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四章 哈尔滨
    离开的路总是要比来时路要显的短暂,徐饶还没有彻底把洪擎苍临行是对他说的话啃进脑子里,就彻底远离了兴安岭,这一次,徐饶整整走了七天,比起来时的半个月快要一倍还要多。

    坐上开往哈尔滨的长途,身着打扮怪异的徐饶坐在了最后一排,算是没有太过的引人注意,虽然司机好几次打算要把徐饶所背着的东西没收,但看徐饶如同原始人一般的打扮,外加徐饶那偶尔闪过让人心寒的目光,这不愿多管闲事的司机就没有纠缠的徐饶不放。

    车上座位慢慢坐满,唯独留下徐饶身边的座位,毕竟谁也不愿意跟一个野人一般的家伙坐到一起,这趟喧喧闹闹的长途就这样发车了。

    徐饶在最后也难得的清静,本来打算闭目养神一阵子,但闭上眼就沉沉的睡去。

    这近一天一夜的旅途就这样过去,或许是徐饶太累的原因,等徐饶睁开眼的时候,身边已经从树林变成了高楼耸立,徐饶也想不到自己竟然睡了这么久,不过能够这样打发这枯燥的时间,也不算是坏事,徐饶伸了个懒腰,身上的骨头啪啪作响着,肚子也跟着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徐饶摸了摸肚子,打心眼里觉得饿了,但好在这个时候到了长途汽车站。

    车上憋急了的人们一拥而散,只留下这次缓缓下车的徐饶,徐饶总能在此刻感到浓浓的孤独感,但这股浓烈的孤独感,在徐饶下车的一瞬间,瞬间被这座巨大城市给予徐饶的震撼所掩盖。

    已经没了那高耸的红松树,只有各种高楼大厦,徐饶就如同一个刚进城市的孩子一般,仰着头看着,虽然模样煞是可笑,甚至连来往几个来此打工的人们都嘲笑着这个山里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饶在人来人往的长途汽车站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踏上这水泥地面,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

    甚至徐饶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彻底离开的小兴安岭,自己正站在一个叫哈尔滨的城市,一座他曾经落过脚却没有留下什么记忆的城市。

    肚子在这个时候很煞风景的响了起来,正感慨良久的徐饶再次清醒过来,感觉自己已经饿的有点头晕眼花,在长途汽车站旁边随便找了家小板面店,在这简陋的店中坐下,徐饶直接点了两碗加大碗。

    看店的只有一位看样子不超过二十的小姑娘,要不是店中还有几位客人,这小姑娘真有报警的打算,因为徐饶的打扮实在是太过狂野了些,在一个城市人眼中,这显然不是什么个性,只能说是个疯子与神经病。

    看徐饶用一口正宗的普通话点了两碗面,外加徐饶老老实实的坐在了角落,这长相清秀的姑娘也松了一口气,手脚利索的下起面,期间一直在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徐饶,此刻这姑娘把徐饶划分到了某些cosplay的怪人之列。

    徐饶坐下后就开始打量起这小店面,从头看到尾,似乎连菜单都看了几遍,像是一个对一切都充满着好奇的孩子一般,最后把目光移到这端着面条上来的姑娘身上。

    这是一个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都不像是北方人的姑娘,长相还算是眉清目秀,属于那种让人看了就会生出一种保护**的妹子。

    徐饶突然想到某些情节,那就是男猪脚修炼了一身武功,然后下山时在小店中来了一出英雄救美,然后美女以身相许,男猪脚最后抱的美人归。

    一直到两碗面条放到了徐饶眼前,徐饶才觉得自己刚刚想法到底是多么的可笑,现实之中哪里有那种这种的机遇,最重要的是,要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仅仅需要知道一个名字,而让一个女人彻底爱上一个男人,需要让这个女人知道这个男人的一切。

    徐饶掰开一次性筷子,开始吞起这两碗热腾腾的面条,不一会的功夫这两碗份量不少的面条就见了底,徐饶很豪爽的举手又要了两碗,看的这算账的妹子一脸的惊愕,似乎在开店这两年,还没有见到能够吃四碗的猛人。

    但在妹子的惊愕之中,这个如同野人一般的家伙还是做到了,而且是又点了一碗,完全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思。

