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七章 残酷的世界
    “洪家的七步杀,我说你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洪家派来的人。”被甩出去的三百在地上爬起来说着,但模样却比刚刚狼狈的多,那挺有个性的蛤蟆镜已经被打碎,嘴角还流出一丝血出来,要可知道,徐饶的这崩挺靠完全可以让洪擎苍这类的猛人后退三步,这下完全落实打在了三百身上,怎么说也得让三百留下点什么。

    徐饶面无表情的站着,实则心中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刚刚那一记崩挺靠他可以说用尽了全力,但是眼下来看,对三百的的确确没有太大实质性的伤害。

    “三百,要不要我来对付这小子?”二虎看着受伤的三百,那张本来人畜无害的好人脸慢慢出现了一丝变化,眼神中出现一股弑杀。

    三百擦着嘴角的血,笑道:“二虎,今天不需要你来出手,我还没玩够。”

    二虎一脸的犹豫,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徐饶如临大敌一般站着,就这样看着三百慢慢走向他,那本来挺直的腰杆慢慢弯曲,像是一支待发的利箭。

    “让我来领会领会这老洪家的七步杀到底何等的霸道。”三百直接踏了上来,速度快到让人发指。

    徐饶这次没有硬碰硬,直接摊开冲上来的三百,但三百那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徐饶连连后退几步。

    被摊开的三百没有放过徐饶的意思,直接扑向徐饶。

    徐饶直接摆开一身蛮力的三百,在期间直接擒住三百的胳膊,猛的挺了上去,在此把三百撞了出去。

    这一次,三百连连后退几步却没有倒下,直接摸着被徐饶撞的胸口,无奈道:“这洪家的七步杀果然霸道,要是硬碰硬的话,我还真不一定能拿下你。”

    徐饶深深喘着气,虽然看似徐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徐饶此刻感觉身体像是快要散架一般,就好像刚刚与他搏斗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野猪一般,刚刚三百的一撞差点把徐饶的骨架给震碎。

    二虎再次默默往前踏出一步,意思已经很明显,光是看二虎的身板,完全可以比拟洪擎苍了,徐饶一脸的忌讳,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他出手也得出手,不出手也得出手,他需要向程家证明,洪擎苍所看中的,并不是一个废物。

    “二虎,我说过,今天不要你出手,不过现在我不想打了,没意思,不过距离你我生死之搏的那一天绝对不会晚。”三百摆了摆手道,就好像一个任性的孩子一般。

    “随时恭候。”徐饶一脸平静的说着,但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样有意思多了,就这样吧,两天之后我会来取王弼的脑袋,那个时候我们正儿八经的好好玩一次,今天就当拜码头了。”三百摸着下巴说着,一脸的笑意,这经历了太多太多生死门的男人,似乎把生死两字早已经看的平淡到不能再平淡。

    徐饶冷着脸,不予言语,神秘感十足。

    三百则毫不在意的笑笑,一脸感叹的喃喃着什么,带着杀气腾腾的二虎离开,如果说今晚二虎出手,三百用起匕首的话,徐饶跟在场的人都会死,但是三百却并没有这么做。

    “这算不算是个人情?”徐饶转过头,看着王斌说着。

    王斌这次看向徐饶的目光已经跟起初不同,微微点了点头道:“是个大人情。”虽然王斌努力一脸淡定的说着,但怎么看王斌都不如刚开始那般波澜不惊了,这一晚王斌对徐饶彻底的改观,甚至是重新定义徐饶。

    徐饶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想起来倒在地上的一众人们。

    “这些麻烦事我来解决,你最好跟程乐乐解释解释。”王斌看着这一地残兵败将说道。

    徐饶点了点头,其实要是把这烂摊子扔给徐饶,在哈尔滨人生地不熟的徐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好在身边有老道的王斌。

    徐饶走到程海身旁,伸手道:“没事吧。”

    程海握住徐饶的手,吃力的起身道:“没什么大碍,倒是你,跟刚刚那个变态硬碰硬。”

    徐饶笑笑,要是让程海知道每天他都跟名为洪擎苍的男人硬碰硬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徐饶搀扶这程海,程富余低着头跟在身后,三人有些狼狈的回到声动天下。也不知道是机缘巧合还是其他的缘故,程乐乐正在门口等着他们。

