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五章 三天(四)
    “你输了!”郭惊马不可一世的说着,虽然他对此刻的大尧忌讳极了,但是有着那一只冷枪,郭惊马无比的有恃无恐,因为大尧无论是再怎么强悍,再怎么通鬼神,也仅仅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被开了刀子同样也会死。

    大尧并没有回答,而是义无反顾的往前走着。

    “死!”郭惊马伸出手在空中做了一个跟刚刚相同的动作。

    第一支箭破空而出,这由特殊改装的弩所发出来的利箭有着足够穿透钢板的力量,更何况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尽管是这个人再怎么铁骨铮铮。

    这一支箭直接射在了大尧的后背,但尽管如此,大尧也仅仅是在空中颤抖几分,再次往前踏了上去。

    郭惊马看傻了眼,他很清楚这利箭的真实威力,能够扛下这么一箭而不倒下,眼前的这个男人,难道是真的鬼神?

    看着大尧仍然一步步走向自己,郭惊马慌了,再次打起响指。

    第二箭。

    第三箭。

    但尽管如此,这个男人就是没有倒下,而是一步步的逼近早已经乱了神的郭惊马。

    “给我射!”郭惊马的声音划破整个夜空,但尽管如此,却仍然无法阻拦大尧走到了他的身前,那巨大的黑影就这样慢慢笼罩住郭惊马,一股巨大的恐惧感袭来,让郭惊马忍不住的颤抖。

    或许,这就是死吧。

    在远处的高台上,一个戴着黑色口罩的男人正换着这种钛合金弓箭,刚刚拉上弦,这个男人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凉意,这个男人条件反射的转过头,一只手直接堵住了这个男人的嘴,然后这个男人的脖子发生了很反物理的变化。

    大尧此刻已经站到了郭惊马的眼前,瑟瑟发抖的郭惊马声音颤抖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看着郭惊马那无比恐惧的神情,大尧却是一脸的漠然,仅仅是伸出手,瞬间掐住了郭惊马的脖子,单凭一只手就拎起了郭惊马,郭惊马挣扎着对大尧拳打脚踢,但在大尧微微用力之后,郭惊马的脸直接变成了紫色,身体也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知道吗?再过不到一分钟,你就会死了,尽情的哭吧,笑吧,发泄吧,因为这是你人生最后一次了。”大尧平静的说着,那张平静到不能再平静的脸,成了临死前郭惊马最恐惧的画面。

    或许此刻郭惊马字等待着那利箭,但是却什么都等不到了,只有大尧那恐怖到骨子里的死亡倒数,但无论郭惊马如何的挣扎,他就是挣脱不开这锁着自己脖子的大手。

    眼泪流到了大尧那巨大的手掌之上,但是大尧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动容,只是更加的用力的拧了下去,郭惊马的脖子发出一声脆响,彻底结束了他那荒唐无比的一生。

    在远处一直看着这一幕的张利群在此刻完全的睁开眼,冲开车的青年道:“杀出去。”

    早已经热血沸腾的年轻人直接把油门踩到了底,这辆牧马人就这样杀了出去。

    大尧放开死透的郭惊马,仅仅是一个眼神就把冬子吓到在了地上,大尧没有理会这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的冬子,而是一步步无比沉重的走向那倒在地上的两人。

    冬子坐在地上,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就这样看着背后插着三把箭的大尧,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恐惧,更多的是敬畏,还有那么几丝的惋惜,因为冬子很明白,这一次这三兄弟,是不可能活着踏出哈尔滨了,想想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种牛人,但又可以是最后一次了,所以冬子把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大尧身上,连眨眼都舍不得眨。

    大尧径直走向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的三百,在三百身旁慢慢蹲下,无视着那远方驶来的牧马人,扶起三百。

    三百此刻已经满脸皆是泪水,因为三百很明白,这一切发生之后,覆水难收了,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再也回不到,那三人浪迹天涯的日子三百还没有过够,跟二虎吵架的日子,他同样还没有过够,但是在此刻,结束了。

    “三百,二虎死了。”大尧轻轻对三百说着。

    满脸泪水的三百点了点头。

    大尧就这样看着三百,良久良久,叹了一口气道:“我回不到燕子山了。”

