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五章 三叶剑(四)
    声动天下。

    七楼楼梯口此刻无比的壮烈,徐饶倒在楼梯最前,听着楼下嘈杂的脚步声,一个穿着西装的汉子摇醒了徐饶。

    徐饶睁开眼,是王弼手下的保镖,虽然这保镖一副凶悍的模样,但是在刚刚交手的时候,这些花重金请来的保镖都跟猫一般老老实实的待在七楼,愣是没有敢露出脑袋。

    徐饶睁开眼,看着王弼正俯视的看着他,那张和善的脸上突然多了几丝高不可攀,很现实,或许此刻徐饶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你们的对话我已经听到了,我会悄悄离开哈尔滨,一直到这一切结束后再回来。”王弼揉着手腕上大大的金表,有些高傲的说着,或许这个男人,在明白自己无法死于这场风暴的时候,多了一股让人觉得抽象的自信感。

    倒在地上的徐饶傻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恼怒,这种好人未必有好报,他已经看了太多,就这样目送着这个如同老好人一般的王弼离开,甚至王弼没有瞅一眼躺在地上的程乐乐,还有半死不活的王斌,或许这一切已经不是这个小心翼翼的商人需要担心的事情了。

    王弼坐着私人电梯离开后,这六七楼彻底只剩下了这寥寥三人,徐饶使自己倚靠着墙,大口大口喘着气,虽然王斌躺在地上不知死活,但是徐饶此刻比王斌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

    楼下似乎还在发生着战斗声,但今晚,关于徐饶的战斗,似乎就这样结束了,正当徐饶这样想着的时候,在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

    徐饶警惕起来,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或许可以仁慈的不下以害人之心,但绝对不能少了防人之心。

    “呦呦呦...”一个带着戏弄的声音在徐饶正对面,徐饶抬起头,是一个身穿西装却露出一脸让人厌恶神情的年轻人,或许这个年轻人光是比颜值要甩自己几条街,但是那张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脸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或许是注意到了徐饶这充满敌意的目光,张铭君一脸鄙夷的看着狼狈无比的徐饶,就如同看着一条看门狗一般,而且还是一只并不称职的看门狗。

    “听说你是被洪擎苍看重的人,可能是我还没有到达那境界,这样看,怎么看都像是个废物,而且是个让人一定也不觉得可爱的废物。”张铭君讽刺的说着,自顾自的点燃一根烟,递给身后的邵云一根,但邵云却摆了摆手,没有接过这一根黄鹤楼1916,而是自己掏出一盒最普通的红南京抽着。

    徐饶不为所动的靠着墙,而不是像是某些人一般,被触碰到了底线,那让人觉得有些不实际的尊严。

    徐饶比任何都要清楚,对于一个小人物来说,那叫做尊严的东西,实在太奢侈了点,如果连这点落差都接受不了的话,徐饶早就死在了初到北京的第一年。

    看着徐饶那不痛不痒的模样,张铭君脸上讽刺更浓了,至少徐饶在他心中的地位又下降了好几个档次,在张铭君眼中,一个年轻人要是一点狠气都没有的话,连路上的乞丐都瞧不起。

    世界与世界之间总是有着这种不痛不痒又能够入了骨髓的隔阂,就如同有人选择沉默与爆发一般。

    张铭君不离开平淡到让他觉得瞧一眼都算是浪费时间的徐饶,把目光聚焦到了程乐乐身上,倒在地上的程乐乐,身上的身材曲线让张铭君脑袋瞬间充血,想着自己到底该怎么蹂躏这水灵无比的娘们。

    “你带不出去她...”一个很普通,普通到平淡的声音响起。

    “就凭你?”张铭君大笑着,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但是身后邵云的表情却是那么的阴沉,似乎是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嗅到了什么让人忌讳的味道。

    徐饶近似乎挣扎的站了起来,一只手支撑着墙,一只手拔出那根深深插入门板的扎枪。

    “不要...”躺在地上的王斌低声说着,或许这个男人早已经恢复了意识,但怎么看眼前这局势,徐饶这边属于绝对的劣势。

    徐饶摇了摇头,这个小人物的能力虽然不及那些大人物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但是却最不能见得那些大多数眼中可以见得的东西,哪怕是拼上了这个小人物的一条命。

