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七章 动荡
    离开这座徐饶曾经仰望都不敢仰望的商场,徐饶提着大包小包上了保时捷911,这一次徐饶多多少少适应了这个层次最基本的东西,就如同徐饶在小兴安岭所度过的第一晚一般。

    两人相继一路无语,又或者这两个相差了无数个世界的人,原本就没有什么话题可言。

    回到逍遥茶馆的时候,天差不多暗了下来,段霜抛下徐饶跟那把用狍子皮包裹起来的扎枪后,就开着保时捷911风风火火的离开,留着徐饶提着大包小包背着扎枪在风中恍惚着,甚至徐饶打心眼里感觉自己像是从未见过这个女人一般,但自己身穿的西装又告诉徐饶这一切都是真的。

    走进逍遥茶馆,仍然冷清到没有一个客人,不过这一次申云豹已经在一楼早早等着他,看焕然一新徐饶进来后,申云豹并没有太过的惊讶,不紧不慢的拉上了茶馆的卷帘门,领着徐饶来到茶馆二楼最里的房间,这是一间很简陋的客房,虽然如此,跟徐饶在小兴安岭所住的地方比起来,也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以后你先在这里将就着,你先收拾收拾,等会我跟你谈谈。”申云豹一脸正经的说着,但那张脸却实在给人不了什么正经的感觉,又或者申云豹穿上一身黄金钻石,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俗人。

    徐饶点了点头,谢过申云豹后,就开始收拾起这还算干净的房间,申云豹则嘟囔着什么离开,看申云豹的模样,似乎心情并不怎么好。

    徐饶仅仅是把新买的衣服随便放到柜子中,连带着自己穿来那一身带有浓浓小兴安岭味道的衣服,虽然段霜强烈要求自己把这一身破烂给丢掉,但徐饶想着自己总有一天要回去那个地方。

    扎枪直接横放在柜子旁,摸了摸腰间那两把匕首,徐饶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离开这间并没有多了太多东西的房间。

    虽然自己已经远离了小兴安岭,身处于这个熙熙攘攘的城市之中,但如果没有这匕首扎枪,徐饶打心眼里觉得没有安全感,换种意义来说,徐饶甚至更畏惧这座城市。

    申云豹仍然在两人相遇的地方等着,看徐饶出现,摆手意识徐饶坐下,自己开始熟练的煮起一壶茶。

    徐饶静静的看着申云豹煮茶,其实徐饶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冒,那小小的杯子对徐饶来说,并不解的渴,只能徒徒消逝时间,不过时间这东西,对于现在的徐饶,太过太过宝贵了。

    “不妨告诉你,现在的哈尔滨,要比小兴安岭还要不安分。”申云豹说着,并没有危言耸听的意思,毕竟这一切都是徐饶早晚都要面对的,不如直接说白了。

    徐饶点了点头,想让申云豹继续说下去,毕竟徐饶也想要搞明白自己来到这座城市,到底要做些什么。

    “说来话长。”申云豹小小泯了一口茶水,絮絮道来。

    “东北三省,二十年前洪家一家独大,其实洪家的代表人物,也就是你洪叔,那个时候洪擎苍是什么人物,也是唯一一个彻底打下了东北三省的大枭,但因为某些原因就此退出了东北三省的舞台,留下一出还没唱完的戏,洪家也就此定格在了沈阳。”申云豹说着这漫长而又空虚无比的历史,这是被大多人遗忘的东西。

    “剩下的利益蛋糕就这样被瓜分,哈尔滨就是一个典型,洪家的撤出,导出了一个哈尔滨新的时代,接手大半个哈尔滨项目的程家,还有根深蒂固的曹家,外加一些大大小小出彩的小辈,哈尔滨的局势就这样定格下来。”申云豹再次倒满一杯茶,一饮而尽,品着嘴里的苦涩。

    徐饶仍然聚精会神的听着。

    “现实这东西,不可能一直美好下去,程家跟洪家因为是世交的原因,即便是曹家已经到了可以吞并程家的地步,也没有敢对程家下手,他们真正畏惧的,是洪家,又或者是洪擎苍。但是洪擎苍一消失就是十几年,直接导致洪家整体实力的下滑,对东北的控制也大不如从前,最近又被内蒙来的几个猛人给打的不可开交,所以哈尔滨的局势很是激流暗涌。”申云豹大有煮茶论天下的意思。

    徐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最近的一个土地项目成了一切的导火线,曹家手下最能咬的狗,直接对程家下手了,我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从河南召来了三个实力恐怖的疯子,直接把早已经走了下坡路的程家打到苟延残喘的地步,所以程家向洪家求救了,而早已经应接不暇的洪家找到了洪擎苍,而洪擎苍仅仅派了你来此。”申云豹一口气说完。

    徐饶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表情无比的平静,但内心早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这一切,都是曾经的徐饶所无法想象的,更别说剩下的一切,是需要徐饶所主宰的。

    申云豹看着眼神已经晃动的徐饶,叹了口气道:“心中有底了没?”

