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八章 伤疤(四)
    “你们今天谁都走不掉!”抱着手机双手颤抖的童安然说着,虽然徐饶极力拉扯着这个胖子,但仍然无济于事。

    “你又能拿我怎么样?还有你身边的那个废物。”向华狂妄的笑着,再次看向童安然的目光像是看着一个笑话。

    “废物?”人群中传来一个或许委婉,但是带着杀气的声音。

    众人同时转过头,寻找着发出这个声音的男人,但一眼所看到的,是一个鹤立鸡群的男人从人群中慢慢走出,这一刻红河谷的音乐停了,热闹的酒吧突然这样静了下来,静的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与此同时,一直在楼上观望的男人慢慢走下楼梯。

    好戏似乎真正的开始了。

    发出声音的男人走过人群,这是一个身高二米的男人,或许对于这个尖峰一般的世界这个身高还不是值得震撼的东西,但是这个男人的气场,无疑要比他的身高恐怖的多。

    “你是谁?”向华歪着脑袋问着,尽管身边的女人已经死死抓住了向华的衣领,或许是女人的直觉,刘婷从这个男人身上只感觉到了无限的恐怖。

    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曹蝶衣脸上早已经没有了刚刚的风轻云淡,而是一种震惊。

    云青烟不自然的微微往后退了几步,经历过太多名利场社会面的云青烟从这个男人身上感觉到了那种恐怖,她一时看不透这个男人,甚至没有看透丝毫的东西。

    “我姓洪,名擎苍。”男人冷声说着,声音虽然不算洪亮,但格外的有气势,特别是这个名字。

    “洪擎苍...”云青烟此刻已经是满脸的震撼,这个是一个东北三省,乃至全中国,都如同响雷一般的名字。

    哈尔滨之行,或许没有了遗憾。

    洪擎苍这个名字如同一个重磅*,彻底引爆了整个红河谷,这些混吃等死纨绔们或许并没有经历过什么风风雨雨,但谁没听说过这个如同传奇一般的名字,还有这个名字所创造出的一个又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故事。

    这个如同活的传说中的名字再次被提起,等再次看向本人时,不会给人任何的失望,也没有任何所夸大的成分,唯有一腔热血之后的震撼。

    向华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虽然他不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但多多少少听说过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但向华一点也不相信这样通天一般的人物,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是以一种这样的方式。

    “刚刚你说谁是废物?小鬼。”洪擎苍就这样往前踏出一步,身上的气场随着这一步瞬间散开,整个红河谷彻底静了,这些敢跟老子玩命的纨绔们彻底闭上了嘴,甚至连议论的声音都没有,脸上除了敬畏以外,已经全是畏惧。

    向华的身体已经止不住的颤抖,但是想想自己的女人在身后,向华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咬牙说道:“我不管你是谁...”

    “不要!”云青烟呵斥着,也不知道是呵斥着那已经开始移动的巨大身影,还是口出狂言的向华。

    但一切还是晚了,没等向华一句话说完,那个巨大的男人已经跨到了向华的身前,抬手就是一巴掌,这如同熊掌一般大手就这样抽在了向华的脸上,让向华感觉到火辣辣的疼,但这一股疼痛不是来自于脸上的,而是来源于他那已经有些畸形的自尊心。

    恼怒的向华抬起头,欲要出手,但跟这个俯视着他的男人一个对视之后,心中的火气像是泼了一盆的冷水,那个恐怖到极点的眼神差点让向华直接瘫坐到地上,而向华身后的女人,已经再次掉起眼泪。

    云青烟早已经待不住,不过刚要出走一步,却被赤丙丁给拦住,一脸阴沉的赤丙丁只是对满脸焦急的摇了摇头,意思再不过明白。

    “刚刚的神气去哪了?”洪擎苍说着,再次一巴掌抽在向华的脸上,向华直接吐出一口血水来,他身后的女人已经发出歇斯底里一般的声音,但却无济于事。

    “洪叔。”徐饶叫住了看似一脸平静的洪擎苍,其实徐饶早已经看出洪擎苍动了肝火。

    一声洪叔,让向华的表情变的彻底面如死灰,而那些讥讽躺在地上的徐饶的人们不得不再次审视起这个年轻人来,能够这样叫洪擎苍一声洪叔,到底代表着什么,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其中的含义,估摸着今晚过后,徐饶跟洪擎苍这个名字就会传遍整个哈尔滨吧。

