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十一章 买卖
    既然这个徐老爷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马洪刚也咬了咬牙开口说道:“我希望老爷子能够对我在西城区所做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怎么?想要为你那个不争气的徒弟打抱不平。”徐老爷子抬头说道,脸上出现一丝的戏弄。

    马洪刚点了点头,脸上有一股说不出的大义凌然。

    但是这一次徐老爷却笑了,手中搓着那有些年岁的核桃说道:“马先生,难道你真是为了你那个不争气的徒弟?还是另有所谋?虽然我这个老东西老了,但还是没到那鱼目混珠的地步,你在澳门的一档子事儿,我多多少少还是有所耳闻,想要借着这个鲤鱼跳龙门,你这一个千王是不是野心太大了点?”

    马洪刚的表情渐渐难看起来,但是在这个老人面前却一点也不敢发作。因为即便是他今晚死在的这里,也毫无办法。这是这徐老爷子绝对实力,也是这西城区徐家的绝对实力。

    “徐老爷子,说吧,需要什么条件,我才可以在西城区站住脚。”马洪刚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而且是在这半佛半神仙的徐老爷子面前,更不会有任何的情面。

    “我可以对你在西城区,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我要一个人。”徐老爷子说着,似乎马洪刚一直在等着的,就是这一句话。

    “谁?”马洪刚想着到底它能够给这个老人什么?而不是这个老人想要什么?

    “听说你培养了一个接班人,叫穆黄花。”徐老爷的说着,直视着马洪刚,意思在不过明显。

    马洪刚的表情慢慢变得纠结起来,再一次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我给你五分钟的,考虑时间只有五分钟。使劲往北京还是退往澳门?徐老爷子再次低头看书,似乎一点也不关心,马洪刚会给他什么答案?

    书房中的老挂钟的秒针一点一点的动着,那及其微小的声音,似乎在牵动着马洪刚的心。

    一分钟过去马洪刚,仍然没有给徐老爷子答复,似乎心中在做着什么剧烈的斗争一般,在煎熬着。

    两分钟过去马洪刚仍然在斗争着,但似乎好像有了答案。只不过是在犹豫着一切该怎么开口。

    “老爷子这人我不能放。”马洪刚下了莫大的决心说着。

    “那么,马先生。请回吧!”徐老爷子甚至没有抬头,似乎一点也不关心马洪刚会给他什么样的答案,更别提会有什么失望可言。

    “徐老爷子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想要这个女人?”马洪刚,有些不甘心地问着,或许徐老爷子可以说放下就放下,但是对马洪刚来说,这可以说是他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如果没有这个洪老爷子在西城区给他做保护伞,他可以说在这座属于淘金者的城市之中寸步难行。

    “三个月前我的一个小孙子去澳门办事时,一睹了你那个女徒弟的风采。回来这三个月一直都在嘟囔着你的那个接班人多么好多么好。甚至还说出非她不娶的话,所以我想看看那个把我们徐家的继承人迷的神魂跌倒的女人模样。”徐老爷子淡淡的说着,脸上挂着一股让人无法揣摩的笑容在其中。

    “仅仅是看看?”马洪刚试探性的说着。

    “如果是个好料子,放在你这个赌徒手中,难道你不觉得暴殄天物?”徐老爷子反问的说着。

    “这应该不算是出卖吧?”马洪刚的心,似乎又颤抖了起来,似乎在不断安慰着自己。

    “你只不过是给了他更大的跳板罢了,这不算是出卖,也算不上出卖,跟在你这个赌徒背后,没有任何所谓的前程可言。”徐老爷子,似乎很明白怎样才能挑动马洪刚的心,

    “只要把她交给你真的可以,让我在西城区任意妄为?”马洪刚说着,似乎有几有些受不了这巨大的诱惑。

    “别的我不敢打包票,至少那两条街我可以保证你可以安心拿下。”徐老爷子说着,虽然声音平淡,却要比那些豪言壮语,还要震撼人心得多。

    “好!人我可以交给你,但是在澳门需要交接一下。大约得一个星期的时间。”马洪刚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也是他早已经下定了决心的事儿。

    徐老爷虽然听到了他想听到的答案,但是表情却没有什么喜色,唯有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西城区是任由你折腾了,只不过该收敛的地方,希望你收敛。”

    “好好好,徐老爷子,我心里自然有数。”马洪刚,终于露出了喜色。但不知道为什么,马洪刚这看似人畜无害的笑脸上,总能看到意思是让人厌恶的东西,而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谁也说不清?

