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四章 差距
    手机铃声吵醒了徐饶,摸出放在床头用万能充充满电的山寨机,这种早已经淘汰的机子,似乎早就绝迹。

    徐饶看着这来电号码,有些微愕,揉了揉眼接通这存了名字的来电号码。

    “还在睡?”电话对面传来了洪擎苍的声音。

    徐饶苦笑道:“闭一下眼,没想到睡了这么久。”

    “怎么样?”洪擎苍笑问道,似乎能够想象到徐饶此时疲惫的模样。

    “累,很累,比在小兴安岭还要累。”徐饶不吐不快的说着,他知道面对洪擎苍,他不需要遮掩什么。

    电话对面传来了洪擎苍硬朗的笑声。

    “洪叔,我真的快撑不下去了。”徐饶很无奈的说着,这是掏心窝的实诚话,对现在的徐饶来说,在这城市的漩涡之中,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要是连这一道小小坎都翻越不过去的话,以后你要怎么面对更高的山峰?要可知道,这个残酷无比的世界,不会在乎你吃过什么苦,更不在乎你所在乎的人,更不会给人所谓的仁慈,所以你要做的是用自己的能力守护你想要守护的一切,没有人会站在你背后一辈子。”洪擎苍说着,电话对面的声音格外的深沉,似乎是把这条路走完后,把那些酸甜苦辣一股脑的送给了徐饶。

    徐饶咬着牙,心中在激烈碰撞着,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跌倒,也不是第一次爬起来,正因为如此,他累了,累的很彻底,他已经不知道支撑过了最难熬的日子,但风雨过后的彩虹仍然是那么的遥遥无期。

    “记住,你要是倒下了,就不一定能够站起来奔跑了,所以你可以放慢速度,但你绝对不能倒下,绝对不能倒下。”洪擎苍一次次说着,这绝对不能倒下几个字像是某些东西一把直刺徐饶的心。

    “洪叔,我知道了。”徐饶说着。

    “我等你回来,等着这个不一样的徐饶回来。”洪擎苍笑着挂掉了电话。

    徐饶对着电话久久不能平息,但等到起身对着镜子那张渐渐陌生的脸,徐饶心中格外坚定了一些东西,洗漱一阵子下了楼,此时天差不多黑了下来,正好是声动天下的营业时间,段霜已经早早的离开,只剩下王斌正手法笨拙的煮着一壶茶,看徐饶下楼后,开口道:“有什么打算。”

    “继续去声动天下猫着,或许整个大局我守不住,但至少要把能够看到眼中的东西守住,至少不能错过。”徐饶说着,此刻身上早已经没有了昨日的浮躁,那张平庸到一种境界的脸上挂满了波澜不惊,这是一股同龄人身上没有的定力。

    “要不要多叫一些人手候着?昨天我大体看了下声动天下的安保,漏洞百出,虽然一个个保安都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但是跟真正的练家子比起来,还差的东西太多。”王斌伸了个懒腰说着。

    “麻烦了。”徐饶点了点头道。

    “能够然胜率提升一分的打算不叫麻烦。”王斌说着。

    两人就这样风风火火的杀到了刚刚营业起来的声动天下,这个时候正值高峰期,王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车位,看着这熙熙攘攘的声动天下,徐饶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投资人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也不愿意松口的原因。

    这两个不算出众的男人就这样被挤来挤去,就如同被洪水淹没了一般,谁也不会在意。

    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前台的几个小妹不敢再小瞧徐饶与王斌,毕竟这两位能够跟这里的老板程乐乐打交道,就算再怎么不济,也跟她们不处于一个世界。

    但如果她们真了解到了徐饶所谓的内涵的话,就不一定会这样认为了,肯定会露出一张如同见鬼了一般的表情。

    在一楼大厅坐下,正当徐饶正犹豫要不要通知程乐乐一声的时候,一个打扮非主流略显浮夸的胖子就叫住了徐饶。

    对这个打扮很像是那个小太妹的胖子,徐饶多多少少有些印象,在程家大院中,这个胖子在人堆里足够的扎眼,才让徐饶记住了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

    “你不是那位...”胖子摸着脑袋,绞尽脑汁的说着。

    “徐饶。”徐饶虽然能够感觉到这胖子的不礼貌,但还是恭敬的伸出手道。

    胖子看着空中那只手,那只有些可悲的手,或许是打算让那只手更加可悲一些,胖子并没有握住那只手,一脸讥笑道:“我叫程富余。”

    或许空中那只手实在太尴尬了点,但徐饶仅仅是一脸自然的收起手,脸上的平静像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般,甚至让人怀疑这个平庸的男人难道真的没有尊严?

