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八章 后生
    距离北京不算远的荒山上,跟北京的寸土如金比起来,这里显然是被人遗忘了的地儿,又或者说毫无意义,所在这种地方所发生的,也仅仅只有那座城市所接受不了的黑暗。

    狍子从一个小木床上睁开眼,不知道睡了多久的狍子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铅块一般的重,稍稍动一下就会疼的撕心裂肺。

    环顾着周围,狍子所看到的,是一个简陋到极点的土屋,屋中几乎没有任何的装饰品,只有一个一个老人坐在一块木桩上,手中倒腾着一大块草药,似乎光是从颜色中就能嗅到一丝苦味。

    狍子挣扎的起身,他想要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嘴中的剧痛让狍子说不出话来。

    “说不出来就别说,舌头是留下来了,不过以后说话会有点困难。”老人说着,声音有些沙哑,仅仅是瞥了一眼狍子,狍子就能够感觉到老人目光中的深邃,似乎在那双还不算是浑浊的眼中,有着一个长长的故事在其中。

    狍子用手比划着,也不知道这个打扮如同上个世纪的老人能不能看明白狍子的意思。

    老人继续磨着草药,摸了摸自己仅剩的几根白胡子道:“我是在这山脚下捡到的你,其实在这死人谷里,像是你这种家伙,或许不算多,但是绝对不算少,不过能够活下来的,真不多。”

    狍子听完后,感激的看着这位救了自己性命的老人,又支支吾吾的比划一阵子。

    老人似乎能够读透狍子的心思一般,平静道:“不到半个月。”

    狍子傻了,想不到自己这短短的一睡,竟然睡了如此久如此久。

    老人在狍子自顾自的震惊之际把磨成沫的草药放在一个容器中,然后搅拌着,像是在做着什么暗黑料理,最后把容器之中的药汤,倒了满满的一大碗黑色药汤在狍子眼前,指了指道:“全部喝掉。”

    狍子看着这实在让人没有喝下去**的药汤,光是嗅了一口就能够感受到这苦味。

    “你不喝也可以,不过以后下半生估摸着得靠轮椅度过了,更别说拎起刀子给予某些人报复了。”老人一脸淡然的说着。

    狍子愣了愣,木然片刻后,一脸义愤填膺的举起这大碗,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到底还有什么能比挨过十六刀还要让人难熬。

    东北一眼望不边际的小兴安岭,此刻这深山老林已经被大雪所掩埋,本来就荒无人烟的地方,变的更大的荒芜,似乎这里,被这灯红酒绿的时代,彻底的遗忘了。

    徐饶郭野两人已经马不停蹄的赶了十多天的路,白天几乎一天都不会歇脚,晚上运气好能碰到小寨子留宿一夜,运气不好只好在山洞中将就一晚上,水直接喝溪水,饿了就干啃速食饼干,这一路是徐饶这辈子最煎熬的一段日子,就像是短短十天之内跑了无数的五公里一般,虽然说经过这一段日子的锻炼,徐饶的身体已经慢慢抛开了起初的弱不禁风,但跟郭野的体力值比起来,徐饶能够坚持下来这十天的奔波,已经算的上极限了。

    当然这一切,郭野都看在眼里,却从来不说,或许他只是想要看看这个倔强的孩子,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翻过几个小山脉,在危机四伏的小兴安岭的山脉中,所考验的,不光光是体力,更多的是心态,面对这怎么都走不到尽头的山脉,心理承受能力不强的话,说不定都会崩溃下去。

    “到了。”沉默了一路的郭野终于开口说着,就在郭野说出这两个字后,徐饶的表情就如同沙漠中见到了绿洲一般,同郭野的方向望过去,在眼前的是一片空地,这旁着一条山河的空地上有着一处不大的院子,甚至还能在那小木屋上看到几丝炊烟出来,这清静无比的景象,就如同某些油画一般,让人舍不得驻足,甚至留下几个脚印子都显的特别的多余。

