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十九章 撼动(四)
    太阳初升,似乎在同一个时刻,飞机跟火车同时到达了哈尔滨,或许这是一种很巧合的巧合,又或者冥冥之中巨大的时代齿轮的作为。

    在哈尔滨的火车站,一队吸睛无数的几人离开火车,三男两女,就是这么一小撮人,与这人来人往的火车站的无比的格格不入。

    “华少,你怎么想着坐这东西来哈尔滨,光是火车里那味我就受不了,这一路下来,老子的腰都tm快要断了。”梳着绅士油头,一身阿玛尼最新款小西装的张烨一脸幽怨的说着,根本没有理会周围几个一个劲冲他抛媚眼的妹子,这种货色,在张烨已经见过了太多太多,以至于已经变的麻木。

    “偶尔感受感受这东西,不挺有意思的吗?”向华笑道,一只手已经拦过了身旁那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坏笑的蹂躏着这女人的小脸蛋。

    而这个身穿白色羊毛衫,白蓝牛仔裤,脚踏一双白色板鞋的女人就这样任由那双坏手作乱,偶尔做出一些让人神魂跌倒的小反抗。

    向华的举动,引起周围牲口一阵阵鄙夷的目光,虽然这个女人美的不算多么的惊艳,但绝对属于那种看一眼就无法释怀的那种,因为这个女人身上有一股大多男人都无法自拔的东西,那就是美的并不是那么的神圣,并不会给人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错觉,甚至会给人一种向前保护的冲动,一种在这个时代之中很可悲很可悲的冲动。

    “真尼玛,青烟姐,曹姐姐在哪?现在只有曹姐姐能够安慰我这受伤的小心灵了”张烨瞥了眼你侬我侬的向华,很无味的说着。

    走在最前的云青烟停住脚,目光看向不远处,那个戴着大大黑框眼镜,身穿棕色风衣的女人亭亭的站在远方,无懈可击一般的存在,在那个女人身旁,团团围着一大群双眼冒精光的牲口,但碍于这个女人的气场实在是太过于强大,至于这些脸皮厚到极点的家伙们都不敢靠前,只能够远远的看着,内心如同猫抓一般,一想想这样一个女人晚上会被某些长相惨不忍睹的男人狠狠的玩弄,就有点让人不敢相信这个残酷的现实,又或者根本不愿意去相信。

    本来死气沉沉的张烨脸上出现了花儿一般的笑容,撒欢一般奔向那个靠在福特金牛座上的女人,本来还算俊朗的脸因为那花儿一般的笑容,而凸显的有些惨不忍睹,还真应证了那句笑的比哭还要难看。

    “曹姐姐,我想死你了。”张烨恶心死人不偿命的叫着。

    而曹蝶衣,仅仅是瞥了一眼张烨,动了动嘴道:“张烨,你要是大老远从北京来恶心我的,信不信现在我就把你原原本本的送回去,而且让你这辈子都见不着我。”

    张烨仍然厚着脸皮笑着,像是曹蝶衣的话对张烨不会有任何打击一般,像是孩子一般走到了曹蝶衣身旁道:“曹姐姐,我是不会死心的。”

    曹蝶衣一副怕了神情,求救似得的看向不远处的云青烟。

    云青烟领会到了曹蝶衣的眼神,直接拎起张烨的耳朵,一副泼妇到不能再泼妇的架势嘴里还恨恨的说道:“张烨,信不信我活剥了你。”

    张烨疼的一阵呲牙咧嘴,但不敢挣脱云青烟的那双细手,连连求饶。

    看着张烨那求饶的模样,云青烟才松开张烨的耳朵,留下一个红到不能再红的耳朵,似乎是件很有成就感的杰作。

    走在最后的三人这才姗姗来迟的赶到,身穿迷彩身上有一股让人不敢接近气势的男人仅仅是微微冲曹蝶衣点了点头,而向华则含笑道:“曹姐,好久不见。”

    曹蝶衣并没有回应向华,而是轻轻打量着向华身边的小女人,以一种不算有什么攻击性,但也没有善意的眼神。

    而这个小女人,像是浑然不知一般,仅仅是笑着,笑的像是一个毫无城府的孩子,或许这个聪明的女人从第一刻就感知到了曹蝶衣的强大,但是恰恰把自己的聪明隐藏的很好,而不是像是大多人喜欢让自己的聪明变的一览无余。

    向华当然感觉到了在场的气氛,开口道:“曹姐,这是我媳妇刘婷,跟你算是半个老乡。”

    刘婷接过向华的话题,婉婉道:“曹姐好。”

