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五章 方十之战(四)
    新街的一处老民楼中,在顶楼最深处的房间,烟雾缭绕。

    “该死。”余东野怒骂着,把手机重重的摔了出去,在地上摔了一个稀巴烂。

    “孔石没有解决掉于经人?”还没等余东野开口说些什么,康冬雷就像是读透了余东野的想法一般。

    “想不到孔石能废物到这个地步,现在不光光于经人没死,还暴露了我们。”余东野一脸愤怒的说着,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实在让无比骄傲的余东野有些火大。

    “于经人要怎么对付?”康冬雷那波澜不惊的神情终于慢慢变的阴沉,似乎是这形势早已经偏离了他的预想,康冬雷早就明白这事情早晚会败露,但想不到孔石这步稳棋就这样失手。

    “现在他正在赶来的路上,打算跟我玩一出鱼死网破,现在那条疯狗,可一点也不在乎这个世界的规则了,这一次,说不定会被他拉下水。”余东野如临大敌的说着,他不是害怕于经人,是害怕因为两人闹的太大,被上面的人直接玩一出杀鸡儆猴。

    听完余东野所说的,康冬雷表情更加沉重了,摸着下巴道:“既然到了这个地步,那只有硬碰硬了,现在于经人身边只有一个薛铁之,薛铁之身边只有一个三焉儿,如果能够把这三人拿下,他那些已经散杂的势力,不堪一击。”

    “他身边那群所谓的盟友不会出手?”

    康冬雷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洗白的于经人已经彻底的脱离了他曾经那个圈子,即便是那群混世魔王们要扶于经人一把,于经人都不一定会答应。”

    “就没有其他更好的法子了吗?”

    康冬雷再次摇了摇头,不过脸上已经有了几丝不悦在其中。

    余东野表情苦涩的点了点头,所谓身上那股年轻时的一腔热血,早随着这一段安慰的生活所消耗殆尽,随着身上所承载的东西越来越沉重,余东野很清楚,他已经不能像是曾经那般不顾一切了。

    “谁输谁赢,谁都说不准,就像是在前几个小时,谁都会认为王富贵必死无疑,但在你与于经人的夹击下,这个纯白的商人竟然挺了下来,这其中或许有几分是实力,但更多的是定数又或者运气,这就是这个时代的魅力所在,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下一刻是生是死,所吃的下一颗糖是苦是甜。”康冬雷拍了拍余东野的肩膀说着,或许折磨了这么久的人心又毫无意义的战役,终于要结束了。

    看着康冬雷那坚定无比的表情,余东野使劲点了点头。

    “现在约于经人,今晚在新街旧广场,鹿死谁手,三分实力,三分定数,三分天意,一分运气。”康冬雷说着。

    余东野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或许在外别人都知道新街余爷的名号,但是在余东野这大红大紫的辉煌背后,仅仅只有一个男人,如同大山一般支撑着,那就是康冬雷,一个无名但是成就了余东野所拥有的一切的男人。

    在高速飞驰而归的于经人接到了余东野的电话,这也是这两方战役的主力军第一次交汇。

    “于哥,听说你现在在找我?”余东野坦然道,反正已经到了把一切都摊牌的地步。

    “余小弟,消息倒是挺灵通,你送了我这一份这么大的礼,我当然会还回去。”于经人冷声说着,默默打开了免提,好让开车的薛铁之能够听清。

    听到这个,余东野的表情不像是刚刚那么的自然,看了眼冲他点头的康冬雷,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几分道:“于哥,这个你不需要谢我,都是分内的事,不如我定一个点,我们一起叙叙旧?”

    “时间地点。”于经人也不墨迹,直接说着,似乎一点也不怕余东野在背后耍小手段。

    “今晚凌晨,新街旧广场。”余东野干净利落的说着。

    “洗好你的脖子等着。”于经人挂掉了电话。

    两边的气氛同时压了下来。

    “看来余东野,真的打算跟你破釜沉舟了。”开车的薛铁之说着,他不会说些这是什么所谓的鸿门宴,也不会说定在新街余东野自家的地盘对他们来说是劣势,因为薛铁之很清楚,余东野不会傻到做一些没脑子的事,也没有能够耍出小心眼的本事。

    “正合我意。”于经人冷笑的说着,脸上慢慢爬上一股炽热,这股子狰狞背后,似乎还有一丝兴奋在其中。

    陷入了疯狂之中的于经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摸出手机再次播出一个很陌生的号码,这个号码陌生到从存入于经人的手机那一刻时,就从未打过一次。

