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三章 三天(二)
    一通电话打到了一个普通的四合院中。

    接电话的是个留着标志性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接通这个来自郭惊马的号码,男人没好气的说道:“说吧什么事。”

    “我要跟曹老爷子通电话,这事你管不了。”郭惊马说着。

    “郭惊马,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老爷子早早的睡了。”男人说着,一脸的不耐烦,看来是对对面的郭惊马很是反感。

    “张利群,这不是小事,要是出了大篓子,你能担待的起?现在给我立马接曹老爷子电话。”在车上的郭惊马差不多吼道,他跟张利群的那点恩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一点也不妨碍张利群给他穿小鞋。

    张利群被吼一顿后,多多少少明白了这事不简单,没好气的说道:“现在我去给你找老爷子,要是你触了他的霉头,我可不会说什么好话。”

    “快点。”郭惊马说着,然后点燃一根烟在车里抽着,不一会车中开始烟雾缭绕起来。

    在郭惊马抽了有半根的时候,对面传来一个极其苍老又藏有暗雷一般的声音。

    “什么事?”

    “老爷子,河南三兄弟出了岔子。”郭惊马开门见山的说着,没有寒暄什么废话。

    “要多少人?”老人比郭惊马更加直接的说着。

    “越多越好,我不是没有信心拿下他们,是付出的代价大小的事,我不想程家趁此趁火打劫。”郭惊马弹着烟灰说着,或许因为太过激动而用力的原因,直接弹掉了烟头,郭惊马也没了继续抽下去的意思,直接把烟扔了出去。

    “好。”老人仅仅是吐出这么一个字。

    “文协广场,就现在。”郭惊马说着。

    “万事小心。”老人说出这句后就匆匆挂掉了电话。

    郭惊马收回手机,再次点燃一根烟,表情难看到极点,因为郭惊马突然想到一个很恐怖很恐怖的事情,如果在这个时候曹家在背后捅了他一刀,他能不能扛下来,这是一件郭惊马光是想想就心里发毛的事。

    “曹家会派人来?”邵云很一针见血的问道,恰好问到了此刻郭惊马所想。

    “会的,一定会的,我对曹家还有利用价值,就这么多年情分,曹老爷子也不会做到这个地步。”郭惊马说着,但不知道为何,甚至此刻连郭惊马都觉得自己的话没有任何的说服力,在这个一切以利益为基础的时代之中,真的有所谓的道义吗?

    四合院中,那个苍老无比的老人放下电话,对身旁的张利群说道:“带人去文协广场。”虽然在凌晨四点被人叫醒,但是老人此刻却无比的精神,一点也没有睡眼朦胧。

    “出手?”张利群很直截了当的问道。

    “最后出手,郭惊马可以死,但是那三个人不允许活,明白了吗?”老人摸着胡子冷声说着,脸上似乎没有了所谓的人情味道,郭惊马能够到达今天是他给予的,同样这个老人也可以让郭惊马就此跌倒。

    张利群邪邪的笑了笑,很识趣的带人离开。

    就在张利群要离开之际,老人突然叫住了张利群说道:“利群,你说我这样做是不是太狠了点?”

    张利群停住脚,转头看着老人说道:“老爷子,一点都不狠,郭惊马这家伙本来就是个白眼狼,现在已经到达了这个高度,再不让他下台的话,以后就难以除掉了,这是一个好机会。”

