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一章 落幕?
    凌晨三点,整个哈尔滨最平静的时候,甚至那车水马龙的街道都沉睡了一般。

    本来热闹无比的文协广场,此刻空旷无比,仅仅在那巨大的龙腾石柱下,站着三个男人,亮着两个小红点。

    一辆帕萨特直接开进了广场,摩擦着底盘上了台阶,以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三人眼前,这辆被糟蹋到不能再糟蹋的帕萨特同样下来三个男人。

    徐饶被申云豹跟周温马挤在了三人中央,徐饶所正视着的,是对面身材魁梧一脸平静的大尧,那个生了一张朴素无比的脸面却有着犀利眼神的汉子。

    “我需要一个故事。”大尧瞥了一眼徐饶,然后就把目光聚焦到了周温马身上,也是一个最让大尧感觉到威胁性的家伙。

    周温马看了看大尧,突然在这个男人身上嗅到一丝当年那个女人的味道,不过现在早已经物是人非,周温马叙叙道来那个长长并没有太多戏剧性的故事。

    前者默默的说,后者默默的听,乃至徐饶都一头扎进了这个故事无法自拔。

    已经是听了第二遍的申云豹则默默点燃一根烟,很老气横秋的抽着,看着对面居民楼的点点星火,感慨着,不过那些安稳幸福并不是他们这类人能够触碰的到的。

    听过之后,大尧三百再次续起一根烟,尽管已经满地烟头,最没有脑子的二虎不闹了,像是突然懂事了一般,老老实实的站着。

    “我想知道你们白姨离开的这十年,到底做了什么?”周温马说着,他不光光是在为自己要着一个解释,而是为了那个男人要着一个解释,一个他早已经听不到看不着的解释。

    如果没有这个解释,周温马怕自己会在此刻发疯。

    “十年,她为了他偿还了十年的债,你可知道,当年你哥真的扛下了所有白龙商会的愤怒?”听过了周温马的千言万语,大尧仅仅是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陷入了阴沉。

    这注定会是一个很可悲很可悲的故事,小人物触碰到了大人物,下场那一个不是九死一生?

    这个故事给予徐饶唯一的真理就是所谓世界与世界之间的鸿沟,看似一步之遥,但是踏出去,又是那么的遥远,稍有不慎,浪漫的故事就会变的粉碎,变成一辈子的刻骨铭心,没有什么会比这个更加悲哀了。

    “不要再被人当做枪子使着了,郭惊马不是什么好东西。”申云豹插嘴说着。

    “他说了,只要我们拿下程家三老,就能够得到三叶剑,我想问的是,三叶剑属实在他的手中?”大尧一字字的说着。

    申云豹在大尧的话中突然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正当申云豹要打一些*的时候,周温马代替申云豹点了点头。

    大尧默默点了点头,没有留下任何言语,转身离开,留下一个无比伟岸的背影,三百则一脸深味的看了眼徐饶,转身离开。

    “草,坏事了。”申云豹似乎看到了大尧的打算,对于这极端的三兄弟,真有可能直接拿下程家三老。

    周温马则摇了摇头道:“他们可是想要直接面对郭惊马,至于为什么没有说,只是他们独行惯了,也不希望欠我们人情,剩下所做的,我们看着便是。”

    “以卵击石啊,虽然他们三有这个能力,但是在哈尔滨跟郭惊马开干,可是愣头青的作为,更别说郭惊马背后还有着那头巨鳄曹家,即便是有着王者的资质,但是来到了他乡,也不过是一条过江之鲫罢了。”申云豹说着,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三兄弟的结局。

    “他们都会死吗?”徐饶突然问了一个很傻很傻的问题。

    申云豹点了点头不假思索的说着:“或许他们可以弄到三叶剑,但是不会有一个人能够把三叶剑活着带出去哈尔滨,程家或许也会因此拯救。”

    徐饶深深低下了头,任离他最近的申云豹也看不到此刻徐饶有着什么样的神情,或许这个义无反顾来此的年轻人就这样被无视了,申云豹多多少少能够体会到徐饶的内心,但申云豹更相信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任何无缘无故的疾苦。

    早晚有一天,会把这些疾苦熬成幸运,但贵在坚持。

    “我们的使命就这样完成了?”徐饶有些自嘲的说着,这是一个他想了一千次一万次都想不到的结局。

    申云豹点了点头道:“理论上是如此,但是郭惊马能不能死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这几天一切就会见了分晓,不管如何,我们活着挺了过来。虽然卑鄙了点,但是说白了,这一切与我们无关,谁死谁活都跟我们带来不了实质性的利益。”

