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十四章 红河谷
    有着整个哈尔滨最沉重的守卫,逍遥茶馆也慢慢太平起来,又或者整个哈尔滨也慢慢太平了起来,本来还有着各种打算的曹家不知道为何突然放弃了这个早已经唾手可得的土地项目,谁也不知道短短几天曹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星期转瞬即逝,似乎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是这一眨眼的功夫,对某些人来说,却成了最难熬最难熬。

    这一个星期,胖子童安然成了逍遥茶馆的常客,而言小琥仅仅是来过一次,却没有多多逗留,或许恰恰跟童安然相反,言小琥选择了与这个一眼望不到边的男人选择了刻意留开一段不长不近的距离。

    出院的沈云鹤也仅仅来了一次就没了音讯,甚至没有见一次洪擎苍,或许一切都是刻意而为之。

    而这短短的一个星期,胖子童安然所拉近距离的,不是洪擎苍本人,而是慢慢痊愈的徐饶,对于胖子童安然那刻意拉近乎的举动,洪擎苍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洪擎苍很清楚童安然是什么人物,看似没头没脑,但是要是真把这个纨绔当成一个纨绔对待,那么被童安然玩死都不会知道怎么死的。之所以洪擎苍没有阻拦童安然跟徐饶套近乎,因为对现在的徐饶来说,认识这么几个可以锦上添花的朋友不是什么坏事,否则徐饶怎么会明白雪中送炭的珍贵。

    太阳初升,刚刚恢复了七七八八的徐饶已经开始了晨练,胖子童安然还煞有其事的跟着徐饶跑过两次,但放出狠话来,打死也不会来跑第三次了,一直骂徐饶太变态,连晨跑都敢跑个十公里。

    每一次徐饶凌晨四点起床,申云豹就会跟着起来抽一个烟,一副怀古伤今的架势,倒是看徐饶那没死没活的折腾很是欣慰,申云豹很清楚这个复杂无比的社会,最缺这类人。

    再一次围着哈尔滨这一片小巷跑了一整圈,迎着上早班的人们,徐饶回到茶馆,申云豹早已去睡回笼觉,洪擎苍则早已经出去办事,这一个星期洪擎苍待在逍遥茶馆的时间一只手能够数的过来,至于洪擎苍到底在忙着什么,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问。

    徐饶驴饮了一壶昨晚沏好的茶,虽然这茶早已经冰凉,但徐饶对这类东西并不挑食,也不感冒,毕竟自己并没有多少坐下来细细品尝这一杯茶的时间,那对徐饶来说太过太过的奢侈了。

    时间过的缓慢,徐饶问过洪擎苍什么时候回小兴安岭,洪擎苍总是摇头不回答,这让徐饶很是无奈,他打心眼里在这座人来人往的城市之中熬不过去,虽然这座城市留给他太多太多的东西,或许值得怀念,但绝对不值得留恋。

    “你童哥哥又来了!”哇呀呀的声音很有穿透性,徐饶捂着耳朵都知道所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身花里胡哨的童安然杀了进来,就像是一阵彩色的风一般,对于乐天派到一种地步的童安然,虽然从洪擎苍口中多多少少得知了一星半点童安然的身份,但是徐饶并不是太过的厌恶,因为在童安然身上,徐饶并没感受到那些在位者的高高在上,而是一种不是装出来的随和。

    “小徐饶,想你童哥没有?”童安然直接找上了正坐着俯卧撑的徐饶。

    徐饶仍然闷头坐着俯卧撑,头也不抬的说道:“童哥,我们昨天刚见好不。”

    童安然一阵笑,而是一屁股做到了徐饶一旁的沙发上,把一盒九五至尊往桌子上一扔,没有抽烟,而是嗑起瓜子,摸了摸他那今天锃亮的发型道:“小徐饶,你身上那些伤都还没结疤就这样糟蹋身体,能吃的消?今晚我带你出去快活快活,什么消费都算在你童哥身上。”

    徐饶直截了当的摇了摇头,他已经拒绝了数次童安然这种邀请,不是徐饶不向往那个世界,更不是厌恶,而是徐饶此刻还不想要踏足那一片灯红酒绿又或者纸醉金迷,他怕会对那个对他来说有些不堪入目的世界难以割舍,怕被那些他曾经所憎恶的东西腐朽。

    童安然面对徐饶直接的拒绝,脸没有变成苦瓜,而是暗笑道:“这次你可逃不掉了,这是你师傅的安排,这一次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童哥,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徐饶猛的跳了起来,看着有些得意的童安然说着。

