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章 兴安岭
    郭野一句算是吧,让表情一直木讷的洪擎苍的眼皮跳了跳,神情不再像是起初那般的波澜不惊,他很清楚,郭野不会给他开这种玩笑。

    洪擎苍再次审视着徐饶,这次看徐饶的眼神更加的露骨,但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洪擎苍实在看不出任何发光点,如果放在以前,这个年轻人甚至不值得洪擎苍看一眼。

    “你想要我做什么?”洪擎苍说着,放弃了从徐饶身上寻找发光点的打算,只能说洪擎苍摸不清自己这位老友到底在算计着什么。

    “让他跟你两年,最好把你那几招都教给他,反正你闲着也是闲事。”郭野把脸色发红额头冒出冷汗的徐饶往前推了推,一只手自始至终的放在徐饶那僵硬无比的肩膀上。

    “你是不是在开什么玩笑?”洪擎苍一脸震惊的说着,就算是洪擎苍再怎么八风不动,面对郭野这异想天开一般的说法,也有些难以置信。

    “如果要真是开玩笑,我就不会从北京大老远翻山越岭的来找你了,如果你能答应,当年你欠我的那点人情,就当还了,我俩互不相欠。”郭野风轻云淡的说着,或许徐饶还不知道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但要是这话放在有心人的耳中,那就是另一种说法了,一个东北三省之虎怎么还都还不清的人情,这到底庞大到何等的地步,只会让人头皮发麻望而生畏。

    这是洪擎苍第三次审视着徐饶,但任意洪擎苍那阅人无数的毒辣眼光怎么看,都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看到一个如同白纸一般的年轻人,说难听一点,是让人感觉到无可救药的俗不可耐。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值得郭野付出这么多吗?洪擎苍都有点为郭野感到不值。

    而徐饶,就如同一个木桩子一般的站着,就像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傻人,任由别人怎么笑他的傻,仍然那般的痴痴的傻着,如果没有郭野那一只扶着他的手,徐饶真有可能就这么倒下去,甚至是咬着牙彻底的离开这儿,然后放弃掉一切,但他能吗?他不能,在某些事上,只能像是一个傻子一样迎头而上,虽然明知道他人会笑他傻。

    “郭野,你要清楚,如果这事我答应下来了,即便是你死在了我眼前,我也不会伸手帮你。”洪擎苍直截了当的说着,似乎这多年的情谊所剩下只剩下了一个大到不能再大的人情。

    徐饶嗅到一丝不寻常的味道,甚至自问自己,到底值不值郭野为他付出这么多,这样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平庸到不能再平庸的自己,真的值得吗?这是徐饶第一次有这种深刻到极点的疑惑。

    “老洪,要是你真绝情到那个份上的话,我倒是无所谓。”郭野却嬉皮笑脸的说着,似乎要比徐饶更加不在意洪擎苍所说的字面意思。

    “好,他留下,我能给他的,一样不会少,但如果他真的死在了这里,你也不要来找我麻烦,只能说他扛不住这些。”洪擎苍说着。

    “放心,我看过,这小子的命硬,你可劲的糟蹋便是。”郭野说着,最后一次拍了拍徐饶的后背,在徐饶耳边轻声道:“别死了。”

    徐饶听过后,为之一颤,那本来绷紧的身体,却慢慢放松下来,挤出一张看似不那么虚伪的笑脸,猛的点了点头,徐饶突然明白,眼前的这个三省之虎也好,那个他难以融入的世界也好,即便是再怎么遥远,在追逐的过程中,最惨重的下场,也不过是他死了,但死,他早已经经历过一次,似乎跟在这个时代比起来,并没有那么的可怕。

    徐饶那突然释然的表情,让洪擎苍有些不知所云,在他眼中,徐饶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虽然不知道郭野再卖着什么招牌,但洪擎苍可以肯定,不会有任何一个普通人听到死这个字眼,会露出这种释然的神情,这真的是一个普通人吗?洪擎苍起来,这也是他在徐饶身上所看到的第一个不同,似乎在冥冥之中,洪擎苍有预感这并不是最后一个。

