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二章 忙着生忙着死
    “熬过这阵子,就过去了。”大尧深深吐了一口气说着,其实他们所做的孽最多,但大尧又比任何人都要明白什么叫做因果循环,所做的的孽,早晚有一天需要他们来偿还。

    但是某些事,因为他们这荒唐而又悲观的一生,必须要做,即便是手上沾满了太多太多他们并不想要看到的东西,这真的算的上是潇洒?这就是所谓的江湖?

    大尧摇了摇头,只是想起,那个为了道义奋不顾身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所剩下的残兵败将,只有这样无比苟延残喘的活着,无比的可悲,无比的凄凉。

    这一切,都是在偿还着,一直到他们死去的那一天,但尽管这样,也没有人会记得他们,只会让人拼命的遗忘他们这些恶魔。

    “洪家就派了这么一个小子过来?”三百看着一张格外模糊的照片说道。

    “就只有他,”大尧其实早已经把这刚刚送过来的东西看了无数遍,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因为这个徐饶没有任何一件事值得他的注意,这完全就是一个普通到了极点的家伙,甚至徐饶不属于这一场利益游戏。

    “洪家的脑袋卡壳了?还是洪擎苍的脑袋卡壳了?认为仅凭这样一个家伙就能改变整个战局?”三百一脸讽刺的说着。

    “谁也不知道洪擎苍到底在下着什么棋,但只要是他没有亲自过来,我们大可以做便是,程家谁也拦不住我们。”大尧卧到沙发上说着,虽然常常把事出无常必有妖挂在嘴边,但是到了出事的时候,谁又能够把精力全放在一个无关紧要身上。

    与此同时,在那处招待这三人的私人会所之中,郭惊马正在大笑着,桌上放着徐饶那寒酸到极点的档案,一个郭惊马甚至连人情都没有用上就调查出来的东西。

    “真是天亡程家。”郭惊马敲打着桌上徐饶的名字。

    “要不要我除掉这小子?”那个背着长棍脸上有着一道恐怖伤疤的男人闷声说着。

    郭惊马摇了摇头道:“焚玉,这还用不到你出手,就这么一个过江之鲫,能在哈尔滨掀出什么风浪?大不了让人暗中解决了这小东西。”

    “就不怕得罪了洪家那边?”王焚玉默默的说着,这个彻头彻尾算是个武夫的男人,却长着一个军师的脑子,但最后,他还是一个武夫罢了。

    郭惊马笑了,一脸鄙夷道:“一个跟程家一般快要垮掉的家族,并不需要在意,等我们拿下程家,在哈尔滨,就算是洪擎苍来叫板,也需要掂量掂量。”

    王焚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终究还是把自己想要说出的东西憋了回去,或许因为那个男人离开了所有人的视野太久,以至于让人忘记了那个男人的恐惧。

    “等河南佬弄死王弼,相信那些站在程家那边的商人们也不敢再掺和这一滩浑水了,到时候我们就看着偌大的程家慢慢被瓦解就好。”郭惊马一脸得意的说着,或许是因为这河南三兄弟太强大了,又或者因为这程家现在实在太过不中看了,郭惊马总感觉这沉甸甸的利益得到的太过轻而易举了。

    “河北三叶剑那边,终于找到那个叫周温马的家伙了,冬子正在谈价钱,那边咬的很死。”王焚玉说道。

    “告诉冬子,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把三叶剑给我搞来。”郭惊马皱了皱眉头道。

    王焚玉默默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房间。

    郭惊马起身站到了落地窗前,暗暗摇了摇头,所谓的得到跟付出总是能够成正比的,虽然河南三兄弟是他最好使的一把枪,但是如果没有了三叶剑的控制,这把枪难免会失控,到时候那子弹打到了他的头上,该笑的可就不是他了。

    “不可留...不可留...”郭惊马喃喃着,空气中似乎飘起了阴谋的味道。

    当徐饶到达声动天下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到了凌晨,但尽管如此,这家大型ktv仍然门庭若市一般,进进出出各种各样的女人,估摸着每天这里压榨出来的油水,都差不多能够顶上徐饶一年的工资条了。