    电话仅仅是响了一声就被接过。

    对面沉默着,于经人同样沉默着,似乎谁都不愿意说第一次。

    “王富贵,黄寅的事我只能说句抱歉。”于经人说着。

    “于贵马的是我也只能如此。”王富贵深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

    “事不怨你,是那小子命短。”于经人格外看开的说着。

    王富贵僵硬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些什么。

    “我咽不下这一口气。”于经人说着。

    王富贵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今晚新街旧广场,我跟他必有一个死活,如果是我死了的话,我跟贵马的葬礼,就拜托给你了,其他的人我不相信。”于经人说着,虽然不像是曾经那般的掏心掏肺,但话语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虚伪味道。

    “如果我还活着,一定会管,但那个姓余的小子,我一定不会放过,即便是我搭上这一条命,这是我王富贵对你最小的许诺,也是最大的许诺。”王富贵说着,话语间同样如此。

    于经人笑了,不过笑的很是无力,似乎是在感叹道:“这辈子,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叫你一声王哥,更想不到我们这两个对头会站在一个战线上,不过可惜的是,没能跟你坐下来喝上一杯,聊上一聊,拼一拼酒。”

    “会有机会的。”王富贵喃喃着,单王富贵实在想不出会发生什么所谓的美好结局,现在只不过因为一个余东野让两人惺惺相惜,如果余东野死了,有着*裸利益的关系,王富贵相信于经人肯定最想弄死他。

    “但愿吧,如果有什么意外,就让老弟先走一步了,当时候只需要在我坟头前敬一杯酒,老弟也就知足了。”于经人说着,像是在说着掏心窝子的实诚话,又像是彻底的喝醉了。

    “一切都会过去,不管好与坏。”王富贵叮嘱着,两人很有默契的一起挂掉了电话。

    这不知道算好算坏的消息,让王富贵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揉了揉太阳穴冲开车的刘羲道:“掉头,去新街旧广场。”

    “发生什么了?”注意到王富贵接了个电话的白九城问道。

    “于经人打算跟余东野在新街旧广场做一个了断。”王富贵并没有隐藏什么的说着。

    白九城愣了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动了动干裂的嘴唇道:“那这场风暴,岂不是我们躲过去了?”

    “也可以这么说。”王富贵脸上却没有任何的雀跃,以至于说是躲过去了,甚至可以说还能在其中捞到甜头,如果说于经人说了,那么于经人在方十街的位置可就没有了,那么对王富贵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即便是于经人赢了,那么必定会受到重创,对王富贵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机会。

    “那我们还去新街旧广场干什么?”白九城疑惑的说着,虽然现在于经人跟余东野互相对嗑是最好的结果,但是以他们现在的单枪匹马,到达这场风暴的中央,就像是玩火一般。

    “寻找机会。”王富贵仅仅是说了这四个云山雾绕的字。

    白九城彻底的懵了,但看着王富贵不像是解释的模样,也识趣的没有问下去,给刘羲使了个眼神,刘羲才掉头开往新街旧广场。

    “放心,既然我们坐到了同一条船上,我就不会让你不好过。”王富贵说着,说完慢慢闭上了眼,不一会就昏睡过去,这彻夜的不眠不休,已经把王富贵的精力耗损到极点。

    普拉多在车水马龙的街道马不停蹄的开啊啊。

    “叮铃”白九城手机信息铃声响了。

    白九城摸出手机,看着信息内容愣了愣。

    “要不要现在做掉王富贵?”刘羲所发来的短信这样说着。

    白九城握着手机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似乎在纠结怎么回复这条短信,现在做掉王富贵,然后今晚于经人也有可能被做掉,那方十街就等于牢牢的握在了他的手中,但是白九城纠结的是,这偌大的一条街,他真的能攥的住吗?

    考虑良久,白九城敲打着手机,回过一条短信。

    “先不要轻举妄动,以后还能够用到王富贵。”

    就这样,这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来回的短信,彻底没有了下文。

    或许这其中所折射的,是最黑的东西。这就是人心,所隔着的,不仅仅只是一层肚皮,还有着最让人无法想象,最不堪入目的东西。

    但在这一切的前提下,大多人都是看似善良无比的,看似虔诚无比的,那最善良虔诚的模样,所用来遮掩的,是最恐怖的东西。

    夜幕在三方势力的交汇中,慢慢压了下来,无声无息的让这座城市伸手不见五指,然后又敷衍出无数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