    “那就这样,我这个不争气的小徒弟,就交给你了,如果两年之后,他还活着,要是没有达到我所想要的高度,我可会跟你玩命。”郭野虽然这样说着,却是一脸的坦然,他对洪擎苍是无条件的坚信,否则也不会把徐饶托付给洪擎苍。

    “又要消失了吗?”洪擎苍微微点了点头道。

    “去处理一些琐事,但都要不了命。”郭野说着,冲徐饶神秘的笑了笑,让徐饶有些无奈,但他明白,郭野现在不告诉他的,是他不需要知道的。

    但一直默默做着这些,又或者承受着这些的郭野,真的不会累吗?徐饶有些感叹的想着。

    “你现在所做的,都是为了你的曾经所偿,这巨大的中国,谁都可以退出这江湖,但郭野,你不行。”洪擎苍一脸悲哀的看着郭野,似乎像是在看着一个关于历史的故事,但这个被隐藏的最深的历史,却是最伤人。

    “有些东西,我总能还完,如果活着还不完,那就死了再还,问心无愧足以。”郭野说着,望向天空,那深邃无比的眼,似乎在企图看清眼前的一切,不过这天空,却变的无比的浑浊起来。

    洪擎苍暗暗的摇了摇头道:“两年之后你来领人,现在滚蛋,我怕你待久了,折我的阳寿。”说完,也不管郭野的表情是何等的精彩,自顾自的离开,走向那小木屋中,给这一对师徒留下两人独处的机会。

    本来话格外多的两人却沉默着。

    郭野掏出这一路舍不得抽的红梅,很肉疼的递给徐饶一根,徐饶没有接的意思,因为徐饶现在差不多戒了眼,但在郭野的偏执下,徐饶还是接下了这一根格外宝贵的烟。

    郭野率先点燃,然后把打火机扔给徐饶,就如同两人最初相遇的场景一般。

    “我知道你想问些什么,但不要心急,这又臭又长的故事,等时候到了,我一定会告诉你,但估计到了那时,我就算想要告诉你,你也不一定想听。”郭野深深吸了一口烟感叹着,似乎这烟味赶不走一丝一毫心中的无奈。

    徐饶静静的听着,不紧不慢的抽着这根烟,虽然这根烟有些粗糙,有些浓烈,但对徐饶来说,却是最好的口粮。

    “这两年,我一定会挺下来,会变的更强大,我一定要活到能够在你嘴中说出那个故事的时候,老郭,我知道我这人除了逞强没有别的本事,但如果让我就这样死了,我打心眼里不甘心。”徐饶说着,这也是徐饶第一次亲切的叫郭野为老郭,或许徐饶不知道,这声老郭,一叫就是一辈子。

    郭野笑了,笑的有些疯疯癫癫。

    “两年之后,我会来找你,临走时嘱咐你三点,第一点,别死了,第二点千万别死了,第三点千万千万别死了。”郭野说着,虽然他知道徐饶到底下了多大的觉悟,但是这兴安岭,可不是光凭一点点的决心就能够生存下来的,想要在这里生存,就要比山中的那些畜生还要野蛮的多。

    徐饶坚定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何,心中有一丝不舍,虽然徐饶很不想承认这股有些娘们的不舍,但不得不说,他与郭野之间,慢慢的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羁绊,这是一种很难被现实所折断的东西,又或者是唯一。

    “走了。”郭野最后看了眼徐饶,自顾自的摆了摆手。

    徐饶点了点头,似乎感觉这气氛突然压抑了下来,牵强的笑了笑,就这样目送着郭野离开,或许或许,这一次早晚都会来的分离,是最后一次。

    郭野走后,徐饶踩灭烟头,在原地站了良久,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郭野的脚印被风雪淹没,眼前这白茫茫的一片,就好像郭野与他从未来过一般,但他们真的没有来过吗?徐饶有些惆怅,想着自己以后会翻天覆地的生活,又想想自己那迷茫无比的过去,突然感觉到一阵若有若无。

    但他们,又真的没有来过吗?徐饶想着,一只仰望着这偌大的世界,敬仰着这偌大世界的徐饶,终于慢慢开始脱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