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六章 伤疤(二)
    曹蝶衣微微点了点头,轻描淡写道:“哈尔滨臭名昭著的一个二世祖,纯种世家走出来的家伙,不过倒是一身匪气,在哈尔滨没有几个人能降服的了这阎王。”

    张烨听过后,反而一脸敌意的瞅向那个在他眼中并不待见的胖子,用一股怪声说道:“曹姐,这货是不是对你有打算?”

    曹蝶衣倾国倾城的一笑,点了点头。

    张烨直接拎起酒瓶欲冲出去,一副今天要跟那个怎么看怎么可恶的汉子拼一个你死我活,不过却被云青烟一个眼神硬生生给瞪回来,就像是刚刚所上来的火气立马被一盆冷水给浇灭了。

    “青烟姐,这逼敢调戏我曹姐,这我不能忍。”张烨气哼哼的坐下,直接把胖子童安然送上来的红酒给丢到了垃圾桶,然后很挑衅的看了一眼对面桌上的胖子。

    云青烟则是白一眼正在窃喜的曹蝶衣道:“你是不是嫌过的太太平了。”

    曹蝶衣仍然笑着,脸上那若有若无的小酒窝一时让张烨看痴了。

    “我说青烟姐,你也太小心了点,这地儿可是哈尔滨,有曹姐在,还能生出什么大乱子。”向华在一旁插嘴道,其实向华多多少少也有点看不惯那个先入为主的胖子,只不过碍于自己的女人在一旁,向华不想节外生枝,毕竟向华可是扮演着成熟稳重的角色。

    “华子,对面那胖子可不是你所谓的什么善茬,有时候越看起来俗不可耐的东西,往往要比你身上那点斤两沉甸甸的多。”云青烟说着,她可不认为能够让曹蝶衣记起来还能够提起的胖子会是什么普通角色,毕竟纨绔也有纨绔之分。

    向华点了点头,不过再次看向那个胖子的眼神仍然没有善意。

    背对着对面一桌的徐饶当然没有注意到这一次小小的较量,只不过注意到了他对面的童安然那张老脸变成了纯红色,似乎像是一个即将要爆发的火山一般,但还是气定神和的给徐饶倒了一杯红酒,然后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我去处理点事,先喝着。”说完,也不等徐饶开口,童安然就怒气冲冲杀了出去。

    本来还打算井水不犯河水的一桌子注意到了那个冲向他们的胖子,在桌上一直扮演着闷油瓶角色的赤丙丁微微往云青烟与曹蝶衣的地方靠了靠,而向华也微微护住了身边的女人,张烨则一副雀跃的模样。

    “小兔崽子,该扔老子的酒。”童安然吼道,虽然在徐饶面前童安然一直扮演着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童安然那臭名昭著的脾气也不是空穴来风,对外人,童安然可是一点都不会惯着。

    “老子就tm扔了,你想咋地?”张烨一点不服软的站了起来,一只手习惯性的拎起酒瓶,一副一言不合就拼命的架势。

    “华子...”刘婷微微抱紧身边的男人,小声喃喃着,或许是有点畏惧这个满身戾气的胖子,毕竟童安然也不是普通角色,一身的匪气早已经入了骨子。

    向华则一脸平静的笑笑,捏了捏怀中小小女人的脸蛋道:“怕什么,不是有我吗,今晚就是天踏下来,我也给你撑着。”虽然向华这话有些花言巧语的意思,但是对于这个北京圈子还能够有些名气的世家孩子,在哈尔滨说出这话来,也算是无伤大雅。

    刘婷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在这个年龄跟自己相仿的男人身上看到了无限的安全感。

    云青烟虽然一副气打不出来的模样,但局势既然一瞬间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她要是再苦口婆心,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冷眼对这个脾气大到可怕的胖子说道:“我们不想生事情,但也不怕事。”

    云青烟的意思已经再不过明白,如果这个时候童安然愿意退让一步,那么一切好说,如果童安然非要偏执,那么他们一定会奉陪到底。

    但偏偏他们所面对的,是在哈尔滨不敢说黑白通吃,但绝对不怕事的阎王爷童安然,虽然说这话的是个在童安然眼中姿色不错的女人说出口的,但此刻在曹蝶衣面前的童安然哪里会认这个怂,破口说道:“别整这些幺蛾子,是单挑还是群殴,让你们挑选。”

