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十二章 三天(十一)
    “一个申云豹,一个沈云鹤,这顽强的两兄弟竟然又走到了一起,都是天意,没想到在我这个老东西还没有完全闭眼的时候还能瞧一瞧这么一段恩怨。”曹为公有些欣慰的说着,在他所经历过了数个时代之中,虽然那些时代被时间所敲打着遗忘,但是那些时代所留下来的故事,永远是那么的闪闪发光。

    听着曹为公的喃喃,曹武进一脸的不解,倒是张利群有几分懂得的神色,只不过对于当年那一段恩怨,张利群最多最多了解三分,毕竟那个时候,申云豹跟沈云鹤还是他只能仰望的人。

    “武进,不想要解当年申云豹所闪你那个耳光的恶气了?”曹为公突然问道。

    曹武进的表情慢慢泛红,身上升起一股杀意,那被时间深深埋的耳光似乎又在曹武进的左脸上出现印记,火辣辣的疼。

    “这一口恶气是必须要出,但是有了沈云鹤的申云豹,我现在还一口咬不下去,这一点理性我还是有的。”曹武进说着。

    曹为公笑笑,点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器重你的原因,这也就是你跟文跃上本质上的区别,年轻或许可以自以为是一点,但是在不该自以为是的时候要懂得悬崖勒马,虽然这个道理看似简单,但是对于生在曹家的你来说,就难了,文跃做不到悬崖勒马,你能够做到,我多多少少的有几分的欣慰,这是我对你最低的要求,也是最高的要求。”

    这算不上表扬的一席话,让曹武进打心眼里感觉到一阵的飘飘然,毕竟这辈子他得到曹为公肯定的话的次数绝对不超过一双手。

    “这一口恶气,我会给你出,但这只占三成,还有三成是当年那兄弟俩所跟我们曹家的恩怨,剩下的四成,算是为郭惊马争一口恶心,怎么说让郭惊马死在那个小滑头手里,我都替他绝对不值,只能让那个小滑头下去陪郭惊马玩了。”曹为公说着,颇有当年在哈尔滨征战的架势。

    “可是我们要怎么对付那两个硬钉子。”曹武进乐了,问道。

    “知道当年为什么这么多猛人都拿不下这兄弟俩吗?因为他们把整个战场放到了整个哈尔滨,所以我们逮不到他们,但是现在这两条疯狗被栓上了铁链,那就是那个徐饶,他们需要围着那个徐饶团团转,所以他们离不开逍遥茶馆。”曹为公面露狠色的说着。

    “少了翅膀的鸟。”曹武进附和的说着。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武进,这一次你带利群跟老冯过去,保证这难兄难弟手到擒来,你可以卸掉他们的两条腿,但我要活的,还有问他们些话。”曹为公说着。

    “让冯老师出马,这事我有底了,老爷子,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曹武进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的说着。

    “别落的文跃一般的下场,如果那样的话,我这张老脸还真没有什么地方放。”曹为公再三叮嘱的说着,但是曹武进显然已经被某些东西冲昏了头脑,跃跃欲试着。

    “老爷子,我心里有数,有着冯老师出马,我能有什么事都难。”曹武进说着,起初的八风不动显然因为这个冯姓男人变了分寸,让人好奇这个冯姓男人到底是什么大罗神仙,能够让曹武进喜悦到失色。

    “去接老冯吧,我希望在天黑之前带回来这哥俩。”曹武进对于曹武进那神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瞧着,然后慢慢的合上了眼,心中若有所思的躺着。

    曹武进几人风一般的离开,这院子又剩下了这孤零零的老人,这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老人,谁又能够想到,这个老人稍稍动动手指就左右着太多太多人的生死。

    过了许久许久,在四合院的房中走出一个扎着两个长长辫子的女人,这个容颜上没有任何胭脂水粉的女人皮肤白的如冰一般,让人莫名觉得可怕,那绝美的容颜似乎一点都不刻意,就如同天之雕琢一般,给人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错觉。

    女人身高大约在一米七左右,一身蓝白唐装,脚穿绣花的老布鞋,乍一看如同某些古风画走出的女子,美的有那么几丝的空灵,似乎身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的俗不可耐。

