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十三章 老冯
    黑色陆地巡洋舰飞驰在哈尔滨的车水马龙之中。

    开车的张利群表情无比的阴沉,像是自己要赴什么鸿门宴一般,倒是坐在副驾驶的曹武进跟张利群形成了很鲜明很鲜明的反差,一脸的雀跃,像是打了鸡血的斗鸡一般。

    “武进,申云豹不是什么善茬,那沈云鹤更不会是,这事不该掺和起来。”似乎下了莫大的决断,张利群动了动嘴说着,不过显然这话对此刻的曹武进没有多大实质性的影响,甚至曹武进有没有听进去都是一个问题。

    曹武进直接变了脸,一副嘲讽的看着张利群道:“怎么?被这哥俩吓破了胆?这一次有冯老师出山,还拿不下他们?”

    面对曹武进这机关枪一般的发问,张利群的表情更加的阴沉了,或许当年最吓的屁滚尿流的不是他,而是眼前这个无比耀武扬威的年轻人,但是有些话他不能说,又或者该说,但是张利群还是没有说。

    某些时候,任由一些事自生自灭,任由一些东西自甘堕落,似乎不是什么坏事。

    “有着冯老师出手,当年的那一口恶心,我终于能够发泄了。”曹武进握紧拳头在空中比划的说着,似乎此刻已经看到了申云豹跟沈云鹤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模样,那个画面,曹武进已经等了太久太久,或许曹武进并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但是有仇必报还是曹武进的第一准则,又或者在这座叫做哈尔滨的城市之中,想要出风头的人,唯有他们曹家的人,其他的只配被他们狠狠的踩在脚底下,这是一种很畸形很畸形的家族想法,又或者是这个时代所覆灭的未来下,最小的一颗种子。

    张利群一言不发的开着车,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陆地巡洋舰就开出了这座巨大的城市,在远离哈尔滨市中心但房价仍然不减的一处不起眼的居民楼停下,这辆高配的陆地巡洋舰已经是这小居民楼中的稀罕玩意,门口的保安大爷愣是没有敢拦下来,主要是这有着四个7的车牌实在太嚣张了点,嚣张到大多斗升小民不敢指染一丝一毫。

    停下车,兴奋的曹武进抛下张利群,大步走向这不算起眼的居民楼,阴沉着脸的张利群紧跟其后,唯有抬起头一刻,心中划过一丝其他的东西,谁又能想到在这住满了连首付都付不起的人们的居民楼之中,藏着一位那样颠覆半个哈尔滨的人物,正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张利群才从未认为自己所向睥睨,光是一个哈尔滨所卧虎藏龙的程度就足够张利群震惊,更别说这偌大的中国。

    强中自有强中手,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一说放到心中终归不是什么错事。

    走在前面的曹武进一口气上了六楼,也是这居民楼的顶楼,敲打了敲打这挂着一个破旧福字的防盗门。

    等到张利群姗姗来迟的爬到六楼的时候,这紧紧关着的防盗门已经打开。

    打开房门的是个短发的中年男人,这个头发已经大部分斑白的中年男人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身材匀称似乎一点也没有被岁月这东西所摧残反而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错觉,这个男人一身灰色的老款西装,有点类似于中山装,给人一种特别特别死板的感觉,像是生在上个时代一般,关于这个男人的长相,只能够用普通来形容,普通到不能再普通,让人看过一眼就能够彻底忘掉的类型,恰好这长相是这个男人最好最好的伪装,但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中年男人的眼神,那是一份常人不该有的锐利。

    “冯老师。”曹武进恭恭敬敬的的点头哈腰的说着。

    而面对这个哈尔滨骄子的示好,这个中年男人没有任何表示,反而冲曹武进身后的张利群微微点了点头,当然这微妙的举动并没有引起曹武进的察觉。

    面对这突然的造访,中年男人并没有惊讶,更没有问东问西,而是直接转身走向房间。

    曹武进探头探脑的跟了上去,张利群跟在背后带上了房门。

    这是一个面积不到一百平的平民房,但尽管如此,这小小的客厅还是给人一种特别特别空旷的感觉,一套老掉牙的家具,甚至连电视都没有,只是在比较显眼的地方放着一个巨大的鱼缸,鱼缸之中烂漫的游着几条小青鱼,这几条小青鱼似乎要比任何东西还要无拘无束一般。

