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青天,方源,河南佬那边怎么样了?”老人再次开口说道,不过这一次声音已经没了刚刚那般的有力,反而变的无比的疲惫。

    “无可奈何,他们不是为了扫场子,而是一个个猎杀我们这边的高层,想要彻底掏空我们,张铭君只不过一直在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罢了,这三个河南佬才是他们的王牌。”有些吊儿郎当的中年男人双手插兜的说着,那无比随意的模样,像是在逛着公园一般,不得不说虽然这个男人看似不正经,但这股定力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做到的。

    老人再次皱了皱眉头道:“长卿也没有挡住他们?”

    “夏哥差点被打进了医院,他们简直就是杀人机器,我们拿不下他们,彻底的没辙。”程青天拱了拱手说着,但那副不在意的模样,像是在讨论着与他毫无相关的事情一般。

    而跟程青天一起站着的程方源,就像是一块木头一般沉默着,两人似乎也是两个极端。

    “小友,你怎么看?”老人突然问道。

    所有人目光瞬间聚到了一直不发一言的徐饶身上,徐饶有些措手不及,牙差点咬到舌头,但看着这一道道目光,徐饶打心眼里觉得压抑无比,尝试了几次,就是说不出口任何,像是变成了哑巴一般。

    憋红了脸的徐饶,就是说不出任何话来,就当所有人以为徐饶会这样沉默下去的时候,徐饶开口了。

    “我要会会这三个人。”

    在场所有人,甚至是申云豹,都觉得徐饶疯了。

    老人眼皮跳了跳,但看徐饶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一直闭目养神戴着圆眼睛的老人睁开了眼,再次打量着这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年轻人,那个从来未正瞧徐饶一眼的大胡子老人也再次审视起徐饶。

    到底洪擎苍,往这个战局塞了一个怎样的人。

    “青天,这河南佬下一步会对谁下手?”老人问道。

    程青天不假思索道:“如果不出意外,以他们的节奏,会对声动天下的老板下手,那也是乐乐投资的地方。”

    “我去挡。”徐饶斩钉截铁的说着,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你确定?”老人再次问道。

    徐饶点了点头。

    “好!不愧是洪擎苍能够看上的人,我会安排你到声动天下。”老人叹道。

    徐饶再次点了点头。

    这场不像是会面的会面就这样结束,最终徐饶跟申云豹与程方源与程青天离开会议室,仅仅留下这三位老人。

    “怎么看?”三个老人中戴着圆眼镜的老人说着,这个名为程公明的老人,或许在程家并没有太大的实权,但却是唯一能够跟家主程靖其名的存在,这个教了一辈子书的老人,桃李满天下,其实不乏枭雄级别的人物。

    程靖暗暗摇了摇头,虽然徐饶所说的话完全出乎意料,但是光凭徐饶这一席语不惊人死不休,是改变不了整个局势的。

    “大不了跟这三个河南佬拼了,反正他们已经蛮不讲理的全面开战了。”大胡子老人开口说着,声音粗犷无比。这个名为程威的老人,是程家第三把交椅,虽然脾气火爆,但现在的程家,有半个是从这个老人手中的钢刀中所换来的。

    “老威,就我们现在跟他们硬碰硬,就正好中了郭惊马的下怀。”程靖直接否认了程威的说法。

    “那我们就这样干看着他们一点一点把我们程家缩成一个圆,然后一口吞下?”程威吹胡子瞪眼的说着,还不忘补充道:“至少我忍不下这一口气。”

    “你还能跟他们拼命不成,程家经不起这种折腾,现在所能做的,只有拖住。”程靖一脸无奈的说着,这一盘棋,不是他们下输了,而是双方的实力悬殊太大,对付车马炮完好,他们这边则仅仅只剩下几个过不了河的卒子,没有丝毫的可比性可言。

    “如果发生了最坏的情况,只能考虑松口这个土地项目了,至少不能让程家在我们手里垮了。”程公明扶了扶眼镜说着。

    “我不甘心啊,要是连这个土地项目被曹家抢去,那么程家在哈尔滨,就永远翻不了身了。”程靖叹息着。

    “是生存重要?还是生活重要?”程公明说着,手中所盘的紫檀在这个时候落到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符合此刻气氛。

    程靖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

    或许不光光是他们老,连带着这个老程家也跟着苍老了,对于这个崭新到没有名字的时代,或许程家,是真的到了该被淘汰的地步。

    三个老人仍然在长谈的时候,徐饶申云豹已经站在了程家大院门前,徐饶蹲在地上,身体止不住颤抖着,像是喝了一斤白酒刚刚上了后劲一般。

    申云豹就这样站在徐饶的身旁,不紧不慢的抽着烟。

    走路有些吊儿郎当的程青天走到两人身前,不紧不慢的点燃一根烟道:“那河南佬可不是普通角色,连程家最能打的家伙都被打折了,你拿什么挡?”

