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章 三人组
    哈尔滨龙阳火车站,三个风尘仆仆的男人下了从河南郑州而来的火车,领头的是个即便是在北方都有些鹤立鸡群的汉子,汉子一身吐了吧唧的打扮,一副黝黑模样,脸上洋溢着一种来自大山的笑容,笑的一脸的人畜无害,朴素的让人以为没有任何城府一般。

    在这个男人背后,跟着两个看起来给人一种浓浓恶人相的家伙,实则这两人的内心也是如此,头一个壮的像是一头牛,留着一头坑坑洼洼的平头,身上还背着一个大大的蛇皮袋子,不过这看似沉重无比的袋子,在男人手中显的是那么的若有若无。

    跟在最后弯着腰杆的是个顶着光头一副小人相的家伙,这个光头男人那贼眉鼠眼的模样,甚至火车站的小扒手们都望而生畏,这男人一直左左右右的偷瞄着什么,身边一个大妈警惕的把孩子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就是这样一个组合,踏进哈尔滨城,只会让人打心眼里觉得好笑。

    一个特别的车队吸引到了这些外来人与归来人的侧目,一辆白色的加长林肯,然后是四辆黑色的奔驰s350,这个牛逼哄哄的车队就这样停在火车站门口,算是赚足了回头率。

    在加长林肯上,坐着一个理着飞机头,一身私人订制黑色西装的年轻人,这个让人看起来特别顺眼的年轻人正一遍遍擦拭着他那锃亮的皮鞋,嘴里正嘟囔着什么。

    开车的司机是个穿着中山装木讷到古板的男人,男人一头不知道过时多少年的三七分,长相虽然还算俊朗,但这一套打扮走在大街上,不说有没有时尚感,总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邵哥,老板让我接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还特意不告诉我要接的是谁,还弄这么大的排场。”年轻人擦完皮鞋,一脸幽怨的说着,这个一身傲气的年轻人显然对这份苦差并不满意。

    “听说是三个能够弄翻整个程家的猛人,至于是谁,我也不清楚。”坐在驾驶座的男人操着一口特别生硬的普通话说着。

    年轻人愣了愣,一脸讽刺道:“现在这个支离破碎的程家,还用这么大的排场,我就能给轻轻松松解决了。”

    看着这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年轻人,男人只是微微的笑了笑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说这个程家曾经也能排的上哈尔滨的前三甲。”

    年轻人冷哼一声道:“不就是为了这个土地项目,直接让我带人把工地打下来,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个程家能拿的出手谁。”

    “你可是老板重点培养的对象,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打打杀杀那一套早就过时了,现在虽然你感觉不到什么,等到你真正站到老板那个高度,就会知道你身上那一点点黑,花上一千万,一个亿都抹不掉。”男人说着,听着火车站的播报,冲年轻人示意了一个眼神。

    正要反驳什么的年轻人看到男人的眼神后,乖乖的闭上了嘴,知道自己是来做正事的,再整理了一下打扮,打开车门下了车。

    一身单薄的西装,站在寒冷凛冽的火车站门口,这个名叫张铭君的年轻人打心眼里觉得屈辱,心中多多少少有几丝怨言,想着到底是什么家伙能够让他来亲自迎接。

    “小张,收收你那情绪,老板说了,是贵客。”开车的男人冲一脸幽怨的张铭君说着。

    张铭君整理了整理领子,一脸苦涩的点了点头。

    人来人往的火车站。

    “大哥,那郭什么东西所说的车牌号是多少来着。”身材强壮无比的男人说着。

    “笨鸟,65432这个都记不住。”走在最后身材最为娇小的光头男跳脚说着。

    “三百,我可是你二哥,你不能对我这么说话。”这个怎么看都像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男人傻了吧唧的说着。

    “别吵了,老二你也是,没事动动你那脑子不是坏事,否则可不会有什么婆娘愿意跟你。”走在最前,年龄最大的男人笑道。

    “大哥,你跟三百有脑子就成,你叫我宰谁我就宰谁。”这个被称为老二的男人挠着头,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着。

