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七章 伤疤(三)
    徐饶就这样一步步走到了胖子童安然身前,但身材不够魁梧身材也是二级残废的徐饶实在不会给人什么威慑性,甚至让那些围观的二世祖们打心眼的瞧不起,因为在徐饶身上他们看不到他们熟悉的味道,而更像是一个斗升小民。

    “你就是那个所谓的徐饶?你也想跟我打?”张烨一点不怕事的说着,还冲徐饶竖了竖中指,脸上的讽刺味道颇浓。

    此刻张烨的嘴脸让徐饶想起了曾经所见过的太多面孔,但此刻的徐饶,没有一点愿意感慨的意思,心思全部都在那个让他心如刀绞的女人身上,或许曾经刻骨铭心的伤疤不会如同起初那般撕心裂肺一辈子,但一定会存在一辈子,对于徐饶这个念旧到极点的人来说,唯有这个人是最不能遇到的。

    “徐老弟,你身体没事吧?”童安然也注意到了徐饶的失神,只不过感觉有些没头没脑。

    徐饶微微点了点头,终于从如同心如刀绞的痛楚之中回过神来,再次面对眼前这个蹦蹦跳跳的年轻人,虽然自己这一副身体刚刚从生死关走出来,但是以徐饶那变态一般的恢复能力,这短短一个星期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但要是彻底的恢复,还是需要一段时间,这种级别的争斗,徐饶相信自己还能应付的来。

    徐饶慢慢拉开架势,面对那嘴脸已经扬到了天上的张烨,一脸的平静,但这平静背后,藏着难以言喻的波涛。

    “这徐饶,不是张烨对付的了的。”赤丙丁轻声说着。

    “就张烨这花拳绣腿,欺负欺负那胖子还可以,登不了大堂。”云青烟说着,不过眼却一直没有在那个名为徐饶的年轻人身上移开,想着这个年轻人到底有着什么,能够让这座城市铭记。

    “别告诉我这家伙就是你们所提的那个徐饶?”向华瞪大了眼瞧着那个在张烨面前连普通都算不上的年轻人,但向华没有在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任何东西,失望,失望之极。

    “哈尔滨的徐饶,除了他也没有其他人了,到底会不会失望,还得等等看。”曹蝶衣说着。

    向华微微点了点头,已经感觉到了怀中女人的颤抖,向华低头柔声问道:“怎么了?”

    刘婷此刻一脸的惨白,只是咬着嘴唇说道:“没事。”

    张烨已经冲了上去,不过就在拳头硬要碰到徐饶身上时,徐饶仅仅是微微一个侧身,躲过这看似力量十足的一拳,然后直接顺势拉住了张烨的手臂,猛的一拉,重心不稳的张烨直接倒下徐饶,徐饶猛的一靠,张烨就这样被击飞了出去。

    这不花哨的招式虽然不能让人眼前一亮,但多多少少还是能够让人感觉到几分的震撼,甚至不少妹子感觉这个平庸的男人有那么几丝的帅。

    是的。

    她变了,而他又何尝不是?

    他已经不会对那副嘴脸熟视无睹,即便是他会,也不是可悲,而是一种*裸的讽刺。

    张烨直接被甩到了桌子上,把质量不错的桌子砸了一个粉碎。落地的张烨有些狼狈的挣扎站起,此刻的张烨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散架了一般,但还是强撑着怒视着徐饶,拳头仍然死死攥紧着。

    “我去跟这个徐饶玩玩?”向华松开怀中的女人,请命一般说着。

    “这个徐饶可有两下子,别轻敌了。”赤丙丁叮嘱着。

    “我明白。”向华回头冲刘婷笑笑,然后直接脱掉西装外套,白色衬衫下是跟向华小白脸模样不符合的身材,皮肤也是一种古铜色,给人一种特别强悍的感觉。或许说这个满身二世祖气息的年轻人在狼牙大队待过几年,估计没有几个人会信,不过的确如此,否则向华也没有这种绝对的优越感。

    向华离开后,只留下那个满脸失神的女人。

    “你认识徐饶?”早已经感觉到什么的曹蝶衣问道,刘婷一脸傻子都能够看出来不对劲的神情。

    本来今晚还兴致勃勃的刘婷低下了头,似乎在极力否认着,身体却没有任何所作为。

    “曾经的男人?”云青烟一针见血的说着。

    而回答云青烟的,是一个满脸是泪水的女人,此刻向华当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女人已经哭成了泪人,有些高傲的走到死死撑着的张烨身旁,给张烨递了一根烟道:“让哥哥来给你出出气。”

