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十八章 撼动(三)
    “等你遇到那个如同彩虹般绚烂的女人的时候就会明白哥哥现在的想法了,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女人过日子了。”向华调侃道,脸上多了几丝很莫名其妙的老气横秋。

    “少恶心我。”张烨吐了吐舌头,戴上了蓝牙耳机,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模样。

    向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当然能够看出张烨的躲避,对于张烨这一位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死党,向华最多最多的是无可奈何,虽然张烨风流是整个北京出了名的,但也唯有向华知道张烨那点不为人道的故事。

    随着那个站在走廊口的男人默默回到了云青烟的身后,五人的气氛变的更加的微妙了。

    “青烟姐,你所说的那小子叫什么来着?”睡不着的向华有的没的聊着,虽然对云青烟会理会自己不抱什么希望。

    “徐饶。”云青烟微微睁开眼,不假思索的说着。

    听着这个平庸无比的名字,向华心中没有一丝的触动,反而他怀中的女人微微的抱紧了些,当然这无关紧要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向华的注意。

    “希望这个家伙不会让我失望。”向华有些自以为是的说着。

    云青烟瞥了眼向华,冷冰冰的说道:“到了哈尔滨,收收你那点小脾气,虽然在京津圈子你家里有点小名气,但还没有到可以在东北三省肆无忌惮的地步。”

    “青烟姐,我知道,不过咱也不能被人瞧不起不是。”向华很圆润的说着,虽然在大多人眼中这是一位把堕落印到了骨子里的纨绔,但也就是这么一个纨绔,所经历的一点也不比申云豹这类江湖人士要少。

    “别给我嘴上说一套做一套,到了你这个年纪,要是还不沉稳下来,这辈子就真的沉稳不下来了,相信这话不光光是我,你家老爷子肯定跟你叨念无数遍了,在向家你是独苗,什么金的银的向家都用在了你身上,要是把这么一个好棋搞垮了,你肯定这辈子都不会见到我了。”云青烟淡淡的说着,似乎把那些需要人揣摩许久的东西就这样一笔带过了。

    向华的表情慢慢正经起来,轻轻碰着怀中女人的脸蛋,点了点头道:“青烟姐,我虽然没良心了点,但也是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辜负的。”

    云青烟看着一脸认真的向华,表情也微微的柔和几分,再次闭上了眼,如果向华真如同北京那个圈子大多纨绔一般无可救药的话,云青烟也就不会让向华进入这个严苛到不能再严苛的圈子了。

    而向华怀中的女人,只是静静听着,安安稳稳扮演着她这个小女人的角色,不是她揣摩不出来什么,更不是她不知道向华跟云青烟的身份,正因为这个女人知道这一切,才会选择了沉默,因为向华跟云青烟那个世界,离她实在太过于遥远了,看似咫尺,其实天涯。

    或许这就是这个女人最聪明最聪明的地方,聪明到让人觉得傻,但这又是这个女人最大的败笔,毕竟所谓的演技,即便是再怎么逼真,再怎么真切,也不会给予人什么所谓的安全感,也不会敷衍出任何多余的东西。

    沈阳龙华机场。

    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坐在机场前的楼梯下,一张似乎被岁月蹂躏的不成模样的脸,嘴里叼着根还没点燃的烟,深深低着头,时不时挠一挠他那无比糟糕的发型。

    这个不算起眼的男人身穿一款早已经不多见的老款灰色西装,脚上是一双洗的发白的回力鞋,样子实在不会让人想到高贵这个词汇,似乎男人嘴边的那根五块五一盒的黄山格外符合这个男人的气质。

    人群中出现一个庞大的身影,即便是在东北这个一米八并不罕见的地儿,因为这个男人的身高粗略估计得有两米多,虽然这个男人一身上个世纪的衣服,但谁也不敢小瞧这个身高两米身材无比魁梧的汉子。

    汉子大步走在人群之中,似乎并不忌讳周围那刺眼的目光,那张看起来格外自信的国字脸上总给人一种很震撼人心的狂野,这是一种来自大山的野性,是这座城市无论如何都不会衍生的。

    就这样,这个汉子走到了坐在楼梯下的男人身前,巨大的影子彻底盖住了这个身上散发着浓浓黑暗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抬起头,睁大了眼看着眼前这个魁梧到极点的家伙,重重的黑眼圈下满是血丝的眼中划过一丝精光,声音沙哑道:“怎么回来了?”

