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七章 方十之战(六)
    混战过后,康冬雷最后一个倒下。

    于经人这边的亡命之徒们,无一例外的倒下,其中刚刚出院的杨子鸿伤势最为惨重。所剩下的,仅仅只有余东野所带来的亡命之徒们苦苦支撑的站着。

    “于经人,你输了。”余东野脸上慢慢爬上一股得意洋洋的笑容,无视着地上那些为了他前进丢掉性命的人们,对余东野来说,只要能够得到那锦城,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残酷而又现实。

    “那可未必。”于经人默默说着。捡起地上散落的开山刀,一步步走向余东野,这个传闻之中并没有什么武力值的于经人,做出这样的举动,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但还没等余东野嘲讽什么,于经人直接劈开挡在前路的几个摇摇欲坠的余东野的人马,大步走向余东野。

    余东野看傻了眼,想不到于经人还有这般的本事,但脸上有恃无恐的笑容,却越来越强烈。

    “你笑什么?”砍到最后一个汉子,于经人表情冰凉的说着,看余东野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一个将死之人。

    “我笑的是,只要我打一个响指,子弹就会打过你的脑袋。”余东野得意洋洋的喊道,一只手默默举起,在空中做了个打响指的东西。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一滴一答的过去,于经人却仍然好好的站着。

    普拉多上。

    “走吧,余东野输了。”王富贵渐渐闭上眼,这一场难得的好戏,似乎就这样过去了。

    白九城点了点头,似乎是同样看透了这么一个局,吩咐表情沉重的刘羲开车离开,这一场荒谬多余又抽象的战争,似乎就这样结束了。

    明天会发生什么呢?白九城问着自己,而自己是否又能搭乘着这时代巨浪平步青云呢?

    “似乎并没有子弹穿过我的脑袋。”于经人看着表情慢慢僵硬额头上冒出冷汗的余东野。

    “怎么可能,我明明...”余东野语无伦次的说着。

    突然余东野感觉背后一阵凉气,在余东野转过头的时候,浑身散发着血腥味道的薛铁之不知道何时站在了他的背后。

    “现在你什么都明白了吧,小鬼。”于经人放下手中的钢刀,在罕有的疯狂之后,脸上渐渐爬上一股平静,这种撕裂人心伪善的战场,于经人早已经经过无数次,这种胜利,并没有什么喜悦,只有一种折磨人心的落寞。

    或许他经历了这么多这么多,这么多次生生死死,虽然说算不上什么悲壮,但至少不算那么俗不可耐了吧,但在那些大人物眼中,他仍然是个小丑,或许这就是定数。

    薛铁之单凭一只手就制服了余东野,这个出千或许在行,但武力值无限接近于零的余东野,在薛铁之面前,就像是一只小羔羊一般。

    余东野面如死灰,像是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一般,甚至忘记了挣扎。

    “一切都结束了。”于经人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那太阳还会从东边升起,但这新的一天,还会如同起初一般吗?

    “你不敢杀我,如果我死了,我师兄一定会找上来,到时候你们这些家伙都得死!”余东野在薛铁之的手上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那死死掐着自己脖子,如同钳子一般的大手。

    于经人嘲讽的笑笑,深深吸了一口烟道:“有什么招数冲我来便是,不过那大快人心的时候,你是见不到了。”

    余东野的眼神中慢慢出现一股恐惧,正要说些什么,掐着他脖子的手却越来越紧。

    就这样,这个骄子,死在了这座骄子一般的城市之中,无声无息。

    偌大的旧街广场,仅仅只剩下了两人。

    “这事我来扛。”还未等薛铁之开口,于经人说着,似乎是下了莫大的决定一般。

    “你能扛的住?”薛铁之说着,想想这满地的尸首,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薛铁之用脚趾头都明白。

    “大不了搭上这一条命,不过方十街,就需要你来接手了,这一切我都玩够了,也没有心思玩下去了,倒不如先下去跟老孔喝一杯酒,叙一叙旧。”于经人说着,一根烟也抽到了头,这一夜,他喝了最想喝的酒,做了最想做的事,抽了最想要抽的烟,够了,于经人很知足。

