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六章 焕然一新
    看着眼前这辆红色的保时捷911,又看看自己这一身脏兮兮的打扮,徐饶都有点不好意思坐进去。

    戴上墨镜无比高冷的女人看着一脸犹豫的徐饶,冷声说道:“上车,还真当这是稀罕玩意?”

    徐饶苦笑的点了点头,想想这种车,可是自己在大街上见到的东西,更别说坐进去了。

    所相差的并不是一个世界啊,徐饶坐在有些别扭的副驾驶上感叹着,要可知道他除了驾校的老款桑塔纳,没有碰任何的车,对于车这种高消费的东西,生活极其艰苦的徐饶想都不敢想。

    听着这一道道声浪,保时捷911就这样飞了出去,穿着高跟鞋还敢这样开,这着实让徐饶心提到了嗓子眼,但看着开车的女人一脸淡定的表情,徐饶心情也跟着默默平静了下来,自己这条小命跟这个女人比起来实在太不值钱了。

    对于这个打工的女人为什么座驾是保时捷911,徐饶并没有太多疑惑,能够跟洪擎苍打交道的申云豹,即便是长相再怎么不堪,也不是简单人物,而这个能让申云豹服服帖帖的女人,也肯定不会是什么普通的角色。

    这一类人物,都不是徐饶那斗升小民的视野能够想象的到的。

    “段霜。”女人冷声说着,从一开始就没有再瞧徐饶一眼。

    “徐饶。”徐饶有些尴尬的说着,还是对女人身上这股高冷无法适应,他不擅长应付女人,更无法面对一个女人的眼泪,这是徐饶无法改变的东西,某些东西早已经入了骨子里。

    然后两人就彻底没了对话,徐饶也渐渐适应了女人这彪悍到极点的开法,这辆经过某些改装的保时捷911就这样如同灵蛇一般穿插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一骑绝尘一般,不过几次差点让徐饶叫出声来,不过好在每一次都算是有惊无险。

    保时捷911停在了一家巨大的商场的地下室。

    “下车。”这是段霜对徐饶真正意义上的第二句话。

    徐饶傻了吧唧的点了点头,鼓捣了老一会才打开车门。

    等徐饶下车后,段霜已经站在了电梯口,看着背着一根长杆子的徐饶皱了皱眉头道:“把家伙放到车上,虽然说着社会阴暗了点,但还不到到处都有杀手的地步。”

    徐饶老脸一红,他当然明白段霜所说的家伙到底暗示着什么,暗叹段霜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一般人也不会联系到徐饶所背的东西会是这个。

    那这不离身的扎枪放到911后备箱,徐饶还算正常了几丝,除了那散乱的长发跟那一身野人服饰以外。

    两人就这样坐着私人电梯上了十八楼,上了楼段霜踩着高跟鞋走在最前,徐饶硬着头皮跟在身段妖娆的段霜身后,可以说打扮极品的徐饶要比戴着墨镜的段霜还要赚足了回头率,毕竟在这种高档到极点的地方,段霜这类人并不少见,但徐饶这类人绝对是稀罕玩意。

    即便是徐饶老脸再怎么红,也经受不了这一道道目光,瞬间脸就红了起来,差点把头低到了地下。

    高跟鞋的声音似乎停下了,徐饶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要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个头尖的段霜正俯视着他,那大大的墨镜虽然遮挡了段霜大半的容颜,但仍然能够看出段霜无关的精致,那血红的嘴唇微微上挑着。

    “看够了没有?”段霜说着。

    徐饶很实诚的点了点头。

    “腰杆给我挺直,头给我扬起来,我都不丢人,你害什么臊,一个男人要是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话,也没有任何人会瞧得起你。”段霜双手掐腰说着。

    徐饶的表情突然恍惚了,此刻,徐饶想起了那个女人,一个同样能够把话变成重锤的女人,也就是这些话,给予了徐饶太多太多的向前的动力。

    徐饶默默挺直腰杆抬起头,像是一个再怎么苦,再怎么疼都喜欢逞强的孩子。

    “这才像样。”段霜点了点头说着,然后又踏着高跟鞋往前走着,一直到一家特殊的造型服饰店面。

    “小花,这小子就交给你了。”段霜走进电子门,干净利落的说着。

    一个打扮风骚的男人像是领了命了奴才一般迎了上来,有些花枝招展道:“霜姐,有一阵子没来了吧。”