    两辆牧马人在此刻停下,张利群所率领的人马已经把这两人团团围住。

    张利群摸着胡子,拦住了准备对两人出手的打手们,似乎是给这位强者留足了面子。

    三百的眼泪倾盆而下,他终于不再倔强,又或者默认了这个结局,他留不住这些他所抓不到的。

    “活着带走三叶剑,我们三个人必须得活一个。”大尧说着,扶着三百起身,三百咬牙切齿用尽全身力气才站起来,当三百看到大尧的背后,一阵的触目惊心。

    “朋友,我敬你是条爷们,你们就自行了断了吧,三叶剑我会派人给你们送去燕子山,但你们是真不能活。”张利群说着,说张利群对眼前的两人不敬畏是假的,特别是大尧,张利群很清楚自己面对巅峰的大尧,没有任何胜算,但是张利群很清楚,即便是大尧拥有颠覆整个哈尔滨的实力,也是个武夫,文人墨客们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折磨死这类人。

    “三叶剑,要我们兄弟仨其中一个带回去才有意义!”大尧斩钉截铁的说着。

    “那兄弟我就对不住了。”张利群说着,猛的往前冲出一步,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军刺,直刺向光是站着就有些颤抖的三百的心房。

    一个巨大的身体护在了三百身前,满脸惊愕不知所措的三百只感觉眼前不知道何时多了一尊大山,不过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座大山慢慢倒下。

    张利群松开军刺,这把军刺已经深深的插入了大尧的心房,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大尧捂着这不断涌出血的伤口,单膝跪下,一只手苦苦支撑着地面,他很清楚如果他现在倒下,就永远站不起来了。

    张利群默默往后退了几步,光看大尧身上的伤口,任意一处对常人来说都可能是致命伤,但是眼前这个男人还能够不倒下,何等的威武,张利群甚至怀疑眼前的大尧到底还是不是人类。

    “够了!”一个声音在张利群背后响起,无比的有力,又带着那么多那么多的愤怒在其中。

    张利群转过头,是一个生面孔,一个给张利群一种危险信号的男人,张利群不知道对方的来路,但打心眼里忌讳,表情慢慢阴沉下去道:“朋友,不该管的事希望你不要管,小心送了命。”

    周温马冷着脸,用往前踏出一步的方式回答了张利群。

    张利群冲身旁的青年使了个眼神,青年直接带头冲了上去。

    一拳。

    青年直接倒下,彻底没了声。

    张利群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知道眼前这位是颗硬钉子。或许他能够啃下来这一颗钉子,但是所付出的代价,同样是张利群最不想要看到的。

    “你觉得他们还有救吗?”张利群瞥了眼苦苦支撑的大尧,大尧身上的伤口即便是大罗神仙都无力回天。

    “我要那个光头,你放手不放手?”周温马说着。

    “我如果不放呢?”张利群往前踏出一步,作为整个曹家能排上前五的打手,张利群那赫赫的战绩也不是吃素的,什么样的对手张利群没有面对过?

    周温马没有回答,毫无症状的冲了上去,张利群直接拦住冲上来的周温马,猛的一鞭腿抽了上去,周温马俯身躲过这无力是角度还是力量都无懈可击的鞭腿,一记扫地腿把张利群直接撂倒。

    倒下的张利群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但如同装了弹簧一般跳起来的张利群突然不动了,因为一只如同鹰爪一般的手已经扣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一个照面的交锋,张利群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

    “人,你放还是不放?”周温马一字一字的说着。

    张利群额头的冷汗变成豆大的汗珠,他身旁几个帮手慢慢逼近上来,周温马在张利群脖子上的手慢慢握紧。

    “给老子后退!”张利群扯着嗓子吆喝着。

    这几个愣头青被张利群吼傻了,老老实实的往后退了几步。

    “再问你一次,人你到底放还是不放?”周温马冷冷的说着,随着周温马语调慢慢的沉重,放在张利群脖子上的手也慢慢收紧。

    “放!”张利群怕了,说着。

    周温马松开手,反身一腿直接踢在张利群的肚子上,把张利群给踹了出去,然后很潇洒的走向此刻已经崩溃了的三百,直接扛了起来,在这些汉子们敬仰的目光之中,消失在黑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