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十五章 不是结果的结果
    黑色卡宴汽车停在了施工楼前。

    第一个下车的人是一身江湖打扮的马洪刚,然后是一人一狗。最后下车的是背着一个大大麻袋的刘汉之。

    “马三爷就是这儿。”刘汉之指了指这施工大楼说着,虽然背着一个大大的麻袋,但是刘汉之却像是一点都不费力一般。

    “是一个做了断的合适的地儿。”马洪刚仰头说着,这高耸入云的施工大楼,给人一种繁华,还没有开始就少带些落寞的感觉。虽然马洪刚不清楚这栋大楼施工的脚步为什么停下了,但这座城市唯独人迹罕至的地儿,似乎最适合做一些最见不得人的。

    许黄鹰吹了一声口哨,黑灌像是入了山的猎犬一般率先钻了进去。

    “走,就让我们去见识见识,这于经人手底下共同患难的伙计。”马洪刚说着,率先走进了这栋施工大楼,坦坦荡荡的走着似乎一一点也不顾虑,会有什么阴谋诡计?

    三人一个麻袋就这样畅通无阻的上了这栋施工大楼,因为并没有安装电梯,所以三人就开始爬起了这高耸如云的大楼,或许对于曾经的马洪刚来说,常驻在这种高楼之中,并不会觉得这一栋楼到底是多么的高耸,而现在通过这楼梯一步步的爬上去,打心眼里觉得这一栋在他们眼中早已经平淡无奇的高楼,是那么那么的高。

    三人就这样一口气爬上了顶楼,甚至连马洪刚都没有喘一口大气。

    楼顶的天台上,仍然有着三人,六人就如同针尖对麦芒一般对到了一起。

    “你们这位老板可一直想着慷慨就义呢,但我想着,如果在他死前不再看看你们这些老忠臣,也未免太可惜了点吧。”马洪刚说着,然后刘汉之无比粗暴的把这个麻袋直接扔到地上,像是倒出垃圾一般倒出这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于经人。

    “你们这帮...”杨子鸿看着狼狈无比的于经人,咬着牙还没有说出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一条黑狗直接扑到了杨子鸿的身上,这条就如同会招数一般的野狗直接咬在了杨子鸿的脖子。

    薛铁之动了,但还没等到他靠向那条疯狗,一个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薛铁之身前,一把经过特殊改装的弯刀就这样刺向薛铁之的肚子。

    薛铁之侧身躲过这一记弯刀,但拳头已经落在了他的胸前,薛铁之硬生生扛下这一拳,一记鞭腿把眼前这个行踪不定的男人给踢了出去。

    打完这一记鞭腿,薛铁之欲要再向前去,却觉得胸口突然一阵的撕心裂肺,薛铁之猛的吐出一口血水来,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你还真当自己是战神了不成。”许黄鹰揉着刚刚被薛铁之狗急跳墙鞭腿所抽到的腰间,冷笑着。

    另一边,只剩下了一条疯狗在拼命撕咬的一个尸体,场面无比的诡异与恐怖。

    “既然不打算好好聊天的人已经这样了,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吧?”马洪刚说着,似乎对那个残忍无比的画面一点都不感冒,甚至表情变的越发的平静了几分。

    “你跟我没有什么好聊的,也不会有。”薛铁之捂着胸口说着,只不过再次看向倒在地上生死未卜的于经人,突然留恋起这个渐渐失去的世界,就如同杨子鸿一般,才刚刚开始成长,就需要面对这个故事结束,即便是再怎么坚不可摧的人,似乎都能够感受到这冥冥之中的不甘与无奈。

    “那么你跟他,就没有什么好聊的了?”马洪刚冲刘汉之使了个眼神,刘汉之会意的直接把半死不活的于经人拎着头发提了起来,于经人挣扎着苏醒了过来,刘汉之直接把身板跟他比起来像是幼稚园小学生一般的于经人给扔到了薛铁之身前。

    随着与经人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似乎在说着,这个时代早已经过去一般,这个带着于经人名字的时代,就这样彻底的消失了,被埋入那个谁都可以遗忘的长河之中。

    薛铁之强忍着胸口的疼痛,慢慢俯下身,扶着双眼已经失神的于经人,或许此刻,于经人似乎已经早早的死了,这只是一个驱壳,一个傀儡。

    “经人,这一天,还是来了。”薛铁之一字一字的说着,声音中带着太多太多的东西,而这个早已经快要睁不开双眼的男人,又真的会有心思去体会。

    于经人似乎认出了薛铁之,但嘴唇仅仅是微微颤抖着,似乎已经说不出话来,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指向天空的方向,或许这一刻,于经人终于明白了些什么,但是随着那手这样落下,一切都晚了。