    洪擎苍看向倒在地上的徐饶,那冰凉的脸出现一丝柔和,但仅仅是一瞬间,那柔和又变为了冰冷,带着冷气说道:“徐饶,这一口气你能够吃的下,我吃不下。”

    徐饶看着洪擎苍那不容拒绝的神情,微微点了点头,他知道洪擎苍早已经做了决定。

    “什么事都需要有一个限度,得理不饶人是一说,得了便宜还卖乖也是一说,别用这个目光瞅着我,要是今天躺在地上的不是徐饶,就算是你求爷爷告奶奶我也不会出来抽你两巴掌,本来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但怎么说也不能把这一口恶气吞下去不是。”洪擎苍说着,看着向华的眼神就如同在看着一只臭虫一般,那目光就如同一把刀子,在一点点切割着向华的心。

    向华颤抖着,此刻他突然发现,自己守护不了自己身后的女人,这是一种很鲜明很鲜明的对比,自己此刻就如同一个小丑一般傻傻的站着,可笑至极,毕竟这是一种巨大到让人绝望的差距。

    “黄六郎,是不是非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徒弟在你场子活活被打死,你才会露头。”洪擎苍冷声说着。

    “洪爷,这你可冤枉我了。”黄六郎走出人群,冲在一旁候着的大钱使了一个眼神,大钱立马会意,吆喝道:“都散了都散了,今晚全部都打八折。”

    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黄六郎的威信,还是因为那打了八折的油水,周围一阵欢呼,还有那么几丝的幸灾乐祸在其中,毕竟没有什么比看别人出笑话有意思的多,所谓胜负已分,而且是一场*裸的逆袭,让不少纨绔大呼过瘾,一边是洪擎苍跟红河谷的幕后老板,一边是几个二世祖,没有任何可比性。

    “黄六,就数你脑袋灵光。”洪擎苍挤出一丝笑容,不过尽管是笑,仍然让人觉得压抑的喘不过气。

    “洪爷,如果你要是说这个小兄弟不争气,黄某还真得打抱不平,一个年轻人能有这种心境,虽然感情化了点,但这不是最难得的东西吗?如果说你还不中意,把他放在哈尔滨,我要了。”黄六郎和善的看着徐饶,似乎没有一点应该有的架子,但如果所站着这里的不是洪擎苍,又会是另一种结局,就是如同的现实,但也就是这种现实,才会让一切变的井井有条。

    “这可容不得我说了算。”洪擎苍说着,把目光从可怜兮兮的向华身上移向了向华身后的女人,一个精神濒临崩溃的女人,脸上的妆早已经哭花,颇有些楚楚动人的味道。

    “认识徐饶?”洪擎苍板着脸说着,虽然如此,但已经没了刚刚那一股杀气,人总是能够在愤怒之后无比的平静。

    刘婷点了点头,瞳孔已经变的颤抖无比,那一天离开的她,永远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这一天,还是来了。无比的猝不及防,就如同她曾经是多么猝不及防的离开他一样。

    这种可悲到极点的感觉弥漫在刘婷心中,或许所留下的泪水,有五分是因为这个强大到匪夷所思的洪擎苍,有两分分是心疼死死挺着的向华,还有两分是悔恨,最后那一分是当年与徐饶的感情。

    “我不会说瞎了眼之类话,也没有意义,或许你离开他,对你,对他,都是好事,但唯独不同的,是现在的徐饶,已然已经不是当年你想要触碰就可以触碰,想要撕碎就可以撕碎的了,这一点我希望你能够明白,做一个懂事的女人远远要比聪明的女人幸运的多。”洪擎苍说着,然后大步走向徐饶跟童安然两人,留下如同被抽掉了魂魄一般的刘婷。

    或许生活,又或者这个世界,真的会给那些人狠狠的扇上一个耳光,来让那些以为生活在美梦的人们回过神来,患得患失。

    “几位贵客,请回吧,不是红河谷不欢迎你们,留下来谁都不好看。”黄六郎出来打着圆场,虽然这几位纨绔并不是什么好惹人物,但是在黄六郎这里,还真都没有面子可言。

    云青烟看着那个躺在地上的徐饶若有所思,冲黄六郎歉意的笑笑,拉起看傻了的张烨,而曹蝶衣则跟大多人不同,一脸的平静,像是早已经预料到一切一般,跟在云青烟身后离开,只是在走到向华身旁时喃喃了一句,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伤痕累累的向华就这样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跟在曹蝶衣身后走了,跟在最后的,是今晚并没有当成主角的女人。

    一场闹剧,终于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