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十章 三天(九)
    领头进入逍遥茶馆的,是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虽然生着一张阳光灿烂的童颜,但是谁都知道这个名叫曹文跃的年轻人不是善茬,至少这些年在曹文跃手上栽了的有点名气的牛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曹文跃背后是久经沙场的张利群,显然跟在曹文跃的背后,张利群的表情并不怎么好看,对于这类没有背后的家族就是个三级残废的纨绔,张利群从未瞧到眼里过,但是又不得不低头,无比的矛盾。

    申云豹弓起了身体,像是一个防御的刺猬一般,倒是段霜一脸的波澜不惊,甚至没有正眼瞧这个一身不可一世的年轻人。

    本来头快要仰到天上的曹文跃本来是一脸的嚣张,但是看到段霜后,那张本来就遭人厌恶的脸突然笑了,不过也仅仅是让人更加厌恶几分。

    不过显然段霜对那献殷勤的笑容并不感冒,似乎在无形之中让曹文跃碰了一鼻子灰。

    “现在不招待客人。”申云豹没好气的说着,身体已经紧绷起来,随时准备应对曹文跃身后那个带着杀气的张利群。

    “我可不是什所谓的客人,申云豹我知道因为当年的事情,哈尔滨不少大咖需要给你几分薄面,但是这不是你依仗的资本,在这中风暴中站错了队伍,我相信会付出什么代价,你比我还要懂。”曹文跃脸色不悦的说着,虽说此次之行是他个人为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曹文跃对那个毁了郭惊马半个计划的年轻人很是不顺眼,似乎这个同龄人在刚踏入哈尔滨的那一刻,就抢走了他所有的色彩。他需要证明,这里的地主又或者主角是谁。

    “除掉了程家又要除掉我?你们曹家虽然这两年风头正劲了点,但是哈尔滨还轮不到你们一家独大,现在不是,以后十年也不是,即便是你们家老爷子,在哈尔滨他不敢动的人也绝对超过了一双手,你说说你哪里来的成就感?就你那点自以为是的故事跟苦难,在我眼中连的屁都不是,放在十年前,你这类人我见一个抽一个。”申云豹身上迸发出一股甚至压过了张利群的狠气,或许在这个风暴之中压抑了太久,让人忽略了这个曾经哈尔滨豺狼。

    这才是申云豹真正的模样,如果他真的是那么一个中年大叔,能够有洪擎苍的号码,能够让段霜在他店里甘心打工,能够让周温马许诺跟他喝一杯酒?

    面对突然爆发的申云豹,曹文跃本能的后退几步,甚至是他身后的张利群都懵了,能够真主张利群的气场,可不是装腔作势可以打发出去的。

    申云豹话中巨大的羞辱感让曹文跃回过神来,咬牙说道:“你是打算跟我们开战?”

    “我不畏惧!”申云豹直截了当的说着,再次往前逼退一步。

    也仅仅是这一步,让心高气傲到不可一世的曹文跃后退了两步,张利群硬着头皮后退了几步,虽然张利群有十足的把握拿下申云豹,但是张利群的第六感告诉张利群,现在招惹申云豹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好...好...好...”曹文跃气的连连说出三个好字,申云豹是彻底让他在段霜面前丢了颜面,曹文跃默默冲身后的张利群使了个眼神,意思再不过明白,想要让张利群帮他挣过来这一口气。

    张利群虽然心中有着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是曹文跃显然是下了死命令,硬着头皮打算跟申云豹在这里殊死一搏。

    但事总是不愿人为。

    “张利群,如果你敢出手,我敢拿我自己的脑袋保证,你们不能活着走出这家茶馆。”一个声音在张利群的背后响起。

    张利群转过头,表情慢慢变成一种由震惊演变的呆滞,甚至有几分难以相信,尽管张利群掩盖的很好,但是眼中还是充满着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