    “小心点,这逼出手不是一般的狠。”张烨深深吸了一口烟,冷着脸说道,看向徐饶的目光似乎是要把徐饶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我你还不放心吗。”向华卷上去袖子,露出有着几道刀疤的手臂,手臂粗壮的如同某些女人的大腿一般。

    徐饶则仍然双眼无神的在原地站着,就是那么那么平静的看着那个哭成泪人的女人,徐饶一点也不恨她,即便是因为她徐饶彻底毁掉了自己那好容易经营起来的生活,但尽管如此,徐饶没有任何恨意,如果要恨的话,唯有恨那个不争气的自己,他给予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只会给予她受不完的苦难,哪怕是那最简单的生活都给予不了。

    但为什么,心为什么会疼的如此撕心裂肺,甚至这种疼痛要胜过苦红,一千倍,一万倍,这是一种会撕裂人的痛觉,徐饶死死咬着牙,嘴里已经满是血腥味。

    “我不管你跟刘婷曾经发生过什么,现在她是我女人,记住了吗?”早已经看出什么的向华恶狠狠的说着,对于有些感情洁癖的向华来说,他知道刘婷曾经不可能没有感情经历,但他受不了眼前这个平庸的男人会在刘婷心中留下些什么,这是一种*裸的侮辱。

    “颖,她现在过的还好吗?”徐饶说着,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这是一种巧合到不能再巧合的相遇,像是老天爷所刻意的安排一般。

    “你不配提她,知道吗?”向华的脸已经变的微红,猛的往前踏了上去,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跟张烨高出太多,就这样猛的一拳落在了毫无防备意思的徐饶的肚子上。

    徐饶连连后退几步,吃了这说的上恐怖的一拳,徐饶仅仅是弓了弓身体,然后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对她好一点,好一点...”

    向华已经再也受不了徐饶此刻的神情,丝毫不讲情面的往前踏出一步,直接一脚把徐饶给踢飞出去,这一次徐饶就像是落叶一般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那个哭成泪人的女人,没有说出任何,只是哽咽着,她还是没有说出那一句那个男人苦苦等待着。

    曹蝶衣有些于心不忍,但作为看客,她并不能多说什么,只是心中多多少少有点为徐饶觉得不值。

    “徐饶,你疯了!”胖子童安然这才回过神来,直接飞奔过去扶起徐饶,看徐饶吐出一口血水来,此刻童安然是真的怒了,咬着牙对着刚刚对徐饶大打出手的向华道:“我不管你有着什么背景,今晚,我要你死!”

    “你有这个能耐用便是,胖子。”向华冷笑着,然后瞥了一眼徐饶道:“废物,看在刘婷的面子上,今天我不会要你这条烂命,说实话,你这一条命是真的不值钱,别以为认识了几个靠家族耀武扬威的纨绔就可以牛逼哄哄了,我所处于的那个世界,是你这个废物无法想象的,明白吗?”

    “我草****”童安然不能忍了,欲要冲上去跟向华拼命,却被徐饶一只手挡住。

    “童哥,我们走。”徐饶用微弱的声音说着,或许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徐饶仍然在苦苦考虑着,他不想让她难堪,即便是自己默默扛下这一切。

    “这一口气,你能吃的下,我吃不下,徐饶,今天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童安然已经摸出了手机,打向了言小琥。

    徐饶使劲摇着头,但此刻他已经阻拦不了快要陷入疯狂的童安然。

    “胖子,你要玩,我陪你玩。”向华有恃无恐的笑着。

    “华子,够了。”脸色变的极其阴沉的云青烟起身说着,她也想不到这场闹剧会发生到这个地步,又或者没有想到会有这种巧合,就刚刚来言,其实徐饶已经赢了,这是不得不承认,又或者必须承认的东西。

    “青烟姐,这事你不需要管。”向华似乎也上了性子,憋着火说道。

    曹蝶衣微微摇了摇头,向华在北京虽然有着些红色背景,但童安然也不是省油的灯,特别现在他们所踏着的是哈尔滨这座城市,童安然背后的童家在哈尔滨所有的能量,是不容小窥的,谁会想到这场闹剧一下子就闹到了这个地步。

    那个女人终于起身,所走向的,不是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而是走到了向华身后,搂住了向华的腰,感受着向华那宽广的后背,这样总会格外的给刘婷安全感,但这一次,刘婷并没有体会到那些东西。

    “华子,我们走吧。”刘婷轻轻说着,那淡淡的声音,似乎在把什么一点一点撕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