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十二章 过江龙
    上了卡宴车,马洪刚的表情变的更加难看了,冷着脸说道:“开车。”

    刘汉之当然是注意到了马洪刚的表情难看之处,没有敢多问些什么,发动这辆卡宴行驶了出去,一路上小心翼翼的瞥着坐在后座的马洪刚,越发觉得马洪刚的表情不太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马三爷,难道是那老爷子没有应承下来?”

    马洪刚摇了摇头说道:“徐老爷子应承下来了。”

    “那三爷你怎么这么不高兴?”刘汉之直言不讳的说着。

    “这个徐老爷子,指名道姓要穆黄花,如果不把黄花交出去,他就不让我在西城区扎脚。”马洪刚一脸纠结的说着。

    “穆黄花,这徐老爷子怎么打起了她的主意,老牛吃嫩草?”刘汉之一脸邪意的说着。

    “他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肤浅,嘴上说着是因为自己那个小孙子,但谁能想到这老东西在打着什么算盘。”马洪刚可以说是咬牙切齿的说着。

    “所以说三爷,你就这样把穆黄花给交付出去了?”刘汉之说道。

    “我没有的选择,穆黄花会理解我的难处的,再说让他进了徐家,也未必是坏事,跟在我这种赌徒后面,她这一块金子是发不了光的,即便是发光了,也是那些自视清高人物眼中的俗不可耐。”马洪刚说着,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更像是在给自己找着借口一般。

    “别说是让她进徐家,就算是刀山火海,恐怕她也会跳吧,毕竟三爷,她这一条命可是你给的,她能够有什么怨言。”开车的刘汉之一脸不以为然的说着。

    “闭嘴,她欠我的,这么多年早已经还清了,在往远了,说,现在我欠她太多太多。”马洪刚罕有的发怒说道。

    本来自以为打着圆场的刘汉之一脸无辜的挠了挠头道:“三爷是我不对,我嘴拙,吐不出来什么好话。”

    “以后再在我跟前说黄花的坏话,我割掉你的舌头。”马洪刚厉声警告道,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模样。

    “三爷,我知道错了。”刘汉之闷声说着。

    马洪刚似乎还没有消气,但是也是对刘汉之无可奈何,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电话响过两声就被接过,马洪刚努力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自己声音的说道:“黄花,处理处理澳门的事,争取在五天之内来到北京。”

    对面仅仅回答了寥寥一句就挂掉了电话,无比的简单利索。

    “三爷,现在我们去呢?”刘汉之再次问道。

    “回酒店,我累了,明天跟黄鹰汇合,先把这个于经人给解决了,然后再对付那个王富贵跟夏文武。”马洪刚揉着太阳穴说着。

    “三爷,你要是觉得难缠,要不要我呼几个人猛人过来助阵?”刘汉之讨好一般说道。

    “刘汉之,你就少给我找点麻烦吧。”马洪刚说着,目光看向车窗外是一片五彩斑斓的北京。或许是一种错觉。马洪刚,总觉得这一座城市,跟哪一座城市是那么的像,像可怕,甚至到了难以区分。或许或许,这就是一个,所谓的时代,所谓的世界,所谓的人跟所谓的城市。

    刘汉之不再说话,忍不住,打开车窗抽着烟。

    同样是这一座城市却总会发生不同的光景。

    一通电话打到了王富贵的办公室。

    “文武怎么啦?”正在打着瞌睡的王富贵,接通电话说道。

    “出了一些状况。”电话另一边夏文武的声音似乎不太好。

    “什么状况。”王富贵问道,或许是因为这方十街平静太久了,王富贵都觉得那些打打杀杀有些天方夜谭,但那个以战止战的时代,似乎离他并不算多么多么的遥远。

    “电话里说不方便,我们老地方见。”夏文武说完后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王富贵的表情也开始变得阴沉起来,或许眼前这一滩死水,随着这个电话的到来,要越来越不平静了。

