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六章 方十之战(五)
    凌晨时分的新街旧广场,在这里,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特别是在这恶劣无比的环境下。

    五辆清一色的陆地巡洋舰一排停下,改装的疝气灯通亮,彻底照亮了这不算大的旧街广场。

    于经人站在中央,左边是正擦拭着一把匕首的三焉儿,右边是刚刚出院的杨子鸿,虽然这厮伤还没好利索,但在这种地方却是个不可多得的悍将。剩下的是一干于经人这些年所养的亡命之徒们,或许这些每天吃着白饭的家伙们,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但于经人却打心眼里不希望用到他这最后一步棋子。

    “老板,给你丢人了。”杨子鸿一脸惭愧道,被人一招拿下,这种战绩,完全是他一生的败笔。

    “遇到真正的鬼神,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不过是花拳绣腿罢了,不过这次希望你将功赎罪。”于经人平静的说着,在这种如临大敌的气氛中,却能保持一脸的波澜不惊,这完全可以证明于经人在大事前的定力。

    杨子鸿使劲点了点头,握紧了手中的开山刀。

    “三焉儿,剩下的东西,都打点好了吧?”于经人问道。

    那长相如同瘦猴一般的三焉儿点了点头,那张格外显老的脸上露出一丝让人安心无比的笑容,或许没有人会相信这个名为三焉儿的家伙是于经人手下最靠谱的存在。

    远方渐渐出现了车灯,飞驰着的本田crv冲进旧街广场,打头的是辆运动感十足的福特野马,在广场中央飘逸的划出一道弧线,带着刺耳的摩擦轮胎的声音停下,开车的余东野与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康冬雷两人分别下车。

    其他四辆本田crv也分别停下,下来足足二十几号玩过刀见过血的汉子。

    这是于经人与余东野第一次见面,却不是第一次交锋。

    如果说这西城区真的拥有关于时代的浪潮的话,那么此刻浪潮的中央,绝对属于旧街广场。

    “于哥,久仰大名。”余东野拱了拱手道,话语间已经有了几分战意。

    “余小弟,早已领教。”于经人回礼道,像是在拍着什么江湖电影一般,表情已经渐渐冷峻。这剑拔弩张的局势,似乎有着一*就能够点燃一般。

    余东野毫无遮掩的打量着于经人身旁的人马,从前看到后,从左看到右,但就是没有看到他想要看到的身影,摸着下巴冷笑道:“于哥,怎么没见你手下那个最得力的疯狗,是不是叛变了?”在叛变这个词汇上,余东野咬的格外的重。

    于经人的眼皮跳了跳,虽然知道这是最明显的激将法,但却是最有作用,余东野光凭一句话就让于经人心中满是怒火,也可以说是一种本事。

    “即便是你师傅是那个纵横南北的千王马先生,今天我也要杀了你。”于经人的脸色慢慢变得通红,一步步逼近那个脸上带着玩味的余东野,这是一种让于经人愤怒到极点的玩味,于经人不容的余东野这样讽刺已死的孔石,这是他最后的底线。

    余东野身旁的康冬雷毫无症状的踏了出去,直逼情绪很不是稳定走向他们露出破绽的于经人。这瞬息之间所发生的,甚至让于经人身后那群身经百战的亡命之徒没有反应过来。

    一把匕首横空出世,这把黑色的带着倒刺的匕首直接拦住了不可一世的康冬雷的去路,而且乘胜追击的向康冬雷的脖子划过去,康冬雷反射神经无比恐怖的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不过却是被逼退了几步。

    “怎么允许你先动我们的主子呢。”匕首被扔到空中,又熟练的被接过,长相粗糙无比的三焉儿吊儿郎当的说着,但是刚刚的手法却是无比的惊艳,如果这厮再长的俊俏点,就这玩匕首的样子,在夜店一点也不愁钓到女人。

    康冬雷微微一笑,做了个停的手势,身后欲要冲上来的汉子们瞬间停住,不紧不慢道:“三焉儿,想不到挑断了你一只手筋,匕首还能玩的地步,当年巅峰时,不愧是西城区第一匕首,不过可惜了。”

    三焉儿满不在意的笑笑道:“我三焉儿身上所发生的,还轮不到你这个小辈在这里评头论足,小心被划破脖子。”

    “只是感叹几句罢了。今天我倒是想要试试,能不能过了你三焉儿的匕首。”似乎对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的康冬雷脸上露出一丝好战的雀跃,不过这种兴奋,更相似于疯狂。