    对于每天跟洪擎苍这类人打交道的徐饶,如果说面对一个这样的纨绔自乱阵脚,太过讽刺了点,虽然徐饶这一次出了丑,但是在徐饶背后的王斌却默默点了点头,一脸的赞赏,或许这个胖子即便是生出四只手也撂倒不了徐饶,但徐饶能够退让到这一步,是另一种俯视,或许这个胖子几年后就会明白,他此刻跟徐饶所相差了多少个等级。

    “你来这里作甚?”胖子点着一根万宝路,打量着穿起西装还挺有气质的徐饶,不过那张寒酸无比的小人物的脸面,程富余见过太多太多,甚至可以说像是徐饶这类小人物,在程富余眼中,连让他不屑一顾的资格都没有。

    “我请他来的。”就在徐饶刚要回答的时候,一身白色长裙气质超然的程乐乐出面说道,就这样往徐饶身旁一站,这一对金童玉女竟然毫无违和感,甚至有几分夫妻相一般,一个窝囊的老公,一个要强的妻子,不过前者却没有什么说服力可言。

    程乐乐一出面,让本来耀武扬威的程富余跟霜打的茄子似得,似乎是打心眼里怕程乐乐,那张肥肥胖胖的脸上挤出一丝牵强到极点的笑容道:“二姐,我真心不知道徐饶是你请来的客人。”

    程乐乐白了一眼见到什么人说什么话的程富余,跟徐饶更加靠近几分,这有些亲昵的举动,让程富余看直了眼,程富余看徐饶的目光敌意更浓了,在程富余眼中,徐饶光是站在程乐乐身旁都是他不能够容忍的。

    “徐饶,我们走,我领你见一个人。”程乐乐拉了拉徐饶的胳膊说着。

    闻着程乐乐身上好闻的香味,徐饶很乡巴佬的点了点头,那张看似人畜无害的脸,再次瞥了气的浑身发抖的程富余,不知道为何此刻突然在这个看似没有什么杀伤力的年轻人身上感觉到一丝危险的味道,就如同一只羔羊突然变成了一头狼一般。

    王斌没有跟着徐饶离开,而是自己默默离开,看来是安排人手去了。

    徐饶跟着程乐乐上了通往顶楼的电梯,留下程富余一个人傻傻的站着,那一身格外花哨的衣服把程富余衬托的更加像是一个小丑。

    狠狠吐了一口气口水,满脸怒火的程富余走到大厅休息区,这里站着一堆打扮花花绿绿的年轻人,这些人是程富余的一干损友,当然其中也包括那个黝黑的年轻人,程家最新一辈的领头羊程海,程海离这群打扮浮夸的人们站出了一段距离,一身一般人看不出牌子的休闲装,正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吃瘪了的程富余。

    程富余没有理会这些对他打招呼的好友们,而是直接走到程海一旁一口干掉一杯可乐道:“我想弄死这个小白脸,竟然贴向了二姐。”

    “富余,你就别丢人了。还看不出你跟那个家伙差了多少个层次?那年轻人虽然看似平庸,但是绝对不会是简单人物,就从刚刚握手的时候,其实你已经输了。”程海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说着,有些火上添油的味道。

    “什么赢赢输输,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程富余不承认的说着。

    “先消消你那点气,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怎么说人家也是来帮我们的,即便是那年轻人没有什么作用,他带来的那家伙也不是什么雏鸟,再说他背后还有着申云豹支持,小心你得罪了他,老太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程海不紧不慢的说着,期间还对一个刚来的陪唱妹子一个劲的眨眼。

    程富余听完后,那本来怒气冲冲的表情瞬间压了下来,眉头紧紧皱到了一起道:“我知道了,海哥。我就是看不惯那小白脸在我二姐旁边的模样。”

    “重度姐控。”程海拱了拱手道,一脸的无奈。

    “我就姐控怎么了,要当我姐夫,也得需要我认可才行,至少我对那小子不服气,很是不服气。”程富余那张大脸又变的通红。

    程海一阵大笑,笑的前俯后仰,那本来勾搭的小妹从远处看着有些疯癫的程海,吓的快步走开,但程海并没有追上去,而是拍着程富余那辽阔的后背道:“重要的是那小子要不要乐乐还是一码事,他背后不光光只有申云豹,还是那个大神仙洪擎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