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二章 方十之战(一)
    徐饶郭野两人渐渐远离的北京,远离的方十街,这里的故事似乎并没有因为两人的离开结束,反而有点愈演愈烈的意思,因为这个故事的主角,不是郭野,更不会是徐饶。

    王富贵旗下的sk酒吧门口,抽着闷烟的于经人一言不发的看着酒吧中的厮杀,时不时看一看手腕上的一款早已经停售的劳力士,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眼中的血丝似乎在证明着于经人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sk酒吧的打斗声似乎是渐入了尾声。

    于经人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转身上了身后的迈巴赫。

    在于经人的人马全部撤离sk酒吧的时候,几辆警车才姗姗来迟,然后逮捕了王富贵所有的人手。

    这种场景,发生在所以王富贵有些见不得光的场子,这种蛮不讲理的全面开战,让这原本有些倾斜的天枰更加倾斜。

    “薛铁之那边查的怎么样了?”于经人虽然已经疲惫到极点,但还是强忍着汹涌而来的睡意对孔石说着。

    “查到一半的时候线索断了,估计有人在背后插了一手,至于是谁还不清楚,但背景绝对不会简单。”孔石表情不太好的说着,似乎在冥冥之中,总感觉这场战役已经不光光是于经人与王富贵之间的较量,所牵扯进来的东西太多。

    “有没有这种可能,贵马不是王富贵做掉的?”从起初的愤怒中回过神来的于经人说着,似乎在这场战役之中,嗅出了几丝阴谋的味道出来。

    “可能性很大,王富贵即便是再怒火攻心,也不可能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出来,不过贵马的死,跟王富贵也脱离不了什么关系。”孔石不紧不慢的说着,发动了这辆经过特殊改装的迈巴赫。

    “现在王富贵在哪里?”于经人默默的点了点头说着,对于这个跟了自己十几个年头的老伙计,于经人无条件的坚信,如果连孔石都信不过的话,于经人不知道自己还能够相信谁。

    “在扑克酒吧,已经从清山庐居中出来了,依我看,他准备拉拢白九城,薛铁之三焉儿正在赶往的路上。”孔石说着。

    “白九城...一个还没有在这条街站稳的小毛孩子罢了,看来王富贵已经走上了绝路了。”于经人冷笑的说着,脸上充满着嘲讽,对于现在的于经人来说,早以不分什么恩怨,更不管站在背后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他只想借着这个东风,彻底拿下这一条街,王富贵是绊脚石也好,白九城是绊脚石也好,他所需要的,就是把他们死死的踩到脚底下,让他们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直接拿下?”孔石问道,虽然他的建议去决定性的作用,但大事还得由于经人做决断。

    “直接拿下,通知薛铁之,如果王富贵的车离开方十街,不要追,先把扑克酒吧给我上上下下搜一遍,那个老油条可不会暴露在我们视线中。”于经人面露狠色的说着,对于经人来说,这种打压一个人又或者铲除一个人,是他最擅长的事情,虽然已经很久没有拿起这手艺了。

    “好。”孔石答道,一边开车一边摸出手机,熟练的打出一个号码。

    疲惫到极点的于经人终于熬不下去,有些不服老不行,闭上眼昏昏沉沉的睡去,虽然在这个环境之中,短短几个小时,足以改变整个战局。

    与此同时,王富贵的普拉多行驶出扑克酒吧,飞速的奔出西城区。

    车中仅仅坐着三人,王富贵,白九城还是闷声开车的刘羲。

    白九城想不明白,为什么王富贵会甘心跟他一起出来做这个诱饵,或许只是为了让这个诱饵更加真实几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看似闭目养神的王富贵突然说道,着实的吓了一跳正思索着这个问题的白九城。

    “我这榆木脑袋实在想不明白。”白九城自愧不如的说着,比起王富贵与于经人,他的阅历差太多太多,这是脑袋再灵光也无法补救的。

    “我至于为什么不留下,是怕于经人看破了这简简单单的抛砖引玉,直接杀进酒吧,到那个时候,就真的覆水难收了。像是现在这样,即便是最坏的结局,我跟孔石也能活下来一个,只要能活下来,就有能解决的办法。”王富贵甚至没有睁开眼说着。

    白九城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但现在,所盯上我的,也不仅仅只有于经人一个。”王富贵脸色仍然难看无比,似乎危机远远没有解除。