    徐饶本来快要枯朽的身体像是突然涌了一股洪荒之力一般,快步跟着郭野朝那小木屋的方向走去,此刻徐饶不光光是欣喜,心中更多的是激动,想想这种远离都市喧嚣的地方住着一位通天般的彪悍猛人,徐饶下意识的就会觉得有些难以接受,毕竟这是现实,而不是一本武侠小说,在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的隐士高人,也不会有什么高人愿意过这种日子。

    两人还没有接近这诗情画意的小木屋,一头体型巨大的熊獒就狂吠的冲了上来,这头脸上满是伤痕的熊獒,眼神甚至要比山中的猛兽还有凶恶几分,甚至不像是一条狗,或许是在小兴安岭的深山老林中养出了入了骨子了的野性。

    徐饶面对这么一头怪物,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却没有被吓的惊叫,因为徐饶清楚,在他身前挡着的,有一个比这条猛犬还要恐怖的家伙,狗即便是到了通灵的地步,也不过是一条狗罢了,但有些时候,人还真不一定是人。

    郭野表情平静的看着这么一条狗,就这样,在这漫天白雪中,一人一狗相互对视着,或许摸不透来人的熊獒也清楚这不是好惹的角色,没有直接冲上来,而是虎视眈眈的瞅着。

    “老洪,这么多年未见,上来就派这么一个东西来招呼我?”郭野说着,猛的瞪了眼这畜生,或许在背后的徐饶没有能看到郭野这眼神,却看到了这气势汹汹的熊獒神情一变,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无比的东西,竟然被吓的连连后退着。

    一个身材魁梧到极点,如同巨人一般的男人慢慢走出院子,那张深沉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清楚,仅仅是吹了个口哨,这条坚守岗位的熊獒就老老实实的钻回了院子中。

    男人一步步走向郭野徐饶两人,似乎这个男人的每一步,都在敲打着徐饶的内心一般,徐饶也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身上的气势所压的喘不过气,虽然郭野早已经对他透了底,徐饶也知道自己会见一个如同神仙一般的家伙,但这个男人的无懈可击,早已经远远超出了徐饶的想象。

    “我打心眼里不想见你,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国家中,有多少人在找你?”男人一脸无可奈何的说着。

    郭野很有成就感的笑了,笑的毫无隐藏。

    这个名为洪擎苍的男人终于走到了两人的眼前,近距离的观看,更能够体会到这个男人的强大,至少徐饶一点也不敢触碰这个男人的眼神,就像是傻子一般低着头,虽然徐饶知道如此,也恨自己的不争气,但在这个场合,徐饶真的没有任何所谓的一丝自信感。

    虽然徐饶没有敢看洪擎苍,洪擎苍却上上下下打量着徐饶,甚至看徐饶多过看这位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友郭野。

    “说吧,找我有何贵干?”洪擎苍收回目光,淡淡的说着。

    郭野拍了拍徐饶的后背,似乎想要这腰杆挺的直立一些,笑道:“还不是为了这小子。”

    “你徒弟?”洪擎苍很直截了当的说着,他不喜欢说任何废话,也不喜欢使用太多的感情,为人处世却就如同一个机器人一般,总是把利与弊计算的无比明确。

    “算是吧。”郭野说着,脸上有一股很莫名其妙很莫名其妙的成就感。

    而徐饶,心中却莫名其妙的为之一暖,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说他是一个即便是消失了都不会引起注意的存在,甚至不会有人在记他,再想起他,但至少现在,徐饶可以认为,这个名叫郭野的男人,终于伫立在了他那个狭小又难以入内的世界。

    终于,终于,不是孤身一人了吗?徐饶这样自问着自己,想想这个拯救自己的家伙,是这么一个名为郭野的家伙,徐饶就有点想发笑,就如同这一切都是编凑好的剧本一般,在特定的时间中,出现了特定的人,发生了特定的事,拼凑成了这特定的一切。

    是缘分?还是命数?还是本该如此呢?徐饶想着,但现在即便是郭野也不会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一切都要等到若干年后,等徐饶真正看到这个时代的模样的时候,才能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