    “是不是玩笑,今晚你不就知道了,而且你师傅也会过去。”嗑着瓜子的童安然说着。

    听过后,徐饶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他清楚童安然这人虽然给人一种强烈不靠谱的感觉,但还是能够分清什么事值得生拉硬拽,什么事不值得生拉硬拽。

    “出去玩带上我哇。”申云豹不知道从哪里杀了出来。

    “没你的份,好好看家。”童安然很无情的摆了摆手,这个时候颇有些大将作风,申云豹往胖子童安然身旁一站,会给人一种仆人都算不上的错觉。

    申云豹一脸的幽怨,却无可奈何,谁让眼前这个胖子是哈尔滨一线的纨绔,而且不仅仅只有纨绔两字那么简单。

    “老申,一把年纪了,那种场合,你经量不住。”童安然老气横秋的说着,还意味深长的拍了拍申云豹的肩膀。

    申云豹傻傻的点了点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随着徐饶一个个俯卧撑,时间过的飞快,百无聊赖的痛安然拉着申云豹打起了扑克,不一会的功夫就赢去了申云豹几千大洋,牌局有些愈演愈烈的气势。

    夜幕悄然降临,在结束之中,拉出了新的开始。

    红河谷酒吧,在哈尔滨算是名声大噪的地儿,除了这里有一位势力大到可怕的老板以外,似乎就没有什么噱头了,但也仅仅是如此,每天这里所打来的流水就能在四五位数,这数字大到可以让大多斗升小民咋舌,甚至有些怀疑自己那累死累活的一年到底有什么所谓的作为。

    还不到凌晨,酒吧已经变的空前的欢闹,这火爆的人气,可以算的上哈尔滨这个时间段最火爆的夜场,甚至连京津圈子的纨绔不少都常驻于此,在那个圈子里,总有那么一句话,来到哈尔滨,要是不体验一下这红河谷,算是白来一趟,虽然虚幻了太多东西,但同样在证明着这红河谷毋容置疑的实力。

    在热腾的酒吧角落卡座上,围着寥寥几人,跟周围这近似于疯狂的气氛突显的有那么几分的格格不入。

    “曹妹,要是来哈尔滨就是让我见识这地方的,你以后来北京我第一个敲打你。”仍然一身运动装梳着长马尾的云青烟翘着二郎腿鄙夷道,脸上虽然没有任何的胭脂水粉,但比这场中大多浓妆艳抹还要中看的多,虽然云青烟长相在这三男三女的三女中最不惊艳,但身上的气质要凌驾于这夜场几乎所有的女人。

    曹蝶衣坐在卡座的最里侧,昏暗的灯光让人难以看清这个女人那绝美无比的容颜,不过却增添了几分了神秘感,笑笑道:“青烟姐,你别急,好戏总会让你看到的。”

    “期望越高,失望越高。”云青烟喃喃自语的说着。

    “青烟姐,这里不是挺有意思的吗?”张烨今天穿的格外的花哨,亮闪闪的衣服颇有些非主流的架势。

    云青烟瞥了一眼老大不小仍然这般轻浮的张烨道:“回北京还想不想过日子了?”

    仅仅是一句话,就让刚刚还在酒吧门口耀武扬威的张烨彻底的焉了,连连服软道:“是小的说错话了。”虽然一个爷们怕女人到这个地步有些汗颜了点,但是对脑袋还算有点灵光的张烨来说,跟云青烟对着干,那可是纯属没事找刺激。

    “我告诉你,少在这里惹事,别说是在哈尔滨,即便是在北京,有些事我也给你兜不住。过江龙从来就没有讨好的,更别说咱们这几条小小的过江之鲫。”云青烟有些苦口婆心的教育着。

    “好好好,青烟姐,这话我都听着耳朵长茧子了。”张烨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的神色。

    “要不是你家老爷子再三叮嘱我,我才不会管你这个败家子。”云青烟白了一眼脸皮跟城墙有可比性的张烨说着,一句张老爷子是让张烨直接变成了霜打的茄子,可见这个张老爷子在张烨的心中到底有多重。

    在另一边,穿着情侣小西装的向华跟刘婷仍然在你侬我侬,虽然这两人的情侣装已经被张烨吐糟了无数次,但还是架不住这如同洪水一般泛滥的恩爱,以至于让张烨对这秀恩爱的举动熟视无睹。

    “曹妹,听说曹家出了些麻烦事,在这里陪我们不要紧?”云青烟在曹蝶衣耳边说着,也不知道是因为这震耳欲聋dj,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曹蝶衣微微摇了摇头,一脸平静道:“曹家即便是折在了哈尔滨,也跟我没有任何瓜葛。”曹蝶衣这冰凉到无情的声音就这样瞬间被dj声所撕碎。

    云青烟一脸的深味,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