    薛铁之的肩膀剧烈的颤抖着,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此刻早已经泣不成声,或许人总是把他最软弱最软弱的地方,留在最后最后那一刻才会完全的展现出来。

    “可惜是他说不出话来了,但是你有什么话要说,趁你还能开口,都说了。”马洪刚表情冰凉的说着,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眼前是一场悲剧。

    薛铁之再次提起头,那一张挂着一丝泪痕的脸上爬上一股愤怒,死死攥着拳头说道:“马洪刚,你总是嘟囔着名为因果循环的东西,你有没有想到,该让你还的东西,不管什么时候,一件都不会少。”

    马洪刚的表情变了,那本来平静的脸变的无比的阴沉,似乎薛铁之的这一句话,是真的触动到马洪刚的心了,但这一丝僵硬过后,马洪刚微眯起眼道:“该还的,我会还,但是不该还的,我一点都不会还,就在半年前,谁都以为我撑不过这一年,但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着?没有能力的人才会信奉一些因果循环,至少对你们来说的那一套,在我身上,起不了任何作用。”

    听过后,薛铁之大笑,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边笑边道:“总有一天,你会扮演于经人的角色,我在地下好好看着你马洪刚到那一天的时候,表情到底会是何等何等的精彩。”

    马洪刚的表情彻底的冰冷了下来,然后用更加冰冷的声音说道:“你就在地下好好等着那一天的到来吧。”

    马洪刚说完,许黄鹰直接干净利落的抹掉了薛铁之的脖子,这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的男人就这样倒下,彻底没有了声音。

    最后最后,马洪刚把眼神移到了那个一直半坐在地上的男人身上,一个被忽略了良久的小丑。马洪刚不知道这个小丑到底在这里有什么存在的意义,甚至对这个小丑完完全全的不屑一顾。

    许黄鹰召回了那一条满嘴是血的黑狗,揉着这条狗的脑袋说道:“这家伙怎么处置。”

    “杀了。”马洪刚仅仅说出这么一句,就直接下了楼,或许对他来说失望了,但是这个结果又是情理之中。

    下了楼,马洪刚拨通手机中一个并没有存有姓名的电话号码,响了一声对面就匆匆的接过。

    “马三爷,什么事。”白九城恭敬无比的说着。

    “来北京西城区新华路一处施工大楼楼顶收尸。”马洪刚干净利索的说完,然后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留下两人一狗的楼顶,许黄鹰没有着急杀死眼前的这个小人物,而是掏出一盒软盒苏烟弹出一根点燃抽着,看三焉儿眼巴巴的瞅着自己,许黄鹰直接把剩下的大半包烟外加火机直接丢给了这个将死之人。

    三焉儿接过这一包烟,手指颤抖的抽出一根点燃,然后玩命的抽着。

    许黄鹰就这样看着这个小人物玩命一般抽着烟。

    一根...

    两根...

    三根...

    “哭了?”许黄鹰笑道。

    三焉儿拼命摇着头,想着自己到了这个时候,都不能够彻彻底底的爷们那么一把。

    “我会做的干净利落点,只希望你别怨恨我,我也是为了讨一口饭吃,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是闭不上眼就去找马洪刚。”许黄鹰擦着那把刚刚了结了薛铁之的弯刀说着,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般。

    三焉儿的身体颤抖着,抽出了第四根烟,然后慢慢起身说道:“给我一个壮烈点的死法。”

    “随你来。”许黄鹰掏出了第二把弯刀,然后扔给了三焉儿。

    三焉儿接过这把有些精致的弯刀,突然笑道:“这是一把好东西。”

    “我在西藏一个喇叭手中搞到的,要是有机会,也带你去弄一把。”许黄鹰说着,已经慢慢走向了三焉儿。

    三焉儿扔掉烟头,然后紧紧攥住这把匕首,脑中最后一刻所想的,是于经人,是薛铁之,是孔石,是杨子鸿,最后最后三焉儿呐喊着,迎向许黄鹰。

    弯刀就这样落在了地上,尽管三焉儿是攥的那么紧那么紧,但这弯刀就像是某些东西一般,即便是三焉儿抓的再怎么牢靠,也留不住了。

    三焉儿应声而倒,最后把目光看向了血泊中的薛铁之跟于经人,这个小人物似乎极力想要翻过身看一眼身后那天空,但是他再也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