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一章 三省之虎
    还不到十二月就白雪皑皑的小兴安岭森林,一个在这种环境中在山河中扎猛子的汉子走出偌大渺无人烟的森林,在这渺无人烟唯有猛兽横行的地方,很难想象有人能够在这种环境生存下去,而且一活,就是十几年。

    或许能够描述这彪悍虎人的词汇,唯有变态与疯子,又或者一个疯魔。

    一通电话翻过千山万岭,似乎很难想象,在这种艰苦但极点的环境中,手机还有信号可言。

    这个汉子摸出一个磨的发白,伤痕累累的手机,看了看来电号码,不令人察觉的皱了皱眉头,接通这没有标识的手机号码。

    “老洪,现在在那个山旮旯里待着?我快要到东北了。”电话另一边的男人兴奋道。或许俗不可耐了点,但这偌大的中国中,敢这样直呼这个汉子外号的男人,估摸着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电话另一头,坐上开往哈尔滨火车的两人,这对在火车站极具戏剧性的组合,算是赚足了回头率,一个戴着土的掉渣墨镜身着八十年代衣服的无良大叔,一路上还冲着电话惟妙惟肖的说着,沉浸在大多人眼中荒诞无比的世界之中。

    另外一个头上绑着绷带,走没两步都面目苦相的年轻人,虽然比起身边那位大叔要正常的要命,但那满头冷汗随风颤抖的模样,实在有点让人怀疑人生。这样一个组合,不去上一些喜剧节目,都有点暴殄天物。

    徐饶不知道郭野到底从哪里搞来的通往哈尔滨的硬座,也不怀疑什么,因为对这个身上常常发生在让人意想不到的家伙来说,似乎什么都是合情合理。

    现在徐饶只是怀疑电话另一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他能看出来,郭野这份热情不是装出来的,更能够体会到电话另外一头的家伙心中的无可奈何。徐饶实在想不出,在某些事上格外彪悍让人无语到极点的郭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老友。

    “八年前你来过的地方。”汉子表情平静的说着,他能够听出来郭野在人声嘈杂的地方,更能够想象到此刻的郭野是多么的引人瞩目。

    “算算多少年了,你还待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看破浮生也不能这个看法,这是糟蹋自己。”郭野调侃道,声音的分贝明显的提高,让周围的人打心眼里以为这个打扮浮夸的家伙在拍着什么电影。

    徐饶缩了缩脑袋,他还不到郭野那般脸皮厚到极点的地步,努力装出一副不认识身边这家伙的样子。

    “你这家伙不也是?不过你比我聪明,能够让当年所有的人都以为你死了,不过说起无聊程度,我可比不过你,为了什么留在那条街,我可清楚的很。”汉子那古板到极点的脸色罕然露出几丝笑意出来,或许只有当年跟在洪擎苍身后多年的老一辈,才会清楚让洪擎苍露出一张会心的笑容,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彼此彼此罢了。”郭野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大半,但声音仍是那般的洪亮,似乎是把那最深处的东西,再次隐藏的更加深。

    “事等到了再聊,还有,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估计那上面的人,早已经盯上你了。”洪擎苍一半威胁,一半叮嘱的说着。

    “从那个小旮旯里还能知道这么多,你到底是神仙?还是人?”郭野打趣道,但表情已经变的渐渐冰冷,离着郭野最近的徐饶,最先感觉到了这股能够凉到骨子里的寒气。

    “我只不过是个凡夫俗子罢了,比起你这个真正的功臣,我差的太多。”洪擎苍说着,也没等郭野再回复什么,默默挂掉了电话。

    这个身高接近两米身材魁梧到极点的汉子把跟他比起来有些袖珍的手机再次放回兜中,攥了攥有些僵硬的手掌,骨头似乎在抗议着什么,啪啪作响。

    洪擎苍抬起头,看着长白山旁,这一尘不染的天,似乎唯有这里,没有被那些所谓的城府所侵染。

    洪擎苍那张有着无比深刻纹路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似乎脸上的每一道纹路,都是由刀刻着一般,衬托着这无比人畜无害的笑意,却在这有些空灵的地方中,突显的有些恐怖,熟练的吹了一声口哨,一只浑身通白的巨型熊獒钻出林子,如同温顺的猫趴在了洪擎苍的脚下。

    “一杆倔强的枪...”洪擎苍喃喃着,而至于最后说了些什么,没有人听的清,甚至是包括他自己。

    通往哈尔滨的火车上。

    “对面是谁?”徐饶问道,虽然他能够感觉到郭野身上的冰冷。

    “洪擎苍。”郭野不做任何掩饰的说出这个徐饶一无所知的名字。

    “洪擎苍是谁?”