    “你来便是。”三焉儿冲于经人做了个放心的手势,于经人默认的点了点头,往后默默退了几步,准备欣赏这一场死战。

    在旧街广场不算远的地方,暗处里停着一辆普拉多,车中的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场大战,重重的喘气声让车中的气氛无比的压抑。

    “你觉得那边胜算多一点?”白九城问道。

    “暂时看来,于经人,毕竟现在于经人还没有亮出自己的底牌,但显然余东野也不是。”王富贵说着,不过却双眼通红的看着余东野,似乎恨不得活吞了此刻正作威作福的余东野,也就是这个家伙,让王富贵落到这个地步。

    白九城默默点了点头,不过眼睛却离不开这一场战局。

    康冬雷再次踏了上去,拳头爆出,套路有点少林拳法跟军队的结合体,看似有些别扭,不过唯有跟康冬雷过过招的练家子,才会明白这套不知道名为的拳法的毒辣之处。

    三焉儿反应能力一点也不低于刚刚的康冬雷,游刃有余的躲过这致命的几拳,但同样抽不出手来冲挥出重拳的康冬雷还击,似乎这就是一场体力的拉锯战,如果康冬雷慢了下来,匕首就会划过他的脖子,如果三焉儿慢了下来,拳头就会落在他的胸膛。

    这让人看着眼花缭乱的死战,让在场的人们看出一身冷汗,如果说刚刚把三焉儿与康冬雷任意一人换成他们,这些跟常人比起来很有优越感的亡命之徒们,谁也不可能撑过去这几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极其耗费体力的战局慢慢扭转起来,一开始游刃有余的三焉儿的步伐似乎混乱了几分,差点没有躲过康冬雷的几次重拳,看着于经人这边的人们倒吸一口冷气。

    比起三焉儿,康冬雷出拳的速度似乎并没有缓慢,甚至还有几分愈演愈烈的气势,似乎想要直接把这于经人手下的第二悍将直接拿下。

    “有破绽。”康冬雷突然说着,在三焉儿一只脚还没有站稳的时候,康冬雷猛扑上去,先是惊险的躲过三焉儿的匕首,然后趁着这空隙,猛的挥出一拳,重重的打在三焉儿暴露出来的胸口上。

    一声闷响,这足以证明康冬雷这一拳的力量到底是多么恐怖,但康冬雷似乎没有放过三焉儿的意思,身体猛的往前挺过去,一记蛮不讲理的铁山靠重重打在身板没有任何防御力的三焉儿身上,但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康冬雷并没有把三焉儿撞飞出去,而是肩膀上*进了一把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匕首,这绑着红绳的匕首,似乎能够溅出血花出来。

    杨子鸿看着这瞬间停下来的战场,轻声道:“三哥输了。”

    于经人默默点了点头,要是一只手没有被废掉的三焉儿,绝对能够达到跟康冬雷势均力敌的地步,甚至是更强,但如今,三焉儿能做到鱼死网破的地步,已经算的上最好的结局。

    三焉儿慢慢跪倒在地上,脸色布满了痛苦,但脸上却有着一股神经的笑容。

    康冬雷看着肩膀上的匕首,又看了看没了战斗能力的三焉儿,还算镇定的退后几步,苦笑道:“要是你右手手筋没有被挑断,我一定不会是你的对手。”

    三焉儿仍然笑着,不过嘴角已经流出了一丝血液出来,苦苦支撑着的身体终于倒下,这身板弱不禁风一般的家伙,倒在的时候,却莫名的给人一种倒下一座大山的感觉。

    康冬雷一脸的敬畏,摸了摸深深插入肩膀的匕首,一股让人窒息的疼痛感袭来,如果这个匕首再偏差几分,那么康冬雷的这右胳膊,就一定废了,这已经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能不能拿下这幅模样的康冬雷?”看着这一幕,于经人仅仅是问了身边的杨子鸿这样一个问题。

    杨子鸿默认的点了点头,或许并没有实质性的回答什么,却是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或许杨子鸿比谁都没有把握拿下这么一个怪物,但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需要一个人站出来。

    康冬雷面色不改的看着杀气腾腾踏上来的杨子鸿,如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一般站着,让人感觉自己所面对的,不单单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怎么也跨不过去的大山。

    跟在杨子鸿身后的,还有那拎起开山刀的亡命之徒们,或许是刚刚那一场死斗彻底激发了他们的战意,才让他们如此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

    两伙人慢慢汇成一个战局,这旧街广场瞬间弥漫起一股血腥味道,但唯独有两人站在原地不为所动,一个是于经人,一个是叼起烟的余东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