    “我们被盯上了。”开车的刘羲说着,似乎在这种机缘巧合之中应证着王富贵的说法。

    白九城惊慌的转过头,两辆本田crv正杀气腾腾的冲了上来。

    “我们现在怎么办?”开车的刘羲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握着方向盘的手心早已经被汗水打湿。

    “开快一点,然后听天由命。”王富贵说着,那波澜不惊的神情,似乎一点也不像是置身于生死之中的人。

    位于一栋居民楼地下室的隐秘赌场。

    烟雾缭绕的地下赌场中,一个叼着雪茄长相可以说的上是细腻的男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最中央的一桌,在这个长相气质一点也不符合这喧闹无比时常粗口的年轻人身前,放着一大堆各种各样的筹码,这些筹码的总价值,差不多有六位数左右,而且筹码还在快速的增加着,让周围这一干输红了眼的赌徒恨不得强了这个年轻人。

    不过在年轻人身后,如同标杆一般站着一个身穿迷彩服虎背熊腰的汉子,这个汉子锐利的眼神,让这些瘦成八杆的赌徒不敢靠近,生怕这个汉子一脚把自己给踹出去。

    “余爷,差不多就行了,毕竟我们也是小本生意,你要是天天来这么一次,我这赌场就没法子做了。”一个长相猥琐瘦巴巴的中年男人正不停赔笑的说着,脸色的笑容随着余东野眼前筹码不断的增加而僵硬着。

    “老*,我今天高兴才来你这小地方晚上几把,你是怀疑我出千不成?信不信老子真把你的*给剁下来?”正在兴致上的余东野爆着粗口骂道,因为这个中年男人的插嘴,这把一下子输掉了近一半的筹码。

    中年男人被突然发怒的余东野吓到了,连忙一个劲的赔不是,别看余东野平常那楚楚小生的模样,要是真发怒起来,真敢把自己的脑袋给砍下来。

    “东野,适可而止,现在可不是玩骰子的时候。”在余东野身后的国字脸汉子突然发话道。

    “好好好,怕了你了,老*,去把这些筹码换成现金。”余东野拱了拱手说着,要是康冬雷不插嘴,余东野真打算今晚让这个宰人不偿命的老*好好放一放血。

    “谢谢康爷,谢谢余爷,我这就去。”老*脸上笑开了花,不过那猥琐的模样到是一点都没有改变,脚上如同抹了油一般,一下子就没了身影。不一会就拿来一大纸包现金,一脸殷勤道:“余爷你点点。”

    余东野起身接过钱,甚至看都没看一眼就揣近了怀中,冷哼一声道:“小爷我不用瞅,要是差一分,老子要你小命。”

    “余爷你这是哪里话,我哪敢差你的钱。”老*吓的脸都白了,一个劲的点头哈腰拍马屁一阵子,一只到余东野彻底离开后,那一直弯曲的摇杆都不敢挺直。

    电梯中,余东野拍了拍衣服中沉甸甸的钞票道:“冬雷,咋不让我好好宰一宰这个净祸害人的老*,我出千的法子,那老家伙就是看瞎了眼都看不到。”

    “宰他什么时候宰都可以,但现在正事要紧。”康冬雷整理了整理衣领道,这个无论在何时都一丝不苟的男人就像是一个机器一般,甚至都能把人情事故计算的没有丝毫偏差,甚至让人怀疑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感情可言。

    “那两个闷头青,说不定还在闷在鼓中呢。”余东野一脸幸灾乐祸的说着。

    “可不要瞧不起那两个家伙,在这个炎凉的江湖,两个人能混迹这么久,谁没有几张底牌。”康冬雷说着,也就在这时电梯门打开。

    慢慢打开的电梯门,出现一个男人的脸,一张乍一看凶悍无比,瞅的时间长的会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脸面。

    “新街小余爷,许久未见。”夏文武表情冷峻的说着,身后的许小桦的表情也跟着阴沉着,不过这没有灵魂的演技跟夏文武比起来,实在有点可笑。

    本来得意洋洋的余东野表情瞬变,如临大敌的往后默默退了几步,而身边魁梧的康冬雷却默默的往前踏出一步,像是一堵墙一般守在了跟他一比身材实在不够看的余东野身前。

    “夏...文...武...”余东野一字一字念出这个在西城区有些恐怖的名字,脸色一点一点的苍白起来。

    “想不到你这个马老千的大徒弟还能记住我这个粗人的名字。”夏文武冷笑的说着。

    “你找我来做什么?”余东野咬着牙道,当年他初来新街的时候,可在夏文武身上吃不少的亏。似乎这种恐惧入了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