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十七章 撼动(二)
    傻傻的申云豹领着这个女人上了楼,在门口考虑良久才打开房门,申云豹冲这个女人做了一个不伦不类请的姿势,自己却没有走进房间。

    女人微微点了点头,走进这充满了中药味道的房间,入眼的是一张小单人床,扎眼的是那根放在床的一边的一根红木扎枪,醒目的是那两把放在桌前的黑布匕首,而最后最后,是那个躺在床上跟这一切比起来略显平庸的男人。

    女人转过头,看着信信旦旦的申云豹。

    申云豹点了点头,意识这个女人她所要寻找的就是这人。

    女人再次转过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徐饶,神情已经慢慢的出现了变化,或许这个看似平庸到不能再平庸的男人出乎了这个女人的预料,又是那么的如同她所料。

    或许或许,如果这个男人就如同她所见到的大多数骄子们一般亮的如同一颗璀璨到不能再璀璨的金子,就没有那么有意义值得她所来一趟了。

    “这就是那个洪擎苍无比无比看重的年轻人?”女人喃喃着,如同自问着自己。

    “你可别瞧不起他。”申云豹红着脸说道,有点为徐饶打抱不平的意思。

    女人刹那间笑了,不过背对着她申云豹没有能够欣赏到这倾国倾城到达一种境界的笑容,而这个女人面前,唯有那个仍然睡的无比昏沉的男人。

    “能够让你这个眼叼无比的家伙这样护犊子,而且是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尽管他并不是洪擎苍最看重的人,也值得让我正眼瞧了,申云豹,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要以为自己是小人物,但是在我眼中却并不是如此。”女人轻描素写的说着,似乎把这个世界最复杂最难以言喻的事情,说的那么那么的简单,简单到幼稚。

    “这算不算是打我一巴掌又给了我颗甜枣吃?”申云豹有些无奈的说着,总感觉自己那么点小小的心思在这个女人面前是那么那么的暴露无遗。

    “你想算就算是吧,见到这个年轻人一面,我也就满足了。”女人说着,欲要离开。

    就当这个满身香气又或者仙气的女人与申云豹擦肩而过的时候,申云豹心血来潮的说道:“也就是为了这个小家伙,洪擎苍明天会来哈尔滨。“

    “打算让整个东北三省都记住徐饶这个名字吗?”女人停住脚,淡淡的说着,似乎永远都是那么不急不躁,尽管是听到了在大多数耳中无比恐怖的名字。

    “可以这么说,你有什么想法?”申云豹脸上出现一丝很莫名其妙的成就感。

    “羡慕,很羡慕,非常羡慕,但总能够感觉到有那么几丝的可悲,毕竟这个年轻人,不像是你这一类人,他不该生于这个世界,又牢牢的伫立在了这个世界,这就是所谓的妙处,或许洪擎苍所想的,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辈子都不会想明白,但你我总得参悟几分真不是。”女人默默的说着,把这个申云豹这么多天都没有想明白的道理,就这样叙叙道来。

    最终最终,这个女人还是走了,只留下一个看似了解但内心早已经彷徨的申云豹呆呆的站在原地,像是一个被抽去了灵魂的孩子一般的傻。

    离开逍遥茶馆,女人戴上墨镜,遮住了她那张绝美的容颜,然后俯身上了一辆挂着北京牌的白色福特金牛座。

    曹蝶衣坐在驾驶座沉思良久,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最后或许是终于想明白了什么,发动这辆在哈尔滨市中心并不算多吗扎眼的车子离开。

    一通电话跨过千里打在了这辆穿梭在车水马龙的金牛座的车上。

    曹蝶衣摸出那黑莓新款的商务手机,扫了一眼来电号码,接通电话道:“到哈尔滨了?”

    对面传来一个恰静的女声道:“华子非要心血来潮的坐一坐火车,预计要明天到。”

    “真羡慕你们这几个闲人,没事就爱凑热闹,听说小于新找了一个不错的女朋友,带上没有?”曹蝶衣难得的放下了自己身上那满满的圣人气息,随口问道。

    “带上是带上了,不过恐怕会让你失望,对了,那个让哈尔滨不安宁的年轻人见到没有?”对面的女人丝毫不掩盖自己言语中的失望。

    “见到是见到了,不过恐怕也会让你失望,不过即便是失望,也不过完全的失望。”曹蝶衣有些含糊的说着,但也正是此刻她感同身受的想法。

    “一点趣味都没有。”对面的女人有些懒惰的说着。

    “放心吧,哈尔滨会给你一个惊喜的。”曹蝶衣突然说道,脸上慢慢出现一种小女人的神情。

    “什么惊喜?”对面的女人有些乏味的问道,似乎并没有对这个所谓的惊喜,有什么期望。

    “云青烟,这一次刻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了。”曹蝶衣有些神秘的说着,然后不等对面的女人发问,直接挂掉了这一通毫无营养的电话。

