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章 阵线
    茶楼中。

    “文武哥,你真打算帮现在半死不活的王富贵?”在夏文武对面,坐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年轻人一身白色的西装,留着某些男星一般干净的发型,再配上一身这金玉其外的装饰品,在夜店里绝对是个见神杀神见佛*的主儿。

    “你懂什么,王富贵可不一定会死,虽然现在看似王富贵被逼到了悬崖边上,但这一次,有高人在他背后。昨晚他不是被困在了松禾吗?于经人也早已经赶了回来,以于经人的性格,王富贵绝对会死在松禾,但现在他还能安然无恙的跟我打电话,说明什么?他已经被救出来了,我可不信光凭王富贵手底下那些拿钱不卖命的家伙能把他救出去。”夏文武冷笑的说着,很难想象这个做事看似坦荡到一种境界的男人,心思会细腻到这种地步。

    “文武哥威武!”年轻人一脸崇拜的说着,这个初次接触到这个大人物间世界的年轻人,完全发现,这个世界的生死游戏,要比那些虚幻无比的醉生梦死有些意思的多,以至于现在这个名叫许小桦的年轻人再看起自己那群仍然云里雾里的狐朋狗友时,总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小桦,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你老子既然让你跟在我身边待几年,可不是让我管管你那性子的,是让你把脑子用在该用的事上。有些时候,越是险境,就越能让人浴火重生,北京这座城市,多少个凤凰男?又有哪一个是凭他的运气踏到了他所处的高度?谁不是被生活玩弄的像是个小丑,然后把打碎的压咽到肚子里才爬到这个位置的。”夏文武一脸感叹的说着,似乎想起当年那如同狗尾巴草一般的岁月,但一个人唯有坚信,他的信念,终有一天会练就成功成名就。

    “文武哥,这些我都懂。”许小桦挠了挠脑袋说着,跟着夏文武这一段日子间,许小桦越发感觉,自己的前半生的二十年,就如同白过了一般。

    “所以别有事没事就踩几个小凤凰男,尽管他们面目可憎了点,但谁不是被这狗娘养的生活逼成这副半人半鬼的模样,虽然好人未必有好报,但好事,也绝对轮不到那些不择手段的恶人,这些话可能你老子许肖虎从未跟你说过,但自己一定得懂,当用这个世界来告诉你的时候,一切可都晚了。”或许是有感而发,夏文武孜孜不倦的说着,至于他为什么跟这个不是普通纨绔的许小桦说这么多,一半是因为这个孩子的老爹是大名鼎鼎的许肖虎,另一半则是在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我知道,文武哥。”早已经过了叛逆的许小桦一脸饥渴的说着,似乎要把夏文武所说的每句话都深深的印到脑子瓜里,但奈何他没有那种过耳不忘的能力,让许小桦一阵痛心疾首。

    “走,跟我去见见那个比你大不了几岁的家伙。”或许是说多,夏文武把桌上的清茶一饮而尽。

    “好。”许小桦的脑袋点的跟拨浪鼓似得,甘心情愿的跟在夏文武身后当一个跟屁虫。

    暂时停业的扑克酒吧门口,一辆开的飞快的普罗多飘逸的停下,留下一道长长的轮胎印。

    王富贵与黄寅两人相继下车。

    守在门口抽着闷烟的王虎看见王富贵一脸阴沉的走了过来,表情都绿了,连忙站起来,打了打屁股上的尘土。

    虽然说这些天所发生的,是这些大人物之间的碰撞,但夹在其中的王虎,就如同一个进退两难的小人物,每天小心翼翼的生活在这水深火热之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摔一个粉身碎骨。

    “白九城在哪里?”看着如同哈巴狗一般走过来的王虎,王富贵没正眼瞧一眼。

    “白爷在里面。”王虎看出王富贵表情阴沉到了极点,也不用热脸去贴那个冷屁股。

    “带我去见他。”王富贵冷声说着,话语中有一股王虎不敢抗拒的畏惧感。

    “白爷他...”王虎一脸为难的说着,白九城可是给他下了死命令,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踏入扑克酒吧半步,虽然其中浮夸程度颇浓,但白九城折磨死自己还是易事。

    “王虎,我知道你那点小心眼子,还给你脸面了不成?就算是你主子出来,有些事情也拦不住。”黄寅一眼就看穿了王虎的心思,冷哼一声说着,一脸的不屑。

    “好好好,我这就领你们进去。”王虎哭丧着脸说着,他这个小小的保安队长,在这种场合,实在没有什么话语权。

    在王虎的领路下,一路无阻的到达了扑克酒吧五楼的一间房间,门牌上赫然写着董事长室。

    在门外,王虎整理了整理衣领,清了清嗓子,敲了敲房门。

    “进来。”房间中传出一个很恐怖的声音,吓的王虎打了个哆嗦,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出来,愣是不敢开门。