    薛铁之默默皱了皱眉头道:“我没有兴趣。”

    “你会有兴趣的。”于经人慢慢坐到地上,这个曾经闻名于西城区的大枭,此刻无比的苍老,无比的疲惫,属于他于经人的时代,或许早已经过去了,已经不需要他苟延残喘着了,这条街,这座城市,这个时代,这个世界,需要一些新人。

    薛铁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背起三焉儿,一只手拎着半死不活的杨子鸿,默默离开。

    “老薛,你说我是不是死的很狼狈。”于经人突然叫住了薛铁之。

    “冲你高度来说,也算的上是壮烈了,我打算先离开北京一阵子,如果你还没死,需要人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再联系我。”薛铁之说着,说完也不管于经人会嘟囔什么,大步离开,只留下这一广场的失败者。

    这场充斥着莫名其妙的战役,没有任何胜者,但等到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一定会如同深水*一般,轰动一切,甚至是改变整个西城区的格局。

    新街与方十街这两块肥肉,或许还会引发更大的战役,不过这一切都是后话。

    这波澜到底会泛起多久?

    旧街广场,断断续续哼着一首大花枪。

    但绝对不会如那西凉中原那般悲切入史,这一切,都会随着这时代的浪潮,被人永远的遗忘。

    一切都结束了?

    在太阳初升之时,总会有人站出来,掩盖住这*裸的黑色,让大多人看不到,这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有多少人死,多少人生,多少人置死地而后生。

    反正这个城市已经隐藏了太多太多这样的故事,也并不介意再多一些,再残酷无情一些。

    跳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哈尔滨火车站,这风尘仆仆的两人经过长途跋涉,终于远离了那座给予徐饶太多记忆的城市,踏入了东北三省的核心。

    “多少年没来这座城市了。”郭野看着这在清晨刚刚苏醒过来的城市说着,这份难得的安静,也仅仅会发生在这个时候。

    跟在郭野身后的徐饶却没有多少感触,只是觉得冷的有些刺骨,但还是咬着牙坚挺了下来,他不想在郭野面前出这个洋相,但他实在跟郭野这个在这种环境身穿单薄的虎人彪不起来。但徐饶此刻更多的是心中的感触,他想不到自己还能回到自己的故乡,但徐饶宁愿忘记了所有关于这里的记忆。

    “冷不冷?”郭野看了眼在他背后打哆嗦的徐饶,明知故问道,话中带着一些阴谋的味道。

    “不冷。”徐饶嘴硬回答道,虽然冻的发紫的嘴唇已经在打架。

    “你不冷我冷。”郭野大笑道,似乎是看穿了徐饶的想法。在火车站不远处刚刚摆的地摊讨价还价的搞来两套军大衣,最后还死皮赖脸的要了两个土到掉渣了棉帽。虽然这种火车站一旁的小地摊常常宰人不偿命,但今天唯独遇到了这能无赖到极点的郭野,让这小老板赔了夫人又折兵、

    虽然徐饶嘴犟,但身体还是很实诚,老老实实的穿上了这厚重的军大衣,极其不情愿的戴在这乡巴佬一般的帽子,虽然打扮土气到极点,不过徐饶那冻的僵硬的身体缓解几分。

    “我们这是要去哪?”暖和起来的徐饶问道,这时天已经慢慢飘起毛毛雪来,这挺有意境的场景,身边却只有一个不知所谓情趣的郭野,这让徐饶连把这场景当成回忆的勇气都没有。

    郭野弹了弹烟灰,指了指向北的地方道:“去哪里。”

    徐饶看着越发寒冷的北方,似乎是望而生畏了,不由的打了个哆嗦道:“还有多远?”

    “很远很远。”郭野喃喃着,望着北方,似乎想起了关于了那北方的一个故事,当然那个故事,也是那么的长那么的长。

    “很远很远是多么远?”徐饶被问傻了眼。

    “远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方。”郭野说着,然后默默的走了出去,虽然没有搞明白所以然的徐饶只好傻傻的跟在郭野的身后前行着,或许是第六感,又或许是错觉,徐饶总感觉他要跟在郭野身后很久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