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七章 三天(六)
    落马的郭惊马,消失的河南三兄弟,似乎这对于此刻的程家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

    或许是夺取土地项目后第二个无比振奋人心的消息推波助澜的原因,本来死气沉沉的程家焕然一新,似乎连一个傻子都在其中看到了希望。

    他们所看到的,是郭惊马与河南三兄弟的内斗,这侥幸到不能再侥幸的事情成就了这一份喜悦,而没有人看到这一份侥幸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正如同第一次喜悦一般。

    偌大的桌子,又上演了一场有名无实的大戏。

    三位老人坐在中央。

    “天助程家。”程靖举起酒杯说着,因为连连喝了几杯,程靖的脸面已经微微发红。

    剩下的程家一干亲信同样举起杯子。

    这一次聚会,除了在门外的程方源程青天,还有几个没来的小辈以外,几乎所有程家人都到了场,谁都认为这是程家所摊上最幸运的事情。

    程英明坐在一旁,并没有附和这欢闹的气氛,在他们没有做任何的情况下,局势得到了逆转,本来程家最大的敌人郭惊马死了,最大的隐患河南三兄弟也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哈尔滨。

    程英明脸上没有任何笑容,或许光看事情的表面是值得庆幸的,但是程英明总觉得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所谓事出无常必有妖,他能够看出来程靖不过是在逢场作戏,所为的只是想要给这死气沉沉的一丝丝叫做希望的东西。

    但是自欺欺人的味道太浓,程英明甚至有几分的反感,他只是觉得这好消息的背后所隐藏的东西,可是是让人陷入维谷的绝望。

    现实刺耳无比,在第二场庆功宴中,程青天跟程方源并没有参加,这两位程家的功臣多多少少能够体会到这蹊跷侥幸背后的东西,但是他们选择了沉默,不是他们不想说,是怕惹怒了这些被莫名其妙冲昏了头脑的人们。

    “这样的程家,实在没有了存在的意思。”程青天很大逆不道的说着,这又是程青天打心眼里的实诚话,这话即便是在程家家主程靖面前,他同样敢开口,甚至说的问心无愧,因为程青天实在是见到了太多太多关于程家黑暗的东西。

    程方源摇着头,没有回答这句话,他何尝又没有这种感触,但是这并不是他们的程家,但又在无时无刻变成了他们的程家。

    程青天转过头,对屋里的欢庆嗅之以鼻,打心眼里觉得嘲讽与抽象,到底是什么,他不知道这一切的意义何在,甚至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而笑着,如同现实一般,他们不知道任何东西,却活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如果这样的程家还不值得破碎的话,那么就太不公平了点,郭惊马是死了不错,但是郭惊马背后的是何人?是比郭惊马还要棘手一万倍的曹家。”程青天转过头说着,不知道为何,程青天总感觉今晚会发生些什么。

    就在这时,程家大院变的通亮,一辆福特猛禽撞破大门。

    欢声笑语被打破,接下来所上演的,是一场屠杀。

    由三辆gl8堵在门口,哗啦啦下来近三十号戴着摩托车头盔手拎钢刀的男人,直接一股脑的涌了进来。

    厮杀一片,钢刀毫无保留的落在人的身上,似乎这一刻所有的规则都形同虚设。

    满满的一桌子山珍海味被打翻,那本来慢慢坚不可摧的城墙在张利群带人杀进去的那一刻,被瞬间击垮,或许这一片欢声笑语的庆功宴背后,是那些整个程家没有几人愿意直视的东西,自始至终,他们都活在自己所制造的闹剧之中。

    这一夜,程家覆灭?

    关老鼠下落不明,或许在大风所刮起之时,这个脑袋瓜还算灵光的男人早已经有了打算,在医院的夏长卿没有如约赶来,而是上了离开哈尔滨的高速。

    还剩下些什么?

    所有的抵抗在钢刀面对都变的不堪一击,夏家三老被活擒,剩下的一干亲信全部死在了乱刀之下,这本来喜气洋洋的院子成了一片血海。

    程青天程方源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一直杀出院子,两人才转过头,程方源欲要再次杀进战场,却被程青天拉住,此刻两人无比的明白,只要他们再踏进去一步,他们就不可能活着出来了。

    两人就这样隐入了黑暗之中。

    或许在这群人杀入程家那一刻,程家就此覆灭。

    而覆灭整个程家是什么?