    程海不出意外的被送往了医院,一言不发的程富余跟着程海走了,甚至没有跟徐饶道一声谢,但徐饶并没有觉得什么,毕竟他不是为了程富余的一句谢谢而出手的。

    在声动天下六楼程乐乐的办公室,徐饶把事情的经过前前后后给程乐乐讲了一遍,程乐乐一直平静的听着,一句话也没有插,甚至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听完后,程乐乐陷入了沉默,似乎在深思熟虑的想着什么。

    “仅仅只有两天吗?”程乐乐像是问着徐饶,又像是问着自己,一脸的惆怅,所留给他们的时候,是真的不多。

    徐饶闷着声坐着,揉着生疼的身体,想着两天之后他到底要怎么面对这无比强大的对手。

    “没伤着吧。”程乐乐看徐饶揉着肩膀,突然关心的问道。

    徐饶看着那水汪汪的眼,似乎其中没有什么虚伪,但还是拒绝了程乐乐的好意道:“你还是关心关心你那两个弟弟吧,一个现在身体崩溃,一个心理崩溃。”

    提起这个,程乐乐却一脸平静道:“让他们吃吃苦头是好事,要是再这样下去,程富余就要面目全非了,总得有人告诉这个世界有多么大。”

    “这样对他们来说太残酷了点,毕竟他们都是一路站着腰杆走过来的。”徐饶感觉揉着身上疼痛的地方,但这一丝丝的疼痛跟苦红比起来,不值一提,所以徐饶才如同没事人一般。

    “难道说这个世界,对你就不残酷吗?”程乐乐突然没由来的说着。

    揉着身体如同舔着伤口的徐饶突然愣住,心中久久回荡着的,是程乐乐这一句话,这个世界对自己真的残酷吗?

    或许或许,对于一直不断奔跑的徐饶,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所以这个世界对徐饶残酷一点,再残酷一点,徐饶并没有觉得什么,因为徐饶认为这个世界本该如此,但是对于那些生于美好世界的人来说,这个世界是用来生活,而不是生存的。

    看着出神的徐饶,程乐乐也不打扰,托着下巴看着徐饶,这个看似不出彩却能够跟那夏长卿奈何不了的河南佬血拼的年轻人,这样的人,你能说他普通吗?在程乐乐眼中,或许一百个程富余都比不过一个徐饶,但是徐饶跟程富余比起来,却相差的不仅仅是一个世界,仅仅是因为程富余所背负着一个程字,在出生的那一刻,就需要让人俯视了。

    这就是所谓的世家,也就是这些东西,把这个世界衬托的无比无比的残酷。

    “抱歉,我出神了。”徐饶说着,发现自己又走了神,其实徐饶并不觉得有没有公平之说,也没有这方面的偏执。

    “没事,我很好奇,这些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程乐乐很小女人的问道,一点也不像是在声动天下的老板,一个女强人。

    “不堪回首。”徐饶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程乐乐难得的笑的肆无忌惮,毕竟眼前这个家伙,是个比同龄人要死板一千倍一万倍的存在。

    “说实话,走到这么一步,有多少不容易。”程乐乐一脸好奇的问道,程乐乐很清楚,关于她那点辛酸的创业史,跟眼前徐饶所经历的比起来,有些太过儿戏了点。

    徐饶憋红了脸,但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深深吐出一口气道:“我说不出。”

    “是因为我吗?”程乐乐很聪明的问道。

    “一半的一半吧,那些所谓的苦,说出来就变了味,只有在经受的时候,才会明白什么叫痛入骨髓。”徐饶说着,慢慢起身伸了个懒腰,深深的骨头啪啪作响着,就连此刻徐饶都在忍受着,又或者徐饶无时无刻的不在忍受的。

    程乐乐一脸神会的听过后,看着欲要离开的徐饶道:“说到底,这一切都是程家的家事,不要陷得太深,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半个朋友,要是你在声动天下死了,我可是会过意不去一辈子,这样的一个满是疮口的程家,其实被覆灭了又如何。”

    “放心,我一定不会死,程家我也会救。”徐饶转过头笑道,那真真切切的笑容出现在这个无数苦情于一身的男人身上,是那么的不容易。

    或许程乐乐的一席话仅仅是为了利用他也好,激将他也罢,但是徐饶觉得这些东西能够说出口,已经需要他来感激了,毕竟毕竟曾经他是一个那么无药可救的人,虽然现在他也不能挺直腰杆站在声动天下,但至少,至少,他也算是有药可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