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三章 大年初一
    本来凌乱的生活慢慢规律起来。

    每天早上准时起来登上这座无名大山,虽然再没有见到什么野猪王东北虎与黑瞎子,不过徐饶倒是慢慢适应了这极具耗费体力的登山活动。

    从中午到晚上,徐饶则一头钻进了这七步杀之中,这一崩一挺一靠已经练了成千上万遍,但徐饶却一点都不会觉得枯燥,每天都一脸不满足的看着太阳落下来。

    晚上同样会借着月光一次次对洪擎苍发起挑战,这一切渐渐的变的得心应手起来,有时还会跟洪擎苍下上几盘,不过每一次徐饶都被杀的遍体鳞伤。

    日子就这样如同齿轮一般不停转动着,徐饶的身体慢慢变的坚实起来,七步杀也一次比一次稳健,登山也不会被洪擎苍与牟牛下来,象棋水平也得到了质的提升,但尽管如此,徐饶却像是刚刚接触到这个世界美妙的孩子,一股脑的把洪擎苍教给他的,不管能不能消化掉,全部都吞到了肚子里,让时间这东西慢慢的酝酿。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徐饶终于能够把八风不动的洪擎苍撼动几分,能够在棋盘上侥幸的跟洪擎苍旗鼓相当,能够面色不改的喝下最苦的药。

    又是一个徐饶被杀的遍体鳞伤的晚上,尽管徐饶绞尽脑汁也不能扭转这一盘棋,最终极其不甘的放下手中紧紧握着的棋子,无奈的投降。

    洪擎苍笑笑,这盘虽然一开始徐饶侥幸占了上风,但显然后劲不足,被洪擎苍来了几次釜底抽薪,徐饶这盘彻底失去了优势,剩下的只有被洪擎苍追着打。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洪擎苍看着摆着棋盘,欲要跟自己再杀上一盘的徐饶道。

    “什么日子?”徐饶不经意的问道。

    “还有大约一个小时,就大年初一了。”洪擎苍声音无比平静道,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时间观念已经变的无比的模糊,除了春夏秋冬以为,似乎什么都不算那么重要。

    徐饶愣了愣,想不到日子过的如此之快,自己竟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一个月之久,最可怕的是徐饶竟然什么都没有察觉的到,这个常常让徐饶孤独无比的节日,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来了。

    “过了今年,我就二十二了。”徐饶喃喃着,年轮这东西,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折磨人心,甚至让人来不及感叹,那最需要感叹的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

    “不着急,才刚刚开始。”洪擎苍说着,看着慢慢摆好的棋盘,一时陷入了沉思。

    徐饶没有着急动棋子,此刻心中有些千万情绪,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或许因为这个最特别的日子,繁衍出了最特别的孤独,给徐饶一种他们就这样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被人彻底遗忘了,在这个大喜的日子感觉到大悲,或许这是最倒霉的事情了。

    “新年快乐。”徐饶很尴尬的说着。

    洪擎苍一阵大笑,却没有嘲弄的意思,这个在他眼皮底下慢慢成熟起来的徐饶,总是如此,虽然算不上卑微,但总有一种让人心疼的感觉。

    “我是不是该包个大红包给你?”洪擎苍难得的开了个玩笑,这个家家团圆的日子,这两个似乎不会有任何瓜葛的大老爷们,就这样聊着,虽然不着边际了点,但此刻他们眼皮底下,只有他们,仅此而已罢了。

    徐饶笑了,挠了挠头上渐渐长出来的头发道:“红包就免了,把七步杀剩下教给我就好。”

    “好好好,一定教给你。”洪擎苍看着一脸期望的徐饶,摆了摆手无奈道,虽然洪擎苍格外想要看着徐饶出人头地,但是洪擎苍打心眼里想让徐饶休息一两天,虽然徐饶比这个世界任何人都需要拼命,但命就只有这么一条,糟蹋了,就真糟蹋了,或许这就是属于徐饶永远无法抹去的悲哀,如果倘若某天徐饶真的死了,那么徐饶所做的这些,注定会成为最悲哀最悲哀的事情。