    王富贵则一脸平静的在王虎之前打开房门,寸步不离的黄寅紧跟其后,甚至是带上了门,把这个吓破了胆的“狠角色”晒在了门口,但最无可救药的是,这个所谓的大丢颜面的家伙,并没有感觉到什么耻辱感。

    昏暗无比的房间,像是寄生着什么野兽一般,只有重重的喘息声。

    坐在办公桌双手撑着头的白九城没有起身,没有起初见王富贵时的那般恭敬,似乎在这短短的时间中,知道了些什么。

    闷着声的刘羲搬出一把沉重的桃木椅子,在王富贵身前放下,然后轻声走回了白九城身后。

    王富贵翘着二郎腿坐下,手中的四座楼搓的飞快,核桃碰撞的声音,回荡在这算的上空旷的房间。

    “王老爷,如果是因为于经人来找我,你找错人了,怎么说也是一条街上的人,有些事我为您做马前卒都可以,但于经人我招惹不起,更没有玩这场游戏的资本。”白九城率先开口道,似乎是无法忍受核桃飞速转动的声音。

    王富贵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但你觉得等于经人拿下这条街,他会放过你?”

    白九城沉默了,这一点他何尝没有想过,但现在在王富贵身上,他实在没有看到太多的胜算,白九城不喜欢这种几率极其微笑的豪赌。这条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方十街,王富贵牵制着于经人,于经人同样牵制着王富贵,如果说这方十街两座大山其中一座倒了,那么剩下那些不算高的丘陵,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我给你十分钟思考的时间。”王富贵抛出这么一句,又让这个房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时间就如同被什么拖曳着一般,滴答滴答的度过,这寂静到空旷的房间中唯有王富贵手中核桃摩擦的声音,格外的让人心烦意乱。

    “你能有几分胜算?”考虑良久,白九城终于开口道,似乎在这个关头,他所能依仗的,只有这个还好说话的王富贵,白九城自认为自己还没有能跟那个于经人讨价还价的本事。

    “如果你诚心帮我,能够三分胜算。”王富贵直言不讳的说着,某些明面上暗地里的东西,说与不说都藏不住。

    “三分吗?”白九城的表情有些惨淡,爬到他这一步,从一个北京的普通家庭,到现在的资产百万,用血踏过了这一层层台阶,白九城所经历了已经足够一个斗升小民一辈子所经历的了,但这些他所豁出去命得到了,如今却变成了一场不着边际的豪赌,这是在让白九城很郁闷。

    “有这三分,总比心中没有一点底强吧?”王富贵同样表情苦涩的说着,也不知道这话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在说给白九城,似乎这话王富贵心中都没有任何底。

    “需要我做什么,说吧。”白九城一脸听天由命的说着,算是默认了自己的阵线,虽然白九城打心眼里不想卷入这混乱的战役,但这场王富贵与于经人的这场大战,已经把整个方十街牵扯了进来,更别说他这个在这条街挣着昧心钱的黑心商人。

    “用尽一切办法拖住于经人。”王富贵沉声说着,以他对于经人的了解,现在于经人肯定在赶往这里的路上,如果他再次落到于经人的手中,肯定会死的很惨,同样输的很惨。但因为那突然插了一脚的大罗神仙,让于经人现在不敢轻举妄动,如果于经人查出这不过是个乌龙的时候,就不可能像是现在这般温柔的砸一砸场子了。

    “就这些?”白九城皱着眉头道,凭他现在的能量,虽然说不是和于经人属于同一个牌面,但想要暂时拖住于经人,还是很容易的。

    “也只有这些,只要能够拖住于经人一天,我至少能让胜算再往上提上一筹。”王富贵一脸自信的说着,说出这话,王富贵并不是没有根据,在这种时间珍贵到不能再珍贵的节骨眼,一天代表着什么,完全可以决定这场战役的胜负。

    “怎么个拖法?”白九城问道。

    “出动你手底下所有的人马,不计任何代价的拖住于经人手下的那群亡命之徒,如果任由他们造次疯狂下去,这条街就完了。”王富贵仅仅回复了这么一句,但也就是这么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让白九城表情瞬变,或许这恍惚之间,他们早已经处于一场恐怖的战役之中,等待着他们的是一场关乎生死的厮杀。

    白九城面露犹豫,但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如今,这一场关乎大人物与小人物的争斗,他已经不得不说参加了。