    五碗面条就这样被徐饶解决,喝完最后一口汤,徐饶才喊出一声痛快,这模样,特别像是某些梁山好汉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样子,但是在这个有些畸形的时代之中,这些原本已经淘汰的东西,只会让人以为这是疯子的作为。

    妹子就如同看神仙一般看着徐饶,一直到徐饶起身妹子才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从徐饶身上移开。

    “多少钱?”徐饶的声音有些微微沙哑的问道。

    “二...十...”妹子声音有些颤抖的说着,似乎是害怕眼前这个男人会瞬间的发疯一般。

    徐饶掏出一叠钱,找出一张有些皱巴巴的钞票,放到妹子眼前,在妹子那敬畏无比的目光之中,就这样不拖泥带水的走了,毕竟吃掉五碗面条并不是真正的本事,顶多只能叫饭桶罢了,或许徐饶会在这个妹子的人生之中留下惊鸿一瞥,不过仅仅也不过是个人生过客罢了。

    一直到离开这小小的板面馆后,徐饶才一脸遗憾的叹了口气,那些他所想象的情节终究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又或者他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主角。

    在马路边废了好一阵工夫在拦住一脸出租车,大多师傅都没有敢停下拉这位打扮怪异的客人,不过倒是一个还算年轻戴着眼镜的司机从徐饶身边停下,上上下下看了老一会徐饶,才让徐饶上了车。

    “去哪里?”司机警惕的问着。

    “逍遥茶馆。”徐饶答道。

    司机看着虽然打扮怪异但言行举止还算正常的徐饶,犹豫一会,但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道:“那可还远着,最少要二百。”

    徐饶看着这下了莫大决心宰了自己一笔的司机,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在意什么,直接破例掏出两张红牛从缝隙递给了出租车师傅。

    司机接过这两张红牛,反复验证了几次确定是真钞后,才关掉表发动车子。

    或许是徐饶太过出手阔绰的原因,这年纪不到三十岁的出租车师傅小心翼翼问道:“不是本地人?”虽然这完全是一句废话。

    徐饶点了点头。

    “来哈尔滨打工?”出租车师傅心中小小懊悔了一下,看徐饶的打扮,怎么都不像是有钱的样子,自己还痛宰了一顿,实在有点畜生了点,但想想家里的老婆孩子,出租车师傅心中瞬间少了几分负罪感,毕竟这就是他的生活,看似不光彩,却要光光彩彩的支撑起一个家,他要不择手段的让这个家庭在这巨大的城市生存下去。

    徐饶笑了笑道:“算是吧。”

    看见徐饶那还算亲和的笑容,这话匣子出租车师傅也没了几分隔膜,开始绘声绘色的聊了起来,扯到了天南海北,最后绕道自己那悲催的生活,就如同找到一个知己一般,话如同洪水一般不可收拾。

    徐饶则一直默默的听着,偶尔插嘴说上两句,但瞬间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淹没在了这出租车师傅的吐沫星子之中。

    “小兄弟,这城市可没有一个好人,哥是看你老实,才说这话。”出租车师傅有感而发的说着,脸上带着小人物特有的憎恶在其中。

    徐饶再次点了点头。

    出租车师傅看徐饶一脸不在意的模样,再次强调道:“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伤人之心一定得有,防人之心一刻都不能无,其实这城市没一点意思,每天就这样弯着腰杆可笑的活着,在大人物眼中,即便是我们努力一辈子,也tm是个小丑,但还是有那么多傻子往这里奔,企图能够找到点什么,不过放心,只需要两年,就能够让这些傻子从那里来,回到那里去。”

    徐饶听着这肺腑之言,他想到了曾经的自己,但是这些傻子们,就真正的是傻子吗?或许徐饶不甘,或许徐饶憎恨这一个个门槛高到可怕的世界,或许徐饶仇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但是徐饶从来没有真正的后悔过,如果不踏入自己那一滩温水,他永远不会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大。

    那样无知无欲无求的活着,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一个人,一生,一辈子,除了子孙后代以外,需要留下些其他的东西。

    出租车师傅仍然津津有味的说着,徐饶看向窗外,这车水马龙的城市之中,真的有他想要找到的那问心无愧吗?徐饶一遍遍这样问着自己,又一次次的给予自己不确定的答案,有对的,有错的,有无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