    “说好了。”徐饶再次确认了一遍道。

    “说好了。”洪擎苍的表情更加的无奈。

    徐饶一脸兴奋的笑了,或许对徐饶来说,这是最好的礼物,但对洪擎苍来说,这无疑是最差的礼物。

    “今天晚上就放你一晚上假,随便消遣去吧。”洪擎苍摆了摆手,意识徐饶不需要再陪他下棋。

    “这荒郊野外,我能够消遣什么?”这次换了徐饶变的无奈。

    “滚犊子。”洪擎苍直截了当的说着。

    徐饶一脸调笑的点了点头,拍屁股走人,做到屋门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过头一脸郑重其事的看着洪擎苍。

    “要做什么?”洪擎苍看着一脸默哀之心大于死的徐饶。

    徐饶做了出一个洪擎苍起鸡皮疙瘩的举动,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不等洪擎苍发作,一脸得意的笑容逃一般离开了房间。

    屋外冷的刺骨,徐饶吸了吸有些发酸的鼻子,眼前是被白雪覆盖的大山,月光打在白雪上,美的让人打心眼里感到孤独。徐饶摸了摸鼻子,寒风打在脸上,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冷,像是这座大山给予徐饶的回应一般,或许在不知不觉,这小兴安岭,也渐渐记住了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特殊的日子,总会让人特殊的情绪,过的还算充实的徐饶,总觉得在这一天自己少了些什么,也许看着眼前这一片美不胜收已经足够了,但是怎么说身边少了一个可以描述这江山如画的人。

    摸出那常年关机的手机,徐饶抱着侥幸心理的开机。

    一秒,两秒,三秒。

    手机屏幕亮起微弱的光。

    开机动画闪过,徐饶满怀期待的看着手机屏幕,但看到那仅此的百分之五的电量后,徐饶的表情又慢慢的变的苦涩起来。

    翻了翻手机通讯录,可怜的几个号码,在看到颖的联系人姓名时,徐饶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犹豫片刻,徐饶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用仍然颤抖的手指按下了拨通键。

    徐饶小心翼翼的把手机防到耳边,就这样静静的听着忙音,一声一声的响过,让本来可以与洪擎苍平稳交谈的徐饶不能自已着。

    但对面显然没有接通的意思,这让徐饶很是沮丧,像是冥冥之中又丢失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一般。

    想着自己还是放不下自己这一段唯一的感情,这让徐饶不得不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拖泥带水的心,更痛恨自己的心软,即便是被刺的遍体鳞伤,仍然把所有的错往自己一个人的身上拉、

    最终徐饶选择了放弃,徐饶无力的松开手机,任由这对他来说可能无比宝贵的东西落到地上,习惯性的看了看手腕上已经变的破旧的手表,时针分针仍然转动着,这让徐饶不得不感叹这手表的小强能力,还差几分钟就到了凌晨十二点,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已经美到不能再美的景象,徐饶终于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

    哪怕是谁也好,徐饶想要一个人陪他看着风景,无论是谁,但即便是这样,也不会有谁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是中国最北,最冷,最偏僻而又荒无人烟的地方,现在能够陪伴徐饶的,只有山中的猛兽,还有一个比猛兽还要可怕的男人。

    “叮铃铃..”

    雪地中的手机响了,徐饶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狂喜的拿起手机,却发现来电号码是个未知的号码。

    徐饶手指颤抖的接通。

    对面沉默着,徐饶也咽了一口口水跟着沉默着,但心中却焦急无比,谁也不知道自己手机这可怜的电量到底能够撑多久。

    “过的怎么样?”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算不上好听,甚至有一丝沙哑在其中,像是一个累极了的人所说的话一般。

    “还不错,你呢?”徐饶听到这熟悉无比的声音,某种东西在眼眶中涌出,但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再颤抖的说着。

    对面沉默了,就像是在把捏着徐饶的心一般。

    “不怎么样。”久久沉默之后,对面的女人轻声道。

    徐饶只感觉心被什么撕裂一般,却找不到任何能够缝合的办法,只能这样眼睁睁看着最美丽的东西这样一点一点的消逝。

    “就这样吧。”女人说着,结束了这荒唐无比的对话。

    徐饶听着挂断手机的声音,一阵若有若无,他终于明白,对面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人,已经变的渐渐陌生起来,似乎一切都在证明着,他与她,早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徐饶揉了揉眼,这才发现自己哭了,却不由得的自嘲的笑了,像是一个神经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