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十四章 蝈蝈蛐蛐
    一个照面,身材跟曹武进无法成为正比的申云豹竟然把曹武进给撞了出去,让人有点怀疑申云豹这一副躯体是不是由钢筋水泥所打造的。

    被弹出去差点摔的地上的曹武进稳住身子,脸上的愤怒神色更浓的,再次冲向申云豹,像是一头斗牛一般,

    申云豹风轻云淡的闪过身,一脚踹在了曹武进的腰上。

    曹武进猛的一撑身体,单凭蛮力挡住了这么一脚,一记扫地腿直接把申云豹撂倒在了地上,猛的扑了上去。

    空气在此刻瞬间凝固住,曹武进两只手死死支撑的地面,额头上的冷汗一滴一滴的落到地上,身体僵硬的坐着这个高难度的动作,因为一把冰凉的匕首已经架在了曹武进的脖子上。

    张利群吸了一口冷气,欲要向前,不过却被一直死气沉沉的冯翼德一手拦住,张利群没有愣头青的继续往前,而是咽了口口水,虽然准备应付申云豹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躺在地上的申云豹一脸的平静,手中的匕首微微动了动,曹武进的血顺着匕首慢慢流下。

    “怎么不狂了?”申云豹冷笑的说着。

    “你要是杀了我,你就彻底的完了,曹家绝对不会放过你!”曹武进声音颤抖的说着,虽然声音是那么的有底气,不过却对申云豹没有任何的威慑力,或者曹武进也知道这么一点。

    “如果我畏惧你身后那个曹家,就不会把这东西架在你脖子上了,当年你能折在我的手上,现在我同样可以让你折在我的手中。“申云豹说着,一脚直接踢在了曹武进的肚子,直接把支撑在空中的曹武进给踢了出去。

    申云豹不紧不慢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收起手中的匕首,此刻曹武进正抱着肚子如同大虾一般蜷缩着,但或许此刻最让曹武进疼痛的不是身上的伤口,而是心中的伤口,因为他还是没有跨过关于申云豹的那一道坎,又或者这一杯都难以逾越了。

    “宝刀未老。”冯翼德说着,拍了拍手,似乎对曹武进闪电般被撂倒一点都不惊讶,更不会觉得申云豹的手段有什么低劣可言,毕竟对于生死之博来说,什么样的规矩都太过的可笑了。

    “老冯,你就别埋汰我了,你想给我们兄弟俩一个什么样的死法?”申云豹说着。

    “那个年轻人值得你们付出这么一条命?”冯翼德突然问了一个其他的话题,似乎扯远了点,又或者是那么那么的近。

    “如果不值得的话,我们也就不会留下了。”申云豹说着。

    “洪擎苍的人情,就有这么这么的重?还是这个年轻人的魔力?”冯翼德说着,已经开始慢慢走向申云豹。

    “人情也好,魔力也罢,即便是曹家派来的不是你而是余帥,我们也敢斗上一斗。”申云豹说着,手中再次出现那一把架在曹武进脖子上的匕首。

    “我很欣赏你的骨气,当年也是,不过说白了,充其量是傻,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意义,你们死了倒好,因为你们那一套老掉牙的想法,早就该被淘汰了。”冯翼德边说边慢慢靠近申云豹,身上慢慢出现一股巨大的威压。

    就是这样的一股威压,如果放在一个正常人身上,说不定会彻底崩溃下去,但对于申云豹来说,也仅仅是让申云豹脸上多了几分如临大敌。

    “死了也罢,活着也好,至少哈尔滨的历史上永远会有我们的故事。”申云豹说着,幼稚无比,又是那么的掏心窝子,或许这是申云豹能够给予自己唯一的安慰。

    空气似乎在此刻都凝固了,申云豹的匕首就在申云豹的声音落下后同时落到地上,这个名叫冯翼德的男人已经站在了申云豹的身前,拳头已经深陷在申云豹的胸口。

    刚刚显了不少神威的申云豹的吐出一口血水出来,直接跪倒在地上,使劲抬起头,看着这个俯视他的中年男人,那个杀气腾腾的外表下却有着一双无比冷静的眼神,但那冷冰冰的眼神下,却总给人一种在看待什么死物的错觉。

    此刻,沈云鹤动了,一记鞭腿直接抽向冯翼德。

    不过这一记无比毒辣的鞭腿却被冲上来的张利群挡住,看着张利群那紧咬牙关的模样,这足以证明这一腿的力量。

    看着自己这出其不意被挡住,有些气急败坏的沈云鹤接下另一腿,直接把张利群给了抽了出去,张利群直接打翻了茶桌,倒在地上的张利群即便是抗击打能力再怎么强悍,愣是没有站起来。

