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八章 救星
    申云豹走后,徐饶就这样在沙发上坐着,阴沉着脸揣摩着,徐饶无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又不得不面对这些他从未想过的东西,最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想了很久很久,或许一个小时,又或者两个小时,徐饶回过神来,眼前的老式吊钟的时针已经指到了三点钟,徐饶起身摇了摇昏昏沉沉的头,看申云豹仍然没有回来的意思,徐饶回到房间躺下还没来得及多想就睡了过去。

    等徐饶再次睁开眼,外面已经大亮,徐饶穿上段霜所买的另一套休闲装起床。

    申云豹在二楼大厅之中正狼吞虎咽的吃着包子,手中还不忘整理着一大叠文件。

    “洗漱用品段霜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申云豹头了不抬的说着。

    徐饶点了点头,洗漱一阵子后,申云豹已经在翘着二郎腿抽烟。

    “我已经安排好了,晚上我们去造访一下程家,打扮的精神点,怎么说也得让那群势利无比的家伙看看。”申云豹弹了弹烟灰说着。

    徐饶再次点了点头,虽然有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但徐饶却并没有太过恼怒,更没有耍所谓的脾气,也没有把申云豹看做自己的小卒子,因为跟这类人比起来,徐饶明白相差的阅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年轻人必须要强势不假,如果没有绝对的能力,耍一些莫名其妙的性子,只会让人徒增看不起。

    申云豹看着态度足够谦虚的徐饶,脸上的疲惫多多少少的舒展了一些,这一夜申云豹到底经历了什么,申云豹只字未提,为了桌上的档案付出了什么,更不会说,但申云豹所要的,很少很少,少到惨淡。

    徐饶在申云豹一旁坐下,摸起包子啃着,开始看起桌子上的文件。

    申云豹却抽着烟默默在一旁看着。

    徐饶看着这厚厚的一叠文件档案,莫名有些头大,但等徐饶一心扎进去的时候,时间又变的飞快,所留给徐饶的时间,恐怕连记住这些名字的时间都不够。

    申云豹一直默默看着徐饶,看着这个无比勤恳却用尽一生也不一定能够跟天赋两字比拟的孩子,这算是可悲吗?申云豹不知道,但要是徐饶真正因为这个可悲而放弃向前,那才是真正的可悲。

    “郭惊马,记住这个人物,这是你现在最大的对手。”申云豹对徐饶说着。

    徐饶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份档案,光是看着关于这郭惊马的照片,徐饶就能感觉到几分霸道,这是一个无论表情还是眼神都无比强势的男人,甚至让人生不起抵抗这个男人的情绪。

    申云豹看徐饶这样细嚼慢咽的看着,直接拿过档案道:“我帮你整理几个重点人物,第一个是这个郭惊马,然后是大尧三兄弟,这三人或许是一个突破口,还有就是郭惊马的左肩右臂王焚玉跟冬子,最后是郭惊马手下的最疯的一条狗,张铭君。”

    申云豹熟练的找出这几份档案,直接甩在了徐饶眼前。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徐饶现在最需要了解的并不是他要与谁一起奋战,而是自己的对手到底是谁,否则真有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徐饶看着这几份档案,又埋头苦干起来。

    申云豹看徐饶再次沉沦进去,起身离开二楼说道:“八点去程家。”

    徐饶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吊钟,还有四五个小时的时间。

    申云豹伸着懒腰离开,这个一宿未眠的男人好像不知道疲惫为何物一般,摇摇晃晃的下了楼。

    生意仍然那般的冷清,又或者这是申云豹刻意追求的东西,申云豹如果靠这家茶馆来生活的话,估摸着早就饿死了。

    打扮有些ol的段霜正用手机看着密密麻麻的数字,看都不看一眼下楼的申云豹。

    “段大小姐,你家子那些钱还不够你啃的,至于这么拼命吗?”申云豹看着段霜说着。

    段霜仅仅是白了一眼申云豹,并没有说什么。

    申云豹也不觉得难堪,毕竟比段霜无视是常有的事情,申云豹厚着脸皮在段霜对面坐下,翘着二郎腿点燃一根烟,不过又惹得一阵白眼。

    “真是世风日下,世风日下。”申云豹老气横秋的说着,那张本来就特别显老的脸变的更加的苍老。

    “你不是天天吆喝着生活都平淡出了水来,这一次满意了吧。”段霜一脸鄙夷的说着,申云豹这类人物,虽然看似一眼就能看通透,但要是真是那样的话,申云豹就不会处于这个高度了,这就是这类人的生存之道,说不上不光彩,但也绝对算不上体面。

    申云豹叹了口气,没有反驳什么。

    “这个年轻人什么背景?”段霜看似不经意的说着。

    申云豹笑了,对心不在焉看着手机的段霜道:“怎么?就凭你这眼光也看不透?”

