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一章 来客
    小兴安岭的夜,冷而且长的要命,让人觉得时针如同静止着一般。

    坐在屋中自顾自下着棋的洪擎苍,不过却不如平日那般的平静,有些心不在焉的敲打着一个棋子,心思完全没有放在棋盘上。

    房门突然被打开,进来一股寒风,熟睡的牟牛抬起头,看清来人后,就低下头惬意的睡了过去。

    洪擎苍放下棋子,转过头看着来人,一个打扮如同野人一般风尘仆仆的家伙。

    “洪哥,不好意思来晚了。”背着一个大袋子的男人一脸惬意道,或许那些打心眼畏惧这个名为徐烽龙男人的人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一尊杀神会露出这种神情。

    洪擎苍微微点了点头。

    身高大约有一米九,有些偏瘦但给人一种特别干练感觉的徐烽龙放下这重重袋子,脱下棉帽围巾,露出一张白白净净的脸,脸上似乎没有任何岁月所留下的痕迹,干净的像是个孩子,很难看透这个男人的年龄,靠到了炉子旁道:“东北这十二月的天,真是冻死人不偿命。”

    “怎么,有怨言?”洪擎苍瞥了眼抱怨的徐烽龙,声音平淡的说着,但这话传到徐烽龙的耳中,显然是另一种说法。

    徐烽龙如同犯了错事的孩子一般挠了挠头道:“洪哥,你这是哪里话,就是在这里伺候你一辈子,我徐烽龙说一个不字就是龟孙。”

    “少在这里恶心我,我还不到用你小子伺候的时候,要是现在让你在这里待上一个月估摸着你能嫉恨我一辈子,你在外面做的那点事我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快要当爹的人了,有点男人样,对我低头就罢了,但北京还没有几个人值得你叫哥。”洪擎苍难得的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被看穿想法的徐烽龙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挠了挠头道:“洪哥,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法眼,可惜的是孩子出生的时候你不能来喝一杯酒,但等孩子大了,我一定把他带来认你当干爹。”

    “你就不怕有我这个干爹孩子折了阳寿?”洪擎苍有些自嘲的说着。

    徐烽龙急了,抓耳挠腮道:“洪哥,你做的没有错,我要是你,当年说不定会把事情搞的更糟,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嫉恨你,谁都可以骂你是白眼狼,但唯有梨花姐不会,你别瞪我,这话即便是我当着张家老爷子面我也敢讲。”

    看着徐烽龙那面红耳赤的模样,洪擎苍暗暗摇了摇头,但并没有反驳什么。

    “在外面安分点,当年我们这班子人剩下的,要么走了歪门邪道,要么面目狰狞,没有几个会真帮你,攀爬到这个高度就行了,再往上爬,事情都不好预料了。当年自己孤身一人什么都敢闯,烂命一条,但现在不同了,媳妇有了,孩子有了,总得有人给她们撑起一片天。”洪擎苍接过徐烽龙递给他的硬盒红塔山,点燃不紧不慢的说着。

    徐烽龙默默点了点头,故作岔开话题道:“这次你让我带这些东西,有什么打算?”

    被问道这个,洪擎苍敲打了敲打手下的卒子道:“前几天,郭野带来年轻人,想让这个年轻人跟我两年。”

    “郭野枪那个混蛋,竟是做些这种不着边际的事,这年轻人是尉迟家的孩子?”提起这个名字,徐烽龙有些咬牙切齿的说着。

    洪擎苍摇了摇头笑道:“虽然那家伙是个混蛋不假,但没有他,我们几个可能都成了燕子关下的尸骨了。”

    “那年轻人是哪位老将军的孙子又或者重孙子?”看洪擎苍摇头,徐烽龙再次说道。

    “也不是,那年轻人没有任何背景,在大街上随便抓一个就比那小子悟性好根骨好有造化。”洪擎苍半点不遮掩的说着,完全就是掏心窝子的实诚华。

    徐烽龙傻眼了,虽然那个叫郭野枪的家伙常常做一些离谱事,但怎么说这事也太过离谱了,甚至可以说是抽象,这次洪擎苍要他带来的药材,完全够在北京买上一套甚至几套别墅,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概念。

    看着徐烽龙傻眼的模样,洪擎苍笑道:“一开始我也不清楚那家伙到底在打着什么招牌,但现在我是渐渐明白了,就在今天,那小子熬过了苦红,而且打出了三百四十二遍七步杀的前三步。”

    “开什么玩!”徐烽龙拍桌子而起,满脸的震惊,徐烽龙可不是光听说过苦红这土法子,他跟洪擎苍一样,同样经历过这种比死还要难受的体验,但那一次,他光是站起来打出了恭家四十二手前三手就倒在了地上没站起来过,而且直接在医院躺了近半个月。

    洪擎苍摆了摆手,意识徐烽龙坐下道:“确实如此,当年除了赵惊雷,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个地步,即便是我也不行。”

    徐烽龙努力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坐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道:“你确定他什么底子都没有?”