    就是这么一个女人,莹莹的走到曹为公身后,而曹为公一直微眯着眼,似乎没有听到身后的动静一般。

    “看看你这两个可悲的弟弟,我怎么放心入了土。”曹为公说着,话中有那么几丝的无奈,这是一股入了骨髓的无奈,还有着那么几丝不令人察觉的遗憾。

    “生在这么一个世家的孩子,有一个曹武进已经算是万幸了,你还想怎样?想要把整个曹家带进棺材我可不会拦着。”女人的声音就如同她的外表一般,那么那么的空灵,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曹为公的脸部有些微微的颤抖,动了动干裂的嘴唇道:“真的对这个曹家一丝一毫的感情都没有?这个即将踏入到哈尔滨金字塔顶端的曹家,还不值得你托付?”

    女人听过曹为公这肺腑之言,表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就如同这些在外人耳中如同惊雷一般的话只是一些家常而已,默默的转过身道:“我何尝不知道这偌大曹家的分量,但是说白了,曹家跟程家无疑在同一个比较可悲的高度之中,看似坚不可摧,但实则早已经腐朽,终有一天,会有人站出来,就如同许多年前一般,推翻这所有的规则。之所以我不打算接手这么一个曹家,只是不想要在这一块烂铁上浪费时间罢了。”

    曹为公的脸色变的无比无比的阴沉,似乎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那个覆灭的商会曾经也是这么想着,但是唯独不同的是,他们的势力要比这个曹家大上一千倍一万倍。”女人就是这么风轻云淡的说着这无比刺耳的话,而且是在一个最不该听到这些的人面前。

    曹为公浑身颤抖着,却无可奈何。

    “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管,但归根结底我还是姓曹,曹家如果真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我会站出来,而且绝对会比你所扶的那些曹家人更加的义无反顾,前二十年我从曹家得到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所以现在我什么都不会再要。”女人说着,声音看似跟起初那般的毫无波澜,实则是那么那么的毫无情面。

    “走吧,曹家不需要你义无反顾的站出来,永远不会。”浑身颤抖的曹为公似乎从灵魂中迸发出这声音。

    “如果你还能活上十年八年,说不定会看到。”女人说着,就这样离开这留下太多话语却没有什么能道故事的四合院。

    与此同时在哈尔滨机场。

    两个穿着同样西装留着同样光头戴着同样款式墨镜的男人就这样下了飞机,这两个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男人算是赚足了眼球,甚至要比一些双胞胎还要近似于双胞胎。

    这两个身高一米八五长相死板的男人就如同大多电影中的保镖一般,虽然乍一看不是那么的凶神恶煞,但是总能给人一种很特别的威慑力。

    两个男人直接钻进一辆前来接机的黑色迈巴赫,或许在这座巨大鱼龙混杂的城市来说,这一辆中配迈巴赫或许还算不上什么,但是这个开车司机的背景就要比这辆低调的迈巴赫高调的多了。

    上了车,也不知道这两人之中的某人开口道:“开车,去茶馆。”

    开车的胖子甩了甩自己那飘逸的长发,踩着油门飞驰出去,通过后视镜瞥着这相似度到达一种境界的两兄弟开口道:“要不要我讲讲这几天哈尔滨的铁事?”

    “不需要。”两人近似乎异口同声的说着,似乎一点也不识情趣一般,更不懂得什么叫做察言观色。

    本来打算大诌一番的胖子直接焉了,欲要再开口说些什么,却面对这两个死板到不能再死板的家伙,又从心底里不想要说出任何,即便是他可以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就能扯上一个小时,但是面对这两兄弟,胖子还真没有辙。

    “童安然,听说北京那方面的人打算要动你,还敢这么抛头露面,未免太猖狂了点吧?”两人之中坐在右边的男人说着。

    胖子皮笑肉不笑的的笑笑,挠了挠他那肥肥的脸颊道:“即便是北京那边指明要我脑袋,我也得来接机,怎么说我也欠洪家一条命,要是这点觉悟都做不到,也就别指望有什么出息了。”

    听完童安然这肺腑之言,这两个原本死板无比的男人突然微微的笑了笑,不过那脸面仍然僵硬无比,坐在左边的男人轻声喃喃道:“洪家可不会记得你的好,你也更别指望我们两个能够记住。”

    这一次,能言善辩的童安然没有接过去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