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一章 不速之客
    帕萨特停在了声动天下楼下,在王斌去泊车的时候,徐饶踏上了今晚决定胜负的地方,但此刻,徐饶心中并没有一分底气,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在门口的保安恭恭敬敬的看着这个背着一根长长棍子的徐饶,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但每天这个年轻人所出入的,是他们一辈子都指染不到的地方。

    每天跟程乐乐打交道的徐饶在声动天下有着很多很多的传闻,有人说徐饶是一个红三代,更有甚者传言徐饶是程乐乐的男朋友,但这一切都不过是猜测而已,徐饶到底是什么身份,谁也不知道,他们所知道的,只不过是这一阵子不太平而已。

    走着楼梯上了六楼,程乐乐早已经在办公室等着徐饶,看着徐饶所背着扎枪的模样,程乐乐有一瞬间的恍惚,或许这些东西并不是在这个城市中所存在的,不过背在徐饶身上,却是那么那么的自然,就如同跟徐饶融为了一体一般。

    “有什么风吹草动?”徐饶问道。

    程乐乐摇了摇头道:“静的有点不寻常。”的确,这重要的日子太过自然了,自然到让人觉得有些不自然。

    “王斌在盯着一楼,我来看七楼楼梯,剩下的你来管,这是我唯一能够做的。”徐饶说着,虽然很清楚自己所镇守的地方是今晚最凶险的地方,因为通往起头的电梯被停了缘故,所以七楼楼梯口是唯一能够到达七楼的地方,除非那三个河南人会飞,否则绝对踏不到七楼走廊。比较这是现实,那些电影中的情节并不会在现实之中上演。

    程乐乐点了点头,欲言又止的打算说些什么,却看着一脸坚定的徐饶,又把那些话憋了回去,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程乐乐接过来自前台的电话,仅仅听了一句就挂掉了电话。

    “郭惊马来了。”挂掉电话的程乐乐揉着太阳穴说着。

    徐饶愣了愣,他可不光光仅仅是听过这个名字这么简单。

    “来闹场子的?”徐饶问道。

    程乐乐摇了摇头说着:“只是单纯的来玩,这里就拜托你了,我要去一楼。”

    徐饶微微点了点头,轻声叮嘱道:“小心一点。”

    急匆匆的离开的程乐乐转过头,看着把那些温柔藏的最深的徐饶,突然感觉心头一暖,她很清楚,眼前这个不苟言语的男人虽然说不出那些浪漫话,但是每一句话都是实话。

    “你也是。”仅仅留下这么一句,程乐乐就离开,留下孤零零的徐饶面对今晚最残酷的东西,不过这患难的局面,却让这两个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两人慢慢的站到了同一条船上。

    徐饶离开六楼办公室,走向七楼的楼梯口,这是一个有些狭窄的楼梯口,因为在六楼深处,所以无比的隐秘,徐饶在六楼与七楼之间的地方停住脚,靠着墙通过眼前这个小小的窗户望着夜空,但并没有什么星光灿烂江山如画,只有浓浓的黑云遮住了一轮明月。

    “不是什么好征兆...”徐饶喃喃着,或许因为跟申云豹这类人打多了交道,徐饶也多多少少信一些这些东西,以至于现在有一丝神神叨叨,或许徐饶现在不信什么鬼神之说,但绝对相信什么事情都有的因果。

    也许是寂寞了,徐饶掏出一盒哈尔滨,很乏味的点燃一根,深深的吸着,对戒了许久烟的徐饶来说,现在抽上一根就会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但是在这个让人无时无刻都面对的绝望的环境之中,唯有抽上一根烟才能够让徐饶冷静下来几分。

    声动天下一楼,郭惊马,王焚玉,张铭君与邵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吸睛的组合,前三者身上都有一股特殊的魅力,郭惊马的霸道,王焚玉身上的儒雅,还有张铭君身上的英气,至于后者,所让人看到的并不出彩,唯有沧桑。

    王斌如临大敌的拦在郭惊马身前,虽然额头上已经出现了豆大的汗珠,但是却没有退却的意思,虽然此刻郭惊马身上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杀气,但是跟郭惊马直视,仍然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这股强烈的侵略性。