    那聚拢起来的各种各样各怀鬼胎的野心?

    那一股漠视?那狂妄自大?那膨胀的世界观?

    一夜过去,太阳再次升起,这是第二天,这一夜又发生了与第一夜同样震撼的事情,又有无数人在这场风暴之中彻底入了土,至于那些没有参加这场庆功宴的程家人们,抱头鼠窜,狼狈的离开哈尔滨。

    而那个程家大院,成了一片大火,这场大火把所有的东西都掩盖了,包括哪些最黑暗最黑暗的东西。

    这一夜,程家的复兴计划彻底的宣布破产。

    这一夜,程家一夜蒸发,程家三老下落不明。

    这一夜,程家手中的土地项目交接在了曹家手中。

    这一夜,这原本被淘汰的家族,终于被撕掉了最后的伪装。

    这一夜,宣布了哈尔滨一个崭新的时代,或许在千呼万唤之中,最后一个老牌家族,也就此被拉下了时代舞台。

    没有一丝一毫的戏剧性,在残酷无比的现实面前,没有给人们一丝遐想的时间,更没有给予程家斗智斗勇的时间,只是在一瞬间摧破所有。

    还是那一处四合院,还有那一个木椅上,曹为公安然的坐着,眼前是三个被绑的严严实实的老人。

    程威。

    程靖。

    程英明。

    实在可笑,昨夜还在高高在上的他们,此刻无比狼狈的跪倒在地上。

    “好久不见了。”曹为公坐在木椅上,有些高高在上的看着这个三个老人,就如同这三位老人平时的高高在上一般。

    “曹为公,你这样玩,未免有些太不遵循游戏规则了点吧?”程威咬着牙说着,这个武力值惊人的老人,智力值多多少少的有些欠缺火候。

    曹为公冷了脸,冲三位老人背后的张利群使了个眼神,张利群默默的移动到程威的背后。

    “程威,活擒住了,可是费了我不少功夫,你知道我付出这么多代价是为了什么吗?我只是想亲眼看到你的死。”曹为公冷着脸说道。

    一把利刃直接抹了程威的脖子,程威的双眼瞪大着倒下,甚至呼不出声来,那瞪的大大的眼,就这样看着高高在上的曹为公,而可悲的是,在程威身旁的程英明跟程靖沉默着,甚至是一脸的漠然。

    解决掉程威,曹为公摆了摆手,意识张利群往后退几步,张利群如愿照做。

    “现在不会说话的人永远不能说话了,我希望你们等下开口是好好掂量掂量。”曹为公冷笑的说着,这是曹为公到了这个年纪以来,第一次有这种的成就感,这就是把曾经的宿敌狠狠踩到脚底下的成就感。

    “说吧,你到底要想什么?”程靖咬的牙齿作响的说着。

    曹为公笑了,这个面如枯木的老人还是第一次露出这种明朗的笑容,边笑边道:“你觉得就凭你们这点可笑的资本,这个有名无实的程家,有东西值得我得到手吗?我只不过想要跟你们聊聊天罢了,毕竟那个年代在哈尔滨有点名气的老东西们,也就剩下了我们几个,都说好人不偿命祸害留万年,还真说了准,当年手上沾了血最多的,也就我们几个,想不到能够熬到最后的,也只有我们几个。”

    “为公,如果你仅仅只想站在这个角度寒暄几句的话,就像是刚刚解决程威一般解决掉我。”程英明说着。

    “英明老弟,一开始我就不打算要了你的命,毕竟你桃李天下,要是我真把你给废了,可得得罪多少人?”曹为公说着,一脸的面目可憎。

    “你这样就不得罪人了?”程英明冷声说着。

    “活着跟死了,可是有区别的,至少性质上就不一样,我教训了你一顿跟杀了你,可是天壤之别的差距。”曹为公说着。

    程英明嘲讽的笑着道:“曹为公,你还是跟当年一点没有变。”

    “英明老弟,你同样如此?不过我即将要踏上你们曾经程家的交椅了,程家的的五代家业也就这样扣在了你们头上,你们不觉得十恶不赦,我都觉得十恶不赦。”曹为公格外的把五代家业咬的格外的重,颇有些五十步笑一百步的味道。

    虽然同样讽刺,但多多少少还少五十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