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五章 群架
    电梯中。

    “他只是个孩子,别跟他一般见识。”程乐乐看着不言语的徐饶说着。

    徐饶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其实此刻徐饶并不是为刚刚程富余憋火,而是想着程乐乐会带他见谁,思来想去,相比那个人一直就是这场漩涡的主角,王弼。

    “程家有点磨难也好,否则这些程家的孩子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长大。”程乐乐有些老气横秋的说着。

    徐饶笑笑,被程乐乐的模样逗乐了,其实他很想知道,到底为什么,同样属于这温暖的襁褓中,程乐乐能够老道到这个地步,又或者徐饶想要知道,程乐乐到底又经历了什么。

    但可悲的是,这个时代总是会把大把的时间留给这类孩子,那些渴望长大的小人物,却连让自己翅膀长出羽毛的时间都没有,就奔波入了生活。

    来到七楼,徐饶惊大了眼,这来来回回的黑衣保安,就如同什么军事基地一般,别说进来一个,就算是进来一个苍蝇都躲不过这一双双的眼睛。

    “是不是有点大题小做了点?”程乐乐笑道。

    “不过眼前的局势,也值得这么做。”徐饶不假思索的回答,或许这样不叫做大题小做,如果即便是这样就不能阻挡王弼的脑袋掉下脖子,那么这一切就可笑了。

    被这一双双眼睛警惕的盯着,徐饶打心眼里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在程乐乐的带领下进入了总经理室,打开房门,这装修别致的办公部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大字。

    不容易。

    徐饶看着这两个字有些出神,或许这是这个世界人们的有感而发,但徐饶却总能够感觉到抽象,而且使劲攥了攥拳头,感觉这三个字有些当年东亚病夫的意思,这是*裸的讽刺。

    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正坐在红木办公桌上发呆,看徐饶进来后,挤出一丝很牵强的笑容,不过这笑容还算是和善,伸出手跟徐饶握了握手,两人自作介绍一阵,虽然两人已经把各自的档案看了不下十几遍。

    两男一女一台戏。

    “你的事我都听乐乐说了,如果能够把这事挺过去,报酬不会少的了你的。”王弼很商业化的说着,对王弼来说,大多口舌不容易解决的事情,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利益,还好在金钱这方面王弼的筹码不是一般的重。

    徐饶则摇了摇头婉拒了王弼的好意道:“我帮你如果是为了钱的话,就不会来趟这摊浑水了。”

    王弼的表情有些难看,他想不出眼前这个看似简单易懂的年轻人会说这种话,难道是自己给的筹码还不够吗

    “王叔,徐饶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程家,你说这些就见外了。”程乐乐打着圆场道,其实她也想不到徐饶能够回答的这么直接,对程乐乐来说,一个小人物如果为了摆脱一切成为大人物的话,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金钱两字,但是不知为何,在徐饶身上程乐乐看不到任何**。

    要可知道,王弼这所谓的好处,足够一个斗升小民挣上一辈子了。

    徐饶虽然一脸平静的坐着,这一副八风不动的模样,就像是某些世外高人一般,虽然这个世外高人身上连一张一百的整票都没有,更没有任何存库,身上唯一值钱的除了这身罗蒙西服,还有一块有了好几个年头的卡西欧手表,这就是徐饶全部的家当。

    虽然徐饶比任何人都需要钱,但是此刻徐饶很明白,这一份酬劳,不是他该拿的,说白了他来哈尔滨是给洪擎苍还人情的,他不想要人情没还出去,还欠下了人情,如果这钱他要是收了,虽然无关紧要,但是徐饶打心眼里都瞧不起自己。

    如果程乐乐知道此刻徐饶心中想着什么,就不会觉得徐饶奇怪了,徐饶只不过想要报答洪擎苍罢了,这份报答,无关任何,只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人情。

    “徐小兄弟果然与众不同,洪擎苍能够所看中的人,王某今天是见识到了,希望能够交个朋友。”王弼再次伸出手道。

    徐饶看着王弼的手,其实他很明白吸引王弼,又或者王弼想要利用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背后的洪擎苍,但徐饶还是再次握住了那只没有任何茧子的手,在空中许久。

    “有你在这里镇守着,我也就放心了,至少今晚可以睡一个好觉。”王弼一脸感激的说着,或许给予王弼安全感的,并不是眼前的徐饶,而是徐饶能够指染的洪擎苍,王弼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光,但王弼一定相信洪擎苍的眼光。