    马先生请回吧,希望一个星期之后我能见到我想见的人。学老爷子再次埋头看书。

    “人我一定给带来。”下完这个军令状马洪刚小心翼翼的走了。

    马红刚走后良久后,在徐老爷子的背后慢慢走出一个男人。黑暗中,看不清这个男人的相貌,感觉这个男人的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戾气,有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感觉。

    “老爷子,仅仅要一个人就让这个心里满是鬼的家伙在西城区胡闹,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要可知道,这马洪刚可得罪了不少道上的人。”男人说着。声音的黑夜中,如同厉鬼发出的声音。

    “心里有鬼的家伙?只不过是为了徒弟而争一口气的师傅罢了,这个谁能说的清楚,貔貅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买卖有点不划算?”徐老爷子,默默的说着。

    这个名为貔貅的男人点了点头说道:“不划算,一点都不划算。要一个指不定哪天就跑路了女人,还搭上两条街,我这榆木脑袋实在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划算之处。”

    “这个女人,我多多少少听说过,是一块璞玉,放在马洪刚的手上,实在可惜了点。貔貅,你知道吗?即便是这个徐家,也总有一天走上跟程家跟那个老曹家一样的路。这么多年过去了,上个时代的人都老了。而这个初露锋芒的新一代们,太缺人才了,而且是年轻的人才,或者他们拯救不了徐家,但至少能让这个老徐家苟延残喘。”徐老爷子,长长呼出一口气说着。似乎是那么那么地无力,早已经没有了,刚刚跟马洪刚争锋相对的气势。

    “我们真能拴得住她?”男人仍然质疑着,有些不明白徐老爷子的曲线救国,更想不透。

    “或许我们栓不住,但是那个大恩人马洪刚,总有办法书按得住。貔貅,其实我知道,即便是我要马洪刚在澳门的光华赌场,都能要到,但是那些黑色产业,放在我们手上,何尝不是一种累赘?”徐老家子合上书籍,慢慢的起身,动作慢极了。或许也唯有这个时候才能真正看出这个老人的苍老,这个老人的力不从心。

    “老爷子,我是没有你看得长远,就甘心做这个武夫吧!”貔貅笑道,无比的豪爽。

    “当武夫也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啊,貔貅。”徐老爷子感叹着,或许那些小人物有着小小的烦恼,而对于这个大人物来说,又何尝没有这大大的烦恼。

    “老爷子你又说笑了,其实我挺羡慕那些聪明人的,能够把所做的每一步都看的通透,我就不成,总是走一步看一步,否则也落不得当年的下场,要不是有老爷子你,现在我早就喂了野狗了。”貔貅说着,眼中充满着一种叫做向往的东西。

    徐老爷子看着貔貅那神情,微微笑了笑说道:“羡慕?等你真正明白那些明面上的聪明人的苦处,就会明白那个聪明人,不容易当,更不容易做,在大多时候,其实他们很明白,进一步是万丈地狱,退一步是万劫不复,但是他们还是走了,即便是把自己往死了逼,但唯有那种绝境,才能够让人记住自己的名字。”

    貔貅的表情不像是起初那把的随意了,而是慢慢的凝重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什么都不容易,就像是我曾经的那个主子说着,不管是输还是赢,只要是入了局的人,一开始满腔热血,但终于一天会为了找回最初的自己付出最惨痛最惨痛的代价,没有任何输赢。”

    “既然王默能够领悟出这些,也是真看透这世态炎凉了,那最初的起点,哪有那么容易回到。”徐老爷子同样一脸感叹的说着,往往那些经历过后已经无力反抗的人才会把这些东西说的一语成谶。

    “可惜他最后还是成了那个替罪羊,即便是他,最终也逃不过那些因果,现在我是信了,一个人就算是风光到了不能再风光的地步,也终有一天会付出那往日的代价。”貔貅说着,声音慢慢变的微小。

    最后,这书房终于彻底的平静了下来,传来一个长长的叹气。

    另一边马洪刚,孤身离开了这栋老别墅,离开别墅后,马洪刚的表情从未如此的阴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