    面对着这个小丫头人畜无害的笑容,饶是铁石心肠的曹蝶衣也微微的回应的笑了笑,尽管曹蝶衣很清楚这份笑容背后会隐藏着一些不堪入目的东西。

    “好了好了,先撤。”张烨有心无心的说着,毕竟周围的牲口有点愈演愈烈的气势,那火热的目光,如果能够发出温度的话,他跟向华说不定此刻早已经被烧成灰了。

    曹蝶衣点了点头,三男三女挤上一辆金牛座,就这样扬长离开。

    此时此刻,哈尔滨中心机场。

    一个饱受议论的高大男人下了飞机,在头等舱这个身穿可以说是破烂的男人没有少受议论,大多人把这个男人划分到了怪物又或者野人。

    一个恐怖无比的车队直接堵住了机场门口。

    打头的是一辆金色的宾利慕尚,然后是两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的曜影,后面跟着四辆经过特殊改装的乔治巴顿,如同四个真正的怪物一般横停着。

    一个身穿金色西装却给人一种花里胡哨感觉的胖子站在车队前,脖子里戴着粗到让人咋舌的金链子,一身浓浓的暴发户味道,俗不可耐到极点,但尽管如此,没有谁敢小瞧这样一个家伙。

    在这个胖子身旁站着一个身材截然相反的家伙,一个瘦到恐怖的男人,即便穿着最小号的西装,都突显的有些肥大,这个留着飞机头脸瘦到让人能够想到骷髅的男人正一脸苦笑,有点受不了周围这无数目光。

    非富即贵的味道弥漫在整个机场门口。

    那二十号身穿西装戴着墨镜,身高统一在一米八五,身材精悍的汉子们如同一堵墙一般,虽然威武到不能再威武的地步,却更多的是给人可笑的感觉。

    站在这可笑的一堵城墙前,瘦的甚至没了外表的男人无奈道:“童胖子,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我可是放弃了跟吴老师飞云南的机会赶过来跟你丢脸皮的。”

    “言小琥,我很郑重的告诉你,这一次你要记我一个大人情,等会看到的家伙,是你言小琥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够碰到的。”童安然一脸神秘兮兮的说着,那肥大的脸上挂满了得意之色。

    言小琥鄙视的看着童安然道:“童胖子,你小子假酒喝多了吧,什么山西大枭,河北王爷,我还真没放到眼里过,咱在哈尔滨虽然没多大名气,曹家老爷子我还没放在眼里过,虽然不是一个圈子,但毕竟哈尔滨的第一口汤还放在咱跟前。”

    或许这是一句狂话,但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狂话,童安然是最清楚的人,如果说眼前这个家伙曾经但凭一把匕首就在北京捅下天大的篓子而且还能够全身而退,而且这还不是最变态的地方,最变态的地方是这厮背后的家族,主掌哈尔滨三分之一摆在明面上的命脉,那么这句话就有点值得揣摩。

    “言哥,你就瞧好了吧。”童安然知道玩笑不该开下去的时候就该值得收手,继续翘首期盼的看着机场门口,在等待着一个身影,一个足以撼动这座城市的身影。

    言小琥看童安然认真的神情,没有继续纠结下去这个问题,毕竟他已经站在了这里,即便是在飞机场走出来的是一头母猪,那一趟云南之行他还是去不了,如果是因为这较真的情绪还是去了童安然这个不算挚友的挚友,那才是真正的损失惨重。

    人来人往的哈尔滨中心机场,虽然大多是些非富即贵的人物,但大多都是绕过了堵在门口的车队,最多最多是敢怒不敢言,毕竟这些有点小资本的聪明人们很清楚,这里的家伙跟他们相差的不仅仅是一个世界。

    一个巨大而且有些萧索的身影慢慢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言小琥已经微眯起眼打量起这个身影,似乎感觉这个巨大的男人身上的气势有那么几丝的似曾相识。

    “言哥,你不该把这个男人给忘了吧?”童安然说着,脸上出现一股浓浓的敬畏之色,这个哈尔滨一线的纨绔,即便是面对自家的老爷子也没有露出过这种神色,也不知道这到底属于造化,还是什么狼心狗肺。

    言小琥突然睁开了微眯的眼,失声道:“洪擎苍。”

    “答对了。”童安然听着这个让人无比敬畏的名字,莫名的心头一热,对于童安然来说,洪擎苍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无懈可击的人,而是代表是那一个时代,一个曾经撼动过所有人心的家伙。

    言小琥的身体有些颤抖,给人一种颤颤巍巍的错觉,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座大山,离自己越来越近,言小琥莫名的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