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十八章 野狗
    白九城的书房中。

    白九城此刻早已经没有了读书看报的心思,唯有皱着眉头,一脸神伤的坐在偌大的书桌前,这慢慢布下巨大的局,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但是这一滩浑水,他是掺和也得掺和,不掺和也得跟着掺和,毫无选择可言。

    光头刘羲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

    “处理的怎么样了?”白九城终于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说道。

    “尸体都处理好了,白老板,你知道是谁死了吗?”刘羲说着。

    “谁?”白九城问着,但是心底多多少少已经有了些答案,马洪刚来西城区会先动谁,一目了然。

    “于经人,薛铁之,三焉儿,杨子鸿。”刘羲道出这四个在方十街如雷贯耳的名字,但是那个轰轰烈烈的故事,早随着这四人的倒下,彻底彻底的结束了。

    白九城仅仅是细细的听然后,然后慢慢点燃一根烟抽着,完全忘了自己在书房从来不抽烟的习惯。

    “这马洪刚到底什么来头,敢在西城区闹的这么大?”刘羲说着,刘羲虽然不是什么真正的聪明人,但是还是能够嗅到谁身上有着什么腥臭。

    白九城默默摇着头,想要弹掉烟灰,却发现根本没有烟灰缸,所以直接把烟灰弹到了地上,动了动有些干裂的嘴唇说道:“照这个马洪刚的能耐,虽然在澳门他曾经手段通天,但这里毕竟是北京,所以的权力都划分的极其严格,外加这个马洪刚已经在澳门一落千丈,我不相信他敢这样莽撞做这些。”

    “那你是说,马洪刚在北京有后台?”刘羲不假思索的说着。

    “肯定有后台,而且这个后台的实力肯定是我们无法想象的,甚至可以跟西城区这三大家族能够沾上边,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沾上这一些吗?这一场豪赌,能够在这些角色之中留下一条小命,太难了,我现在我看到我最后的下场就是当一个替罪羊。”白九城说着,脸上似乎看不到任何希望,在这一片地带白手起家的他,可以说见过太多太多险境,乃至是九死一生,但是这一次,他看不到任何所谓的希望,因为这一次他要拼脑子的,是那些真正的大人物。

    “既然如此,那么最后就算是死,也要跟这个马洪刚来一记玉石俱焚,也让他付出代价。”刘羲说着,脸上已经慢慢爬上一股狠色。

    “跟他摆明了干,我这是找死中的找死,他手下那些亡命徒,是我绝对不能招惹的,现在我最希望的,就是那王富贵跟夏文武最好有两把刷子,至少能够让这个马洪刚付出惨痛的代价,到那个时候,总得有人出来坐收渔翁之利,到了那个时候,只要站对队伍,说不定还能弄一条烂命。”白九城说着,这就是他现在唯一的寄托,那就是让马洪刚寸步难行,他才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来想自己到底该怎样才能够活。

    “那我们现在是听那个马洪刚的,还是不听?”刘羲挠了挠脑袋问道。

    “听肯定是要听,但是做事一定要有水分,否则你我包括整个扑克酒吧,都会有难。”白九城说着。

    就在这时,桌上的座机响看,白九城皱了皱眉头,通常这个点打来的电话,不会有什么好事,但尽管如此,白九城还是接通了电话。

    “白爷,白爷,出事了!”对面传来小张四那略显浮夸的声音。

    “急什么,慢慢说。”白九城直接想到了最糟糕的状况。

    “我哥王虎死了。”小张四的语调直接变低了几分。

    “怎么死的。”白九城直接问道,已经开始起身,刘羲很清楚白九城要做什么,直接下楼去开车。

    “在太阳雨健身馆活活被打死,白爷,你还是过来一趟吧。”小张四慌慌张张的说着,本来他是来接王虎,没想到直接看到一个被打的不成人样的身体,小张四直接就看傻了。

    “好,给我保护好现场,这事要是传出去一根毫毛,你跟你哥一块死。”白九城下了死命令,虽然王虎还不到能够让他大动干戈的地步,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鸡毛蒜皮的事都值得耐人寻味,要可知道马洪刚刚到西城区,这消息就可以会传入有心人的耳朵里,更别说明目张胆的跟他见面。

    等白九城挂掉电话,两人已经来到了楼下,刘羲已经把白九城新换的座驾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ct6停到白九城身前,白九城直接上了车,然后匆匆的对刘羲说道:“去太阳雨健身房。”