    段霜没有理会这个有些bl倾向的小花的献媚,而是自顾自的摸起一本时尚杂志漫不经心的看着。

    小花显然没有在意段霜的不理不睬,像是摇着尾巴的小狗一般迎了上去,但在下一刻,小花那花枝招展到不能再花枝招展的笑容凝固了,他看到了一个完全可以颠覆他整个时尚观的家伙,发型不搭脸蛋,脸蛋不搭衣服,衣服不搭裤子,裤子不搭鞋子,这简直就是一个不搭到极点的家伙。

    “鬼啊!”小花很娘炮的喊着。

    “叫什么叫,还不赶快动手,弄的普通点就好,衣服我给他挑。”段霜白了一眼大惊小怪的小花道。

    徐饶则一脸傻逼的站着,任由这个小花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自己,其实徐饶也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捏着兰花指的小花,看着小花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徐饶就感觉自己一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小一小二。”小花喊着。

    两个个有些懒散的妹子走出来后,看到徐饶后,一个个呆若木鸡的站着。

    “看什么看,还不麻利的。”小花捏着兰花指说着,算是慢慢适应了打扮包扎的徐饶。

    就这样,这本来安静的小店,传来一声声尖叫。

    小一看到徐饶额头上那三道恐怖的伤疤叫了出来。

    小二看到徐饶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叫了出来。

    最后这个叫小花的男人看到徐饶换衣服时的下身后,捏着兰花指娇羞的叫了出来。

    段霜接连看了几本时尚杂志,有些无聊的掏出手机查着一些关键词,就这样大约过了有四个小时左右。

    “霜姐,霜姐。”小花用内八的步子爬过来叫道,那声音是要多酥麻有多酥麻。

    “少恶心我,有话快说。”段霜头也不抬的说着。

    小花撒娇一般跺着脚道:“霜姐,还不看看你带来的小兄弟怎么样?”但一个大老爷们做出这些举动出来,实在有些颠覆人的世界观。

    段霜这次抬起头,不过显然被小花的模样恶心到了,逃一般起身走向更衣室。

    小一小二正两眼放光的站在更衣室门口,一脸花痴的看着更衣室,段霜好奇心更浓了,走到更衣室门口往更衣室里望过去。

    一脸羞涩的徐饶正这样站着,一身合身黑色的罗蒙休闲西装,本来乱糟糟的长发被简单的剪短,干净利落,正好能够盖住徐饶额头上那三道让人望而生畏的伤疤,胡子拉碴的脸已经被修理的干干净净,一张还算平庸的相貌,却总能给一种特别沧桑的感觉,特别是那一张深邃无比的眼,让看惯了楚楚小生的小一小二差点叫出声来,这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徐饶这一瞬间焕然一新。

    但最主要的,还是徐饶身上的气质,一种很特殊很特殊的气质,让人一眼看过去,虽然不扎眼,又或者并不是多么的出彩,但看久了,会让人不自觉的陷进去,不赏心悦目,却特别耐看。

    段霜就这样站着,一动也不动。

    “看够了没有?”徐饶清了清嗓子道,他也不相信自己竟然改变了这么多,看着更衣室镜子之中的自己,徐饶总感觉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但尽管如此,这个人确确实实的就是自己,自己到底改变了什么呢?徐饶打心眼里好奇,但自己是的的确确的变了。

    段霜这才回过神,无比的有戏剧性,段霜潜意识躲避开了徐饶的眼神,对站在门口抛着媚眼的小花道:“另外拿几套我刚刚在外面挑选的衣服,身上这套西装也一起买了,钱就在卡里扣。”

    “得嘞。”小花一脸媚笑的说着,不忘对徐饶一阵挤眉弄眼,有些勾搭的意思,这让徐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小花让徐饶终于发现自己最怕的不是女人,而是这类人。

    一直到一切装好后,段霜阻止了徐饶脱下这一身西装,但还是阻止不了徐饶又带走了那一身破烂,两人就这样离开,这一次徐饶同样走在这非富即贵的十八楼,是那么的自然,或许看着现在的徐饶,谁都跟刚刚那个另类联想不起来。

    “看到了吗?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慧眼识金的能力,即便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大多人所看到的,也仅仅只有你的金玉其外罢了。”看着这巨大的落差,段霜一脸感叹的说着。

    徐饶默默点了点头,这个时代既是如此,无比的现实,清高也好,故作姿态也好,总得摆出迎合这个时代模样,因为也仅仅只有这样,才能够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即便是这外表是何等的虚伪,是何等的不切合实际也好。

    但大多人总会喜欢,甚至是迷恋。

    抽象,无比的抽象,徐饶打心眼里这样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