    门口。

    一个身穿肥大的黑色棉袄,面色沧桑无比的中年男人弯着腰杆站着,那张长时间不整理的脸满是岁月所留下的痕迹,不过却生着一双无比神奕的眼,一时让人分不出这个男人年龄。

    “沈云鹤。”张利群道出这个比起申云豹还要赫赫有名的名号。

    沈云鹤面色不改,挡着风点燃一根烟,就这样一脸平静的看着张利群,但是那张脸却要比任何东西还要有威慑力,至少此刻的张利群是这样认为着。

    “你们还想反了不成?跟曹家作对,不会有你们任何好果子吃!”一个近似乎暴怒的声音在逍遥茶馆不停的回荡着,被冷落下来的曹文跃有些嘶声力竭的说着,或许这个一直想要站在舞台中央的年轻人,一直没有站到那个舞台的机会,于是他疯狂了。

    张利群那无比阴沉的脸,似乎在说明着曹文跃这么一句不是什么好举动,如果仅仅是一个申云豹,张利群还有十足的把握,但是眼前站着的这么一个家伙,可是真敢在这里砍下曹文跃的脑袋,这是一点都不夸张的说法,虽然讽刺了点,曹文跃在这里就像是一个臭虫一般一文不值,起不了任何的左右,只能让局势变的更加烂。

    “你跟了曹为公有几年了,怎么还改不掉那野狗才有的臭毛病,就算是幼稚园的孩子都知道什么叫做歇斯底里,是你那份不成大器印到了骨子里,还是曹为公愧对那曹公一个称号,我真是怀疑。”一直沉默的段霜开口了,一开口就是一句让曹文跃差点崩溃的话,那毒舌到极点的态度一点都不加以掩盖,就如同一把利刃一般插入了曹文跃的心中。

    或许这偌大的哈尔滨,也唯有这个女人能够把曹文跃这个曹家大红人比作成一条野狗。

    “张利群,给我出手!”曹文跃终于忍不住爆发的说着,这里所发生的事,足够给他留下半辈子的阴影,又或者一辈子的,现在曹文跃仅仅想要看到这些人跪倒在他脚下的模样。

    但任由曹文跃怎样的呐喊,张利群没有往前踏出一步,又或者往后踏出一步,仅仅是点燃一根烟道:“主子,如果还想顶着脑袋离开这地儿,就老实待着。”

    面对着张利群这近似乎戏弄的话语,曹文跃真的恼怒了,转身直接给了张利群一巴掌,这重重的一巴掌抽掉了张利群刚刚点燃的烟,但似乎跟着这香烟落地的还有着其他的东西。

    张利群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动作,虽然被当众甩了一个耳光,仅仅是弯下腰捡起这一根烟再次放到嘴边说道:“不能打。”

    把所有威武发泄在张利群身上的曹文跃听过这一句后,脸上的不悦更浓了,再次伸出手准备再给张利群一巴掌,但是这一次,曹文跃在空中的手停住了,申云豹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曹文跃的身后,一只布满老茧的手此刻死死锁住了曹文跃的手腕,微微用力,曹文跃不由的喊出声来。

    “你们这是跟曹家作对?”曹文跃狼狈无比的呐喊着,却对申云豹死死锁住自己的手腕无可奈何,因为他稍微一有什么动作,申云豹所锁住他手腕的手就会收的更加的紧。

    张利群仅仅是表情木然的看着这一幕,甚至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

    “曹家?只不过是个程家的代替品罢了,要是曹家再多几个你这类人,曹家早晚会落得跟程家一模一样的下场。”申云豹一脸不屑的说着,猛的一甩直接把曹文跃甩了出去,猛的一脚踢在了曹文跃的肚子上,直接让曹文跃变成了一个卷起来的大虾。

    张利群仍然一动不动的抽着烟,只不过此刻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

    “这算是给你一个交代,回去告诉曹家想要找麻烦尽情过来,小爷我在这家茶馆候着,一个脑袋一条命,多了一点都没有。”申云豹狠声说着,似乎一点也不像是刚刚那个畏前畏后的小人物。

    张利群点了点头,脸上甚至没有什么憎恶,直接把疼的死去活来的曹文跃扛了起来,大步离开,这一次守在门口的沈云鹤没有拦,仅仅是给了张利群警告的眼神,吓的张利群起了一身的冷汗。

    一个申云豹可以说他还不怎么放在眼里,但是身旁有了沈云鹤的申云豹,那么就值得不容小窥了,甚至是整个曹家在碰这哥俩的时候都需要掂量掂量,也就是这哥俩,不知道当年在哈尔滨掀起了什么样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