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十六章 归来
    许黄鹰带着黑狗回到了楼下的黑色卡宴上。

    “怎么这么慢?”刘汉之早已经等的不耐烦。

    “临行时让他抽了几个烟,说了几句话。”许黄鹰不上心的说着。

    刘汉之又要再埋怨许黄鹰几句,马洪刚却摆了摆手,没有让刘汉之继续说下去,然后吩咐刘汉之开车。

    “三爷,现在我们去呢?”刘汉之很愣头青的问道。

    “随便走走。”马洪刚说着。

    刘汉之明白了些什么,发动了车子穿梭在这一片车水马龙之中。

    “黄鹰,有一件事我想应该跟你好好谈一谈,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马洪刚开着车窗外那渐渐变化的风景说着,一脸的欲言又止。

    坐在马洪刚身旁的许黄鹰擦着这条黑狗嘴边上的血迹,一脸无所谓道:“三爷,对我你还有什么顾虑,你开口说便是,要杀谁?”

    马洪刚摇了摇头道:“是关于穆黄花的。”

    许黄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那无所谓的表情也开始变的慢慢认真起来,一脸凝重道:“三爷,我妹妹她怎么了?”

    “黄鹰,你也知道现在的局势并不容乐观,澳门即便是我能够回去,也不可能会睡一场安稳觉,如果想要喂饱我手底下的那些张嘴,我必须得往前走,但在这座权利相交的城市之中,往前爬一步,甚至是退一步都很艰难。”马洪刚说着,没有直奔主题,而是循序渐进。

    “三爷,咱怕什么,神挡杀神,佛挡*,我有了这一条狗,说实话这北京城我还真一点不怵。”许黄鹰说着。

    马洪刚摇着头,却没有直接否认许黄鹰在他看来有些幼稚的说法,而是再次扭头看着车窗外道:“这座城市,可要比澳门凶险的多,黄鹰我不是打击你,咱们在这座城市之中,还真算不上是什么角色。”

    许黄鹰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偏执,而是继续揉着黑灌的脑袋,虽然许黄鹰嘴上没有说,但是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服气。

    “我们想要在北京站住脚,需要一个后台,而徐家老爷子,指名道姓要一个人。”马洪刚犹豫片刻,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最后的想法。

    “我妹妹?”许黄鹰的表情慢慢变的恐怖起来。

    “你先冷静,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甚至对黄花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咱这个跳板跟那个徐家比起来,根本没有比较的余地,能够借着徐家往上走,黄花会到达我一生恐怕都到达不了的高度,这对黄花来说,这是一个机会,一个一生难得的机会。”马洪刚说着,虽然马洪刚自认为这个所谓的说法有些无懈可击,但是不知道为何,等马洪刚最终把这一切说出口的时候,马洪刚却打心眼里感觉有一些的无力。

    许黄鹰深深低着头,唯有瞅着他的那一条黑狗能够看清此刻许黄鹰的表情会如何如何,但至少马洪刚在那条名为黑灌的野狗身上看到了一丝不善。

    “当年在那个人贩子手中救出你们哥妹俩的时候,虽然你锋芒毕露的时候早,谁都认为你会取代我,但是我最后还是选择了黄花,而是因为在黄花身上,我看到一种你所没有的东西,甚至那种东西我身上都少之又少,那就是一个土生土长凤凰男所爬上一个高度身上所具备的灵性。”马洪刚说着,似乎是在追忆,又像是在点明着什么,似乎不露声色的点明了一些东西。

    “三爷,我去弄死那个徐老爷子不就得了。”许黄鹰终于抬起头说道。

    “你大可以去,但你要是能够弄死那个老东西,我马洪刚这三十年的江湖路白走,他那栋别墅中武力值在你之上的,至少有三人,甚至更多。”马洪刚说着,语气也变重了些。

    “你让我怎么对她开口,三爷,那徐家真是什么所谓的福气?我怕黄花她...”许黄鹰的眉头已经皱到了一起,这个马洪刚一声令下敢一人一刀跟十几人肉搏的男人露出一种乞求的神情,这也是许黄鹰唯一一次露出这种神情。

    马洪刚沉默了,或许对许黄鹰这个神情心软了,手指轻轻敲打着车座,敲打出一种有些让人心生慌乱的旋律。

    “黄鹰,你以为我真的有选择吗?这是下侧之中的下侧,我一直把黄花当成亲手闺女看待,我甚至要比你还要舍不得黄花踏入那个徐家,但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如果黄花不做出这一步牺牲,你知道会有多少我们的人受到牵连,大局为重,大局为重。”马洪刚说着,同样是一脸的无奈,虽然马洪刚不能够保证在这件事上自己到底有多少的私心,但是对现在的他来说,是真的没有任何的选择可言。