    就趁着这空挡,冯翼德冷喝一声,猛的往前踏出两步,速度快到让人发指,即便是反射神经已经进化到一种地步的沈云鹤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冯翼德的那一记猛拳已经挥洒出去,直接爆发在沈云鹤的胸口。

    一声闷响,沈云鹤硬生生扛下了冯翼德这一记猛拳,但是自己已经差不多是强弩之末,毕竟他们这些野路子,即便是再怎么炉火纯青,在绝对的练家子面前,也不过是能够咬人的兔子,或许可以把人咬疼,但是绝对咬不死人。

    沈云鹤强撑的站起,擦了擦嘴角的血,冲冯翼德挑衅的摆了摆手。

    冯翼德微微的跳了跳眉毛,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一股让人心寒的笑意,一步步逼近光是站起来都歇尽全力的沈云鹤。

    沈云鹤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感觉视线有那么几丝的模糊,大喝一声,猛的冲了上去,不过此刻沈云鹤的步伐是那么的凌乱。

    冯翼德轻易的躲开这已经没有了什么杀伤力的拳头,反手给了沈云鹤一拳,这一次直接打在了沈云鹤的肚子上。

    沈云鹤重重吐出一口血水,身体在空中剧烈的摇摆着,但是即便是摇摆的再怎么猛烈,就没有没有倒下的意思,如同大风大浪之中的一株野草一般,看似软弱无力,实则坚强无比。

    “再撑下去你会死的!”申云豹大喊着,虽然他此刻奈何都站不起来。

    沈云鹤在此刻突然转过头,就是这样看着申云豹,动了动嘴,到底说了什么,唯有申云豹知道。

    “你说你们这么一个人物,从娘胎中千辛万苦的生出来,从小吃够了不该吃的苦,然后奇迹般的长大成人,说心底下没有点畸形的思想是假的,这条折腾过来看似一文不值的烂命,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没了,我都替你们觉得不值。”一直沉默寡言的冯翼德说着,或许是他唯一的感慨。

    听过后,沈云鹤大笑,那孤零零的身体此刻充满着嘲讽,或许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或许这不伦不类的感叹,永远不会出现在他那一语成谶的生活之中,但是沈云鹤如同已经陷入了癫狂一般,

    冯翼德看着无药可救的沈云鹤,微微动了动嘴,如同饿狼一般扑向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余地唯有这样倔强站着的沈云鹤。

    沈云鹤最后的怒吼,申云豹挣扎的声音,还有那直接被撞出去的黑色陆地巡洋舰所发出的巨响,编凑出这逍遥茶馆最有戏剧性的一幕。

    冯翼德在空中停住,这突然发生的变故让冯翼德停住了对沈云鹤的杀心。

    一辆车头已经体无完肤的奔驰迈巴赫就这样横停在了逍遥茶馆门口,车主是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留着一头飘逸长发的胖子,乍一看会给人一种非常强烈的违和感,而这位车主,是一点也不在意自己那二百万车子变成了什么模样,而是像是一尊怒汉一般环顾着这小小的逍遥茶馆,又或者这整个哈尔滨最动荡的地儿。

    “童安然。”冯翼德的神情多了几分认真,一字一字的说着。

    “别这样瞧着我,我可不是今天的主角。”童安然一脸谦虚的说着,只不过身上那一股杀气却是只增不减。

    两个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男人走下迈巴赫,这两个不苟言笑到如同一尊雕塑的男人默默的出现在童安然的身后,而童安然则很是识趣的往后退出两步,把交锋留给了这三个看似毫无瓜葛又有着千万渊源的男人。

    冯翼德微眯起眼来,像是山中的猛兽一般打量着这一对身上并没有散发出来杀气的兄弟俩。

    “车撞成那副模样,可别指望洪擎苍会给你报销,最多最多算是半个人情。”站在右边的男人说着,身上慢慢涌上一股威压,这种威圧感冯翼德无比的熟悉,这是一种唯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才会有的死气。

    “有着半个人情就够了。”胖子童安然笑着,这突然杀出来的混世魔头似乎在这个男人提出洪擎苍的名字的时候,老实的像是绝了育的猫。

    “真是好打发。”男人轻笑着,但并没有什么嘲讽。

    “你们来此也不正为了这个,别把我说的那么面目可憎。”童安然撇了撇嘴道,殊不知他们两人把冯翼德晒在一边的对话,是对曾经那个曹家红棍最大的侮辱。

    如火中烧的冯翼德咬的牙齿作响,或许这偌大的哈尔滨也找不出敢无视他的人来了,这注定会让这几个胆大包天的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