    被称为冯老师的男人开始喂起鱼来,看来是曹武进的造访打断了这个枯燥到极点的男人唯一的消遣。

    张利群默默的走到阳台,并没有打算掺和曹武进跟这个中年男人的谈话,这空空荡荡的阳台唯有几盆桂花,还有着一盆不算起眼的迎春花。

    感觉有些烦躁的张利群掏出烟盒,刚刚弹出一根,正把所有心思都放在这几条小青鱼身上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道:“上个在那个地方抽烟的男人被我废掉了一只手。”

    这如同唠家常一般的话让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的张利群莫名的打了个哆嗦,默默收起烟来,此刻张利群鼻尖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时间一滴一滴的过去,中年男人津津有味的逗着这几条小青鱼,完全没有搭理曹武进的意思,对站在阳台僵硬无比的张利群选择了无视。

    一直找不到机会开口的曹武进似乎急了,开口道:“冯老师,这一次我来是老爷子所托。”

    “曹为公要让我作甚?”冯姓男人直呼这个叱咤哈尔滨的男人的姓名说着。

    “老爷子让你出山对付两个人。”曹武进说着,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这个中年男人直呼老太爷的名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足以证明这个中年男人在曹武进心中的份量到底有多么的重。

    “谁?”中年男人终于抛光了说中的鱼食。

    “申云豹跟沈云鹤。”提起这两个名字,曹武进的声音多了几丝恨意。

    “走。”中年男人听过后,唯有淡淡的说了这么一个字,甚至没有问为什么,但是这个表情平静的中年男人的表情似乎可以预示等会到底会发生什么,一些绝对不堪入目的东西。

    “得来。”曹武进说着,这就是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做事风格,绝对不拖泥带水,绝对不说任何废话,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拥有绝对的能量。

    三人就这样风风火火的离开,黑色的陆地巡洋舰在门口保安敬畏的目光中扬长离开。

    张利群仍然充当着老司机,而这一次副驾驶已经空空如也,后座坐着闭目养神的冯姓中年男人跟滔滔不绝说着什么的曹武进,不过尽管曹武进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这个冯姓中年男人丝毫没有搭理曹武进的意思,但尽管如此,曹武进仍然绘声绘色的说着。

    黑色的陆巡不到半个小时就杀到了那逍遥茶馆。

    此刻已经快要接近傍晚,正是黄昏之时,但是曹武进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捉急,一脸的坦然,一脸大无畏的走下陆地巡洋舰,这巨大的车正好堵住了逍遥茶馆的门口。

    曹武进如同冲在最前的卒子一般,直接一脚踹开逍遥茶馆的房门,嘴里喊道:“申云豹,给老子出来!”

    “小爷在此,狗仗人势的玩意。”申云豹像是早已经等待多时一般,早早的坐在了沙发上抽着烟,而申云豹身后,则站着那个在他背后消失多年的沈云鹤,这样一个组合,虽然说不上什么完美,但是绝对算的上无懈可击。

    曹武进咬着牙,但片刻后脸上出现一丝狂笑,因为那个被他称为冯老师中年男人此刻已经踏进了这家茶馆。

    “冯翼德。”沈云鹤喃喃着,脸上出现一丝如临大敌。

    “想不到对付我这两个哈尔滨的残兵败将还能够召出来这位大神,老冯,是你卖给我的面子,还是曹家老爷子卖给我的面子?”申云豹讥笑的说着,脸上的嘲弄不是对冯翼德,甚至不是曹武进,而是一种自嘲。

    “后者。”这个死板无比的中年男人默默的说着。

    “那我记下这个人情了。”申云豹默默起身,这个通常会被人默认为最可悲最可悲的小人物身上突然迸发出一股让人不容小窥的杀气。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曹武进讥讽的说着。

    “曹家小鬼,你的脸还痛不痛?”申云豹瞥向曹武进,嘲弄的说着,这一次是完完全全的讽刺。

    曹武进脸瞬间变成了通红,他怎么都忘不掉那一天申云豹所给予他的耻辱。

    “单挑玩不玩?”申云豹攥了攥拳头说着。

    “今天不弄死你老子不姓曹。”曹武进猛的往前踏了出去,近似乎嘶吼的说着。

    “那你考虑考虑改什么姓。”申云豹说着,迎上了杀气腾腾的曹武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