敢擅自掏出来烟抽。

    坐在这如同针扎一般的沙发上,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白九城看着马洪刚那根雪茄慢慢简短,心如同火燎一般,忍不住开口道:“马爷...你找我来有什么安排。”

    马洪刚看了一眼定力不佳的白九城,弹掉长长的雪茄烟灰道:“我知道你跟王富贵跟夏文武的差距,而且以他们的手段,估摸着早已经知道我到了西城区,多多少少应该有了准备,我要你对夏文武出手。”

    “马爷,你也知道我手底下可没有几个狠角色,那夏文武的实力可要比王富贵还要高出一截,你要我怎么打。”白九城哭丧着脸说着,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吗。

    “我当然不会让你跟夏文武硬碰硬,我会给你人,而且你也不需要顾忌会闹的多大,最好扫平所有夏文武在新街所有见不得人的场子,我不管你动用任何手段,我的人会保证夏文武手下那一帮精兵悍将干看着。”马洪刚说着。

    “闹大了不太好吧,上面可有不少人盯着呢,光是半年前那场小风波就引起了太多太多人的注意,要是我蛮不讲理的开战的话,肯定会有人出来敲我这个出头鸟的脑袋。”白九城皱着眉头说着,感觉马洪刚在他心中的地位大大的折扣,毕竟这种莽夫的所为,虽然最简单直接,但所付出的代价,也需要更大更大。

    马洪刚笑了,也不知道是笑白九城这难得的小智慧,还是自己的愚笨,最后按灭雪茄道:“有着徐家在背后支撑着,你觉得谁会出来敲这个出头鸟的脑袋?”

    白九城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呆住,呆若木鸡一般傻傻的坐着,有些怀疑马洪刚话中的真实性,但想着马洪刚应该不会跟他开这种低级到不能再低价的玩笑,但他实在是难以相信马洪刚这一番话,徐家在西城区是什么地位,纵使马洪刚这头过江龙再怎么强悍,跟在整个北京都根深蒂固的徐家比起来,相差的段位都太多太多。

    到底是什么能够让徐家来保这个赌徒,白九城想着,想着马洪刚能够开出什么样的天价,但白九城要是知道马洪刚仅仅是交出去了一个人,不知道白九城的表情会是何等的精彩。

    “怎么?不相信?”马洪刚一脸玩味的说着。

    白九城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连连说道:“信信信,我怎么不信。”

    “黄鹰,以后你就跟着这位白老板了。“马洪刚冲在阳台抽烟的许黄鹰摆了摆手。

    许黄鹰掐灭烟头,压低了低帽子,然后走到白九城身前,伸出手来。

    白九城有些受宠若惊的起身,握住这一只并没有多少茧子,甚至有些柔软的手,但是能够在马洪刚的人,白九城是一点也不敢怠慢。

    “收收你那性子,听好白老板安排,白老板可比你看的开。”马洪刚叮嘱着,又像是在敲打着白九城。

    “马爷,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汇报一下。”白九城突然想起了什么,往马洪刚身边靠了靠说道。

    “白老板,既然现在我们站在了同一条船上,就不需要遮遮掩掩什么了,有什么话你讲便是,要帮什么忙也随时开口,我不能够保证什么都能够帮的上,但也绝对不会藏着掖着什么。”马洪刚说着,虽然这话说的白九城心头一暖,但白九城可是很明白,话长在嘴上,怎么说都可以,但是真做起来,可就什么事都有大不同了。

    “就在三天前,也就是你刚跟我见面后,我手下的一个混混头子,被人活活打死了。”白九城说着,虽然这事跟大局所比起来,多多少少的有些无关紧要,但是白九城认为还是得说出来,他怕因为这一点小事而坏了大事,至少现在他说了,跟他就没有什么责任了。

    “活活打死...对方怎么说?”马洪刚喃喃着问道,似乎能够从其中嗅出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即便是寻常事,发生在机缘巧合之中,也会变的不寻常起来。

    “对方没有暴露出名字,只说要我这一条命,我仔细想过,这半年我都没有做过什么杀人放火的事了,怎么在这个关头横空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出来。”白九城说着。

    “会不会半年是那场风暴所留下来的后患?”马洪刚说着,表情变的越来越让人所猜不透,又或者自始至终白九城就从未看透过马洪刚,而自己就像是脱光了一般暴露在马洪刚的面前,这就是两人之间巨大的差距。

    “半年前我处理的很干净,即便是半年前的仇家,也不会这个时候杀出来寻怨报仇,这几率太小了点。”白九城说着。

    “我不管他是什么所谓的程咬金,还是什么程咬银,白九城你现在主要是把这家伙给我找出来,别让他坏了大事,另外三天之后清扫夏文武新街的场面,你先准备准备。”马洪刚说着,似乎有些容忍不了这大事之前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这事儿虽然小,但多多少少有些扰人思绪。

    “好好好,这三天我务必把这小子给揪出来。”白九城说着。

    “别给我玩空手套白狼这一套,与其在这里跟我说大话,还不去给我找。”马洪刚呵斥着。

    白九城听过后,连滚带爬一般的离开。

    “三爷,会不会澳门的人牵扯进来了?”白九城走后,刘汉之说着。

    马洪刚微微摇着头道:“我不确定,但如果澳门的人牵扯了进来,所下手的应该是我,而不是白九城,除非他们知道我要做什么,但如果真是那样,他们就是要把我往绝路里逼,我即便是豁出去命,也要跟他们在北京做一个了断。”

    刘汉之默默点着头。

    “黄鹰,三天之后拿下夏文武后,如果有机会,把这个白九城给杀了,这个家伙现在不会给我任何安全感,如果澳门的人找上了他,那么这个白九城说什么也不能留,他知道的东西有些多了。”马洪刚考虑良久说着。

    “不用这一杆枪了?如果白九城死了,我们的代言人该怎么找,我想不到有谁比这家伙合适。”许黄鹰说着。

    “我可以不要代言人,也绝对不会要一个隐患,有些事不符合常理点就不符合常理点,到了那个时候如果谁做不到睁一只闭一只眼,就想办法让他闭上那一只该闭上的眼。”马洪刚声音无比冰凉的说着,或许这就是这个男人能够白手起家的原因,不是精湛的赌术,也不是那深深的城府,而是为人心狠如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