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二章 碰撞
    北京广茂大厦顶楼,一对偷偷摸摸爬上来小情侣。

    寒风将少女的脸冻的通红,那个偏瘦的少年只能干看着,心疼着。

    但尽管如此,少女脸上却洋溢着一种叫幸福的东西,似乎这是这个少年所给少女唯一的东西,那就是并不能解决温饱与严寒的爱情。

    虽然奢侈,但大多时候会幸福的让人鼻酸。

    毕竟这是一个还不懂得柴米油盐人情世故的年纪。

    “徐饶,你爱我吗?”少女转过头,有些羞涩的问道,背后是那灯红酒绿的北京。

    徐饶脸一红,有些东西欲要开口,但看到少女背后那座纸醉金迷的城市后,突然沉默了,搂住少女那纤细的腰道:“等我想告诉你的时候会告诉你。”

    少女娇羞的打了打徐饶的胸口,虽然这拳头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嗲骂道:“那要多久?”

    “很久就对了。”徐饶紧紧搂着她。

    少女把头靠在了徐饶的肩膀,一脸天真无邪道:“你说我们会分开?”

    徐饶摇了摇头,回答的无比坚定道:“我永远不会走。”

    少女笑了,那是一个会让徐饶心醉下去,又会心疼的笑容,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他不能给她什么,但即便是祸害了,徐饶也希望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会是他,这是一个无比自私的想法。

    画面慢慢模糊起来...

    徐饶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脸上已经布满泪水,徐饶有些不甘的揉了揉眼,感觉似乎自己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这梦中有喜有悲,有爱有恨,但最终最终,这梦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人自顾自的若有若无。

    虽然脑中感慨万分,但徐饶身上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疼痛感,甚至徐饶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轻快,努力回想起自己最后的记忆,徐饶心有余悸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那种感觉别说再体会一次,就连再次回想都是无法回首的。

    无比轻松的穿上衣服,徐饶在空中适当的挥出几拳,算的上有模有样。徐饶感觉本来自己松松垮垮的肉已经变的紧绷起来格外的有力。

    活动一阵后,徐饶饿的一阵头晕眼花,离开房间,发现桌上放着一盘子红薯,虽然已经凉透,但还是被徐饶一阵消灭。

    吃完这一大盘红薯,洪擎苍正好在这个时候回到木屋,看了看精神无比的徐饶,挤出一丝和善的表情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徐饶摸了摸自己坚实无比的胳膊道:“第一次感觉这么有力。”

    洪擎苍暗暗点了点头道:“别先高兴的太早,苦红虽然是让身体脱胎换骨的捷径,但副作用仍然不容小窥,野山芦的药汤要每天都喝。”

    想想那野山芦的苦涩,徐饶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所谓得到与付出这东西是正比的不假,得到的越多,付出的也就越多。

    洪擎苍开始着手熬起药汤,徐饶在院中开始打起七步杀,有了昨天那一次记忆深刻,这一次徐饶打的更加的行云流水许多,虽然身体变的无比的轻盈,但徐饶还是做不到能够运用洪擎苍所提的暗劲。

    从中午打到天黑,一碗苦到肠的药汤也熬好,徐饶捏着鼻子喝下后,想想每天都要遭这个罪,徐饶突然没了活下去的动力。

    天黑了下来,但徐饶仍然闷头头皮练着,虽然枯燥无比,虽然一天下来并没有长进,但对现在的徐饶来说,浪费一分钟都是一种罪过。

    洪擎苍一直默默看着这一切,看着徐饶的表情慢慢的恼火,似乎是这一个格外有意思的过程。

    “洪叔,我怎么就打不出你那种感觉出来?”气喘吁吁越打心态越乱的徐饶在洪擎苍身旁坐下,经过一天的折腾,徐饶感觉身体也慢慢沉重下来。

    “才刚刚入门就想要打出那股暗劲来,太心急了点,所谓的练家子,所练的可不不光光是皮外功夫,别以为那些气功静脉什么的都是某些小说中胡扯的,能够从外练到里,没有什么捷径,是靠时间历练出来的。”洪擎苍看了看一脸焦急的徐饶,对现在的徐饶来说,最重要不光光是身体的脱变,而是心态的脱变。

    徐饶一脸领会的点了点头,也越发觉得自己太过浮躁了些。

    “路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要是连站都没有站稳就迈出第一步,难免会跌倒,但跌倒不可怕,怕的是你跌倒了,却没了站起来的信念。”洪擎苍拍了拍徐饶的肩膀,这个原本瘦的成排骨的肩膀,慢慢的变的厚实起来,甚至连徐饶整个人的气质都慢慢转变起来,越发的深厚。