    段霜放下手机,冷着脸看着申云豹道:“好好说话。”

    “他叫洪擎苍叔,你说是什么角色?”申云豹突然焉了一般说着。

    “看不出来他能够跟洪擎苍扯上关系,他来哈尔滨是为了程家这档子事?”段霜点燃一根女士香烟,不够抽烟的样子要比申云豹那别扭的掐烟模样赏心悦目一万倍。

    看着段霜的红唇咬着香烟,申云豹吞了一口口水道:“女人太聪明了不好,要是把什么都看透了,就很难爱上一个男人了。”

    “少贫嘴,回答是还是不是。”段霜吐出一口长长的二手烟说着。

    申云豹干巴巴的点了点头,显然是拿眼前这冰霜女王一点办法都没有。

    “洪擎苍仅仅派他过来,是卖的什么药?这样是害了程家,还是救了程家?”段霜弹了弹烟灰说着,即便是烟这俗不可耐的玩意,在这个女人身上都显得无比的优雅。

    “不过想磨练磨练这小子罢了,不过代价太大了点。”申云豹一脸苦涩的说着,出了程家以外,其实最受牵连的还是他,要可知道他这边的棋子跟另一边比起来,可是毫无正比的。

    段霜看着一脸苦涩的申云豹,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笑道:“这都是报应,谁让你前几年造了那么多孽,这不,债主找来了。”

    “你就甘心见死不救?”申云豹哭丧的脸说着。

    “我可不想跟这事扯上关系,水太深,先锋兵是这无比骁勇的河南三人佬,背后还有着郭惊马这混世魔王,而郭惊马背后还站着那么一个曹家,这场仗可以说没有任何胜算,苦了你了,申云豹,在哈尔滨的安宁日子恐怕是到头了。”段霜说着,现实无比,现实到让人打心眼里觉得不现实。

    申云豹一脸的悲壮,苦笑道:“也不能到这个地步吧。”

    “还有可能更惨。”段霜难得的笑出声来,不过这媚态十足的笑脸,在申云豹眼中是那么的不招人待见。

    “救我啊。”申云豹叫嚷着,不过却换来段霜一阵白眼。

    “我救不了你,你还是祈祷祈祷那年轻人会不会把你救出这水深火热罢了,申云豹要是哪一天你真的死了,到时候我会帮你收拾,而是会把你的葬礼办的漂漂亮亮的,至于欠你的那点人情,就当还了。”段霜雪上加霜的说着。

    申云豹的表情更加难看了,他比任何都要明白,徐饶能够成为他的救星的几率到底是多么的渺小,所谓的大人物啊,就是如此,总是在弹指间,把小人物折磨着不知道怎么生,怎么死。

    “洪擎苍看中的人,即便是看上去再怎么平庸,再怎么不出彩,也得有洪擎苍看中的地方,既然洪擎苍让他过来,心中肯定有数,你做好你该做的,说不定还能从这个救星身上得到点什么。”段霜起身说道,看了看手腕上的浪琴女士手表。

    “从目前来看,在这个救星身上我看不到什么希望。”申云豹面如死灰的说着。

    “以至于这样混混僵僵的活着,不如就这样豪赌一次,要可知道有多少人想跟洪擎苍打交道,别身在福中不知福,申云豹你飞黄腾达了,别忘了我这个黄脸婆就成,到那个时候,让我给你当小三我都干。”段霜调笑的说着,挑逗着现在神经无比脆弱的申云豹。

    申云豹脸上却没有任何高兴的神色,瘫坐在沙发上死气沉沉道:“让你给我当小三,你家老爷子还不活劈了我,除非我到了洪擎苍那个高度。”

    “心里有数就成。”段霜看着申云豹那不活蹦乱跳老老实实的模样,很是满足。

    “现在就走?”申云豹没好气的说着。

    “我还要做spa,你就跟着你的小救星好好商谈商谈怎么演好这出戏吧,虽然苦情了点,但台下的观众可都瞪着大眼看着呢,可别丢了人又丢了命。”段霜无视着半死不活的申云豹。

    “去去去,屁股再翘胸再怎么挺,脸蛋再怎么俊俏,也没有一个爷们敢要你。”申云豹一脸不耐烦的说着。

    段霜一阵笑,这个冰霜女王似乎今天心情大好,不过申云豹则悲剧到了极点。

    “他,真的会是救星吗?”段霜离开后,申云豹一个人喃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