    “去哈尔滨去做点事。”洪擎苍默默的说着。

    “需不需要洪家出面?”男人不紧不慢的说着,声音中的懒惰似乎入了骨一般。

    洪擎苍摇了摇头。

    中年男人不再说话,更没有多问什么,而是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道:“现在就是你想要整个洪家破碎,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谁要是敢说,我杀谁。”

    洪擎苍脸上出现微微的笑意,但这一股带着寒气的笑容,实在让人难以用笑来形容,仅仅是把巨大的手放到了这个中年男人的肩膀道:“阿严,洪家何曾欠我什么,你又何曾欠我什么,别这样活着,太累不说,我也睡不安稳。”

    中年男人的神情却没有出现任何的动容,仅仅是微微动了动嘴却没有说出话来,又或者所有可以说的能说的,他说出来,都变的不重要了。

    “洪家需要一个存在于这个时代的理由,我希望你能够让洪家有这个理由,剩下的任何东西,是不是三省之冠,我都不关心,但如果这个洪家没有了存在的意义,这百年的家业,也不过只是一场笑话罢了。”洪擎苍说着,就这样踏上了离开沈阳的楼梯,每一步都走的格外的沉重,又似乎每一步都在敲打着这个中年男人的内心一般。

    过了很久很久,似乎在这个中年男人身上,时间的观念变的慢慢模糊一般,中年男人恍惚的回过神来,再次转过头看向身后,早已经空无一人,唯有那来来回回的背影跟陌生到不能再陌生的背影。

    中年男人有些失神,嘴里喃喃的说了几句唯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东西,然后默默的离开,留下一个或许有些落寞,或许不会引起人任何注意的背影。

    哈尔滨。

    同样是这么一夜。

    同样是那个隐藏着波涛汹涌的四合院。

    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月光照射的四合院中,在这不算黑到双手不见五指,又不会看清人模样的夜之中,男人如同鬼神一般,身上散发着幽幽的杀气。

    “怎么,打算一人拿下整个曹家?”一个低沉但暗藏这煞气的声音在四合院前响起,同时一个人影慢慢出现在黑漆漆的房间前,像是死侍一般。

    站在院子中央的男人笑了,这低沉的笑声,带着一股能够凉入骨髓的寒气。

    随着这个男人的笑声,在院子的黑暗处,慢慢出现几个隐入黑夜的身影,寂静无声,却是带着一股滔天一般的杀气,似乎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煞星。

    “想不到老掉牙的曹家,还养着这么一干豺狼,小瞧了小瞧了。”蝈蝈说着,这看似自嘲的喃喃自语中,却带着一股浓浓的讽刺感。

    “就是你今天伤了冯翼德?”站在蝈蝈身前的男人冷声说着。

    “你说那个自以为是的莽夫?”蝈蝈丝毫不畏惧的往前踏出一步,似乎那些隐藏在黑夜之中的钢刀不会要人命一般。

    “我知道你是洪家派来的人,但怎么说这里也是哈尔滨,过江龙也得有一副过江龙的模样,如果越了线,曹家可不会忌讳什么。”男人丝毫不退让的说着。

    蝈蝈笑了,这个呆板的男人笑起来反而是一种癫狂,给予人一种浓浓的违和感,一直到蝈蝈笑尽了兴,才讽刺道:“如果放在那些年前,曹家恐怕做梦也不敢说出这话来,真是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多少年了,洪家早已经不是那个洪家,曹家也不再是曾经那个曹家,上个时代的故事,要是再这样提及下去,就没有意思了。”男人说着,再次往前逼近一步,离蝈蝈也只不过剩下了寥寥几步的距离。对于这一类练家子来说,这个距离,已经足够发生任何事情了。

    这一次,蝈蝈没有继续讽刺下去,而是拍了拍手道:“想不到老曹家仍然家大业大,我黄某人是有眼不识泰山,今儿就先告辞了。”这一句,蝈蝈说的格外的洪亮,似乎不仅仅是说给这满院子的煞星们听的,而是另有其人。

    男人微微攥了攥拳头,一副欲要留下蝈蝈的意思,但身后的屋中恰好在此刻传来了一阵咳嗽。

    男人松开了拳头,在空中摆了摆手,院中的人们渐渐潜入了黑影之中。

    蝈蝈孤身一人站在空荡荡的院中,身影颇显单薄,也就是这么一个单薄的身影,刚刚在这个哈尔滨最致命的地方走了一遭,而且是一种佁然不动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