    许黄鹰再一次深深低下了头,喃喃的说了一句就这样吧。

    马洪刚叹着气,拍了拍许黄鹰的肩膀,嘴里同样在喃喃着什么,但因为声音实在是太过的微弱,以至于离他最近最近的许黄鹰都没有听清几分。

    历史总是在各种撕心裂肺之中撕过去一页又一页,谁也无法评价一件事到底是对的,还是是错的。

    随着夜幕降临,北京似乎并没有平静下来。

    喝的醉醺醺的黑叔摇摇晃晃的走着,这一阵子方十街实在太过的太平的点,以至于让这个情报贩子并没有捞到什么油水。

    一只手直接捂住了毫无防备黑叔的嘴,正当黑叔挣扎之际,一闷棍直接毫无保留的打在了黑叔的后脑勺,黑叔就这样昏死过去,甚至昏过去前连看到对他袭击人的相貌都没有看到。

    等醉醺醺的黑叔再次睁开眼时,自己已经身处于一个不知名的小屋子之中,这昏昏暗暗的灯光,让黑叔觉得一阵的毛骨悚然。

    黑暗之中,似乎能够看到一个男人正坐在他的对面。

    “你是谁?要是道上的朋友,就把我放了,我可以不追究,如果要买什么情报,这也不至于这样请我过来吧。”黑叔说着,声音中充满着恼怒。

    “黑叔,你真是贵人多忘事,没事,我给你时间想想我是谁。”黑暗中,传来一个男声,这个像是在压抑着什么的声音,在黑暗中,是那么那么的恐怖。

    黑叔可能感觉到了来者不善,但实在想不明白这一阵子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声音颤抖的说道:“朋友,有话好好商量,你说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的命。”男人慢慢走出黑暗,来到了昏暗的灯光下,露出那张乍一看有些诡异的脸。

    “你是...你是狍子!”黑叔失声叫道,根据他的情报,这个狍子早已经死了,但是这个早已经将死之人,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狍子冷笑着,那无比丑陋的笑容,似乎是在欣赏着黑叔这诧异无比的神情。

    “狍子,半年前的事可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一个跟在人后面跑的卒子,你冤有头债有主,去找那个对你出手的白九城去。”黑叔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他怎么也想不到,狍子竟然还活着。

    “黑叔,你放情报的窝点在哪里?”狍子问道。

    “放开我,我带你去,我保证不会耍什么花样。”黑叔说着,似乎在寻找着最后一丝的希望。

    狍子笑着,似乎是识破了黑叔这小小的伎俩,边笑边道:“你知道我这半年主要学会了什么,那就是怎样去折磨一个人,让他在以为他已经死了的时候不会死。”

    黑叔看着狍子那无比恐怖的笑容打了一个哆嗦,脱口而出说出一个地址。

    “确定没骗我?”狍子表情冰凉的说着。

    “我的亲爷爷,我哪里敢,我说狍子,当年我多多少少也照顾你不少次,你就饶我一条命,看你叫我一声黑叔的份上。”黑叔苦苦哀求着,虽然在江湖路上,黑叔是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雨,但是这一次,黑叔能够感觉到狍子身上这股浓浓的杀气,黑叔可不想在小阴沟里这样帆船,如果今晚他能够活着离开这里,那么明天,他一定不会让这个狍子活,着就是黑叔所谓的江湖之道。

    “那么我就加倍奉还。”狍子慢慢走向黑叔,虽然狍子这样说着,但是黑叔在此刻的狍子身上所看到的,只有死亡。

    “你不要过来!”黑叔挣扎着,却发现自己被绑的越来越紧。

    狍子终于走到了黑叔身前,看着黑叔那张因为恐惧已经有些抽象的脸,突然笑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慢慢插入黑叔的心房,这把匕首无比的缓慢的动着,似乎是让黑叔慢慢品尝着死亡的味道。

    “黑叔,这怨不得我,你就在地下好好看着,等着那些人来跟你作伴吧。”狍子说着,猛的一转在黑叔胸膛的匕首。

    黑叔瞪大了眼,猛的吐出一口血水,就这样不瞑目的倒了。

    狍子拔出这插的无比深无比深的匕首,看着黑叔这渐渐冰凉的尸首,表情却变的更加的冰冷了几分,大步离开这小木屋,这一头带着仇恨离开北京苟延残喘的野狼,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