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八十八章 千王
    “穿了一个袍子,装神弄鬼。”剩下的汉子冷笑的说着,一副瞧不起马三爷那装神弄鬼的样子,或许是见多了这类人,又或者是那鱼眼混珠。

    马三爷看了这个一身人模狗样的汉子,冲身旁的刘汉之简简单单的使了一个眼神。

    刘汉之立马明白马三爷的意思,直接一记扫腿,硬生生抽在毫无防备的汉子的肚子上,这个汉子直接被抽到了身后的墙上,发出一声闷响,然后刘汉之顺势冲了上去,一只手紧紧掐在了这个正要发声的汉子脖子上,猛的一用力,这个汉子的脸色立马变成了紫色。

    “行了,给个教训就可以了,我们是来拜访人的,弄死了人怎么说也不好看。”马三爷说着,瞅也不瞅在刘汉之手上就如同一只小绵羊一般的男人。

    刘汉之点了点头,直接松开这个已经昏死过去的汉子。

    另一边,在抱着一本《天局》的白九城听见了有些急促的敲门声,皱了皱眉头道:“进来。”

    门外的汉子打开了房门,还没有问出口什么,就被白九城劈头盖脸的呵斥道:“我不是说了吗?在我看书时,什么鸡毛蒜皮的事不要打扰我。”

    汉子一脸的委屈道:“白爷,我也不想,是外面有个叫马什么洪刚的人要来找你,说担待了我付不起责任。”

    本来还有一些恼火的白九城的表情瞬间平静了下来,连忙起身道:“快带我去见这个人。”

    汉子连连点头,也默默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一丝庆幸,毕竟那个能够让白九城激动到这份上的人,可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存在。

    两人急促的来到电梯口,正巧看到眼前这汉子昏死在地上的场面。

    “白老板,这刚来就给你找了麻烦,我马某人的惭愧。”马洪刚伸出那双如同女人一般的手,迎着白九城走去。

    白九城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腰杆压的极其低的迎了上去,握住了空中那一只手,一脸亲切的笑道:“马爷,你这是哪里话,倒是我手下的人让你见笑,三子,把这个废物给我抬出去,省的在这里跟我丢人现眼。”

    三子在这里工作了大约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还是第一次见白九城露出这种神情,可见这个马洪刚,到底是什么地位,三子连忙出去办事。

    “马爷,里面请。”松开空中久久握着的手,白九城一脸敬畏的说着。

    马洪刚点了点头,跟着白九城往走廊深处走去,而刘汉之,则如同影子一般紧跟在马洪刚的身后。

    到了白九城的书房,马洪刚在真皮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看着这填的满满的巨大书架道:“白老板,想不到你还有这雅兴,实在难得,如果这里面的东西都是摆设,就当我没说。”

    白九城在马洪刚身旁小心翼翼的坐下,沏好茶水道:“我就是粗人一个,偶尔来这里瞎啃一阵子,硬塞进去不少东西,不过也只是骑驴找驴罢了。”

    刘汉之有意无意的围着这书房转悠着,走走停停,最后停在了巨大的书架前,仰头看着这琳琅满目的各种书籍,也不知道这个粗大条的汉子能不能认出这些书籍的名字。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位就是马爷身旁的红人刘哥吧。如果刘哥对什么感兴趣,带走便是,反正我一个月都来不几次,不少好东西都放在这里荒废了。”白九城颇有讨好意思的说着,摆在这里的书,弄不巧一本的价值就在千位数左右。

    刘汉之听着白九城的恭维,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似乎一点也不给这位方十街新的主人面子。

    就在白九城觉得有些尴尬之际,马洪刚解围一般的开口道:“就他这榆木脑袋能够看的下去这个,白老板别跟这个愣头青一般见识。”

    白九城却摇着头说道:“这刘哥的故事我是听说过不少,打心眼里敬佩。”

    “白老板,你也太抬举我这个下手了,不过是一介武夫罢了,汉之,滚过来跟白老板问一个好。”马洪刚摆了摆手道。

    这个高傲不羁如同一只鹰一般的汉子老实的走过来,竟真低下头说道:“白老板好。”

    白九城赶忙起身,一脸惶恐道:“刘哥,还请以后多多指教。”

    刘汉之并没有理会什么,仍然那样木然的站着。

    白九城这才坐下,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小小的冷汗,这足以证明此刻白九城的激动。

