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三章 三叶剑(二)
    扎枪与匕首。

    徐饶站在楼梯口,微微喘着气,看着三百慢慢起身,虽然三百刚刚硬生生吃了他一记崩挺靠,但怎么看三百都像是没事人一般,这恐怖的抗击打能力甚至让徐饶一度怀疑三百的身体是用钢铁所打造的。

    “速度有了,但力道还差点。”三百说着,手中凭空多了三把匕首,眼花缭乱的抛到空中。

    第一发飞了出去。

    徐饶艰难的躲过这来势汹汹的匕首。

    第二发第三发瞬间飞向乱了方寸的徐饶。

    徐饶那本来落下的身体在空中猛的一挺,惊险的躲过一把冲向徐饶脖子的匕首,但是却没有躲掉那把插向徐饶肩膀的匕首。

    匕首落了个实,这铁与身体的接触声让三百热血沸腾,跟三百交过手的人,所畏惧的不是三百那超乎常人的抗击打能力,而是三百杀人于无形的匕首,光论玩刀的能力,在河南三百怎么说也能数上名号。

    徐饶捂着肩膀,匕首已经深深的插入了肉中,不过好在没有碰到骨头,但血还是猛烈的流个不停。

    “你输了。”三百冷笑着,就在刚刚这匕首落实的时候,徐饶已经没有了他继续再战下去的意义。

    徐饶强撑着什么,就是不愿意倒下,手摸着腰间最后一把匕首,这个心态算不上成熟的年轻人,在这个关头,表情却平静极了。

    在赶往哈尔滨的火车上,周温马收到一条短信,申云豹看着这一条短信,猛的一拍大腿,浑然想明白什么,拨通了徐饶的电话,却怎么都没有人接。

    声动天下的豪华包厢中,郭惊马翘着二郎腿,时不时看一看手腕上的劳力士,一脸的冷笑。

    包厢中回荡着一首叫身骑白马的歌曲,这是王焚玉所点的,但是只听不唱,倒是很符合王焚玉这闷油瓶一般的性格。

    张铭君正调戏着身边那长相不错的陪唱小妹,邵云则猫在一旁,对于张铭君的举动嗅之以鼻。

    “老邵,周温马那颗棋子打点好没有?”郭惊马说着,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是格外的有穿透力,以至于穿过这震耳欲聋的歌声。

    老道的公主很识趣的关掉了包厢的音乐,虽然她能够从程乐乐的模样看出来者似乎不是那么受欢迎,但绝对也不是什么善茬,至少不是她们能够得罪的起的。

    邵云小心翼翼的瞥了眼这糜烂味道颇浓的包厢,搓了搓手指道:“外人出去。”

    本来就绝对气氛压抑的陪唱们如临大赦,特别是张铭君身旁的那个妹子,慌慌张张的离开包厢。

    虽然张铭君脸上有着一千个不情愿,但是也不过是敢怒不敢言罢了,仅仅是白了一眼邵云。

    “已经给周温马发了短信,等到冬子一来,就把三叶剑交到那三兄弟手中,正好可以让周温马那个混世魔王跟着三人对在一起,等他们打一个两败俱伤,我们再出手即可。”邵云不紧不慢的说着,那无比平静的表情,像是在说着什么家常便饭一般,虽然这是黑到不能再黑的阴谋。

    郭惊马大笑,得意道:“也唯有你这厚黑的家伙能想出这损招,不过我喜欢,至少对我们百害无一利,不过我还没有利用完这三个河南佬,等到今晚他们除掉了王弼,我会让他们帮我除掉程家那三个老头子。”

    整个包厢之中飘散着的阴谋味道让人作呕,张铭君却一脸享受的点燃一根烟,没有什么比此刻更让张铭君有成就感来,或许是因为张铭君所处于的这个世界,比那些所谓的同龄人高出太多太多,甚至是那些生活在安乐窝的人们所无法想象的,正因为如此,才给予张铭君一股浓烈的优越感。

    “听说洪家派来的那小子估摸着现在跟河南佬碰上了。”郭惊马一脸讽刺的说着,脑海中唯有一个年轻人的死尸,心中没有一丝的波澜,这个时代无论怎么变换容貌,其实就是如此,巨大的落差总能够敷衍出无数的野心,有疯狂的,有抽象的,甚至还有渺小的,但是这些野心,大多都落的了一个下场,那么就是入了土,唯有那么一小撮一小撮人,无比的幸运,辉煌了。

