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六章 入山
    被寒气所冻醒,徐饶支撑的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昏沉的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好在窗外还是一片黑,没有耽误自己今天跟洪擎苍入山的打算。

    忍着寒气穿上衣服,看天色最多四五点钟的样子,这个时候,差不多是每天最冷的时候,徐饶发现洪擎苍已经早早的在院中等着,正打磨着一把巨大的木质扎枪,看一脸憔悴的徐饶出现,洪擎苍随手把一把小号的扎枪扔给徐饶,这把枪跟他所握的那把,比起来就如同小孩的玩具一般。

    熊獒牟牛已经兴奋的围着院子撒欢,徐饶虽然看似表情平静的握着扎枪,但心中早已经翻腾到了极点,没有一个男人不向往这种场景,那就是在山中握着一把枪,跟那些黑瞎子东北虎血拼。

    洪擎苍看着徐饶脸上的雀跃,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无比的深山老林,并不能给人带来太多美好的故事,只会留下满身的伤痕,疼的让人有苦说不出,但这些所谓的弯路,有必要让徐饶早早经历一下。

    把一双皮靴跟一大块地瓜扔给徐饶道:“穿上这个,记住到了山中,什么事就由不得我们了。”

    徐饶拿着这手制的皮靴跟这块热腾腾的地瓜,莫名的心头一暖,虽然洪擎苍看起来像是没有任何感情的机器,但徐饶其实心里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只是不愿意提那些优柔寡断罢了,甚至对任何感情都是止口不提。徐饶开始慢慢向往起这个男人,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到达这宠辱不惊的地步。

    徐饶利索的穿上这刚好合脚的靴子,啃着这块热腾腾的地瓜。

    “准备好了吗?”洪擎苍问道。

    徐饶使劲点了点头,因为嘴里塞的满满,所以才说不出话来。

    洪擎苍也微微的点了点头,背上扎枪,摸了摸腰间的三把匕首,对身边的牟牛吹了声口哨,才大步往大山的方向跨过去。

    徐饶握紧扎枪紧跟着洪擎苍,仰头看着他向往无比的无名大山,虽然他跟郭野走了一路这种山路,不过大多都傍着寨子,几乎看不大什么猛兽的身影,最多最多是几只山跳跟灌子。

    而这里不同,荒无人烟的小兴安岭深处,别说是黑瞎子,都有遇见东北虎的可能,但因为身边有这个接近于无敌的洪擎苍,徐饶感觉格外的有安全感,甚至巴不得这次入山能够碰到点什么。

    两人一狗先后上山,上了山的牟牛,直接就钻没了影,洪擎苍倒是一步步顺着一条小路前行着,不快不慢,正好能让徐饶能够跟上。

    “这山上,是不是真的有东北虎?”有些无聊的徐饶问道,虽然走了十几分钟,但别说什么野兽,连一只山跳都没有碰到。

    “有是有,不过要碰到那东西,得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至少来这里十几年,我只见过一次。”洪擎苍一脸淡然的说着,对于东北虎这些稀罕到不能再稀罕的东西,乍一来能看到脚印就算是烧高香了,更别说是见到了本尊。关于东北虎,洪擎苍多多少少听过不少传闻,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洪擎苍现在不打算一股脑的告诉徐饶,等徐饶真正了解到这兴安岭到底何等壮阔的时候,再告诉徐饶也不迟。

    “那你跟那东北虎对上,能有几分胜算?”徐饶满脸通红的说着,对于从小看某些小说长大的徐饶来说,常常把这个万恶的时代看成一个道义的江湖,正因为如此徐饶才碰壁的体无完肤。

    洪擎苍看了看一脸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徐饶,苦笑道:“如果赤手的话,最多有一分,拿一把扎枪话最多有三分,而且还是在地理占的话。”

    徐饶惊讶的长大了嘴,他心中感觉最少洪擎苍也得有五分的胜算。

    看着徐饶那不敢相信的模样,洪擎苍打了打身上的积雪道:“人是肉做的,一个脑袋两个眼,即便是再怎么通鬼神,跟这些畜生比起来,也不是一个层次,至少我见过能够跟东北虎肉搏五五开的高人,只有两个,其中一个死在了燕子关,还有一个退隐在了这兴安岭,但可惜的是近二十年没了音讯,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五五开?也就是说你跟那么打起来,没有任何胜算?”徐饶目瞪口呆的看着身高两米,身材无懈可击的洪擎苍,想象着那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