    徐饶看着有些激动过头的王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尴尬的笑了笑道:“王叔,其实我也打心底的没有多少把握。”

    王弼却反驳的摇了摇头:“年轻人,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对付再怎么彪悍,也不过只是一个人罢了。”

    看着王弼那大义凌然的模样,徐饶感觉到一阵浓浓的违和感,也就是这么一个人,把自己关在这房间中,请上这十几号保安,坐以待毙。

    徐饶微微点了点头。

    “这是这座楼的平面图,你可以先熟悉熟悉,我已经放话出去了,在这栋楼没有人会拦着你。”王弼从桌上找出一张有些复杂的图纸递给徐饶。

    徐饶接过这图纸,微微点了点头,知道王弼下了逐客令,也没有多留,告辞离开这莫名会让人觉得沉闷的房间,反而来到走廊看着这来来回回巡视的保安有些可爱。

    这次徐饶没有坐电梯,而是走着楼梯不紧不慢的下楼,一路上琢磨着这张有些复杂的图纸,但好在徐饶能够分出个所以然来,虽然吃力了点。

    走到一楼,突然听到一阵喧闹,徐饶皱了皱眉头,冲喧闹的地方看过去,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刚刚飞扬跋扈的胖子程富余。

    此时程富余正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什么,那威风凛凛的模样,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而程富余较真的对象,正是两个打扮有些奇葩的男人,其中一个穿着不和身材的衬衫,肩膀如同大腿还要粗壮,另外一个则是一个戴着蛤蟆镜的光头,一身绿色的西装。

    王斌在这个时候靠向徐饶,在徐饶身后低声道:“那两个人很可疑。”

    徐饶愣了愣,小声道:“怎么个可疑法。”

    “河南口音。”王斌仅仅是说这四个字。

    徐饶身体猛的一抖,双眼微眯,打量着那坦然自若的两人,在申云豹给予他的档案之中,几乎有所有人的照片,但唯独那河南三兄弟,资料除了一些云里雾里的以外,没有一丁点,只有名字跟一些像是传闻一般的故事。

    “小光头,你信不信我把你手给剁下来。”胖子程富余怒骂道。

    起因是这个戴着蛤蟆眼镜的男人手不老实,在洗手间摸了个程富余朋友的老婆,而且直接把程富余的朋友给撂倒了,这不程富余好不容易得理不饶人一次,当然希望把这事搞的越大越好,毕竟这是自家的地盘。

    戴着蛤蟆眼镜的光头男还一个劲的冲那哭的梨花带雨的妹子抛媚眼,一点也不理会程富余的叫板。

    “嘿,小比崽子,你爷爷在跟你说话。”程富余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咬牙切齿的说着。

    “出去单挑?”光头男拉下蛤蟆镜,一双小眼看着程富余说道。

    程富余笑了,而且是冷笑,自己身后少说也得二三十人,出去后每人一口唾沫都能解决这个光头男。

    “好,出去玩玩。”程富余卷起袖子笑道,那威风赫赫的模样,跟什么混世魔头似得。

    光头男默默点了点头,还不忘调笑道:“别忘了把这个小娘们带上,我喜欢她那小屁股。”

    “草你奶奶个腿。”程富余直接这样回应着。

    两伙人就这样风风火火的杀出了声动天下,在声动天下不远处常常出早餐摊的小广场停下,这里默认是声动天下解决私人纠纷的地方,本来这里人就不算上多,外加此刻差不多到了午夜,更没有什么人烟,所以可以在这里发生任何事情。

    程富余这边人越来越多,有些水涨船头的意思,大多是些程富余的狐朋狗友,虽然起不了什么作用,但站起来黑压压的一片,多多少少也有些威慑力。

    而另一边,仅仅只有孤零零的两人站着,一个身板很不够看的光头,一个身材魁梧但一副痴呆模样的男人,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合,只会让人觉得可笑。

    “别玩的太过过火。”程海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安心看着这一出好戏,至于为什么程海没有制止,虽然程富余喜欢闹事,但这一次就算是说到天王老子那一边,他们也不理亏,所以吃了亏就得还回去,毕竟这还是自家的地盘,但唯一值得程海注意的,是那个叫徐饶的年轻人跟了过来。

    “喜欢凑热闹?”程海瞥着站在远处的徐饶,有些嘲弄的喃喃着,突然觉得徐饶也不过如此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