    “一个被誉为东北三省之虎的家伙。”郭野不算嘲弄的说着。

    徐饶看郭野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使劲咽了口口水,有点无法想象这到底是个多么通天的人物。

    “我想让你跟他几年,思来想去,也只有他那套东西适合你学。”郭野不吐不快的说着,似乎是想让徐饶有一个心里准备。

    徐饶惊讶的长大了嘴,一脸难以置信,这注定是他无法想象的世界,要可知道,现在在徐饶的眼中,王虎都属于那种大人物,更别说郭野口中所说的东北三省之虎洪擎苍,但不管徐饶多少的难以接受,这通往哈尔滨的火车,仍然义无反顾的往前行驶着。

    “怎么?怕了?等你真正见到这家伙的时候,恐怕连怕,你都提不起勇气出来,这种人物,要是放在三国时,就是西凉马超一般的风流人物。”郭野含笑看着吓傻了的徐饶,脸上慢慢出现一丝笑意,或许让现在的徐饶接触这些为时过早了点,但在这个浮躁切用力过猛的时代中,所留给徐饶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变态。”徐饶憋了许久,只是吐出这两个字,也只有这两个字才能形容徐饶此刻的心情,但不知道为何,徐饶心中却有几分连徐饶都不明白的期待,或许冥冥之中,自己所渴望的东西,慢慢连徐饶自己都无法操控起来。

    “中国这么大,一点也不缺这种变态,更变态的家伙我都见过,不过想想也就那么回事,再怎么强大,也只是一个人,肩膀上扛着一个脑袋,也会有弱点,通几分鬼神可不代表他就是鬼神。”郭野调笑的说着,转过头看向火车窗外,这渐渐远去的北京,有些感叹的喃喃了几句什么。

    徐饶挠了挠还绑着绷带的头,似乎那伤口仍然暗暗作痛着,但这痛感,却被心中的期待重重的压了下去。这曾经自认为无可救药的自己,真的能够改变吗?徐饶终于动摇起来。

    “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叫苏茜的女人?”郭野转过头对徐饶说着,一脸的认真。

    徐饶被郭野这直白的问题问傻了,措不及防道:“喜欢也不好,不喜欢也好,她跟我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听完徐饶这个可以说是八面玲珑的回答,郭野笑了笑道:“是你配不上她,还是她配不上你?”

    徐饶白了郭野一眼道:“当然是我配不上她,重要的人家也绝对不会看上我。”对于徐饶来说,能够跟这种女人发生故事,已经算是可以庆幸一辈子的事了,更别说跟苏茜在一起,这都是在白日梦里都不可能出现的事。

    “没点志气,在我看来,这个精明过头的女人一点都配不上你,等你再把视野放宽一些,就会都明白了,女人这种生物,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男人来说,可有可无,但有些手段的女人却可以让那些处事谨慎如鼠的男人发狂,所以说,离有脑子的女人远一点不是坏事。”郭野一脸心有余悸的说着,完全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很难想象,在大街上看到有点姿色的女人双眼发指的郭野嘴中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不想当和尚。”徐饶没好气的说着,因为这话在郭野口中说出,没有一点信服力。

    “你小子,就是不开窍,等你吃了大亏的时候,就知道我对你说的一点没错。”郭野一脸好气的说着,气哼哼的扭过头,一副不再搭理徐饶的模样。

    “大亏,我早已经吃过了。”徐饶仰着头喃喃着。

    郭野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徐饶的喃喃,自顾自的说道:“听说你老家也是在东北,顺路回去看看?”

    “不必要,他们宁愿相信我死了。”徐饶自嘲的说着,这残酷到极点的现实,如果还不值得他付出一切改变的话,那么还有什么?

    “可怜的家伙,不过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抬头挺胸的回去,扇够那些瞧不起你人的耳光,这是我给你的第一条许诺。”郭野没有转过头说着。

    徐饶笑了笑,没有回答,其实他很想问郭野,为他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他这个人又值得吗?

    但这些话,到了嘴边,徐饶又硬生生憋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