    洪擎苍有些挫败的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多,中国这么多,能人异士数不胜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站在顶点之后还有顶点。”

    徐饶长知识的点了点头,打心眼里感觉自己的目光短浅,曾经王虎在他心中就属于通天的大人物,然后是扑克酒吧的老板白九城,然后是阎王爷王富贵,王富贵背后还有着露出冰山一角的郭野,郭野之后还有着这兴安岭中的东北三省之虎洪擎苍,洪擎苍背后还有着这类的隐士高人,再之后有什么?徐饶发现那是他自己无法想象的世界,这一个一个的世界,一个比一个高的门槛,似乎在极力证明着什么。

    被白雪覆盖的林子安静无比,似乎只能听到两人踏入积雪所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牟牛的声音在远方响起,洪擎苍停住了脚,不以为然的徐饶看见洪擎苍那如临大敌的表情后,连呼气屏了下来。

    “今天你运气好,遇到什么好玩意了。”洪擎苍仔细听着牟牛的声音说着。

    徐饶正打算发问,洪擎苍就如同利箭一般,直接冲了出去直奔牟牛所吼叫的地方。

    满头雾水的徐饶只好一个劲的跟着洪擎苍跑着,尽管徐饶使出了吃奶的劲,但洪擎苍的背影就这样越来越远,甚至到最后已经消失不见。

    正当徐饶寻找不到洪擎苍身影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发生在远方。

    徐饶立马拔腿往声音的方向跑过去,一直跑了大约有三分钟,徐饶才跑到事情所发生的地点,想着这长长的距离,洪擎苍仅仅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跑完,徐饶就打心眼里觉得变态。

    巨大的松树林中,洪擎苍站在原地,手中握着一把带血的匕首,身上雪白的毛发被血染红的牟牛在狂吠着。

    一只大约得到二三百斤的野猪躺在地上,正在血泊中不停的喘着气,看这样是撑不了多久了,一把巨大的扎枪深深的扎在野猪的脖子上,如果再用些力,都有可能直接刺穿。

    徐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震惊无比的看着眼前的场面,这么一个怪物,仅仅是这么一会,就撂倒在地,徐饶根本想象不到手中仅仅有一把扎枪的洪擎苍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这玩意虽然比不过那东北虎黑瞎子,但是要是再大一点,我也吃不消。”洪擎苍一脸镇定的说着。

    徐饶张大了嘴,一步步走到这在他眼中巨大的野猪身前,一脸的畏惧,身边的牟牛像是在炫耀着什么一般,围着徐饶不停打转。

    “怎么?怕了?”洪擎苍一脸好笑的看着徐饶,或许徐饶曾经无比的向往这座城市,但是等真正见到这其中的畜生与鲜血后,才会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徐饶所想象的那般的美满。

    徐饶努力让自己镇定的摇了摇头,却闻着这血腥味道,这野猪瞪大的眼,身体有些不自然的颤抖着。

    一把匕首丢到了徐饶面前。

    “给它一个痛快。”洪擎苍玩味的说着,徐饶来这座深山老林,不是来体验生活的,更不是来参观旅游的,他不想在两年之后,培养出一个连着深山残酷都适应不了的废物。

    徐饶打了个哆嗦,声音颤抖道:“这样不好吧...”不是徐饶太过仁慈,是连鸡都没有杀过的徐饶,直接来做这种事情,有些太过的强人所难了点。

    “弱肉强食,你必须得适应这些,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还不如滚回自己的生活,做一个迟早会被人踩在头上吃掉的怂包。”洪擎苍冷声说着,不是看不惯这股懦弱,只是想看看徐饶到底能不能做到这些,又或者抱着什么样的觉悟。

    徐饶听过后,咬了咬牙,蹲下拿起这还带着温热血的匕首,感觉这本来还算轻巧的匕首无比的沉重,深深呼了三口气,徐饶在心中默念了三声,想起自己曾经那样的生活,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一般,直接扑向这头可怜的野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