    “白老板,我也就不拿什么架子了,我来主要是为了半年前的事,因为这一阵子在澳门有些事情拖延了,所以一直没有时间赶来北京,我想问白老板,你跟半年前我那个小徒弟之死,到底有没有关系。”马洪刚看似轻描淡写的问着,不过白九城能够感受到马洪刚身上的那一股冷气。

    白九城握着茶杯的手有一丝微微的颤抖,说那余东野的死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假的,当马洪刚出现在这里时,白九城就明白了马洪刚的目的,当然对于这一天,白九城也不是没有准备,白九城放下杯子道:“对于余东野的死,我也是深感悲切,打心眼里觉得惋惜,东野有着大好前程,但是却夭折在这摊浑水。”

    “说重点。”马洪刚并没有动桌上的茶水,不过话语中的冰冷却多了几分。

    白九城连连点头道:“我跟余东野余小弟的死,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我要听经过。”马洪刚说着。

    白九城咽了口口水,把半年前的事非如实说了出来,这一次白九城看似并没有刻意掩盖什么,但是却掩盖了整个事件之中自己的存在,毕竟白九城打心眼里不想招惹这个绰号马三爷的男人。

    白九城就这样说着,而马洪刚,则是一言不发的听,偶尔问一些连白九城都没有在意过的细节。

    一直到白九城把这事件从前说到尾,马洪刚才清了清嗓子问道:“这样看来,这一切都是我这个小徒弟贪心不足蛇吞象,然后把自己整垮了。”

    白九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小声说道:“也可以这么说。”

    马洪刚慢慢起身,开始来回在这间装修别致的书房中涉步,最后把目光停在了刚刚白九城所钻研的那一本《天局》书上。

    “胜天半子...”马洪刚喃喃着,最后摘下蛤蟆镜,擦了擦,正视着白九城道:“想不想得到点什么?”

    “得到什么?”白九城有些满头雾水。

    “这一条方十街,还有我那不争气徒弟名下的新街。”马洪刚说着。

    “马爷,这也...”白九城说着,他知道这天底下没有这种好事,也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一说,所谓轻而易举所得到的东西,必定会付出数倍的代价,白九城早已经领会过这个道理。

    “于经人就这样死了?还有那个薛铁之,你信吗?”马洪刚反问道。

    白九城摇了摇头。

    “那就给我找,活要见人,死我要见尸,顺便我还要铲除那个当年掺和进来的王富贵跟夏文武,虽然这个不争气的徒弟丢人现眼了点,但这一口气,总得由我来出不是,谁让我是这小兔崽子的师傅,上面的事,都有你来做,而我给予你的好处就是这两位大咖所剩下的东西。

    “以我现在的能力,怎么可能对付他们。”白九城一脸无奈的说着,先不说找到于经人,光是后面那两个大佬,就足够他喝上一壶了。

    “以你的能力,当然做不到这些,但是如果我给你人给你兵,你能不能做到呢?”马洪刚冷笑的说着,再次戴上那蛤蟆镜,一步步走到白九城身前,这个被称为千王的男人身上尽管已经年过五十,但身上还是瞬间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两手支撑在桌上道:“白老板,做生意要将诚信,在我来之前,我早已经把这西城区这摊子烂事理了个明明白白,白老板我给你一个忠告,在我面前耍心眼可以,因为我能够用的到你,所以不会追究什么,但如果换做旁人,白老板,相信此刻你的脑袋已经不会挂在你的脖子上了。”

    于经人使劲咽了一口口水,发现自己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所浸湿。

    “知道余东野的死给我脸色抹了多少黑?这一次来,我必须把这些所抹到我脸色的黑清楚的干干净净,必须让那些人给我哭起来,如果全北京都知道我马洪刚手下的人是说弄死就弄死我,我马某人还有几分颜面?”马洪刚说着,身上的气场已经把白九城压迫的瘫倒在了沙发上。

    “马...马...马爷,现在我要怎么做。”白九城声音颤抖的说着,已经变的有些结结巴巴。

    “一切听从我的安排,给我把事办正了,记住,如果能够把我脸色的黑给抹掉,你白九城还能留下一条命,但要是这事你给我搞砸了,你就跟着于经人到下面给我那个徒弟下酒吧。”马洪刚厉声说着,说完带着一直阴沉着脸的刘汉之离开这别致的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