    徐饶直截了当的摇了摇头,只能说这一次迈的步子太过大了些,让徐饶一时没有任何的头绪,甚至此刻的徐饶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做些什么?

    他所知道的,只是自己要面对什么,这会是徐饶无法想象的一盘棋。

    申云豹苦笑道:“就当这一切都是一盘棋,我就是你的卒子,当然我手中的资源也会交托给你,至于这一盘棋到底怎么下,全看你。”

    徐饶挠了挠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心中一直念叨着那木屋中刻的一行字,每临大事有静气。不过徐饶仍然控制不住自己那渐渐颤抖的身体,徐饶并不是畏惧,是紧张。

    “我要程家所有的资料,还有曹家,还有关于那条所谓的疯狗,还有那三个河南人,还有你的。”徐饶努力让自己语气不颤抖的说着,徐饶现在只想要搞明白一切,他不想像是一个无头蚂蚁一般。

    申云豹看着自作镇定的徐饶,对于老道的申云豹,何尝看不出来徐饶对于这种战役本来就是张白纸,甚至申云豹都怀疑,让徐饶参与又或者站在这种风暴的核心有点太过强人所难了点。但尽管如此,申云豹仅仅是平静的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你说我们能有几分胜算?”徐饶看着欲要离开的申云豹说着。

    申云豹想了想,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两分?”

    “我要实诚话。”徐饶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

    申云豹拱了拱手道:“那就一分。”

    徐饶苦笑。

    “以现在的局势看来,我们现在只有半个月的时间,现在我会去联络程家,大局的走向还得看程家到底有何打算,不过现在每一步都无比重要,你要做好准备,你所要面对的,不光光仅仅是这么一场赌上太多生死的棋,还有程家所有人的目光。”申云豹说道,这是申云豹掏心窝子的实诚话。

    其实对徐饶这个年轻人,申云豹谈不上反感,申云豹猜测过徐饶的身份。从纨绔到红色子弟,到底不可一世的二世祖,最后是名震京门的富四代,但申云豹一次次都否认了,因为在徐饶身上,申云豹看不到那些东西,又或者在徐饶身上,申云豹并没有看到任何扎眼的东西。

    最终,申云豹只能说徐饶仅仅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这是一个最不像是答案的答案,又那么的最接近于答案,申云豹所好奇的,仅仅是这个普通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够踏入这个高耸入云的世界。

    徐饶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但颤抖的眼却出卖了徐饶,说到底,徐饶心中还是真正的畏惧了,他甚至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打过架,现在直接让他主导这一场刀光剑影,用力太猛了点。

    申云豹最终叹了口气,其实他并不是对徐饶失望了,只是有些同情徐饶,只能说洪擎苍也是在下一步险棋,想要把这个最普通的石子磨砺成最闪闪发光的金子,就必须让徐饶一次次经历这些,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徐饶的心态迅速成长。

    但如果稍有不慎,徐饶这一块石子,就有可以落入这时代的海洋之中。

    “我先去调查资料了,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小事我会给你安排好,但大事,也得全部由你绝对,至于为什么,我相信你也清楚,虽然不要辜负了洪擎苍的良苦用心,但也不要太过的牵强。”申云豹起身说着。

    徐饶仅仅是这样的坐着,脑中如同爆炸了一般,无法平静。

    “申叔,谢谢了,这些东西原本你没有理由说,这些事你本不需要牵扯进来。”徐饶一脸愧疚的说着,毕竟申云豹是完全因为他牵扯了进来。

    申云豹突然笑了,边笑边说着:“说这些就见外了,做这些,我也不是没有好处。”

    看着实诚无比的申云豹,徐饶也终于笑了,这是真真切切的笑了,这一次,至少至少,他并不是孤身一人。

    又是一个熟悉的相遇,如同徐饶第一次见到郭野,第一次接触洪擎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