    蹲着的徐饶抬起头,看着长相还算亲和,身上没有那些所谓上位者高高在上气势的程青天道:“总得有一个人站出来了挡吧?”或许是因为徐饶的语言太过无力的原因,总让人觉得特别有违和感,谁也想象不到,徐饶面对这几乎无懈可击的敌人,到底能够做些什么。

    “你确定你不是在送死?申豹子,你也不劝两句?”程青天一脸无可奈何的说着。

    申云豹仅仅是瞥了眼程青天,不紧不慢的坦然道:“我赞同。”

    徐饶笑了笑,尽管这个愿意跟他站在一个战线的,也是一个确确实实的丑角。

    对于大体猜到洪擎苍用意的程青天一脸的于心不忍,或许老程家,无论谁死,他都不在意,但是要是徐饶死在了那三个河南佬手上,至少程青天打心眼觉得不痛快,也替徐饶觉得不值,毕竟徐饶甚至连一个名字都还没有留下。

    “申叔,走吧。”徐饶起身说道,表情比起刚才,越发的平静,或许是终于平定了自己心中的情绪。

    申云豹点了点头,对还算有些人情味的程青天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这并不仅仅是你们程家的战争,但有你这么两句话,我觉得咱这么多年朋友没白交,那铁观音没有白送。”

    看着一脸无良的申云豹,程青天立马摆出一副更加无良的神情,或许也因为这个,两人才能够走到一起。

    “少说这些屁话,别死了就行,熬过这道坎,一起坐下好好喝一杯。”程青天挤出一丝笑容,甚至冲徐饶笑了笑,完全把徐饶当成自家人来看待。

    徐饶也回笑了笑,申云豹则点了点头,两人就这样有些萧索的离开了程家大院,算是彻底掺和进了这滩浑水。

    坐在老款大众帕萨特副驾驶上,徐饶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回想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徐饶总感觉自己在做梦一般。

    “直接对上这扎手的河南佬,你有什么打算?”开着车的申云豹问道,其实申云豹也打心底的没有底,说申云豹不在意这一切都是假的,毕竟这些可是关乎着申云豹的命。

    “通过资料来看,这三个男人跟郭惊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这个地步,能够让这三个金盆洗手多年的男人再次干起老本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徐饶问着申云豹。

    申云豹算是明白了徐饶几分意思,摆了摆手让徐饶继续说说下去。

    “资料上其实写了一个东西特别扎眼,那就是三叶剑,他们恩人搜寻了一辈子的东西,估摸着也只有这个,会让这三兄弟会再次出手,而且会义无反顾的对上程家。”徐饶说着,或许这就是徐饶用几个小时琢磨出来的东西,虽然有些归于无稽之谈,但这何尝不是这一场豪赌中的一场豪赌。

    “有这个可能,看来你小子一点不傻。”申云豹笑道,这一次徐饶是着实惊艳到申云豹了,虽然这仅仅是一个小推测,但对于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个世界的徐饶,能够领悟这么多,已经说算是让申云豹眼前一亮了。

    “我本来就不傻好不好。”徐饶笑道,算是缓和了一下自己那紧绷的心情。

    “比起对付这三个河南佬,找到这三叶剑的确划算的多,但你就必须要跟郭惊马过招,你有信心从他手中弄到三叶剑?”申云豹无比现实的说着,可以说前有猛虎,后面的东西显然并不比猛虎要好对付多少。

    “以我推断,三叶剑不一定在郭惊马手中,甚至郭惊马也没有搞到,否则这三个男人明明有充分拿下程家的能力,却一直打着游击战,他们在等郭惊马手中的三叶剑,只要这三叶剑一到手,程家的末日就来了。”徐饶看着车窗说着。

    申云豹愣了愣,偷偷瞄了眼心渐渐不在焉的徐饶,突然发现,似乎这个年轻人,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易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