    或许事实也如同郭惊马所说的一般,徐饶倒在了楼梯口,身上多了三道被匕首划出的伤痕,剧烈的疼痛感让徐饶喘不过气,不过比起在小兴安岭所经受的苦红,还差上几分,所以徐饶此刻的头脑却比清醒着,虽然能够清晰的听到手机铃声,却就是没了接通手机的力气。

    三百正往空中抛着一把匕首,也就是这把匕首,决定着徐饶到底是生还是死。

    “不要怨我,要怨就怨你没有那实力就登入了这么一场游戏,你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三百说着。

    “慢着!”一个声音在电梯口传来,手拎开山刀浑身是血的王斌,跟花容失色的程乐乐。

    就在刚刚,在一个体格魁梧到极点的家伙带领下,声动天下被一群蒙面男袭击,王斌拿命带着程乐乐上了六楼,却看到这一副光景,不得不说,在实力巨大的悬殊下,他们输的很惨很惨。

    三百转过头,看着浑身散发着戾气的王斌,弑杀的笑了。

    离开豪华的包厢,郭惊马看着一片狼藉的声动天下,像是看着什么杰作一般的笑了,也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郭惊马接通电话,那本来得意的脸慢慢变的阴沉,然后是愤怒,最后暴怒的摔掉了这手机。

    “发生了什么?”王焚玉看着身上散发出浓浓杀气的郭惊马道。

    “想不到程家那几个老东西竟然对我们负责这土地项目的人下手了,竟然还敢反咬我们一口。”郭惊马怒气冲冲的说着,一副要杀人的架势。

    “毕竟那几个老东西也不是吃素的,这个土地项目关乎于整个程家的生死存亡,他们这一次抛砖引玉玩的倒是漂亮。”王焚玉平静的说着,与郭惊马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郭惊马咬了咬牙,冲张铭君狠声道:“既然他们愿意抛下这声动天下,那么今晚就什么不必给程家留,今晚程乐乐交给你处置,我不要她活。”

    张铭君听过后,头点的跟拨浪鼓似得,脸上浮现了一股男人应有的笑容,对于见过太多浓妆艳抹的张铭君来说,程乐乐这种类型往往是他现在最追求的,想到今晚可以任意蹂躏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张铭君就有一种格外的快感。

    “焚玉我们走,老邵铭君你看着点,撞到那河南佬给我好生伺候着,我还能用得着他们。”郭惊马交代这一切后,带着王焚玉急匆匆的离开,那模样,似乎要把整个程家搞的如同声动天下一般动荡。

    七楼楼梯口,终于有人接通了徐饶的电话。

    申云豹喜出望外道:“徐饶,我有办法了。”

    而电话对面,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死一般的寂静。

    正当申云豹纳闷的生活,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我想听听你的筹码。”

    申云豹虎躯一震,瞬间明白了些什么,紧张道:“徐饶怎么样了?”

    三百瞥了眼躺在地上的徐饶,死气沉沉的说道:“至少现在没死,但是等会可就说不准了。”

    或许是听到了动静,徐饶挣扎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靠着墙,眼前的景象惨烈到了极点,王斌如同死狗一般躺在了地上,而程乐乐显然是晕了过去。

    三百平静的看着满身是血迹的徐饶,默默的打开了手机的免提键。

    “三叶剑我不能保证给予你,但是你们也不一定能够活着拿着三叶剑离开哈尔滨,郭惊马那老鸟根本就不打算让你们哥三活着出去....”申云豹说着,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在电话之中道了一遍,虽然没有什么说服力可言,不过在这个时候,偏偏有了那么几丝几毫的力量。

    “我们只管拿到三叶剑,周温马也好,郭惊马也好,谁要是拦着我们,我们就杀谁。”三百听过后,脸上出奇的平静,就如同早已看惯了这种阴谋一般,让人惊讶三百到底还算不算人类。

    申云豹一阵头大,想不到对面的家伙竟然软硬不出。

    “手机给我。”周温马在这个时候说着。

    申云豹看了眼周温马,有些犹豫,但还是把手机交给周温马。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老小三百?”周温马说着。

    “你是何人?”三百听着这陌生的声音谈论着自己的名字,默默的警惕起来。

    “周温马,或许你不知道,但是你们白姨肯定会知道,她寻了一辈子的三叶剑,自始至终都在我周家手中,她比谁都清楚三叶剑在谁的手中,但她所求的仅仅是三叶剑?还是一个人?”周温马默默说着,似乎在默默道着一个长到被时间所掩埋了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