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八十五章 对头
    奔走在这样一个哈尔滨,徐饶此刻的心情已经变的无比的平静,但等徐饶想到昨晚那个女人的时候,那本来波澜不惊的心,猛然的撼动了几分,像是瞬间被抽走了身上全部的力气一般,在原地沉默良久良久,徐饶努力想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不过尝试了良久还是无果,正好路过一个小广场,几个大爷大妈正在广场中央斗着舞,其乐融融的样子。

    徐饶在广场中的小石凳上坐下,附近一桌是下着下棋的两个老人,这与世无争的世界就像是这座车水马龙之中的净土一般,徐饶支撑起下巴,或许此刻身穿西装的徐饶就像是这座城市大多的上班族一般,同样是在苦恼着,只不过双方属于一个不会触摸在一起的世界。

    一个烟盒放到了徐饶眼前的石桌上,十块的红塔山经典100,徐饶一眼就认出了这烟,因为这是曾经徐饶上班时的口粮。

    不过更引徐饶注意的,是一双手,一双像是女人手的男人手,洁白的连小指上的翡翠戒指都是那么的多余,顺着这手往上看过去,是一个戴着金色透明镜框的男人,这是一个头发虽然梳着一丝不苟,但已经有了斑斑白发的男人,但是单看这个男人那一张没有一丝沧桑的脸面,徐饶还真猜不出这个男人的年龄。

    这个男人也像是徐饶打量自己一般打量着徐饶,两人就这样看着,互相都没有开口说着任何。

    虽然这个身穿黑色风衣白色衬衫的男人给人一种强烈温文尔雅的感觉,但是在这个男人身上,徐饶能够嗅到一丝不寻常,徐饶的这一股嗅觉,是那座无名大山所给的,因为在这个男人身上,徐饶能够看到一丝不羁的野性,就像是山中的狼,永远都不会被驯服。

    “抽不抽烟?”男人说着,声音正如同他的外表一般的温柔。

    徐饶摇了摇头。

    男人也不客套,自顾自的点燃石桌上的红塔山,很老烟枪的抽着,又让两人陷入了沉默。

    这似乎是一场耐性的较量,在广场舞的伴奏中,男人连连抽了三根烟,正当这个男人欲要抽出第四根的时候,徐饶终有忍不住开口道:“我认识你吗?”

    叼起烟的男人停止了打火的动作,微笑道:“你或许不认识,但我认识你,徐饶,洪擎苍的大徒弟。”

    虽然这个男人笑起来格外的有魅力,但是徐饶的表情却慢慢警惕起来,像是一只慢慢武装起来的刺猬一般,或许这个男人可以提起很多东西,但是当这个男人提起洪擎苍这个名字的时候,徐饶就知道,这一切的性质都改变了。

    看着警惕性无比强的徐饶,男人再次笑了笑,不慌不忙的点燃这一根烟道:“说白了,我现在应该是你师傅的死对头,程家的亡,是我安排的,对付你,也是我安排的,但是我没想到,这一次小小的试探,引来蝈蝈蛐蛐已经足够我出乎预料,竟然还惊来了洪擎苍,只能说着意外惊喜来的有点太不是时候。”

    徐饶的表情已经从警惕慢慢变成如临大敌,桌下的手慢慢的攥紧,面对着这个背后的主使者,徐饶心中没有怒火是假的,但是尽管如此,徐饶又很清楚很清楚的明白,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他能够招惹的,又或者是现在的他还无法对抗的,因为能够作为洪擎苍的死对头,那么这个男人所处于的高度,已经是现在的徐饶无法想象的。

    看着这个满脸挂满火气却极力压制的徐饶,这个男人笑了,伸出那只白白净净的手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季长春,你可以叫我季叔,当然相信你也不会叫。”

    看着空中那一只手,徐饶或许迟疑了一秒,但还是握了上去。

    一秒

    两秒

    三秒

    徐饶感觉时间变的无比的缓慢,这短短的三秒,就如同过了一天一般,虽然这个名为季长春的男人并没有那高高在上的架子,但是在徐饶看来,这个季长春身上那一股无形中的威压足够让普通人喘不过来气来。

    季长春率先松开了空中的手,微笑道:“我很好奇,以洪擎苍的性格,怎么会收你这个徒弟,而且还会如同大动干戈,要可知道,这哈尔滨想要要他项上人头的人,一双手可数不过来,而且还是那种狠角色,即便是对我来说,这个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但是这不是我来哈尔滨的主要目的,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冲你下手,也不会冲洪擎苍下手。”