    “申云豹的奴才,想不到现在改头换面从声动天下当起了小保安,现在你的主子是谁?”郭惊马冷笑的说着。

    王斌的脸色无比的阴沉,但也仅仅是阴沉而已,一言不发,王斌很清楚自己跟眼前这个男人的差距,这里也并不是他能够逞能的地方,即便是他在这里被郭惊马打死,申云豹也不会为了他跟郭惊马拼命。

    “郭先生真够赏脸的,能够来我这种小地方。”身穿白色长裙的程乐乐说道,让战局变的不再一边倒,不过也只是起微微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郭惊马微眯了眯眼,看着程乐乐,脸上渐渐出现一丝笑意,不过眼中却充满了**。

    “乐乐,这一天能够挣出一般人一年收入的地方能叫小地方?你就别埋汰我了,我今天所来可不是跟你打仗的,再说想要砸了这声动天下,也不用我亲自过来。”郭惊马不紧不慢的说着,脸上充满着挑逗。

    程乐乐的表情难堪到极点,不过那种脸即便是阴沉,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给我开一间最贵的房间。”郭惊马很潇洒的说着,说完直接走进声动天下,与王斌擦肩而过,而王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郭惊马踏入这他守护的地方,无可奈何,这是双方最悬殊的差距。

    “稳住。”在原地良久,程乐乐深深吐出一口气说着,尽管在这个场合表情最难看的是她。

    “如果郭惊马今晚打算出手的话,那么就真输了,确定不向程家要人?”王斌说着,在双方实力悬殊巨大的情况下,不会发生任何叫做奇迹的东西,毕竟奇迹不是商店中的促销品,同样也不会给予那些不应得的人。

    “我试试。”程乐乐说着,避开一行人去打着电话,但估摸着并不会带来什么好消息。

    在一家私人医院中,躺在病床上的程海有些憔悴,显然是几夜没有彻底合眼的原因,的确有些讽刺,在这场风暴最昌盛的时候,他这个程家的继承人,如今躺在了病床上,仅仅是跟那个光头交一次手,就让程海至少得在医院躺上半个多月。

    程富余坐在病床旁,啃着一个大大的苹果,嘴里发出清脆的声音,让程海心情难以平静下来。

    “这个时候,或许那个家伙在我们的位置浴血奋战吧。”程富余说着,程富余从未觉得自己如此虚伪,在程家最风光时不可一世,在程家没落时又可怜的躲在了角落,甚至此刻程富余打心眼里瞧不起自己,但程富余还真不敢踏出病床一步,因为在这个混乱的战场之中,不光光是郭惊马,即便是程家都不一定会顾及他的性命。

    程海微微点了点头道:“真tm讽刺。”

    “海哥,我现在甚至有些希望今天那个徐饶保不住王弼,最好被那河南佬给玩死,你说对着自己的救命恩人,有着这样的想法,是不是狼心狗肺到了极点,是不是极端到了极点。”程富余说着。

    程富余甚至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有着这样的想法,又或者在心底最深最深的地方早已经给了自己答案,他只是不希望那个他们的同龄人,站在一个他们绝对仰望不到的地方,他希望徐饶弱一点再弱一点,心里才会平衡下去,但是那个敢跟河南佬硬碰硬的狠犊子,真的算是弱?

    程海听过后,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发表其他的看法,只是打心眼里感觉现实这一记良药实在是苦到了骨头之中,甚至让程海无法接受这个局面。

    这并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个战争,此刻他们并没有战在最前线,此刻他们并没有过关斩将,此刻他们并没有处于这场风暴的正中央。

    或许或许他们拿到了这个游戏的入场票,但是可惜的是,他与程富余没有玩这个游戏的资本罢了,他们没有这个能力,他们那些津津乐道的阅历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小富,安逸久了,就经不起什么风浪了,要记得无论什么时候,千万别自甘堕落,如果这一次熬了过去,我希望下一次我们面对徐饶时,会有着真正的资本,哪怕是跟他说一句谢谢,我知道你不服他,但是光凭这种小家子气,是走不出这个家族的象牙塔的。”程海说着,在心中,程海甚至都有一丝丝嫉妒那个叫徐饶的年轻人。当然他只看到了那一记七步杀,并没有看到那些苦难。

    程富余傻傻的点了点头,起身丢掉果核,看着声动天下的方向,想着那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