    刘羲直接把油门踩到了底,凯迪拉克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行驶着这辆轻易上了150的凯迪拉克,刘羲不忘问道:“出什么事了。”

    “王虎被人给弄死了。”白九城说着。

    “会不会是那家伙得罪了别人?”刘羲说着。

    白九城摇了摇头道:“不好说。”在任何事情上,白九城永远是抱有最坏最坏的打算,而不是最好的,也不会在一片雷霆来临之际变的措手不及。

    凯迪拉克就这样停在了太阳雨健身房门前,因为这家健身房白九城在这里有着不小的股份,外加白九城在方十街的地位,所以白九城有着举足若轻的地位,至少白九城一声下去,这里的老板还是不敢吱吱一声的,换句话说,这里跟白九城自己的店面没有任何的区别。

    小张四早已经在门口等待多时,看到熟悉的凯迪拉克,小张四直接踩灭烟头,小跑迎了上去,给白九城打开车门,那架势,完全不像是自己表哥刚刚被人活活打死的模样。

    “白爷,你放心吧,没有人进去过。”小张四对下车的白九城说着。

    白九城没有理会献殷勤的小张四,冷冷的留下一句在这里守着,就带着刘羲大步走进了这家健身房。

    白九城轻车熟路的来到王虎锻炼的地儿,一眼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之中的王虎,这被打的已经不成人样的身体,很容易能够想象到在死之前,王虎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刘羲开始围绕着现场一圈圈周了起来,最后在白九城身后停住了脚。

    “怎么样?”白九城看着表情不太好的刘羲,对于这类东西,刘羲是绝对的行家。

    刘羲暗暗摇了摇头道:“出手的完全是一个疯子,甚至我怀疑他在平常的情况下不是王虎的对手,但是这个疯子还真把王虎给弄死了,但依我看,这人应该受了不小的伤。”

    “一个疯子?”白九城想不出王虎,又或者他最近有招惹这样的家伙。

    “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也正因为他是一个疯子,王虎才会死的这么惨。”刘羲说着。

    就在这气氛僵硬无比的时候,白九城的手机响了,白九城摸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正准备挂掉,但结合起这事件,白九城还是接通了电话。

    “哪位?”白九城语气不善的说着。

    对面没有回答,唯有死一般的平静,这平静让人有点心里发毛。

    “哪位?”白九城再问了一遍,欲要挂掉电话之际,对面终于传来了声音。

    “尸体现在你应该已经见到了吧。”电话对面的声音无比的阴沉。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杀王虎。”白九城直接反问道,声音中已经带着一些难以掩盖的怒气在其中。

    “我是谁?白九城,你或许已经忘了我这一条野狗了吧。”对面传来很阴森很阴森的笑声,让白九城瞬间感觉背后的汗毛全部都竖了起来。

    “别给我装神弄鬼,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白九城有些气急败坏的说着。

    “我要你死。”对面很简洁的回答道。

    “永远不可能,死的人,会是你,我等着你这条野狗找上门。”说完,白九城直接挂掉了电话,把手机摔了个粉碎。

    “怎么?”刘羲小声问道。

    “这个节骨眼怎么杀出这么一个疯子来,给我调用一切资源,去查这个家伙,他既然受了不轻的伤,就一定会去医院。”白九城勃然大怒的说着,似乎把马洪刚给予他所有的压力,都发泄在了这个杀出来的疯子。

    “我这就去办。”刘羲默默离开,留下白九城一个人冲着镜子发泄。

    西城区的一条小巷子中,狍子放下手机,屏幕的亮光是这条黑暗巷子唯有的光亮,或许真如同所说的一般,他就是一条被所有人抛弃,被人人喊打的一条野狗。在这种无人问津的地方,慢慢舔舐着自己身上的伤口。

    狍子移动了移动身体,疼的一阵子的呲牙咧嘴,他不知道这样的自己到底能不能活下去,但是很清楚如果他现在离开这里,那么就等于暴露在了白九城的视野之中,无疑也是送死,前者后者,狍子终归还是选择了前者。

    慢慢从这臭气熏天的巷子躺下,仰头望过去,是巷子所隔绝不了的天空,或许这个再怎么阴暗,再怎么绝望的地方,所诞生出来的野兽,所看到的天空,跟那些道貌岸然相比较,属于同样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