    通往哈尔滨的火车中,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装,身材修长,梳着长马尾的女人对着手机一阵无语,虽然这个女人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都属于上佳的行列,但是唯有这个女人的相貌只能算是中肯,虽然一眼看过去挑不出什么毛病出来,但绝对也算不到上是漂亮可言。

    女人摇着脑袋离开火车走廊口,一个板寸头身穿迷彩的汉子正靠在一旁,像是一个老僧一般。

    “蝶衣那边怎么样?”男人睁开一只眼,声音低沉的说着。

    “给我卖了个小关子,如果你去哈尔滨只是为了见蝶衣所说的那个年轻人,相信你会失望了。”女人离开走廊,走向座位说着。

    男人紧跟在这个女人身后,一脸死板无比的表情,动了动嘴道:“洪擎苍的眼光能够差到这个地步?”

    女人并没有理会这个有些幽怨味道的男人,而是自顾自的在一旁坐下。

    座位上还有着两男一女,一个长相如同楚楚小生身穿小西装的年轻人正不停的搓着牌,一脸黑线的看着坐在他对面还在秀着恩爱的小两口。

    这对身穿情侣装的小两口正你侬我侬的缠在一起。

    “公共场合,要甜蜜回北京可劲的甜蜜去。”女人坐回自己的座位,瞥了一眼穿着情侣装的小两口说着,这良才女貌的一对,虽然乍一眼看过去还算是赏心悦目,但总能够给人一种很莫名其妙的不爽的感觉。

    云青烟开过口后,躺在这个年轻人怀中的女人脸上有些微微的发红,用小拳头轻轻敲打着年轻人的胸口,一脸歉意的看着云青烟,似乎在这个女人的眼神可以看到几丝畏惧在其中。但这个有些大波浪,长相小巧动人的女人殊不知自己这小女人的举动是大多数男人**的根源。

    但对于这个妹子惹人怜悯的目光,云青烟直接选择了无视,对于这个在北京某些圈子可以完全做到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来说,什么样的演技,即便是入了戏的戏子在她面前,都是浮云。

    而那个一身霸道总裁味道的年轻人则没有让这个女人从他怀中离开的意思,挤眉弄眼道:“青烟姐,我跟小婷好不容易可以光明正大一次,你知道我家老爷子的脾气,在北京我要是敢这样,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向华,少恶心我。”云青烟摆了摆手说道,脸上划过一丝让人很难察觉的不耐烦,开始闭目养神。

    向华注意到了云青烟那一瞬间的神情,如果连这个都察觉不出来的话,向华早就不属于这个严苛到不能再严苛的圈子了,向华很有心数的松开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开始自顾自的哼起小调,心情看起来大好,毕竟到了哈尔滨,他有的是时间亲热,要是因为这一点点**坏了他跟云青烟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感情,那才是真正的因小失大了。

    “青烟姐,你要是再不回来,我这一口老血可就直接吐出来了。”看着有些吃瘪的向华,那个玩牌的梳着大背头的年轻人窃喜道。

    “张烨,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向华摸着他那一丝不苟的发型,有些鄙夷的说着。

    “当然。”张烨整理了整理衣领,手中搓出一张黑桃杰克,玩味道:“向少,要不要玩玩?”

    向华摆了摆手,悄悄搂住在自己一旁如同一只猫咪一般不敢多言的女人道:“没意思,赢你个十万二十万的我揣在兜里都咯噔着心。”

    “真tm无情,有了老婆,就忘了当年我们在杭州游龙戏凤的日子了。”张烨脸上的鄙夷神色更浓了,不过眼神中多多少少还有几分幽怨,似乎想起了当年他跟向华两人横扫夜场的日子。

    向华笑了笑,虽然张烨这话在他的女朋友身前说出来多多少少的刺耳了一些,但看着怀中女人那毫无变化的神情,向华多多少少有几分得意,或许这就是他所中意怀中女人的地方,虽然这个女人的背景并不算多么出众,但是有一种大多数女人都不会有的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