    “怎么啦?”在一旁夜不能寐的杨森问道,因为跟在王富贵身后多年,所以王富贵光是露出这一个神情时,杨森就感觉到了不对。

    “有些麻烦。”开车带我去一趟大渡河,王富贵说着。

    “现在都凌晨一点了。”杨森看了看墙上的老挂钟,越发觉得这事件不简。

    “事态紧急。”王富贵仅仅吐出这四个字,足以证明事情的严重性。

    杨森看王福贵那一脸凝重的表情,也不在继续试探王富贵的答案,拿起车钥匙就跟着脚步急促的王富贵离开办公室。

    北京西城区的大渡河,即便是到了六月末,一场大雨过后,夜晚的风也稍逊微凉。

    一辆陆虎揽胜,早早停在了大渡河河畔。

    王富贵的宝马x6姗姗来迟的赶到,下了车,王富贵就注意到夏文武正坐在河畔抽着闷烟,身旁是那个常常跟着下午的小跟班于小桦。

    王富贵带着杨森走了上去,看着抽着闷烟的脸上极其不好看的夏文武问到:“文武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紧。”

    “就在今天马洪刚来北京。”夏文武说出这个价值10万的情报,踩灭烟头。

    王富贵的表情僵硬住了,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着,似乎有些难以相信,但是又不得不正视这现实努力平静着自己语气道:“他所来,所为的是那个徒弟?”

    “应该是这样的,就在刚才,他去见了一个人,你猜这个老狐狸到底见着谁?”夏文武说着。

    “谁?”王富贵问着,越发觉得这事情不简单。

    “白九城。”夏文武一字一字的说着,说的极其的缓慢。似乎有着其他的寓意。

    “怎么会是他...”王富贵喃喃着。

    “不简单不简单,这个马三爷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竟然去特意见一个白九城。”王富贵喃喃着,有些想不通这事儿的经过。

    “从今天开始,你最好提防着马洪刚,他可是一只恶虎,更要提防着点那个白九城,”夏文武说着,表情越发的凝重,似乎觉得这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好像这静下来阴沉沉的天空之下,所隐藏着的,是更大更大的风暴在其中。

    “如果这个马洪刚真打算对付我,我能够招架的了?但愿是冤有头债有主,让他去找那个于经人,如果真想要在我们这里动土的话,那么就有意思了。”王富贵说着,不过却在这个谁都认为进退维谷的局面之中,笑了。

    “不好说,马洪刚在澳门的事,我多多少少打听了一些,我原本以为他已经把北京这个不争气的徒弟给忘了,没想到他还是来,而且是这么的突然,但是既然他没有直接找上于经人而是直接找到白九城,就说明这个马洪刚真正的目的,可能并不是为复仇,而是其他事情。”夏文武说着,至于夏文武为什么会对这事这么上心,主要是因为如果王富贵被扳倒了,那么下一个会是谁,夏文武用屁股想都很清楚,那一个人绝对会是他,也除了他以外别无他人,因为马洪刚可是一条不折不扣的恶虎。

    “他还能够因为什么?难道他看上了这一条街?”王富贵有些一针见血的说着。

    “说到点子上了,如果我手上的情报没有错,那么马洪刚因为在澳门很难存活下去了,那么他会不会有心思想要转移到北京发展?而且正好可以用这个亮丽堂皇的理由在北京扎脚?”夏文武说着,往往最不可能的东西,就是最可能发生的东西。

    这一次王富贵是彻底的信了,而且还补充道:“正好这个白九城会成为马洪刚一杆指哪里打哪里的枪?”

    夏文武默默的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于小桦,则听的一愣一愣的,完全跟不上王富贵跟夏文武的思绪,毕竟他们之间,相差的段位实在是太高了点。

    “如果真如同你所说的这一般,那么这个马洪刚的野心,也实在是太大了点,北京不是他想要驻足就驻足的,虽然这半个中国都知道他是千王中的千王,但是说白了,归根结底也只是一个赌徒罢了,想要跟那些真正的名门世家一起指手画脚,相差的东西太多太多,毕竟他不是那种正儿八经从弱爬到顶的人,其实我都打心眼里瞧不起他这类人,从他说中毁掉的家庭又或者人太多了,做的孽更是不计其数。”王富贵说着,一脸嫉恶如仇,虽然王富贵嘴上说出这一套来,但是现实中跟马洪刚的落差,还是*裸存在的。

    “就事论事的话,这个马洪刚,只有可以去找那个跟他有点交集的徐家老爷子,如果那老东西松了口,那么马洪刚一定有大动作,到时候真正对上这个赌徒,老王,你觉得你我有几分的胜算?”夏文武说着,不过却是格外的没有底气,毕竟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影响了太多人的风云人物,而马洪刚手底下的能人异士,更是不计其数,虽然这里他们是地头蛇,但这马洪刚,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应付的过江之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