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章 梨花
    一刀,两刀,三刀...

    锋利无比的匕首如同雨点一般落在野猪的脖子上,这头苟延残喘的野猪就这样终结它的生命。

    洪擎苍表情平静的看着徐饶近似于疯狂的发泄着,算不上喜,也算不上悲,毕竟洪擎苍只想要看看徐饶,到底有往哪条路所发展的潜力,本来洪擎苍以为徐饶属于三分武力值七分脑子的存在,但现在看来,自己曾经的看法显然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发泄完的徐饶,扔掉这布满罪恶的匕首,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开始大口吐了起来,这已经惨不忍睹的野猪似乎是这座大山给予徐饶的第一个垫脚石。

    洪擎苍捡起匕首,干净利索的把野猪腿上的几块红肉剥下,塞进袋子中,然后对吐的稀里哗啦的徐饶道:“走,我们还有其他的事要做。”

    徐饶擦了擦嘴,强撑着起身,不敢再看一眼自己刚刚的杰作。

    洪擎苍看徐饶没有什么大碍后,再次往山顶的方向走去。

    徐饶硬着头皮跟上,虽然有些双腿发软。

    这高耸无比的大山,越走越险峻,洪擎苍四平八稳的走在最前,熊獒牟牛则更加的轻松,倒是苦了走在最后每一步都踏的无比艰难的徐饶,要不是徐饶适应了郭野那变态的五公里,要不是早在一半就撂倒了。不过显然这一次要比那五公里还要有挑战性。

    “撑不撑的住?”洪擎苍转过头,看着渐渐被落下的徐饶。

    徐饶此刻,徐饶突然想起曾经的五公里,咬了咬牙,点了点头,身上莫名涌上一股很莫名其妙的力量,让徐饶大步往前走着。

    洪擎苍暗暗点了点头,这座山虽然高不到变态的地步,但是一个正常人绝对不可能一口气爬上去,主要是因为这山路太过的险峻了,外加厚厚的积雪,稍有一点失误,说不定三字经的一条小名就撂到这里了。

    遥遥无望的山路,总会走完,此刻给予徐饶动力的,已经不是这山上到底有什么,而是自己到底能不能支撑下来,徐饶想要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一个体面的答案。

    终于终于,在徐饶快要体力枯竭的时候,路面开始慢慢平坦起来,就这样爬到了徐饶仰望的山顶,一阵寒风吹过,却让徐饶浑身为之一暖,但等徐饶眺望起远方的时候,所看到的,却不是一览众山小,而是一座一座连绵不绝的山脉,像是没有尽头一般,就如同北京城中的高楼大山一般。

    洪擎苍坐在山顶上的一块巨石上,打量着疲惫到极点的徐饶,心中算是暗暗给了徐饶一个肯定,似乎这个外表无药可救的家伙,并不是那么的无药可救,虽然不知道旁人怎么看,但洪擎苍至少这样认为着。

    “怎么样?”洪擎苍露出一个平和的笑容,至少不像是曾经那般的拒徐饶以千里之外。

    “爽。”徐饶深深吐出一口气道,不过这山顶上的几棵巨大的红松吸引到了徐饶的注意力,特别是还有一个像是小小坟包的土堆,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徐饶对此不算太过的陌生。

    牟牛老老实实的趴在一旁,吐出长长的舌头,安静的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

    洪擎苍跳下巨石,步伐有些沉重的走向那小坟包,不知所以的徐饶小心翼翼的跟在最后,虽然徐饶心中无比的好奇,但徐饶知道有些东西该问,有些东西不该问,更怕触动了眼前这东北虎心中的什么。

    “徐饶,跪下,磕三个头。”洪擎苍默默说着。

    徐饶听到后,立马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额头上沾上了不少积雪,徐饶却丝毫不在意。

    洪擎苍一直默默的看着徐饶,叹了一口气道:“梨花,今天我带这个小辈来看你了,你还满意吗?”

    徐饶恭恭敬敬的起身,虽然徐饶不知道洪擎苍口中的梨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不过能够让洪擎苍所如此厮守的人,绝对不会处于他能够想象的世界。

    良久,没有任何回答,也不会有回答,所回答洪擎苍的,不过是这大山顶上的寒风罢了。

    “回吧。”洪擎苍叹了口气说着,声音中充满着无奈。

    徐饶默默点了点头,因为他对眼前这个几乎可以说的上无懈可击的男人一无所知,所以更没有评头论足的权力。

    就这样,这攀上大山没多久的两人一狗,再次走上了下山路,或许说的上意义何在,但是徐饶打心眼里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回路总是比想象的短,各怀心事的两人还没有把心中事理清楚,就到了山底。