    老人微微点着头,想着那个跟了他十几年的孩子突然变成了哈尔滨的郭惊马,怎么说也是难得,但是他不能让郭惊马再走下去了,说到底郭惊马姓郭,而不是姓曹。

    “我会让他死的明明白白壮壮烈烈的,老爷子我办事你应该可以放心。”张利群说着。

    “依你的来。”老人很无力的说着。

    张利群笑着点了点头,退出了这个房间,默默关紧房门。

    战争与阴谋在这个时候上演了一场追逐游戏。

    一辆由陆地巡洋舰打头,两辆东风标致4008的车队杀进了文协广场,在那一尊孔子的雕像下,坐着三人,面色不改的看着这个车队停在了他们眼前。

    远光灯照的整个广场如同白昼,停在中间的车上下来四人。

    如临大敌的郭惊马,手中摆弄着一根长约一米**红棍的王焚玉,畏畏缩缩乍一看丝毫不起的邵云,还有着抱着长长三叶剑的冬子。

    另外两辆车下来十几号身材魁梧的汉子,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老手。

    “大尧,三叶剑我给你带来了。”郭惊马露出一张很虚伪的笑容。

    “我要见真货。”大尧说着。

    郭惊马冲冬子使了个眼神,打扮仍然邋遢挂着鼻涕的冬子把这由麻布麻绳所包裹的三叶剑交托在大尧手中。

    大尧接过这无比沉重的三叶剑,身体有些颤抖,也就是这个东西,成就了他们整整两代人的恩怨,这是她的一生所寻,更是他们三兄弟的一生所寻,如今他们替她完成了心愿。

    解开这层层包裹的三叶剑,这把剑的尊容终于映入眼帘,大尧看着这一份模仿不出来的陈蕴,知道这是货真价实的真货,把这三叶剑小心翼翼的收好,交给在一旁的三百,三百直接背起这把三叶剑。

    “我要程家三老的脑袋,如今三叶剑你们已经得到了,该守你们的承诺了。”郭惊马说着,面色不善的盯着大尧,此刻早已经没有了大尧刚刚踏入哈尔滨时的那一份热情。

    “我当然会信奉我的承诺,但是我想要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够如实回答我的话。”大尧说着。

    “你问。”郭惊马说着。

    “从始至终,在你的计划之中,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哈尔滨?”大尧边说边往前逼进几步。

    王焚玉则默默往前踏出一步,手中的红棍几乎随时可以挥之而出,而冬子却默默的往后退了几步,回到了郭惊马的身后。

    郭惊马阴沉着脸,他知道眼前的大尧知道了一切,但他最不希望此刻跟大尧火拼,因为那样真正得益的是整个程家,此刻郭惊马所想的,到底是从那里出的岔子。

    “回答我。”大尧再次重复着,又往前走去,这一次王焚玉直接挥起红棍,拦住了大尧的去路。

    “你们到底是怎么知道的?”郭惊马看大尧诚心要撕破脸,直接问道。

    “一个半死不活的年轻人告诉我们的。”大尧说着,虽然当时他最无视了那个年轻人,但是那个名叫徐饶的年轻人却给予大尧留下了最深刻最深刻的印象,因为太过太多的在意了,大尧才选择了无视。

    “谁?”郭惊马特别想知道那个坏了自己好事的家伙,到底是谁,甚至此刻郭惊马都有一种把那个年轻人扒皮抽筋的感觉。

    “告诉你也无妨,那个年轻人叫徐饶,你应该听说过那个年轻人的名字。”大尧说着。

    郭惊马咬着牙,这个他最不在意的小喽啰,先是让张铭君住了院,这一笔账他还没来得及算,就让这河南三人组离开了他的计划,这完全可以说是一箭双雕,现实废掉了他这边最强大的战力,然后又让这三杆枪直接指向了自己,郭惊马无比的恼羞成怒,想不到自己竟然被这个年轻人给耍的团团转。

    看着郭惊马那恼羞成怒的模样,大尧笑了,边笑边道:“想不到你郭惊马聪明了一辈子,竟然被一个年轻人杀了一记回马枪,先不说其中的运气成分,这一盘棋你是确确实实的输了。”

    郭惊马咬着牙,拳头攥的啪啪作响,突然厉笑道:“输了又何妨,他真的能够改变整个程家的命运,你们还是需要死。”

    “即便是死,郭惊马你也得陪我到下面喝酒,怪就怪你利用了最不该利用的东西,你那点自作聪明是真的聪明?说是你下的这一盘棋,还是你仅仅是这一盘棋中的小棋子?”大尧说着,这话像是利箭一般,直刺郭惊马的心房,甚至可以说让郭惊马哑口无言。

    郭惊马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空气中弥漫着*味道。

    “三百!”大尧突然喊道。

    背着三叶剑的三百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四把匕首,直接挥了出去,这四把特殊改造的匕首在空中闪过一丝银光,却带着四个汉子应声而倒,但是同时,王焚玉早已经踏了出去,手中的红棍随即而出。

    红棍照着大尧的脑袋抽了过去,大尧却不为所动的站着,八风不动。

    一个巨大的身影直接挡在了大尧身前。

    “啪”红棍抽在了这个男人的后背上,男人转过头,挠了挠后背道:“你这东西跟那老瞎子的鸡毛掸子比起来,差远了。”

    王焚玉的表情有些颤抖,握着红棍的手也跟着颤抖着,甚至是王焚玉脸上那一道巨大的伤疤也在颤颤巍巍的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