    洪擎苍点了点头。

    “想不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徐烽龙露出一个如同见了鬼一般的神情,这一次来小兴安岭,算是彻底刷新了徐烽龙的世界观。

    “我打算把三罡拳教给这小子,如果时间充足的话顺便把程家七十二步传给他,出去后郭野如果再把那套恐怖的军体教给他,这小子算的上可以独当一面了。”洪擎苍脸上带着期待说着。

    “七步杀,三罡拳,程家七十二步,还有那套疯子才练的东西,这简直就是个杀人机器。如果顺利的话,几年后我都不一定是这小子对手了。”徐烽龙满脸震惊的说着,着几样东西到底有多么大的分量,旁人或许只是一笑而过,但对徐烽龙来说,这完全不是能够用任何东西来衡量的。

    “既然郭野打算给这小子整个世界,我只好暗暗出点力,至少能够让他以后记住小兴安岭有我这么一号人,这就足够了。”洪擎苍说着。

    “你就不怕再教出一个白眼狼?”徐烽龙对下了血本的洪擎苍道。

    洪擎苍笑笑,一脸漠然道:“白眼狼也好,黑眼狼也好,那个土皇帝现在至少还不敢踏入北方一步。”

    “那小子可一点也不消停,最近惹上了福建的一个大枭,看来是到了人生分水岭了,要是赢了,荣耀一辈子,输了,也就与我们所处于的这个世界就此别过了。”徐烽龙说着。

    “随他闹去,这小子终究没有什么好下场。”洪擎苍显然不想多说些什么。

    徐烽龙无奈的点了点头,时不时看看手腕上的男士百达翡丽手表。

    “这么赶时间?连下几盘棋的时间都没有?”洪擎苍皱了皱眉头道。

    “洪哥,现在的形势你也清楚,我在北京的臭棋虽然臭,但盯着的人可一点不少。现在这个时代,可一点不如曾经太平了,出头的年轻人太多,有点本事的更多,甚至有人碰到了最上面的世界,闹的挺大,要不是郭野枪那班子出来两个强行镇压下去,说不定就被捅出了天大的篓子,这些小人物看不到的东西太多,更别说遵循这个时代的规则了。”徐烽龙一脸老气横秋的说着。

    洪擎苍大笑,拍了拍徐烽龙那异常坚实的肩膀道:“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色,不过既然能够让两头猛兽出来强行镇压,这一代也算是人才辈出,要记住总有一天会爆发那场翻天覆地的战争,你所做的,就是在那场战争来临之前,强大一点,再强大一点,只有那样你才能够熬过去那场只有利益的战争。”

    “小的心领神会了。”徐烽龙调笑道。

    “滚吧,这次当我欠你个人情,等孩子出生了我送你份大礼,记得,虽然这世界世态炎凉了点,但不要丢了仅存的那点东西,不为任何人,全当为了孩子,反正没有错便是。”洪擎苍起身说道,或许还有太多话想对眼前这位老友说,但已经点到为止了。

    “我明白。”徐烽龙默默起身,恭恭敬敬的点了点头,虽然在北京这个名为徐烽龙的男人早已经无人不知,但是在洪擎苍面前,永远是那个喜欢跟在他后面,被打了要他出一口气的弟弟。

    “洪哥,真不打算出山了?现在东北可同样不太平的很,虽然我知道你的能力,但要真等那些毛头小子站稳了,可就不好玩了。”徐烽龙鼓足勇气说着。

    洪擎苍仅仅是摇了摇头,不经意间看往大山的方向。

    徐烽龙明白了些什么,暗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洪哥,我先走了,梨花姐我就不上去看了,虽然狼心狗肺了点,这三个响头全当欠着。”

    “她不怪你。”洪擎苍仅仅说了这四个字,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徐烽龙使劲点了点头,一点不拖泥带水的离开,门口停着一辆特殊改装的悍马,一辆挂着恐怖军牌的牧马人,徐烽龙默不作声的上了牧马人,这个无比坚强在最恶劣环境下生存下来如同铁人一般的汉子揉了揉眼,或许这个无坚不摧的家伙,唯有心不是用铁所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