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八十章 初见与遇见
    “你是不是觉得黄六郎很威风,张嘴闭嘴的就是送这个送那个。”洪擎苍在路灯下的长椅上坐下,意识徐饶跟着自己一起坐下。

    徐饶在洪擎苍身旁坐下,点了点头。

    洪擎苍笑了笑,大手搭在了徐饶的肩膀道:“威风是一回事,神气也是一回事,或许对你来说黄六郎是响当当的人物,但是要是我告诉你,如果今晚我不内情道出来,黄六郎的下场会很惨,最好最好的结局是能死个明白。”

    洪擎苍说着,目光一直在对面的街道上,这座城市似乎也在此刻沉睡了起来,街道空无一人,唯有这坐在长椅上聊起的师徒俩。

    “我信。”徐饶很有马后炮意思的说着,虽然徐饶对洪擎苍所说的那个世界几乎一无所知,但是对洪擎苍的话,是格外的深信不疑,因为徐饶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连眼前这个男人都不相信的话,自己到底还能够相信谁,那个曾经不得志面目非非的自己,从踏足到小兴安岭起的那一刻,洪擎苍就从未对他流露出任何嘲弄的神色。

    洪擎苍笑着,一直拍着徐饶的肩膀,似乎是心情大好。

    徐饶也跟着笑着,不过这笑脸背后,就像是藏着一些其他的东西一般。

    “还是割舍不了那个女人?“洪擎苍问着,似乎一眼就看透了此刻徐饶的心思。

    徐饶点了点头,并不打算把自己称作成那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样子,太过虚伪了,傻傻道:“说能够割舍是假的,对她,我该用的感情用上了,不该用的感情也用上了。”

    洪擎苍笑了笑,似乎是一脸神往的说道:“或许你现在还不明白,有这么一段怎么也割舍不掉的感情,不是什么坏事,等以后你就会懂得了,或许你觉得这样扇她一个耳光太过的残酷了点,但是如果这个耳光不打下去,你所经历的一切,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过去的东西总得抛弃,该狠心的时候一定要狠心,这是你第一个耳光,但绝对不会是你最后一个,你可以优柔寡断,但这个世界,可不会对你那点小喜小悲而讲情面,要生存,而不是生活,唯有这些,你才能够攀爬。”

    徐饶默默点了点头,或许这个世界,才是他如此想要觊觎的吧,但是真正等徐饶踏足到这个他曾经所向往的世界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尝到这个世界的甜,他已经有些厌烦了,那些豪车美女,就像是一个个讽刺无比的美梦一般,让徐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个美梦之中算是一个什么。

    归根结底,他在几个月前,仅仅是一个普通人,也许是因为他能够脸不红心不跳的跑完五公里,也许他能够打出一套行云流水的七步杀,也许他能够跳进小兴安岭的河中洗澡,也许他能够知道在大山中该如何面对一头畜生,也许他能够心定身和的跟洪擎苍谈论人生,也许他认识了那一个改变他一生的男人郭野。

    那么多那么多的也许,但他仍然是那一个徐饶。

    “徐饶,如果那个女人现在哭着喊着回来投怀送抱,你还会接受她,还会原谅她吗?”洪擎苍问着,一直看向远方的目光终于移到了徐饶身上,似乎是很期待很期待徐饶的答案。

    徐饶不假思索的说道:“也许会吧,说一定不会是假的,面对她,我是实在做不到八风不动,更别说她的眼泪。”

    洪擎苍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以后有的你苦吃。”

    “吃苦的人是我就好。”徐饶喃喃一般的说着,有股默哀之心大于死的味道在其中。

    洪擎苍更加的无奈了,但眼中却多了几丝其他的东西,其实他挺害怕徐饶成为一个继承他意志的傀儡,但至少现在看来还不是,因为在徐饶身上,他还是看到了那么几丝只属于徐饶的东西。

    这个看似俗不可耐的年轻人,看似对金钱对一切无比的着迷,其实不然,在徐饶身上,洪擎苍看不到那些势利,也看不到那些对于地位又或者金钱的执迷,无比的随性,犹如一个高人,却形则一个小丑。

    这样的人,注定会被这个会给一切明码标价的社会所抛弃,这是一定会发生的,洪擎苍不知道徐饶从小所经历的,只觉得这一类人身上,不会拥有徐饶这一股往上爬的猛劲,最后只能总结,徐饶是一个异类,又或者是一个异类中的异类,这个年轻人,就像是在被什么拉扯着往上攀爬一般,玩命一般的活,拼命的折腾着自己,却又在那些曾经戳自己脊梁骨的人面前无比的收敛,没有一丝的锐气,这让洪擎苍打心眼里想不明白。