    徐饶苦笑。

    周温马则在一旁看着这相差巨大的两人,一个现实主义者与一个理想主义者。

    “温马,你有什么打算?如果你愿意掺和,就此分道扬镳,我玩不起,不是不讲义气,是没有这能力。”申云豹很不仗义的说着,其实也不算多么的面目可憎,至少申云豹把这些黑暗的东西摆到了明面上,没有在暗地里给周温马一刀,要可知道在哈尔滨,申云豹可有无数办法让周温马倒霉。

    周温马开始直接变脸的申云豹,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么厌恶此刻申云豹的嘴里,摇头道:“看着这河南三兄弟这样去送死,我这样做我老哥在地上看着,我睡不安稳,我会在暗中帮他们一把,即便是帮他们收尸也好。”

    “仗义,是真仗义,小爷我就到此为止了,我们守我们的程家,你守你的义气,如果这一阵子过去了,谁都没死,好好坐着喝上一杯。”申云豹抱拳说着,一脸的敬佩。

    “你就别埋汰我了,走吧。”周温马摆了摆手,难得露出笑容。

    徐饶一脸的欲言又止,但是周温马却冲他微微摇了摇头,徐饶才把那些到了嗓子眼的话都憋了回去。

    凌晨,仍然是空空荡荡的文协广场。

    一个电话打到了申云豹的手机上,申云豹皱了皱眉,这个时候打来的电话,准不会有什么好事。

    看着来电号码,申云豹表情更加阴沉了,避开徐饶跟周温马,走出几步接通电话。

    “现在徐饶是不是在跟你在一起?”电话另一边的程青天说着。

    “有话直说。”申云豹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程乐乐死了,自杀,她现在还在医院,如果可以,你们替我们守她几天。”程青天很难以启齿的说着。

    “小子,你就笑吧,程家这一次熬过去了,河南三兄弟已经被我们搞定了,你们的家事自己来办。”申云豹哪里管这些不知所明的事情,厉声说着,说完也不管对面程青天又要说些什么,直接挂掉了电话。

    “什么事?”徐饶好奇的问道。

    “程家人,说什么程乐乐死了,让我们去守几天,没事给我们找麻烦。”申云豹一脸不快的说着,他不喜欢这种被使唤的感觉,因为申云豹打心眼里觉得为了程家立下汗马功劳的,是他们。

    徐饶愣住,声音颤抖的再次问道:“程乐乐死了?”

    申云豹点了点头,看着面部颤抖的厉害的徐饶,突然明白了些什么,说道:“你小子是不是跟这个程乐乐...”

    “她是怎么死的?”徐饶没等申云豹说完,问道。

    “程青天说是自杀,说白了是程家逼的。”申云豹说着,心中暗叹大事不妙。

    徐饶冷着脸,脸上慢慢爬上一股狠气,一股让申云豹后背发凉的杀气,这让申云豹不得不再次审视起来徐饶,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徒有其表。

    “徐饶,你冷静点,我们是来守这个程家的,你要是做什么出格事情,就坏了事,到时候就覆水难收了。”申云豹走向徐饶,摇了摇身上散发着浓浓戾气的徐饶。

    “我只是替她不值。”徐饶脑海之中回想起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幕幕,那些有些模糊的记忆变的清晰起来,这让徐饶欲罢不能,心中的怒火似乎正在燃烧着,疼的徐饶撕心裂肺,每当徐饶想着程乐乐彻底消失于这个世界的时候,徐饶就开始喘不过气。

    “世家这东西,就是这副模样,徐饶你现在给我冷静一点,难道你想跟程家比划比划不成,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程家的所作所为都是顾全大局。”申云豹使劲摇晃的徐饶,他知道现在的徐饶可能做出任何的疯狂事来。

    徐饶咬着牙作响,似乎在挣脱申云豹,不顾身上的伤口的开裂。

    “徐饶!”申云豹喊着,感觉眼前的徐饶已经开始疯狂起来。

    徐饶挣扎着,脑海中回荡着最致命的回忆。

    他记得,那一晚她说,她要走遍这个世界,如今她就如同一朵玫瑰一点凋零,甚至没有给他知错就改的时间。

    “如果当初,我没有离开就好了,我不该让她孤身一人面对这一切!”徐饶近似于疯狂的说着,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文协广场之中,不过这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凄凉。

    到达于顶峰的徐饶却在此刻脑中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