    徐饶再次惭愧的点了点头,再次起身对自己的身体折磨起来。

    简简单单却一点不简单的一崩,一挺,一靠。

    所修的,不光光仅仅是身体,而是人。

    时间随着这一崩,一挺,一靠慢慢过去。

    月光下,徐饶大汗淋漓的打着这还不成形的七步杀。

    洪擎苍默默起身,走向徐饶身旁道:“现在把我当成那棵红松树,对我打两招试试。”

    停下来的徐饶仰头看着洪擎苍,对这个如同大山一般伟岸的男人出手,徐饶并不怕因为撼动不了洪擎苍而感到丢人,只是自己没出手的信心,因为光是洪擎苍往他身前一站,徐饶就感觉要是自己松懈几分,就会被洪擎苍那强大的气场压下去。

    “怎么?不敢?”洪擎苍看着比他矮了近两头的徐饶说道。

    徐饶或许是被洪擎苍激发了斗志,咬了咬牙牵强道:“我可不会留余力。”

    看着这个有些倔强的徐饶,洪擎苍笑了笑道:“放马过来便是。”

    徐饶平静了平静了内心,攥了攥拳头,与洪擎苍针锋相对的站着,感觉洪擎苍身上那股气吞斗牛的气势变得更加的恐怖,让徐饶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一崩!

    一挺!

    一靠!

    徐饶这歇尽全力的一靠,重重的打在了洪擎苍身上。

    洪擎苍面对气势汹汹的徐饶,只是淡然的往后一撤脚,冷和一声,原地用肩膀抗下了徐饶这威力不小的一击。

    徐饶只感觉自己像是撞到了一块有力量的巨石身上,直接被弹了出去,有些狼狈的摔倒了地上,吞了几口地上的雪。

    或许这是徐饶第一次与洪擎苍的碰撞,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倒在地上的徐饶,咬着牙站起来,一脸敬畏的看着洪擎苍,这个八风不动的男人。

    “教给你这些,可不是要你用来强身健体的,这本来就是杀人技。”洪擎苍声音洪亮的说着,或许这个说法颠倒了些,但这一切都不过是为了适应这个社会罢了。

    徐饶的表情慢慢变的坚定,心中似乎在问着自己什么,猛的往前踏了出去。

    一崩,一挺,一靠,徐饶感觉自己的身体从未如此有力过。

    洪擎苍微眯了眯眼,迎向杀气腾腾的徐饶。

    结局仍然如此,徐饶直接被弹飞出去,重重的躺在了地上,但尽管如此,徐饶仍然牵强的爬了起来,咬着牙猛冲上去,像是一个碰到南墙却非要把自己碰的头破血流的傻子,妄想着推翻眼前这座无比厚实的墙。

    一次次的跌倒与爬起,编织出小兴安岭不一样的夜。

    这个世界有着数不胜数这样的人,傻傻的付出着太多太多,甚至在他们眼前看不到任何希望,更别说那被叫做回报的东西,所做的这些,真的值得吗?

    这注定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或许其中的一小撮人中的一小撮人,荣耀了,大部分人成了这个时代基石下的尸骨,带着他们那残缺与不堪的野心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悲壮故事。

    徐饶最后一次倒下,躺在雪地中,徐饶甚至没了任何站起来的力气。

    洪擎苍一步步走到徐饶身前,俯视着徐饶,像是拎小鸡一般把徐饶扛起来道:“傻孩子,或许整个世界都在笑话你的傻,但你所付出的,一定会有回报,这个世界不愿意给你也好,这个时代不愿意给你也好,就这样走下去,我什么都会给你。”

    徐饶一脸畅快淋漓的笑笑,似乎这个扛着他的男人,并不是那么的高不可攀,至少此时此刻的徐饶是这样认为着。

    “这个世界,不缺聪明人,也不缺有点脑子的野心家,更不缺背景通天的骄子,但缺一些持之以恒做着傻事的聪明人。徐饶以后不管发生什么,给我把你的腰杆挺直,你比他们一点都不差,谁又能熬过去那苦红,谁又能用一条命换几棵野山芦呢?他们没有资格瞧不起。”洪擎苍喃喃着,似乎打心眼里觉得他所扛起的这个不算重的年轻人,注定会留下一个长长的故事。

    而半死不活的徐饶,或许是因为太累的原因睡了过去,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把洪擎苍的话听到耳中,但拳头却不知为何,攥的异常的坚实,不曾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