    就在院子前,沉默了一路的洪擎苍突然停住脚,转头对徐饶说道:“一个男人,可以不择手段的上位,可以背叛任何人,甚至可以背叛整个世界,即便是所有人都骂你是个白眼狼,但一定要记住,不要伤了那个陪你从弱到强的女人,或许她不一定是最适合你的,也不会让你少努力几年,十几年,甚至是一辈子,但她一定是把你放在心中最深处的人,这样的人,只有一个,也唯有一个。或许现在你还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如果某一天你遇到了,还做了负心汉的事,别说你是我洪擎苍的半个徒弟,即便是你再怎么辉煌,我绝对会废了你。”

    徐饶呆呆的在寒风中,坚定不移的点了点头,或许是被这一席话触动了,又或者看到了眼前这个活生生的故事,徐饶总感觉鼻子有些发酸,他想起了那个算不上背叛他的女人,又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苏茜,与徐饶有所交集的女人不多,但徐饶自认为自己还算问心无愧。

    即便是他混的最潦倒的时候,也没有让身边那个女人吃一点苦,但他所换来了什么呢?是让人心寒无比的背叛,但徐饶并不全怨那个女人身上,甚至徐饶打心眼里觉得祸害了她,徐饶所恨的,只是那个无能为力的自己。

    “如果不出意外,总有一天,你会站在那个绝对傲然的高度,记得那一天,不要迷失了自己,现在在你眼中,我所看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徐饶,不要因为这个用力过猛的时代,让你眼中什么都没有了。”洪擎苍叮嘱着,虽然说洪擎苍现在所说的,有些太遥远了一些,但是这是洪擎苍最担心的,因为洪擎苍已经见了太多太多典型的故事,一个凤凰男站在了不属于凤凰男的位置,就会做出一些疯狂近似于抽象的事情。

    “我都记得,但那一天,我实在有点想象不到。”徐饶有些自嘲的说着。

    “那一天,不会远的,你等着便是,郭野能够让你少努力三十年,我能出的力,一点也不会少。”洪擎苍说着,说完大步走向院子,留下一个无比伟岸的背影。

    洪擎苍开始鼓捣起那几块新鲜的野猪肉,徐饶在原地揣摩一阵子,才回到自己常坐的地方,看着洪擎苍慢慢让这带着腥味的野猪肉飘起浓浓的香味来。

    “梨花是谁?”实在忍不住的徐饶问道。

    正烤着肉的洪擎苍身体一颤,转过头看了眼徐饶道:“一个傻女人。”

    徐饶挠了挠头,琢磨着。

    “我祸害了她,如果她还活着的话,至少整个北京城中没有一人会不知道她的名字。”洪擎苍说着,那张格外沧桑的脸上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眼神中充满着一些此刻徐饶难以看懂的东西。

    但至少有一样东西徐饶可以肯定,那就是那是一个他做梦都不会梦到的世界。

    “我跟她的故事,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不是我不愿意讲,是现在说了,某些东西你也体会不到,更是毫无意义。”洪擎苍转回头,又开始熟练的烤起肉。

    “郭叔也是这样说着。”徐饶嘟囔着,感觉洪擎苍此刻说话时的语气,跟那时的郭野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洪擎苍笑笑,翻着一块野猪肉道:“那家伙的故事,要比我那点曲折波折的多,关于他的故事,我只能稍稍透露一点,这个中国能够知道一点那家伙故事的人,差不多都死了。”

    徐饶一脸的难以置信,他很难想象那个在城市里常见的大叔,竟然能够牵扯出这么多的故事在其中。

    “tsod,关于他我只能透露这些,这些熬过那地狱的人们,其实早已经算不上人,简直就是为了某些东西而生的杀戮机器,由最上面直接管辖,他们没有任何限制,但因为二十年前的一次斩首行动,这全中国最神秘的军人们,彻底消失于视野之中,关于他们的档案也被一夜之间清空,当年那次行动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那么一小撮人,没有人知道。”洪擎苍说着,脑中回想起那个错乱的年代,还有那些彻头彻尾的猛兽们。

    徐饶聚精会神的听着,这些东西,他只在某些电影又或者小说上听闻过,他从来没有想象过,在这个无比安稳的年代中,竟然会发生这么多这么多。

    “而郭野,绰号野枪,正是这tsod的一员,同样是这tsod小队的队长,这是一群被称为瑞拉姆斯的猛兽的家伙。”洪擎苍说着,像是抛出了一个重磅*一般,让徐饶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是徐饶做梦也想不到的,他想象不出郭野竟然有这种身份,这种庞大无比的身份,甚至在此刻,徐饶都有些怀疑,自己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点。

    那注定是一个徐饶不敢想象的世界,也是徐饶将来不得不面对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