    把车停在塞的满满的停车场,徐饶跟王斌默默下了车。

    如果在北京,那身地摊货打扮的徐饶肯定没有资格进这种高档地方,但是现在一身罗蒙西装的徐饶顺利走进了这家装修如同皇宫一般的大型ktv,刚刚进门,一排姿色全部在上乘的妹子都一齐鞠躬,用一张很廉价的笑脸说着欢迎光临。

    徐饶有点受不了这阵势,倒是身后跟他比起来都有些逊色的王斌一脸的漠然,像是见到了多这些浓妆艳抹,已经到了完全可以漠视的地步。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一身红白色公主服装的妹子在傻傻站在大厅的徐饶身旁说着。

    徐饶看着这个长相精致的妹子,摇了摇头道:“等人。”

    妹子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招待的其他的客人。

    徐饶在一旁真皮沙发上坐下,看着这人来人往的大厅,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小人物,也就在这个时候,徐饶才发现自己所下打莫大决心,其实是那么那么的渺小。

    王斌沉着脸坐在徐饶一旁,看着这个算的上有些手足无措的年轻人,或许这个年轻人在这种场合不会给人任何所谓的安全感,但王斌却并不觉得反感徐饶,因为在这个年轻人身上,王斌总能够看到自己年轻时的模样,如果可以,王斌打心眼里想要告诉徐饶,不要走着一条所谓的不归路。

    但是徐饶会听吗?王斌想起了曾经的自己,那时厌恶了所仰望着的一切的自己,会听吗?王斌摇了摇头,或许有些东西,只有在走过后,才会明白值与不值。

    如果幸运的话,无怨无悔,如果不幸运的话,至少自己当初做了自己所选择的东西,问心无愧,其实跟那些连自己的人生都无法主导,又或者没有主导能力的人来说,他们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一个人,成功与否,其实是所看的,并不全是成家立业,也并不是什么事业辉煌,更不会是过的多么的好,仅仅是自己觉得这一辈子,足够了,就够了。

    偌大的环境,总能够把徐饶突显的无比无比渺小,当年这个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的小人物似乎并没有觉得什么,似乎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他当不了这里的主角,甚至连配角,都做不到。

    “是不是觉得挺操蛋的?”王斌默默掏出一盒红将军,递给徐饶一根,徐饶却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点燃这一根徐饶没有收的烟,完全无视着背后禁止抽烟的大大的标示。

    徐饶点了点头道:“习惯就好。”这个小人物比任何小人物都要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但似乎这样,都不够,甚至在大多人的眼中,他都不该活。

    “总得有人忙着怎么活,忙着怎么死,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有回报又不一定会付出,其实这个世界就是这副模样,无论时代怎么变换,人怎么变换,大多都是如此。”王斌深深吸了一口烟说着。

    这是两人这一夜最后的对话,然后就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并不是徐饶不想说些什么,只是觉得这样就足够了,有些话心知肚明即好,不一定要多说破。

    就是这么两个人,一直看着这声动天下的门庭若市到看着这些红男绿女一个个烂醉的离开,除了这个不断变换的眼前景象,什么也没有改变。

    声动天下的营业时间一直到明早八点,这足够说明这声动天下的火热程度,一直到天微微亮,坐在这里一夜的徐饶才起身说道:“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抽了整整一盒烟的王斌点了点头。

    就在等待无果的徐饶欲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叫出了徐饶。

    徐饶转过头,看着一个打扮靓丽身上气质却与这些来来往往的公主陪唱气质截然相反的女人,这个女人一席白色长裙,长长的黑发如同瀑布一般落下,一张其实并不算多么漂亮的脸,但属于那种特别耐看的类型,越看越有味道那种,但这个女人给徐饶第一个特点就是这傲然的身高,估摸着得接近于一米七八,都要比徐饶高出一个头尖。

    “你在这里坐了一夜?”女人走到徐饶身旁道,上上下下打量着一脸皱巴巴的徐饶。

    徐饶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但既然知道他是何人,徐饶也大体能够猜到这个女人到底是何许人也,不言笑的点了点头。

    “我叫程乐乐,在程家大院见过,估摸着也只是我看见到了你,我是这里的老板。”女人突然伸出手道。

    徐饶看着这只白玉无瑕的手,小心翼翼的握上去道:“我叫徐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