    最后最后,洪擎苍想起那个把徐饶送进小兴安岭的男人,才明白了些什么,或许他并不需要吧这个年轻人看的一览无遗,只需要看着这个年轻人往前走下去,等这个年轻人走到最后,一切就天下大白了。

    但如果洪擎苍知道这仅仅是徐饶很单纯很单纯的改变,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毕竟这个很单纯很单纯的改变,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点。

    “徐饶,给我做一个保证,如果真的有一天,你会为了这个软肋而死的话,不要去做,你不是为了让别人所辜负而存在的,即便是不是为了你自己,就算是为了郭野,也不要做。”洪擎苍说着,他很清楚,徐饶如果把这一直往前走的路走到尽头,总会有一天会遇见那个情况,或许那个苦红对人来说最为折磨,但是跟根深蒂固的感情比起来身上的痛苦会变的无比无比的渺小。

    徐饶这一次没有干脆利落的回答,而是深深的低着头,像是不知道到底在考虑着什么一般,终于抬起头,仰望着这一片他曾经想象都不敢想象的天空,微微点了点头。

    洪擎苍也在此刻沉默了,或许在这座掺杂太多东西的城市,怎么都呼吸不到小兴安岭的味道。

    “洪叔,我们什么时候回小兴安岭,我时间真的不多了。”徐饶有些猴急的说着,对现在已经快到了疯魔地步的徐饶来说,怠慢一天,都是值得挨千刀的,他跟在洪擎苍身边的时间,只有两年,而他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

    洪擎苍看着说出本意的徐饶,一阵笑,拍了拍徐饶那并不会给人太多安全感的后背道:“瞧你猴急的样,多在这城市里待待也不是坏事,虽然身体不一定会是革命的本钱,但是对现在的你来说,太过重要了。”

    “洪叔,我知道,但要是让我待在这里,我怕我真的会腐朽下去,住惯了那空调房子,小兴安岭的江,我是一点都不敢想了。”徐饶说着,很掏心窝子的实诚话,之所以徐饶能够说的毫无顾虑,因为坐在他旁边的人是洪擎苍,仅此而已。

    洪擎苍微微点了点头,一个傻到让人有些些心疼的孩子。

    哈尔滨的另一边,似乎还有几个人在这个夜中难以入眠。

    在哈尔滨涑河桥上,停下一辆刚刚熄火的金牛座,一路无语的几人相继下了车,迎着夜晚格外刺骨的风,曹蝶衣抚了抚被风吹散的青丝,看了看自己这几位损友,这大老远从北京来看热闹的几人,或许真的看到热闹了,但曹蝶衣估摸着这几人情愿不见这个所谓的世面。

    “丢人了。”张烨恨恨的说着,不过也唯有这样说一句,因为他不能把这个面子给找回来,即便是在北京,这一口气他都得原原本本的吃下去,更别说是在哈尔滨,张烨所不服的,是那个没有面相男人徐饶,张烨不得不承认他嫉妒那个徐饶。

    向华则已经恢复了平静,自顾自的走到这座桥旁,扶着护栏深深低下了他那大多时候都高高扬起的头颅,似乎没有心情去欣赏河对面的夜景。

    仍然双眼发红的刘婷走到了向华的身旁,此刻的刘婷早已经小鸟依人,而是在向华身旁沉默着,或许此刻,向华已经不会给她任何的安全感,甚至这个聪明的女人心中看着向华有那么一丝的恼火,她终于明白,或许这一切都是命,无法挣脱,她或许陪徐饶熬过了那一段最苦最苦的日子,她无疑是爱他的,即便是他一无所有。

    不过年少时那再以为刻骨铭心,海枯石烂的爱情,总有一天,会被时间这东西折磨的体无完肤,于是她给了徐饶更加艰苦的日子。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她认为一生都该如此的徐饶以一种绝对的姿态回来,她很清楚的感觉到,徐饶忘不了她,但是,再也不会接受她了,这或许才是最残酷最残酷的地方。

    而这个向华,又会值得她所托付吗?

    刘婷又开始疑惑起来,格外小巧的身体在风中瑟瑟发抖,而此刻的向华,却再也不会给她一度的温暖,人心凉了,哪有什么所谓的初见与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