    “我单挑你一个,死胖子,就怕你不够我打,要不先给你半个小时吹哨子叫人?”张烨直接把酒瓶往地上一摔说着,虽然他们处于边缘地点,但还是引来了周围不少的目光,虽然这种事情在红河谷一点都不少见,但已经有人认出了闹事人的身份,童安然怎么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有不少注意到那一桌三男三女中女人的姿色,不自然的往事发地点靠了过去,心中打着英雄救美的小算盘,但虽然童安然气势是够了,但怎么说也是单枪匹马。

    背对着闹剧的徐饶已经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却没有打算挺身而出的意思,他知道童安然的本事,也不愿意掺和这些事非,当然更不会看着童安然被打。

    “出来一对一,打坏什么老子赔,但唯独不赔你这个狗逼篮子。”童安然吐出一口口水,直接卷起袖子,准备开干的意思。

    “好,真tm有骨气。”张烨瞥了一眼八风不动的云青烟,看云青烟冲他微微点了点头,张烨风一样的冲了出去,也不含糊,直接拎起拳头开干。

    两人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颤抖在了一起,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开始起哄起来,更有甚者开始赌起了输赢。

    张烨仗着身手敏捷,直接把童安然打的节节后退,好在童安然皮糙肉厚,才能死扛着张烨那猛烈的攻势。

    云青烟直接没有理会两人的争斗,微微抿了一口刚刚张烨所点的轩尼诗xo,抿完之后皱了皱眉头,暗叹这红河谷手段的毒辣,就这么一瓶两千块的轩尼诗xo,所捞的油水绝对不会低于三位数,所谓的一本万利。而对于张烨跟童安然这两个牲口的厮杀,谁输谁赢,云青烟打心里不在意,但如果觉得那边胜算大一点,云青烟还是愿意站在张烨这一边,云青烟知道张烨练过几年的散打,外加在外常年的干仗,一般人还真降服不了这厮。

    而此刻对面桌上背对着众人的男人吸引了云青烟,看样子这个男人应该是跟这个胖子一伙的,但此刻镇定的可怕,似乎那个家伙正在以一种让人咋舌的方式喝着红酒。

    曹蝶衣微微的指了指那个女人,在云青烟的耳边轻轻喃喃了几句什么,云青烟听过后微眯了眯眼,再次看向那个男人的目光有些玩味。

    被压着打的童安然此刻是有苦说不出,想不到这个瘦成猴一般的家伙能有这般的力气,这让在身板上占优势的童安然格外的被动,童安然虽然常年在外干架,但还真没有特殊经过锻炼,所以在张烨手中是一点都没有讨着好。

    本来刚刚还挺威风的童安然慢慢变的鼻青脸肿起来,这让童安然终于爆发,彻底嗓子喊道:“徐饶,快来帮老子!!”

    正惬意喝着红酒的徐饶差点一口吐出来,想不到刚刚气势汹汹的童安然竟然没有撑过五分钟,这让徐饶怀疑童安然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一个人挑一群人而且还能那样放出狠话来。

    徐饶的名字响彻整个酒吧,向华只感觉在自己怀中的女人再次抱紧自己,嘴里似乎在喃喃着,向华只能模模糊糊的听见肯定不是他这几个字。

    徐饶放下酒杯,感觉这红酒喝起来是真没意思,但如果知道这一瓶要顶他曾经三个月的工资,也不知道徐饶会有什么感想。

    徐饶转过身,看着被打的紫青的童安然,还有正耀武扬威的张烨,然后扫了一眼对面卡座上的几人,一个面孔突然扎进了徐饶的眼中,让本来八风不动的徐饶的身体猛的一颤抖,仅仅是因为一个对视。

    向华怀中女人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徐饶,满脸的震惊,但除了震惊以外,似乎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徐饶呆呆的站在原地,手足无措,脑中浮现出太多太多的画面,全部关于一个女人,一个面孔,恰恰好那个画面跟眼前的那个女人重叠在一起。

    “徐饶!”童安然看着呆起来的徐饶,再次叫道。

    徐饶终于回过神来,冲童安然微微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此刻有些人模狗样的自己,心中划过一千一万的情绪,却唯有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一直走到闹剧的中央。

    红河谷的保安们姗姗来迟的赶来,领头的是今天已经烦躁无比的大钱,大钱欲要发作,但此刻对讲机中传来了一个男声,仅仅传来两个字。

    “贵客。”大钱一时傻了,直接呵住了准备上去的保安们,老老实实的在一旁静观其变,开始打量起这个实在不引人注目的年轻人起来。

    徐饶所走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脚步声就这样一点一点敲打着两个人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