    张铭君仍然大笑着,一步步走向身体还在摇晃着的徐饶。

    徐饶咬着牙,身体似乎在吱吱作响,却猛的往前踏出一步,身体就如同运动会那些抛出飞饼的人们一般,很流畅的运动线,扎枪脱出了徐饶的手,破空而出,这带着这个年轻人所有力量的扎枪似乎可以穿破一切。

    张铭君不笑了,看着这直刺向自己的扎枪,就如同一个傻子一般无动于衷的站着,一种叫做畏惧的情绪慢慢爬上了张铭君的心房,张铭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一直暗暗观察着徐饶动作的邵云冲了出去,直接扑到傻乎乎站着的张铭君,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扎枪穿过了张铭君刚刚的位置,狠狠的刺向了张铭君身后的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声音,这根特殊的红木扎枪落到地上的声音让张铭君回过神来,这时张铭君才发现自己已经浑身被汗水浸湿。

    徐饶在抛出这一枪后,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似乎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差点你就死了。”邵云转头看着这把在墙壁上留下深深痕迹的扎枪,一脸心有余悸的说着。

    张铭君憋红了脸,想不到竟然在这种时候被吓慌了神,张铭君只是在那一刻,看着徐饶的眼神,感觉自己瞬间被拉了进去一般,无法自拔。

    无比恼羞成怒的张铭君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咬牙切齿道:“我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感。”

    这一次邵云没有拦住张铭君,因为邵云打心眼觉得这个年轻人不可能再对张铭君造成什么威胁了,虽然邵云不反感这个叫徐饶的年轻人,甚至可以说有些欣赏,他欣赏徐饶在大事前的定力,在遇敌时的野性,但正因为如此,邵云才会打心眼里觉得这样的年轻人不能留。

    张铭君怒气冲冲的走向徐饶,突然,倒在地上看似如同死狗一般的徐饶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冷喝一声,猛的往前踏了出去,谁都想象不到这个年轻人身上到底还有着多少力量。

    一崩一挺一靠!

    猝不及防的张铭君被打了出去,虽然张铭君感觉自己五脏六腑像是移了位一般,但趁着徐饶还没有站稳的功夫,直接冲向徐饶,猛的一拳挥了出去,本来没有打算动真格的张铭君怒了,眼前的徐饶正如同咬人的兔子一般,而且是连续咬了他两下,这让张铭君很是有羞耻感。

    虽然张铭君不是什么彻头彻尾的练家子,但是对于从小就从白天打到黑天的张铭君来说,自己那一身实战经验跟抗击打出众的身体,已经够张铭君碾压大多数同龄人了。

    面对张铭君这气势汹汹的一拳,徐饶面不改色。直接摊开这猛劲十足的一拳,行云流水的一擒一摆。

    如同牛犊一般的张铭君再次被甩了出去,但是这一次张铭君还没有稳住身体,徐饶就已经踏到了张铭君的身前。

    七步杀最后一步。

    破!

    如同在空气之中擦出火焰的拳头连带着徐饶的身体,就这样硬生生打在了张铭君身上。

    张铭君如同树叶一般飞了出去,空气之中回荡着徐饶的喝声,还有张铭君吐出来的血水,这一次张铭君输的很彻底,或许是来源于张铭君的轻敌,又或者来源于一切本该如此。

    徐饶在打出这一记七步杀后,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邵云微微摇了摇头,想着这个郭惊马重点培养的年轻人,还有很长很长一段路要走,然后在看向徐饶的目光欣赏更浓了,但同样慢慢爬上一股杀意。

    “年轻人就让年轻人打就好了。你要是插手,就有点太过的欺负人了。”在邵云的背后,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在黑暗中的男人如同一道影子一般,与周围的黑暗相处的是那么的融洽。

    邵云转过头,他甚至都没有发觉这个男人到底是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背后,一种恐惧的感觉油然而生,因为这个在黑暗之中神秘无比的男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死气,邵云比谁都要明白,这一股如同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死气,到底多么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