    虽然季长春这样说着,徐饶仍然没有放下对这个深不见底男人的防备,腰随着时间慢慢的弯曲下来,就像是在面对着那座无名大山中的黑瞎子,东北虎。

    “我又不会是那小兴安岭的黑瞎子东北虎,也不用这么瞧着我吧。”季长春说着。

    “你来找我,来做什么事。”徐饶说着,似乎没有打算跟这个季长春打太极拳的意思。

    季长春看着这个不会卸下防备的年轻人,总觉得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男人,在骨子里,跟那个洪擎苍有几分相似之处,至于有那几分相似之处,季长春还真说不清楚,再一次笑了笑道:“我只不过想要看看能够让洪擎苍冒出这么大风险的年轻人,到底长什么模样,是不是如同传言一般的三头六臂,还是东北三省新一代中领头羊该有的派头。”

    “那么我让你失望了。”徐饶说着,其实在这个男人开口说出是洪擎苍死对头的时候,徐饶就很清楚这个男人不是为了动他而来的,因为如果这个男人打算真打算对他出手,他就不可能跟这个男人磨磨蹭蹭这久了。

    看着满脸自嘲的徐饶,这个男人反而摆了摆手道:“我可不这么认为,说不上失望,不过也没有给我太大的惊艳,但是倒是符合洪擎苍的个性。”

    “如果我说我没有任何背景,你信不信?”徐饶这样说着。

    “换做旁人或许不会信,但是我信,打心眼里信。”男人无比诚恳的说着。

    徐饶有些不知所然,他突然发现自己有那么一丝的敬畏眼前这个男人。

    季长春正如看透了徐饶的心思,起身道:“今天就说道这里,如果有那一天来沈阳,大可以来找我,那时候我陪你谈到天亮都可以。”

    这一次,徐饶没有摇头,同样没有点头。

    就这样,季长春走了,这个悄悄而来的男人,就这样悄悄而走,只留下这一个让徐饶无比敬畏的名为。

    离开这清静小广场的季长春,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奔驰商务,一上车,那本来和善无比的季长春在上了车后,表情瞬间变成了阴沉不定。

    开车的是个表情冷峻的男人,俯身问道:“季爷,人见到了?”

    季长春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在深深考虑着什么,没有直接让男人直接开车离开。

    “怎么样?”男人看着表情不太好的季长春说着。

    “人还说的过去,虽然不多么的惊艳,但是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我没有看到现在年轻人身上所有的臭毛病,且不说他有没有成大事的能力,但至少那最初的基石,已经具备了。”季长春说着。

    “季爷,要不要我做掉那小子?”男人小声说着。

    “做掉他,就不能显现出他现在的价值了,我现在在想,要不要玩一出挟天子以令诸侯,恰好可以利用洪擎苍对他的看重,这是一个难得让洪擎苍留下一些什么的机会。”季长春考虑着,表情慢慢沉了下去。

    “那我现在去把他绑了。”男人利索的说着。

    季长春再次转过头,看向那小小的广场,最终还是吐出一口气,像是松了一口心中的东西,指了指前路道:“这一次就算了,但下一次,就不会心慈手软了。”

    男人点了点头,发动车子,就这样离开。

    “徐饶,这一次放过你,我希望是好事。”季长春喃喃自语的说着。

    仍然坐在小广场的徐饶也默默起来,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浸湿,因为在最后,徐饶的的确确在季长春身上感觉到一丝可以称之为杀意的东西,也就是那么一丝的杀意,让徐饶浸湿了整个衬衫。

    离开小广场,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一天就是这么过去,这徐饶称之为得过且过的一天,让徐饶充满了负罪感,小跑回逍遥茶馆的方向,徐饶发现自己心已经渐渐变的平静了下来,或许是因为见到了季长春这个大到不能再大的人物,徐饶才默默觉得,自己那烦恼,到底是多么多么的渺小。

    一座荒山,一个光着膀子的年轻人,还有一个打着瞌睡的老头,形成一个说不上诗情画意,但怎么也算的上世态炎凉的场景。

    “狍子,你真打算走?我这个老东西的东西,还没有被你啃光。”老人打完瞌睡,冲一直满身大汗举着木墩子的年轻人说着。

    年轻人放下有些巨大的木墩子,表情冰凉,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