    “闭上你那臭嘴。”走在最后排行老三的男人给了老二后脑勺一巴掌,气的满脸通红的说着。

    老二一脸无辜的看着这个气势汹汹的老三,果真老老实实的闭上嘴。

    三人刚刚走出火车站,那个足够有画面的车队就映入了三人的眼帘。

    “那姓郭的,出手还是跟以前一样。”排行老大的男人摸了摸下巴的胡茬,一脸无奈的说着,极其傻气的冲对面的车队跟气势汹汹的一行人摆了摆手。

    张铭君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老板吩咐自己要好生伺候招待的人,竟然是个这样的组合,看着这如同乡巴佬而且极其扎眼的三人走向他们,张铭君看着来来往往路人那惊异的神情,让张铭君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看来就是他们。”比起张铭君,这个开车的男人则平静的多,因为这个男人能够看出这三个特别扎眼的组合,不容小窥。

    “老板是不是在玩我,就凭他们能够拿下程家?”张铭君咬牙切齿的说着,心中的不满彻底的爆发,恨不得把这三人给就地拿下。

    男人看着面红耳赤的张铭君,暗暗摇了摇头,反而先行迎接上这三人,恭恭敬敬的伸出手道:“鄙人邵云,我身后那年轻人叫张铭君,受郭老板吩咐来招待你们。”

    走在最前的男人握住了这只布满老茧的手,一脸朴素无比的笑道:“你可以称呼我大尧,我身后的是二虎跟三百。”

    两只手在空中握了大约有五秒,也是极其漫长的五秒,这两只紧绷的手,像是在做着什么较量一般。

    终于,邵云率先松开手道:“尧哥,果然名不虚传,老板正等着你呢。”

    “见笑了。”这个怎么看都俗不可耐的男人拱了拱手,领着身后并不安分的二虎三百大步走向这加长林肯,一脸的自然,甚至说的上稀疏平常,就如同坐上了工地的卡车一般。

    “小张,这三人,不简单。”在原地的邵云冲仍然一脸无趣的张铭君说着。

    张铭君愣了愣,看着不像是开玩笑的张铭君,突然注意到邵云那微红的手。

    “麻烦你替我开车了。”邵云一脸尴尬的说着,手在寒风中微微颤抖着,虽然在大多常人眼中,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练家子,但跟刚刚那个看似平庸实则举措雄阔的男人比起来,他差的不是一个层次。

    张铭君一脸惊愕,但看着邵云就这样上了后面的奔驰s350,张铭君才一脸惊慌失措的上了驾驶座。

    张铭君发动车子,透过后视镜打量着在后座的三人,领头的男人看样子正在闭目养神,虎背熊腰理着平头的男人正一脸傻笑的坐着,在这个男人身旁衬托无比的娇小的光头男人正吧啦吧啦的说着什么,那面红耳赤的模样,似乎正在批评着傻笑的男人。

    张铭君上上下下看了个遍,实在在这三人身上找不到什么特别感,除了那个闭目养神的男人以外,其他的两人简直就是这座城市之中最普通最普通的小人物。

    车队气势汹汹的杀进一私人会所,张铭君停下车,还没等张铭君说些什么,那格外活跃的光头男就拉扯着傻笑的老二下了车,留下仍然闭目养神的名为大尧的男人。

    “尧...哥。”张铭君打心里觉得从他口中念出这个名字很掉价,至少张铭君从心底里觉得这个块头大到恐怖的男人并不值得一提。

    这个看似毫无城府的男人睁开眼,就如同习惯一般露出那张朴素无比的笑容道:“到了?”

    张铭君点了点头,虽然他很鄙夷这个男人一身的土气。

    男人再次笑了笑,移动的巨大的块头下了车。

    车外,二虎跟三百正在争执着什么,三百已经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模样,看样子是被说话不经过脑子的二虎气的不轻,已经开始抡起拳头不留余力的打着身体如同石头一般的二虎。

    “安静点。”大尧平静道。

    三百与二虎瞬间不闹了,但三百还是一个劲的瞪着一脸不知情的二虎。

    张铭君这才姗姗来迟的赶来,恭恭敬敬的领着这三人进了这装修别致的私人会所,虽然这三人的气质跟这个场合比起来,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不过却进了这里vip都没有资格订的紫金厅。这实在让这里的服务员们大跌眼镜,虽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不可貌相这一词,但这三个人横着看竖着看,都不能给人一种内有乾坤的模样。

    但这个服务员也不是傻子,有着邵云领路,身后跟着这里老板身后的红人张铭君,这三人的身份即便是再怎么不济,也能轻轻松松捏死她们,这让这些打扮花枝招展的服务员们,牵强的挤出一张看似没有虚伪的笑脸。

    不过这笑脸在某些有心人眼中,实在是太过的讽刺与抽象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